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貌月

寻求安静
(头像来自coco)

【迟发】【京天纪念日】我的劲敌总想和我秀恩爱

00

 

“下周二京介有空吗?”

低头看书的剑城京介被突如其来的问题打断。

“我们出去约会吧!”

某个足球白痴一脸阳光灿烂的笑容扑面袭来,剑城抬头看了一会儿,低头继续看书。

“没空,那天有事。”

“哎!!!”对方一脸惊讶,焦急的拽着剑城的胳膊大力晃着。

“京介你不可以这样啊撒手不管我真的好吗我要是做了什么丢人的事情京介你也会很难堪的……哎呦!”

对方头上很快多出了一个包。

以及剑城青筋暴起的怒吼。

“那就别去犯傻啊白痴——!!!”

 

01

(注:从这里开始为剑城京介的第一人称视角)

 

我有个在足球上视为一生的竞争对手。

虽然那家伙除了足球外其他通常都是“笨蛋模式”……

例如现在,这家伙拎着饭团面包三明治等装有各种快食的袋子问我想吃什么的时候,我默默的拆起了自己的便当。

“挑一个嘛吃一口啊我买这些很卖力的~”

……真是,够了!

这家伙哪根神经搭错了?前几天喊着要出去约会,这两天没事就给我投食乱撒娇,之后放春假可千万别没事就跑我家里去……

“下周春假我去你家住两天行不行啊京介?”

……呸!我这乌鸦嘴。

和这家伙对话有时候真的非常煎熬。

看来只能用那个办法了……

 

“行啊松风天马,那就踢一局定胜负,谁赢了听谁的!”

“好啊!求之不得!”

 

呐,这就是我们现在的交流方式,一到这种时候就踢球决胜负或者踢球决定发言权。

对于这种骂也不行打也没用的家伙,反而用他最感兴趣的打赌是最容易搞定的。

只不过每次我和天马为了输赢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其他的人在一边只会围观吃瓜吐瓜子。

西园:“这次押谁能赢?”

影山:“很难说啊,不过队长的气势很高啊,看上去像是要非赢不可的样子。”

狩屋:“我看剑城那家伙要是真输了春假可就有的受了。”

空野:“所以押谁比较好?”

影山:“我押剑城君。”

狩屋:“我押天马。”

西园:“你们俩押的跟说的完全不一样啊!”

狩屋:“废话,剑城赢了还怎么看他出糗?”

空野:“那小辉你押京介君赢又是为什么?”

影山:“嘿嘿,其实……我比较想看队长输了会不会像上次一样和剑城君赖皮~”

空野&西园:“……你们俩比他们还可怕。”

 

你们四个都一个样好吗?

还不赶紧把这个往我怀里塞食物的家伙拉走!

 

02

 

现在去换队服也是一种煎熬。

因为总有后辈,围在天马身边。

“队长之后会带我们练习吗?”“队长我的必杀技快完成了再给我些意见吧!”“队长。”“队长!”“队长——”

啊……让我挪个柜子吧……

快被挤出去了……

每当这个时候天马总是笑眯眯的统一回答穿好队服快去球场,然后隔着好远挥手喊着“元堂监督!”,这才终于结束了纠缠。

我现在也偶尔会吐槽天马,“受欢迎还真是很辛苦啊。”

这家伙听到这话都会不好意思的笑笑说,“嘛,球队新人增多了毕竟是件好事。”

然而今天这家伙一反常态的看着我,然后无畏的笑了笑。

“是啊,很辛苦的,我有努力对不对?京介你快夸夸我~”

……臭小子你很欠揍啊。

 

虽然我说天马在后辈中人气很高,但其实在球场上,我的人气要比他高。

但即使如此,后辈们也依旧不围着我说话。

我曾经也苦恼过这是为什么,得出的结论,只是因为后辈害怕我。

“为什么啊……”

曾经和狩屋及天马三人坐在甜品屋吃冰激凌的时候聊过这个话题,我觉我很挫败。

狩屋:“谁让你见谁都是凶神恶煞的,别人不怕你怕谁啊!”

我抬起头表示不满,“胡说,你们两个这不是还和我面对面说话?”

狩屋不以为然,“就你?算了吧你还没雾野前辈恐怖呢!”

我讨了个没趣。

“嘛,不管别人怎么看京介都无所谓啦。”

天马吃掉了冰激凌上的草莓,放下匙子说道:“我一直喜欢京介就够了!”

我:“……说,我不受后辈欢迎到底与你有没有关系?”

天马被我拿着长柄匙抵着脖子,笑着回答我的质问。

“这个……怎么说呢哈哈哈……”

那时候狩屋好死不死的在旁边插嘴。

“要秀恩爱左转出门,别在这里虐单身狗。”

手中的长柄匙毫不客气的转了方向,抵在狩屋的眼前让他闭嘴。

 

总归先踢赢天马再说。

开玩笑,输了我整个假期都玩完了!

