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貌月

寻求安静
(头像来自coco)

[原创][3·9]我的猫

——————————

祝兰拓日快乐。
很久不写京天以外的文字了。
几年前还写过兰拓的短篇,现在又写了一个。
希望大家喜欢。

对于我而言,只要是美好的我都喜欢的不行。
所以作为一名博爱党,我还是感到很欣慰的。
>3<

——————————

与猫相遇的那天,下着雨。
我在京都的亲戚家,因为亲戚家的邀请全家一起去住了半个月。
那个时候,我与神童刚好在矛盾期。

因为猫的半个身子卡在铁丝网与墙之间,如果用力拽出来一定会受伤。看着不远处的电闪雷鸣,我只能一只手拽着它另一只手往外扯铁丝网。
当它因为铁丝网的松动有要掉下去的时候,我一把拽出来抱在怀中,结果没抓住夹在脖颈间的雨伞,就这样大暴雨伴着大风,我快速的跑回亲戚家。
因为就在旁边。
我家弟妹和亲戚家的小孩看到我浑身湿透的抱回来一只灰溜溜的小东西,都感到非常好奇。
伞丢了,因为被狂风刮到空中,我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伞远去,这小东西当时就在我怀里“喵喵”的叫着,我看着它什么办法都没有。
大人不希望留下猫,因为猫很小,而且叫的相当响,让人听着头疼。
小孩子们倒是开心的不得了,大雨天不能出去玩,在家里电视游戏早就玩腻了,正好来个活蹦乱跳的小东西就全都围着大人脚边一口一个“留下吧求您了”的央求着。
而我,只是负责抱着的那个。
小猫用棕褐色的眼睛抬头看着我,我在它一边喵喵一边伸出猫爪拍在我脸上的时候,没有忍住的对着猫脸,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猫吓得缩成团躲了起来,原本还在吵闹的大人小孩,也因此彻底安静了。
而我又连续打了两个喷嚏,大人才想起来我是淋雨回来的。

小猫被“赦免”留了下来。
我被赶进浴室的时候,猫也顺便被丢入了水盆中。
看着对方一身灰白相间打结成团的湿毛,我叹了口气,抱着水盆坐在浴池边开始冲淋浴。
第一次……和猫一起洗澡啊。

我将水盆放在浴池的水面上,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在水盆里找平衡的灰猫。
这猫真有意思,给它洗澡的时候不闹不叫,还很配合我似的让我给它洗身子。
除了屁股和尾巴……
洗的时候才发现猫的尾巴毛很长。
估计很蓬松吧,虽然看上去小小的瘦瘦的,不过眼睛很有神。
我叹了口气靠在浴缸边上,手臂在水下抬起。猫貌似受到了惊吓,有点害怕的缩在水盆里喵喵叫着。
我哈哈笑了出来。
感觉自己在做恶作剧一般。

吹风机呼呼吹着,猫终于开始有了猫该有的可爱模样。
浅灰色的脸堂,渐变黑的耳朵,白色的“项链”,深灰色的背衣,最重要的是尾巴,末梢处带着波浪,与想象的一样又蓬又长,像神童的发梢。
……神童……吗。

母亲煮了姜汁牛奶,每人一杯。
弟妹们不太愿意喝,一边喊着烫一边吐着舌头乱跑,我被强制坐在被窝里,好好休息。
猫趁乱跑到了我的垫褥里,非常迅速的钻进了我的被窝。
原本抱着猫的弟弟一边躲着母亲一边找猫,整个屋子里乱哄哄的,我偷偷低下目光看着猫满是可怜的眼神,最终没有把它供出来。
弟弟找不到猫就开始哭,母亲没办法,决定带所有孩子离开去别的屋子找。
因为我说我看见猫跑出去了。

我躺在被窝里看着手机,上面没有新消息。
我开始胡思乱想,脑子里不停闪过神童与那人的好,而我却不在其中,只能面对屏幕自寻烦恼。
我已经记不起放假前自己怎么找到神童质问他和井吹的那张偷拍,虽然只是刚好认识的人的偶遇,但我还是憋不住想要去问他为什么。
我以为他只有我,我也以为我只有他。
但是我错了。

猫从被窝里钻了出来,爪子在我的手机上胡乱刷着屏。
我的手机画面还停留在神童和井吹的那张偷拍照上,猫直愣愣的看了会,然后一爪子拍在退出键上。
我拿着手机愣了一会,猫对着我嗷嗷发威,我不知道它想表达什么,但感觉猫在生气。
生气什么?
然后我的手机被猫一下子从手中打掉了,5.3寸的手机从手中滑出“啪”的拍在了我的鼻子上,我疼的眼泪都出来了,而猫却踩在我的手机哇哇大叫。
真是可恶!
“给我走开!不要来烦我!!”
猫被我的举动吓到了,躲在衣柜旁直愣愣的看着我,一声不吭了。
我有些心软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脑子里突然有了奇怪的想法。
如果是神童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会怎么做呢?
我想我会不由自己吧……

