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貌月

寻求安静
(头像来自coco)

[原创]甜到发苦的巧克力情结

==============================
 • 也许有ooc情节
 • 人物从未成年到已成年,并非原著的国中时代
 • 不是糖,是巧克力
 • 送给现今唯一的男神松风天马
==============================

——“今天我们来学习做巧克力蛋糕。”

天台上的一个角落,有人偷偷的将手伸进另一个人身边的食品袋,悄悄地从里面拿出一小块巧克力蛋糕。

——“首先,准备好之前通知带来的材料,将低筋面粉过筛。”

对方半闭着眼睛睡的有些迷糊,右手摊在地上累的一动都不想动。

——“鸡蛋要蛋清蛋黄分离。”

拿着蛋糕刚准备咬上一口,又因为有些做贼心虚,偷偷看了眼身边的人。
对方也刚好歪着头看着自己。
松风天马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
“让京介……发现了……”
依旧累的没有精神的剑城京介只是“哦。”了一句,一歪身子准备就地睡一觉。
“想吃就吃吧。”

——“将蛋清分次加白砂糖打发至能立起一根筷子,然后将黄油隔水化开和面粉搅拌。”

他不会告诉天马,打蛋清的时候糖加多了。

——“搅拌均匀后加入蛋黄凉拌,再加入过筛融化的巧克力再次搅拌均匀。”

反正自己试吃的时候甜的腻人,他是不想多吃一口。

——“最后加上打发的蛋清搅拌均匀,然后倒入实现准备好涂过黄油的烤器中。”

“嗯!这个真好吃!!!”
哎?
天马拿着咬了一口的蛋糕晃着躺在地上的剑城。
“京介你是天才吗?这真是你家政课做的?!”

——“烤箱120℃预热,然后220℃烘烤15~20分钟。”

被晃得头昏脑涨的剑城一股脑从地上爬了起来,天马松开了晃动京介的手,看到了对方一脸的不耐烦。
“对……对不起……”
“没什么不用在意。”
剑城准备离开天台,他并没有要发火的意思,只是现在这种氛围,让他提不起精神。

——“最后将烤好的巧克力蛋糕坯横向切开,涂抹巧克力浆作为夹层,然后在像涂抹奶油一样在蛋糕外层淋巧克力浆。”

天马看剑城要离开,拿起地上的食品袋也站了起来。
“你要是讨厌这样我下回不这么做了!”
剑城看了眼现在自己几步外的天马。
对方就像个做错事的小孩,拿吃剩蛋糕的那只手背在身后,显然是不想让自己看见。
剑城在心里叹了口气,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说了,你喜欢就全吃掉。”
本来,就是给你的。

天马拿着巧克力蛋糕的手,粘满了融化的巧克力浆,几颗果仁也随着融化的巧克力浆掉在了地上,宛如破碎的残渣,怎么都拼不回原来的模样。

——

剑城在第二年春天就要离开日本了。
因为父亲工作的关系,可能要全家迁移国外。
之前为了出国做好准备投出去的入学简历和出国考试都平安通过,就差人过去报到了。
剑城对这件事看法很平淡。
这次出国更多的是考虑剑城优一的恢复治疗,所以剑城的话,没有任何一点反对。
即使身边的人知道这事惋惜说“以后无法一起踢球了。”之类的话,剑城也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句“能踢就好,在哪里都一样。”让人一时不知说什么。
“剑城这家伙,也太冷淡了。”
“人都要走了,可能以后都不会回日本了,估计他心里也不好受吧。”
“那也不要这么直白吧!显得很没心性啊!”