 

03

 

神童学长给我拍肩,“比赛结束了,剑城君。”

雾野前辈给我拍肩,“别太累了歇会吧。”

仓间学长给我一拳,“很卖力啊,剑城。”

三国前辈给我一掌,“下次努力,剑城同学。”

 

我现在的人生……

一片灰暗……

 

怎么会输了呢?最后那一球怎么就刚好就被天马截断了呢?

魂淡啊那家伙什么时候跑到球门前的啊啊啊啊啊!!!

 

西园:“啊……剑城输了。”

狩屋:“看来借着这势头我去买个刮刮乐看看。”

影山:“虽然不能看到队长赖皮……不过这样也不错啊!”

空野:“你们两个还真是不嫌事大!”

 

天马:“那周二的约会和春假去你家住两天就拜托了!京介~”

我:“……”

 

我的清净日子算是离我远去了……

唉……

 

04

(注:以下为松风天马的第一人称视角)

 

都说情人节送出的礼物,在一个月后会受到对方的回礼。

想想我当时送给京介的巧克力礼盒……不行了好害羞!!!

真不知道到时京介会送我什么?

好期待好期待~

 

虽然我赢了球赛,不过到了最后也没去剑城家蹭住。

据说他家来了远房亲戚探望,这种时候还是不要去给他添麻烦比较好。

所以为了补偿没有完成的赌约,京介答应陪我整整一天!

好机会!游乐园走起!

 

京介:“不行。”

哎!

我:“为什么?”

京介一脸为难的回答:“家里说最好不要出远门,去商业街就好。”

游乐园计划,失败……TAT

算了,商业街也不赖!吃吃逛逛说不定还能买到情侣物件……

京介:“喂,醒一醒天马,你笑的太傻了。”

我:“能不能别动不动就说我傻啊,我其实还是很聪明的。”

京介不以为然的笑笑,“是吗?那下次的摸底测验,你要是考的比我好,我就再也不说你傻。”

……能不能换个方式,这个……就算我超常发挥也考不过京介你啊……TAT

 

上午十点半,在商业街车站口约好碰面。

我提早出门半个小时,直奔车站附近的和果子屋。

“老板!一份豆奶布丁!”

赶路的时候刚好看到先开的樱花树。

今年或许因为早春的气温太温暖,很多植物都提早发了芽。抱着布丁看着四下无人,我就踏上花坛边折了一枝含苞待放的樱花。

“京介看了一定会很开心。”

用布丁的外包装塑料纸做了个罩子,一束简易的樱花花捧就这样完成了

今天可真是好日子,昨天明明还阴天刮大风,今天就晴空万里阳光普照。

老天可对我真好~

 

坐电车时手中的那束樱花引来了很多人的围观。

大家貌似都在感叹春天来的很早,而我更期待的是见到京介的反应。

不知怎么的手里多出了很多东西。

有孩子妈妈送的饼干,有老奶奶送的酸梅,还有认出我的小妹妹送的奶糖。

“我也会踢足球哦!”送奶糖的小妹妹一脸骄傲的对我说。

“是吗?那下次可以一起约在河畔球场玩。”

“好的大哥哥!”

 

下了电车望向站口楼梯上方,京介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抱歉,久等了。”

我抱着东西跑过去,将樱花递给他。

“送你的,纪念日快乐!”

 

05

(注:这里再次换成剑城京介的第一人称视角)

 

因为提前约好出门,早上起了个大早。

因为起的太早,亲戚家的大人都问我是不是昨晚没睡好。

我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脸,嗯还行,没有黑眼圈。

 

昨晚看电视的时候,广告里放了关于白色情人节的内容。

我突然发现我忘了什么……=_,=

收拾好准备出门的时候,优一哥叫住了我,“这么早就出门吗?”

我一边穿鞋一边看着我哥,“嗯,要先去买点东西。”

“这样啊,”优一哥一边说着一边递给我一个小包装,“那把这个帮我交给天马君吧,就说上次他送你的巧克力我也吃了,很好吃。”

我一看,是白色恋人巧克力饼干……

“尼桑,你确定……要给天马回礼这个?”

我哥倒是笑的很温柔。

“你要是不喜欢我回这个礼,那这个让给你,我回小熊饼也可以。”

“……”

尼桑,有没有人说过,你很老奸巨猾……

 

貌似来的太早,现在才九点三十五。

这么一看,回白色恋人和小熊饼也是幼稚的可以,还是去买个像样的礼物比较好。

看了一圈下来完全不知道送什么,到了最后,我就开始想,如果是天马的话,他会希望要什么礼物……

“情侣套装!我们一人一个!”

No!绝对不!!!

这种……想都别想!