“呐,你说,我对神童说的那一堆在他看来无理取闹的质问,他还会和我好吗?”
我爬出了被窝,抱着猫开始捋着背毛。
“我以为我可以做他心中的唯一,他有什么烦恼都会找我,他有什么痛苦我都愿意帮他分担,他如果失落,我可以一直陪着他。”
猫扒着我的手臂,闭着眼睛。
“可是他貌似不需要我了。”
我发现我流眼泪了。
“我该……怎么办才好……”

雨一直下着,猫貌似一直陪着我。
我睡在褥子里,总感觉身边有什么在动。
然后我的意识进了一个奇怪的地方,我觉得我应该是在做梦。
因为神童贴着我睡在我的身边,微微的笑着看着我。
说着让我安心的话。

啊……真幸福啊。
别停下,别让这一切停下来。
我在梦里一直默念着这句话,直到醒来。
猫已经不在身边了。

手机上依旧没有新消息。
我将手机收进口袋,不再去胡思乱想。
坐在返回东京的新干线上,一路上的风景一闪而过,妹妹正在被母亲喂饭,而我则望着天空打呵欠。
而这个时候,正在用来听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
[回到东京后我有话和你说。]
[神童 拓人]

#

台风天刮到了日本中部。
明明是夏天,却莫名奇妙的冷。坐在钢琴前,我没有弹的兴致,只想赶快解脱压抑。
自从和雾野吵过架之后,我和他就没在说过一句话。他质问我和井吹的关系,我觉得莫名其妙。
我只是给井吹提供了些购买礼物的参考,他的母亲之后生日,他本来朋友就少,我算是他说话算多的朋友。
所以这都变成了“多管闲事”?
“唉……”
真是让人烦躁。

天气又凉又潮,这个时候有些想洗热水澡。
“少爷,浴室刚好烧了洗澡水,要不要泡一泡去去乏?”
管家爷总是能帮忙安排的很好,我也没推辞,拿了换洗衣服去了浴室。
今天的水压有些大,淋浴出来的水打在身上生疼。
外面的雷声在浴室里听得一清二楚,配合着拍打在身上的淋浴水,让人意识模糊。
我闭上眼睛开始洗头,洗着洗着就觉得有风吹过。
风对着身子狂劲的吹着,就好像浴室开了一个洞。
“喵喵,喵喵喵~”

哎?

雾野把我从铁丝网中救出来的时候,我已经思维混乱了。
这里是哪里?雾野为什么在这里?还有最重要的——
我为何变成了猫?!!!
我和雾野一同看着已经飞出视线的那把雨伞,然后我们都淋了个湿透,雾野抱着我,进了附近的一户人家中。
玄幻处站了雾野一家人,还有几个不认识的人,小孩子们围在大人身边闹着,我却在看向雾野的时候,被这家伙喷了一脸口水。
我那洗了一半的澡还要重新洗,不过这次是和雾野一起。
雾野貌似是第一次给猫洗澡,这家伙小心翼翼的将沐浴露避开我的脸部,然后小心翼翼的的在我的背上抓毛。
说实话还是挺舒服的,虽然这家伙要抬我的屁股,不过我死死的坐在地上不让他下手。
开玩笑我自己洗!!!
还有不要玩尾巴!!!

我被雾野一通“蹂躏”之后,终于开始弄干我的身体。
第一次知道吹风机声音这么大,在耳边吹的时候脑袋被声音轰的蒙蒙的。
我面对着镜子看着身上慢慢蓬松柔顺的灰毛,感觉至少自己有点猫样子了。
不对!我是人!
雾野的弟弟跑了过来,在雾野刚关上吹风机放下的时候,小男孩就把我从梳妆台上抱了下来。
“猫猫好漂亮!”
我一边抵挡对方乱撸的手,一边听雾野在旁边收拾梳妆台的声音。
“嗯,很漂亮哦,所以要好好爱护猫猫。”

我趁乱躲在雾野的被子中,偷偷看着同样看着我的雾野,心里祈求他千万别说我在这里。
雾野的弟弟没找到我,哇的哭了出来,我有些害怕那孩子,虽然知道他没有恶意,但是背上的毛也被拽得很疼。
“妈妈,别找了,猫跑到屋外去了。”
我躲在被窝里,靠着雾野满是安心。

