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貌月

寻求安静
(头像来自coco)

【连载】【原创】再见,那遥不可及的誓言『09』

——————————————————————

今天是农历七夕东方情人节,借着节日就更一回吧。

从14年开始写,到现在依旧没有结束这篇文,其中发生了很多磕磕绊绊的问题,瓶颈了、写不下去了、设定不满意了、想推翻重来了……说实话,一样都没有真正做到。

我依旧坚持在脑内诉说这个故事,明明如此悲伤,明明看不到头,明明早已没人喜欢,但就是舍不得,舍不得看着他们没有结局。

在这个主线外的世界里,我虽然写着这些看着让人感到作死的内容,但也可能这就是会出现在故事世界的要素。

虽然有可能BE,但是其实还是不舍得BE……

什么时候我能把这个故事写完呢?

嘿嘿。

过去的章节链接:

01~07章 08

——————————————————————

*

“你可……真不是一般的……沉!”
天马一进房间就将扛在背上的剑城放在了地板上。
他所在的屋子的板层不算厚实,如果吵到了楼下睡觉的菲尼太太,那之后又会是没完没了的一顿教育。
轻手轻脚的脱了鞋子,穿着棉袜的脚在地板上至少不会发出多少声音,但冰冷的温度,却从棉袜直接传达到脚底。
天马站在门口看着地上躺着的剑城,瘪了瘪嘴,走到柜子前从里面拿出了床备用的被子,抱着走向剑城将被子展开盖在了剑城身上。
真是到哪里都需要被照顾,天马用被子将剑城裹了起来,为了防止他睡地板着凉,天马将剑城的身体在被子中翻个,好将人卷进被子里。
有点像卷蛋糕卷的感觉……天马这么想着,刚想将剑城身下的被子拽起来包住,被子上的剑城突然向自己这边翻身过来,抬起手臂将天马带倒在地。
“你干什……”剑城一只手按住天马的肩膀,另一只手撑着身体跪在天马的上空,轻微但又急促的喘息着。
天马仰躺在地板上,吃痛的面对剑城直视自己,不由得有些紧张。
刚才的声音发出的有些大,天马很担心会吵到别人不敢轻易再发出动静,两人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天马小声警告着剑城不要乱来,眼神下意识的瞄了眼房门。
门外貌似什么动静都没有,天马内心舒了口气,然后瞪了一眼身上的剑城,郑重警告。
“给我让开!我要起身去睡觉。”
剑城一动不动,并没有离开的打算。天马皱了下眉头,右腿突然曲了起来。
“你等一下!”
刚要抬起暴踢剑城下身的右腿没有再动作,但天马的表情现在非常的不耐烦。
“让我等什么?”天马抬起手去拽剑城按着自己肩膀的手,想让剑城在自己真正发火前赶紧滚开,然而剑城不但没有起身的打算,握住天马肩膀的手在此加重了一份力道。
“痛……”天马疼得轻呼了出来,然而剑城就好似没听见一样,继续保持着手上的力道,并低下身子缓缓的将脸贴近天马面前。
“别把我推开……”剑城将额头缓缓抵在天马的锁骨处,缓缓的低声祈求天马。肩膀上的力道慢慢的在减弱,天马依旧手握住剑城按住自己肩膀的手腕,呼吸开始急促。
“你起来,有什么话起来说。”
剑城没有动,天马在他身下挣扎,“听到没有给我起来!你简直是沉死了,比死狗还沉!”
“竟然不是死猪啊……”剑城抬起头笑了笑。
“你比猪瘦多了,但比猪不要脸太多。”天马见他与自己身体出现了空隙,赶忙撑起双手猛然推开剑城的上身,腰一使力赶忙坐了起来,并将旁边的被子用力一抽,原本没有稳住身体的剑城因为腿下棉被的快速移动而彻底失去了平衡,一侧身倒进了被子当中。
天马像卷面包卷一样将剑城牢牢的卷进被子里,在卷好被子之后,还顺便一跨腿坐在了包裹着剑城的被子卷上面。
“你……”剑城好不容易挤出了头狠狠的呼吸了一把,一抬眼就看到天马在拽腰间的皮带,吓得赶忙大喊:“你住手啊!有话好好说动粗可不是君子的行为!”
天马气不过,顺手从旁边画架扯了一块牛皮纸胶带贴在了剑城的嘴巴上,在剑城呜呜挣扎的时候,天马也顺利的脱下了自己的腰带,在剑城惊恐的注目之下,一把——将棉被卷捆实扎紧。
剑城在棉被里直接呆了。
天马捆好棉被的上半部分,站起来拍了拍手,突然看到了身后被踢散的腿部棉被,转身又去拿了一捆细麻扎绳,拉了四股接着把腿绑好。
剑城欲哭无泪,在胶带被天马撕开了之后,剑城哭丧着脸悲愤的问面前得意洋洋的青年:“你这是在做什么啊QAQ……”
“你自己不知道吗?”天马伸手弹了剑城一个脑瓜崩,坏笑了声,“谁让你毛手毛脚还动歪脑筋,绑你算是轻的,你应该感谢我没用更狠的招。”
随即,一只黑色的马克笔同时出现在天马的手中,剑城看着天马拔下马克笔的笔帽,带着坏笑在剑城的脸上下了一笔有一笔。
“不要这样……你干什么……”剑城赶忙反转身子,靠着身上棉被的缓冲,在屋里开始拼命的滚。
“你老实一点!”天马拿着笔到处追,最后一脚踩在了剑城棉被卷上。
“再滚我就把你从窗户扔出去!”
剑城赶忙停了下来,一脸冷汗的看着天马一脸坏笑的靠着自己继续画。
就这样画了好一会,天马把马克笔盖好一丢,一屁股坐回了地板上。
月光从窗外照进屋里,天马看着剑城被自己画得十分搞笑的花脸,忍不住憋笑看向别处,窗外的月光照进了屋内,天马仰头看着,叹了一口气。
“日本那边,大家都还好吗?”