 

最后非常傻的在周边店买了个足球的钥匙链,看着那粗糙的做工,我都怀疑这东西哪里值380円……

就这样浪费了大波的时间,我晃晃悠悠的走到车站,靠在楼梯口等着与天马碰头。

“抱歉,久等了。”

啊……来的可真及时。

天马一路小跑的上来,直接将怀里的一束花递给了我。

“送你的,纪念日快乐!”

 

等会,什么纪念日?

今天不是白色情人节吗?

天马看着我,我看着花,然后问他。

天马笑了笑,然后挠了挠脸。

“嘛……其实,纪念日只是大家都这么说的,如果京介不记得那就算了。”

我有点茫然,大家都这么说……为什么我不知道?

“说清楚,今天到底什么日子?”

我抓着天马追问,天马一副不想回答的不二家表情敷衍我,“没有啊,今天白色情人节嘛~京介要给我回礼的对不对哈哈哈哈哈~”

“……#”我毫不手软的把天马的脸掰了过来。

“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敢胡说八道你下一秒就给我立刻滚回家去!”

天马:“……我错了……请手下留情……”

 

还不到十一点我和天马就坐在冰激凌店里吃起了冰激凌。

为了让这家伙能“老实说明”所谓的纪念日,我用尽了我平生最大的忍耐,看着对方吃冰激凌吃的不亦乐乎。

“现在总该说了吧?”我问天马,他刚好把冰淇淋中段的奇异果吃完。

天马:“嗯?比起这个,京介你是不是应该给我礼物?”

我:“……现在回家。”

天马:“我说我说我说还不行吗!QAQ”

 

天马托着脸颊,小心翼翼的看着我,“呐,京介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踢合体技成功的事吗?”

“圣光之路的决赛?”

天马点头,我想了想也没觉得有什么特殊。

我:“就因为这个?”

天马:“……就因为这个。”

“莫名其妙,”我叹了口气,“我还以为多大事呢。”

天马看看我,最后“哦。”了声,就不再开口了。

圣光之路……合体技……

“等会,”我再次问天马,“你说合体技成功,为什么会成为纪念日?”

“没……毕竟,合体技的成功……也是需要心意相通的嘛……”

 

06

 

天马将礼物递给了我。

“嘛……虽然今天按理来说是等回礼,不过我还是想送你东西。”

我打开,是一盒类似布丁的甜点。

相比天马的用心,我手上的东西可真是寒酸的可以……

真不知该不该递出去。

“那个……我……”

天马:“嗯?”

我咳嗽了下。

“我哥说,谢谢你上次送我的巧克力,他也吃了所以回礼给你。”

天马:“哎?优一哥……回我礼?”

我:“……嗯,没多贵重,就是小熊饼干。”

我把小熊饼干给了天马,然后又把那包白色恋人放在桌子上。

“……这个……是我的……”

 

我并不想表达什么心意,至少……

我并不讨厌松风天马你本人。

虽然在我看来,情人节送礼回礼在我们之间就好似游戏,但是看到你的认真,我不能随便当成儿戏。

手中攥着的那个钥匙链,我不想这样含糊不清的送出去了。

总感觉这样的东西,并不是心不心意的问题,而是我对天马你,是否认真正视过我们彼此的友谊。

 

“呐,天马。”

我站了起来,开始收拾自己的物品。

“送你的礼物,我没选好,你要不要,和我一起逛街挑挑看?”

 

我想那个时候天马的表情,我很久都没有看到过了。

那种前一秒还是带有顾虑的表情,下一秒就像见到了阳光一般,整个人都焕发了活力。

“真的吗?”

我点头,“要去就要抓紧了,回来还要赶饭点。”

“嗯!”

 

00

 

啊……我身边的这个粘人的家伙,是我在足球上一生的劲敌。

除了足球,我和他,貌似无时无刻都在做着,不经意秀恩爱的事。

 

 

—END—













++++++++++++++++++++++

这明明都是快一个月前的东西,现在放这里完全是为了补档。

昨晚发生了一件怪事,我就睡了一夜,手机里存储的所有照片图片音乐文档乃至所有聊天软件的后台信息全没了,再找找还有我那扔着想起来玩一下的NDS游戏软体……

我后来想难道我是梦游了?

因为手机没有云服务系统,所以原本手机内的东西可以说是全挂找不回来了。

包括我因为懒没有存在电脑端留档的草稿和文章。

所以乃至后来我在微博上无奈时手机客服找到我之后都百思不得其解这是什么情况,因为既不像出厂设置一样全清理手机,也不像手动清理一样删除的如此彻底,因为第三方APP还在手机上,让人心里多少有些慰藉又不让人舒服。

我将近大半年的回忆没了,这种感觉,说不好我也不知道该找谁去说。

总觉得就像是要与过去撇清关系一样,让我快点醒来……

说了牢骚话,在这里鞠躬。

感谢读完文字的大家。

++++++++++++++++++++++

评论
热度(38)

© 天上貌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