天上貌月

寻求安静
(头像来自coco)

【小足球】【架空】风影诗之歌

——————————————————

必须说明的是,里面关于闪go的人物,我只是作为剧情套用外加整理。

这个故事,我果然还是想试试原创。

同人与以后的原创都会是不同的故事走向和结局,所以写一点是一点好了~

希望不坑。

因为羊毛想看所以就发出来了,题材是奇幻大陆式架空,内容只是个引子而已,不必在意,正章还没写╮(╯▽╰)╭

里面死的人在这里注明假死,死了就没戏唱了→_→

欢迎抽我……-______,-

——————————————————





夜晚的天空,星耀轮空。
而风之国的地面,却是烈火熊熊……

被深蓝色的火焰蚕食殆尽的皇宫被一群身着甲衣的蒙面人说撞开,他们手中提着利器,非常迅速的向宫殿深处移动。
身着皇服的君主站在大厅正中的位置仰望上空,直到被敌人包围才慢慢的去正视现状。

“这么快就按耐不住了吗?”被包围住的君主笑着将皇冠从头上摘了下来,抱在怀中。
原本遮挡视线的刘海,露出了原本棕黑色的双眼,那种正气凛然的气势,是无人能为之驾驭的。
蒙面人中的其中一人将利器指向君王,上前一步但有些姿势不稳的开口。
“你个老东西已经穷途末路了,快交出风之国的宝物,否则你应该知道我们的厉害!”
君王有些无奈的看着用利器指着自己的人,突然间哈哈大笑了起来。
“拜托!!!对着我这个三十不到的人称呼为‘老东西’哈哈哈……有这个必要吗?”
随即,大厅的上空突然出现了紊乱的气流,旋风突然开始刮起,向君主的四面八方如同神龙扫尾一般将围在君主周围的人群全部吹散。
看着被风甩到墙上已经失去知觉的那群蒙面人,刚刚还在危机中的君主慢慢松了口气,而这时有几个人从宫殿的上空跳了下来,利落的围在了君主的四周。
“元堂你还好吧?”
“还行,”被叫做元堂的君主单手拎着皇冠站在人群中间,“想不到这头冠真重,戴在头上一点都感觉不到为什么拿在手里比足球还沉……风丸你说这是为什么?”
“……”刚刚还担心元堂安危的风丸一郎太觉得他之前貌似把感情都用错了地方,对于他一直以来保护的这位“君王”,他其实知道即使不用保护那人也依旧强大。
“先不说这个元堂大人……小王子呢?”立向居勇气在一旁恭敬的问道,对于自己崇拜的人他说话时一向有些紧张。
“啊?你说王子啊……”元堂用空出来的手挠了挠后脑勺,“我让他逃跑去了。”
“什么——?”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站在中间的元堂,都不敢相信的吼了出来。
元堂只是捂着耳朵苦恼着。
“别这么惊讶嘛,让他跑也是为他好,总比到时候被抓住强太多。”
身为宰相的鬼道有人和豪炎寺修也先后抚额,虽然逃跑是对的,但是凭小王子的能力,总感觉被抓住的几率更大才是……
……简直失策啊,当初就不应该让这个足球笨蛋带着同样是足球笨蛋的小王子一块跑,跑到最后就成了下落不明。
豪炎寺转身对鬼道说,“鬼道,你去把小王子追回来,我带着大家从通道逃出去,风之国已经完了,现在这个样子即使是未醒来的精灵神苏醒也救不了我们,能剩下活着的人当然好,要是没有,那就只能离开这里了。”
“可是……”鬼道有些茫然,“真的……要抛弃这里?”
所有人都有些不知如何回答。
风之国是风精灵的诞生之地,即使不是精灵的人类,在风之国也能孕育出属于自然的奇迹。
就这样看着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让人伤心不已,现在又不得不抛弃这里,更让人舍不得。
毕竟这里是出生的地方,把家丢了,归宿在哪?
“先不管这么多,赶紧把人……”
“……这是要准备找谁呢?还是说,你们要跑?”
所有人都抬头看着站在墙壁上俯视他们的黑影,那连同目光都看不见的漆黑一团的脸,却一直发出嘲讽的声音。
“风之国,该灭亡了,你们的存在,只会成为狱之界未来的绊脚石。”
几个人都暗暗握紧了拳头,而元堂站在中间,紧紧的皱起眉头。
“你没有这个权利决定风之国的生死!”立向居勇敢的吼了出来,虽然依旧很害怕,身体也在微微发抖,但是面对敌人,立向居还是很坚强的。
只可惜对方并不在意立向居想保护的感情。
“权利?”黑影只是觉得可笑的哼了一声,“权利这东西,只是弱者想要证明自己多强的伪装。”
“什么……”立向居有些害怕了,而元堂只是在立向居向后退的时候,适时的拉住了立向居的手。
“不必惊慌,立向居,你说的没有错。”
“元堂大人……”
元堂转身看着立在上空墙壁上的黑影,脑袋里一直在思考如何逃脱。
现在这种情况,如何保全已经很困难了,至少能送出去一个就是一线希望。
「你们费尽心机的攻打风之国,不就是为了那个传说中的宝藏吗?只能说那种东西根本不存在,你们只不过是在枉费心机!即使有,我们也不可能交给你们,就算你们得到了,也不会明白风精灵的伟大!」
鬼道在一旁说着,趁着元堂在暗处发动魔法回廊,他要尽量的转移敌人的注意力。
而黑影只是轻藐的吐了句。
「那种东西,我不需要。」