原本吵闹的气氛突然沉静了下来,剑城横躺在地上看着靠在自己身边的天马,半天没出一声。
“嗯?怎么不说话。”天马侧过头趴在被子上,“生气了?”
他有些疲惫,但并不算困。
“……其实,国中毕业之后,大家就各奔东西了。”好像在想着什么,剑城并没有立刻开口,他其实不想追忆过去,那些曾经并肩前行的同伴,也早已不再联系,天马也离开日本多年,那里也早已没了他的痕迹。
可以说,剑城其实早已失去了,松风天马在自己记忆里的存在。
天马“哦。”了一声,从剑城棉被卷上起身,准备从地板上站起来。
“天马!”
“嗯?”
剑城看着上方的,想了想还是开了口,“天马,这么多年,你是怎么……”
“当年我就那样逃走了,对不起。”
……是怎么……生活的……
剑城看着天马离开,看着他上床睡觉,然后自己盯着天花板,毫无睡意。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根本不了解现在的天马。
或许,正是因为并不了解现在的他,剑城才会在与他的相处上异常的被动。

“起开……热死了……”
早晨六点五十,天马在自然睡眠中醒来,横在自己面前的一只白净的手直接让自己满脸黑线。
身后的男生将自己环入怀中,睡得极其安静,天马动了动身子,剑城也跟着往里靠,并胸怀火热的贴着天马的后背……
天马躺在床上异常的想打人。
然而在天马还没有实施打人计划准备忍忍再说的时候,剑城不知做了什么梦,那只白净的手突然在天马怀里收紧,手指时不时的还会无意识的捏几下……
“………………”
士可忍孰不可忍!
“起来!再不起我就把你揉成球从窗户踢出去!”

早晨七点零五,剑城裹着被子站在墙角,露出眼睛眼巴巴的看着在洗漱池边刷牙的天马,样子异常的可怜。
天马从美容镜中看着不远处老实罚站的剑城,视线有些迷离。
他想他一定是没睡好,但是不断剧烈跳动的内心和渐渐停下来刷牙的动作,让天马不得不认真想想。
也许他嘴上不承认,但是他心知肚明,他依然喜欢着身后的这个人。
哪怕知道自己与他不会有什么好的未来,天马也依旧在内心,留下了那么点感情,去疯狂的想要表露出来。
只可惜,长期的压抑,已经让他不会表达自己的真心,天马也因此,放弃了所有可能。
“你怎么了?”
剑城在天马身后抱着被子看着他,两人的视线在镜中相对,镜中的剑城,带着担忧的表情,视线过于强烈。
天马脸红了。
低头继续刷牙,含糊不清的回了句没什么,天马将牙刷从口中取出,草草结束了洗漱。
当冷水扑在自己脸上的时候,天马或许能感受到自己心底的那点感情,开始再次抵抗自己的意识。
再次抬头时,剑城依旧站在那里,从镜子看过去,是那么的近。
或许这就是自己最奢望的东西,现在他就出现在眼前,但自己却认为这是梦,特不真实。
“有多余的……牙刷吗?”剑城已经在不知什么时候靠近天马,天马撇开视线,将洗漱台上的漱口杯往剑城手里一塞,擦脸转身离开。
“挤点牙膏在嘴巴里漱漱口得了,这么讲究干什么。”
剑城拿着茶杯在此靠了过来,“到底有没有啊?有就借用一下。”
“不借,”天马躲着剑城的视线,将毛巾挂起来,“马上就走了回你宿舍正式刷,不要没事浪费资源。”
“怎么叫浪费呢,”剑城依旧厚着脸皮继续求,“牙刷这东西,总有用到的时候,你如果觉得浪费,我用完带走总可以了吧。”
天马斜着眼瞅了身后的大男孩一眼,哼了声,“你就这点出息?”
剑城嘿嘿笑着。
“没办法,在你面前,我就只能这点出息。”

天马想到了很久以前的日子。
那个时候剑城貌似也对自己说过这样的话,至于为什么这么说,天马还记得,是因为讨自己欢心。
那个时候,到底是多么的快乐与无知。
然而在此听到这句话,天马内心却更多的是恍若旧时。
有些东西近在咫尺,而自己茫然不知。
天马叹了口气,或许,这其实就是自己一直真正期盼的。
和这个人独处在一起,可以想尽办法的……什么都不在乎。
剑城并不知道天马为什么会突然抱住自己,虽然只是抱住,但在回抱的那一刻,剑城感受到了来自天马发自内心的安定。
剑城问,如果你不开心了,尽管找我就好。
天马回,嗯,我会的。然后离开了剑城的怀抱,开柜子找新牙刷。

晚上回住所的时候,天马看着洗漱台上多的那一把新牙刷时,内心茫然的笑了下,然后将新牙刷从自己的杯子里抽了出来,扔进了美容镜后面的壁橱里。



—TBC—

评论
热度(8)

© 天上貌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