天马跟在人群后方,听遍了大家对剑城的所有不满。
他想离开,却又被前辈突然叫住。
“天马你说是吧!剑城那家伙也太高冷了对不对?”
“我……”
天马看着对方的表情,心里满是厌恶。他想说别问我我不知道,可心里还是想对现在的剑城做出袒护。
那样的剑城,说着那些轻描淡写的话的剑城,其实开口的时候,眼睛都是不看对方的。
也刚刚好,剑城从二楼上来,看到同队人的质问。
天马显然没有看到剑城,但是别人却发现了。
显然,说别人坏话并不是光明正大的事,那些先前想拉拢天马跟风的人借机准备开溜,却没想到天马这个时候开了口。
“我并不认为京介是个高冷的家伙!”
“哎?”
天马低下目光顿了顿,“虽然,京介总是会临场说些尖酸刻薄的话,但到了私下他哪一次不是和大家用心交流?在你们看来他是要离开了瞎显摆,但在我看来他更多的是舍不得离开却又不得不离开!与其在这里留下太多情感,还不如临走时就此斩断!”
用尽全力的为京介讨声,天马并不是第一次做。刚认识那会,作为唯一一个愿意相信剑城的人,天马也是这样为剑城争取机会,希望雷门的大家愿意用心接纳他。
但这次,即使发了声,既定的事情,还是不会改变。
毕竟,他不可能祈求剑城留下来。
就像自己无法将一直想说的真心话说出来一样……
被说的哑口无言的几人一脸尴尬的看着剑城离开走廊,然后面对因大声说话而慌张失措的天马,有些无语的笑笑。
“我说,天马你是不是太喜欢剑城那根冰柱子了?”
天马立刻红了脸。“才没有这回事!!!”

——

剑城从教务处出来就听到楼上有人对自己隔空讨论。
真是不想遇到什么就来什么。
对于最近表现出的态度,剑城明白很多人会看他不爽。
他原本想在这群人面前轻松略过让他们收敛下嘴巴,却没想到某人也在队伍中。
剑城登上楼梯最后一节台阶时,对方正犹豫不决。
剑城站在某人背后心里笑了声,还真想听听这家伙会怎样评价自己的嘴脸。
“我并不认为京介是个高冷的家伙!”
剑城的表情看不出变动,但目光却不愿离开前方的某人。
在看到自己的那群傻帽表现尴尬的时候,剑城转身离开了走廊。
回到教室,坐回座位。
剑城得出了一个结论。
“能让松风天马真心去讨厌剑城京介……哼,”
有些困难啊……

——

剑城在周末偶尔会到西点教室学做甜点。
天马跟在他身后。
“我说你,成绩这么差,不好好读书跟着我干什么。”
剑城看着天马在自己面前一脸微笑的耍糊弄,就各种想揍人。
“给我回家看书去!瞎胡闹什么?!”
天马倒也不甘示弱,“京介你在这里就不是瞎胡闹?”
剑城无语,一伸手按住天马的一个头发卷,“小子我告诉你,高中毕了业我就直接升入国外的大学,因为本大爷各科目已经考试合格了,根本不担心未来的出路!反倒是你!我倒是问问天马你想入学的那所学校确定能收你?!”
天马一脸呆滞的看着剑城,哼了下。
“哦,那与来西点教室有什么关系?”
剑城真是想把另一个头发卷也握在手里全给拽开得了。
“你小子不要岔开话题!”
天马讲这句话也原封不动的回给了剑城。
剑城将手紧握天马的“本体”,下定决心先让他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恐怖。
在更衣室外的教室老师听到更衣室里面不要命般的嚎叫,偷偷的往更衣室看了一眼,刚好看到剑城抓着天马的头发骑在对方背上两眼冒凶光,吓得赶忙从更衣室里出来,面对外面满脸疑问的学员们,赶忙装作镇定让大家准备上课……
哎,年轻人好不懂啊……