「……什……什么?」
「对于狱之界而言,那些你们所谓的精神寄托都是假的。」
黑影的双脚脱离了墙面,慢慢的调整姿势在空中悬浮,漆黑一团的面容上也终于看出了点充满血腥的表情。
「我们,只需要力量。」
「无尽的力量才是我们的追求……」
「……你们的一切,根本不堪一击!」

「去死吧,愚蠢的人类。」

地面突然升起一阵狂劲的旋风,元堂在加快速度使用魔法术程组建成的魔法回廊快速的发动着。
「大家!全部都集中到……」
「噗——」的声音在风中突然响起,在呼喊声戛然而止的时候,鲜血随着旋风在人群四周飞舞。
风丸紧紧握着手中的短剑,剑身的部分,已深深地没入元堂的体内。
而抬头看清一切的风丸,却不敢相信自己所做的一切,开始发疯吼叫着。
「……不是……不是这个样子……元堂我只是……我以为我看到了敌人出现在我们中间……我以为……」
松开手中短剑的风丸在因疼痛有些站不稳的元堂面前拼命的解释,但得到的,却只有内心的嘲讽。
[这才是你内心最真实的写照……杀了他,你就是最强的风之族人类,别人都不堪一击。]
「不——!!!」
结束掉风丸脑内那不受控制的疯狂思想,是立向居的长枪。
「……你竟然……要杀元堂大人!不可原谅!!!」
然后是豪炎寺的火枪,对准了发现黑影在施用惑心术的鬼道。
一切都乱了套,大厅内在散开的旋风中,五个人已经倒下了三个。
元堂吃力的按住自己流血的伤口,另一只手握住风丸的手不停的安慰他。
「不是……你的错……我知道………………」
而惊讶于自己所做出一切的立向居和豪炎寺,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思考了。
过了不知多久,立向居举起了手中的长枪,在豪炎寺不断阻止的呼喊声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没有一丝悔意。

豪炎寺跪在血泊中听着黑影恶意的笑声,愤怒的举起手中的火枪,向黑影连开几枪。
但一切都是徒劳……
最后黑影轻轻的一摆手,再次给豪炎寺施了惑心术。
「好心的送你一程,到了我们那里可要好好的感谢我啊~」
枪口对准自己的时候,豪炎寺一直想方设法的拿开,却在叩动扳机的那时都没有躲过自杀的命运。
在中枪后慢慢失去意识的时候,他看到了包围自己的黑暗,和未完成的使命。
「……跑……跑出这片孤地……」

风之国已经没有未来,但是却拥有希望。
不要放弃希望,它会成为新的风,去吹散阴霾。

「啊!」阴森恐怖的森林深处,有个穿着披风的少年倒在一棵大树下的树根旁。
他微微的侧转了下头,少年的身后,是深蓝色的火焰,怒烧着整个风之国,没有留下一片土地。
少年的眼泪没有忍住的流出眼眶,却听不到一点哭喊声。

忍住……要忍住……
不管是父皇,还是导师,都要我努力去做个坚强的人。
哭了就无法坚强了……
哭了就不能保护一切了……
不能哭……不能……

少年用满是泥水的手擦着流满眼泪的脸,很快的一张干净的小脸满是泥灰。
站起来,奔跑,脑海中一直徘徊着至亲的人就给自己最后的嘱托。

「带着希望离开,不要回头,前方一定会有属于你的希望。」

不回头,奔跑。
少年的身后出现了喊声和动物奔跑的声音。
「搜查每个角落!发现落网者一个都不要放过!」
少年心里害怕,他感受到身后的呼喊声和脚步声越来越近,在奋力疾跑的过程中因为心慌转了一下头,脚下却没有了落脚点。
身后空无一人,那一刻少年才发现,那只不过是自己内心的恐惧在无限放大。
但是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分界的山崖间一道青蓝色的流光划破黑暗,笔直的坠入谷底。
没有任何讯息。






嘛,这是草稿。

有错误无视,因为我没修改╮(╯▽╰)╭


评论(8)
热度(5)

© 天上貌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