现在屋里只剩下我和雾野。
他看着手机,一脸的不高兴。我凑上去看了一眼,是之前别人拍的那张我和井吹在街上的照片。
照片上的我,在给井吹戴围巾,那家伙围巾很长,在脖子上都能绕三圈的那种长度。
我当时和他开玩笑,你这是要证明象鼻子很长吗?
于是他低下身子让我体验一把“象鼻子到底有多长”……
这件事本来就没什么,我完全不明白雾野为何大惊小怪,心里莫名的上火,我以为我能忍住,结果还是将手抬了起来,按在了返回键上。
胡思乱想什么!

我开始对雾野一通乱叫,声音传到耳朵里是不满的“哇嗷呜”的叫声。雾野看着我一脸不解,我生气的打掉了他举在脸前的手机。
“啊!痛……”
我依旧嗷嗷叫着,虽然他听不懂,但是我还是要把我想说的喊出来。
“一个人胡思乱想什么!和朋友出去买东西而已你是不是管的太多了?”
“我知道你担心我,但你这样没事胡思乱想,我也很为难!”
“因为你,我要去想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我要去想我到底能做什么,我想的胃疼,可是你却在那里一个人生闷气。”
“你让我怎么和你好好沟通?”
雾野满眼泪花的甩出手臂驱赶我,我这时才发现自己站在他的手机上。
我顺势跑开了,躲在衣柜旁,一声不吭的看着他。我发现我也是个过分的人,想要在乎雾野的一切,却又不知该怎么做才好。
我突然发现他第一次对着我这样发火,虽然他并不知道我变成了猫。
就像看到了不一样的雾野一般,雾野安静了下来,从被窝里爬了出来把我抱在怀里。
“我该……怎么办才好……”

我趴在雾野枕头旁,现在的他,刚刚哭完,一脸疲惫的睡着。
如果我不变成猫,我或许很难知道雾野心里都在想什么。
我以为他是我最大的依靠,但当他对我紧张的时候我却没有明白他的难处。
或许我从来没有给予过雾野什么,至少雾野从来没向我正面索求过什么。
我太自以为是了。

我钻进他的怀里,露出头贴着他。
当我用喉咙在嘴里“咕噜咕噜”的发着声音时,雾野将身子蜷缩了起来,将我围在怀中。我贴着他的脸颊,希望他能做个好梦。
一个,能让他安心睡好的梦。

=

雾野回到家放了行李,就转身去了神童的家。
管家爷似乎知道他会来,早已在门口等候。
“兰丸少爷远途辛苦了,少爷在他的房间等你。”
雾野愣了一下,出门的事他没有告诉任何人,管家爷是怎么知道的?

雾野站在神童房间门口,迈不开腿进去。
他想不出进去和神童说什么,会不会尴尬?会不会又向上次吵起来?
雾野深吸了口气,准备上前推门。
管他呢!雾野心想,就算是吵架,我也无法去讨厌神童。
而门口,神童刚好也在门口开门。
两人站在门口,透过窄窄的门缝四目相对。雾野有些不好意思,向后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
然而神童伸手抓住了他,并把雾野带进了房间。

两个人喝着茶,低着头一言不发。
神童叹了口气,笑了笑。
“这个样子……貌似从来没有过吧,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雾野用手搓着茶杯,呼吸都开始紧张了起来。
神童放下了茶杯,抬起了头。
“我不想为那件事向雾野你道歉。”
雾野抬起头,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神童继续说,“我希望雾野能明白,不管我和谁关系好,不管我会喜欢上谁或是谁会喜欢上我,对我来说雾野的地位是无法替代的。”
“所以雾野,我们和好吧。”
“我觉得如果身边没有雾野,我就不知道该去决定什么。”
“这样的雾野,也是我一直敬仰的。”

雾野没有回过神。
他以为他落入了深渊,但接下来,自己却又被眼前的这个人接入了天堂。
这个人,好像看透了自己的一切,然后说着如此无赖的话,将自己心甘情愿的留下来。
雾野流着眼泪,趴在桌子上说不出话,神童伸出手,攥住雾野伸出的右手的小指揉搓。

“那,我就厚着脸皮替你答应了,你要养好我这只可能会耍脾气的猫,我也会成为只属于你的那只猫。”
雾野坐了起来,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瞪大双眼看着神童,对方只是笑笑,然后走上前去将雾野的眼泪用手擦掉。
雾野点头笑着,宛如雨后见晴的阳光。

—END—

评论
热度(5)

© 天上貌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