——

带成品回家的路上,天马面对自己做稀糊的松饼哀叹失败。
剑城选的科目是果仁棒,把丰富的果仁和果干均匀的融入调配好的粘浆中,冷却了进行切割,再冷却就成了手工果仁棒。
天马向剑城讨要了一根,味道的确好吃的不得了。
“京介可真是天才。”
剑城侧脸看着他,“为什么这么说?”
天马掰着手指数着剑城的优点,“学习好,能力强,足球又不输给任何人,长得一级帅还特别招女生喜爱,而且……”
“而且?”
“……”
天马没有在继续往下说,只是低着头继续走,数数的手也放了下来。
剑城笑笑,“看来我也不怎么样嘛,说着说着就没什么可夸耀的东西了。”
天马没有回嘴,剑城看着表情意味不明的天马,也没有再多嘴。
到了分叉路,各自也都要回家了。
剑城摆着手一边示意再见一边口中念叨“回家好好看书别等毕业的时候就去回报社会”这样的玩笑话,一边往自家方向转身。
天马依旧捧着手里装松饼的袋子,犹豫了一下叫住了剑城。
“怎么了?”
“我……”
天马咽着口水,将原本看向地面的视线抬了起来。
“在我看来,京介做什么都是优秀的,我羡慕你,也欣赏你,所以不管别人怎么评价你,在我心里你都是最好的。”
剑城皱起了眉头。
“松风天马,你还在做梦吗?”
“我……”
“收起你的那些美好的妄想吧,”剑城决定离开。“人是不可能一成不变的。”
这样就可以结束了吧,剑城这么想着,突然被什么东西砸中了脑袋。
转头一看,天马放下右脚站在路口对自己大喊,然后头也不回的跑了。
地上是一袋碎的稀烂的巧克力松饼。

“你凭什么要这么说!我喜欢我的你管不着!!!”
剑城捡起那袋烂浆。
“我怎么管不着,我又不傻。”
我又不傻……

——

“回来了京介,去洗手有大福吃。”
京介将手中的东西放在鞋柜上,坐在玄幻脱鞋。
有人站在他背后拿起了那袋稀碎的松饼,“这个是京介今天做的?”
剑城回头,看见住着拐杖的优一一脸疑惑的盯着手里又看看自己,然后表情很温柔的笑笑。
“京介今天是不是碰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
“……哥,别瞎猜。”
然而优一并没有理会无语的弟弟,转而赶他先去洗澡。
剑城被赶到浴室,面对浴池里的蒸汽发呆。
叹了口气,将外衣除去,老实的开始洗澡。
优一靠在浴室外面,听着浴室里的水声,待水声停止,剑城坐进了浴池,他也开始与弟弟聊天。
“今天和天马君在一起是吗?”
浴室里传出哗哗的水声,剑城在里面没坐稳滑了一跤,好不容易坐好惊吓连连的抱怨,“哥哥你在外面做什么!太吓人了好吗!!!”
优一倒是呵呵笑了笑,然后眯着眼睛继续问自家弟弟。
“道别了吗?”
剑城坐在池中看着加了浴盐的茶色澡汤,说不出话。
优一继续说:“虽说以后可能真的回不来了,但真的要把联系了断,京介你是否太天真了。”
剑城还是说不出话,优一笑了笑,起身准备离开,“虽然这是你自己决定的事,但是京介,逃避是很困难的。”
在优一离开的时候,剑城将自己埋进了浴池水中。
他在水中看着自己悠然漂浮的头发,以及水面上自己的迷茫,心里问着自己,这样真的好吗。
然而浴室的拉门声打断了剑城的思想。
当母亲伸手将剑城从水中捞出的时候,剑城感到了母亲的惊慌。
母亲一边用手抚开剑城脸上的头发,一边胡乱喊着什么,待他回过神来,一家人都站在浴室外看着他,气氛紧张。
他知道他让家人担心了。
吃饭的时候剑城尽量多吃了一些,父母一边说着不想吃不用硬吃,一边往小儿子盘子里分菜。
优一看着不住地摇头,继续低头吃饭。
饭后母亲吃了一块剑城做的果仁棒,一边吃一边说甜了,然后起身去泡茶。
剑城悄悄上了楼,关上了卧室的门。

——

天马回到木枯庄,就进了房间趴在床上。
他非常生气,生剑城的气,生自己的气。
气着气着,眼泪就不自觉的出来了。
天马觉得憋屈。
想到自己将真心话说出来后,自己被剑城否定,以及剑城对自己的否定,都让他觉得受伤。
他讨厌这样的剑城。
“京介是笨蛋!最大的笨蛋!!!”
不开心的声音在被窝里沉闷的回响,天马一边哭一边捶着床板,泪痕落了好大一片。
他决定明天见到剑城要给他一拳。
要把这一拳狠狠打在他心上!
就这样一边嘴上讨厌着剑城,一边哭到困顿睡了过去。
天马在梦里看到了自己。
梦里的自己,大声的说出自己的心声,大声的呼唤对方的名字,然后对方递给了自己一袋巧克力蛋糕,给了自己一个拥抱。
天马背过身擦干眼泪。

早晨醒来时,天马睡过了头。
他慌张的穿衣下楼,却发现秋在厨房里不紧不慢的煮着午饭。
“天马最近太辛苦了,所以给你请了一天假休息一下。”
“哎?可我……”
“这是元堂君的决定,所以天马,午饭后陪我去买东西。”
天马一脸茫然。

飞机云划过轨迹的天空,夕阳也渐渐向西落下。
秋将买的东西放在长凳上,和天马一起坐下歇息。
天马第一次体会到秋的辛苦。
他第一次见到买特价菜是要靠抢的,所有的主妇都围在特价区周围,他一个大男生被大妈团活生生的挤出了战线,最终还是靠秋的努力抢到了两根大根。
一个下午天马作为男性没有发挥出一点作用。
与秋休息的时候,天马是整个人趴在装满商品的购物袋上,连头的不想抬一下。
秋有些口渴,天马虽然精神疲惫,但还是很自觉的起身去买水。
而买水的时候,遇到了训练结束回家的剑城。
剑城看着天马,开口就问为什么不去上课。天马顿时想到了昨晚,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要给剑城一拳。
剑城还在质问天马,而天马耳中已经没有了剑城的任何声音。
那一拳他一定要打下去,打入剑城的心里,把他打醒。
“你干什么天马!”
剑城一把接住天马送出的拳头,将天马的拳头向外推,“你疯了!”
天马被摔了出去,很顺势的撞了贩卖机,原本投进去的钱,出来了一瓶卡曼滋。(注:虚构的饮料商品名。)
天马觉得自己失败透了。
秋赶过来的时候,剑城已经离开了,天马靠着贩卖机坐在地上,手里拿着那瓶奇异果味的卡曼滋,双眼通红。
秋蹲下来带着自家大男孩回家,她什么都没问,天马也什么都没说,一天就这样带着微妙的状态过去了。
也就是在那一天,天马也终于明白,主动出击对于剑城京介而言,都是徒劳。

——

有时候狩屋正树会问剑城,天马和你,为什么越来越奇怪。
剑城从来不回答狩屋的这个问题。
天马也渐渐不再去粘剑城,老老实实的一个人去图书馆看书。
时间就这样晃晃悠悠的过去了一个月,一年中的第一场雪悄无声息的下了起来。
剑城依旧是偶尔有时间去上西点课,有的时候还会碰上天马。
天马来西点班的目的,从原本想要接近剑城,到了最后纯粹是为了能吃到甜点。
他已经不再将剑城放在了自己内心中的第一位,这样的话,即使是日常聊天,天马也不会觉得心里难受。
因为一切感情都已经不重要了。
剑城建议天马去接受补习机构的指点,这样或许在大学通考的情况下会有一定的加分保障。
天马接受了建议,去了补习班。
日子突然就这样不紧不慢的消耗着,天马学会的甜点越来越多,甚至超过了剑城。
剑城第一次在西点班认真注意到了天马。
当天马将巧克力软浆注入巧克力脆壳中的时候,那小心翼翼的状态,剑城都看在眼里。
他一直都明白自己无法将这个人从视线中抹去,过去不能,现在依旧不能。
那个时候剑城的内心出现了动摇。

——

剑城离开的日子,还有不到两周时间。
那个时候,天马早早地起床,伴着寒风去大学参加高考。
剑城打包自己的行李,时不时地抬头看着闹钟,计算着天马考试的时间。
天马将试卷摊开,做着试卷上的小作文,写着自己认为可行的解答。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天马在中场休息的时候吃着自己做的面包,不由自主的想起剑城不让自己吃太多甜食的忠告。而剑城这个时候,却睡在了打包纸箱的旁边,怀中抱着前阵子大伙送给他的签名足球,念着天马的名字。
签名是空野葵号召的,足球是天马提供的。
那是社团结业比赛时用的球,天马故意没用学校的球,只求能给一切留下个完美的纪念。
最后,这个纪念落入了剑城的手里,天马在最后签上了名字之后,并没有把球直接交给剑城,而是递给了葵,转身离开了人群。
那个时候气氛有些尴尬,葵拿着足球不知道该不该给,但剑城还是向葵索要了足球。
在拿到足球的那一刻,剑城终于明白,自己所做的一切,终于有了结果。
松风天马,放弃了对自己的关注。

——

二月的春风,吹的恣意盎然。
在临走的前三天,剑城去上了最后一堂西点课。
天马早早地到了那里,已经在打蛋白泡了。
两人面对面看了好久,天马突然笑了。
“要走了?”
“嗯。”
剑城将材料准备好,然后去菜单架上挑选自己想做的甜点做法,然后开始制作自己最后的课程。
剑城看着自己手中的巧克力脆壳蛋糕制作卡,感觉仿佛回到了开始。
“说起来那个时候,那袋蛋糕天马你都吃完了?”
天马抬头看了看他,想了想点头。
剑城笑了笑,“你真的很喜欢甜食。”
天马呵了口气,非常小声的嘀咕了句,“是啊,太甜了,甜的发苦。”
没人知道天马是怎么吃下那包被剑城送出的巧克力脆皮蛋糕,就连天马自己都忘了。
他只知道,他吃的时候,满心想的都是,自己把剑城惹生气了,现在想想,天马不禁会笑出声。
“怎么了?”
“没,没什么。”
剑城筛着面粉,看着天马一脸的好心情,手中的动作不知怎么的无法继续了。
“对不起。”
天马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同样放下面筛的剑城。
两个人再次对上视线,都不知在对方眼里看到了什么。
天马好一会才开始问起剑城,为什么对不起?
剑城离开料理台,走向天马,在天马还在奇怪的时候,缓缓的将对方抱在怀中。
天马的脸颊贴在剑城起伏的胸膛上,有些茫然。
他原本以为自己对剑城再也不会抱有幻想,但在被抱住的那一刻,天马的思想开始混乱了。
被封闭的内心,被消耗的情感,全部都已空空如也,却又莫名的出现在那里,交织混乱。
天马已经疲惫不堪。
伸手推开了还存有希望的剑城,看着对方的眼睛,天马说了一句连自己都不明白为何要说的话。

“咱们,还是朋友吗?”

——

剑城京介终于知道自己是个混蛋。
他毁了一个人对他的希望,现在反过来向对方索取那脆弱的希望,对方告诉他,没有了。
剑城第一次在天马面前哭泣。
天马平静的抱着他,哄他,安抚他,剑城流满了悔恨的眼泪,捂住脸面不敢看天马一眼。
那次的西点课,什么都没做成,天马联系了剑城的家人,拜托他们将哭累的剑城带回家。
剑城的父母赶到的时候,两个人在更衣室,天马用膝盖给剑城枕着头部,对方一脸泪痕的睡着,像个孩子。
第二天,优一单独约了天马。
“我的弟弟,做了很没道义的事,我虽然反对他这么做,却无法阻止他的意志。”
天马盯着面前的柠檬水,不知该说些什么,但还是开口问道:“京介,他还好吗?”
“我想他暂时会去反思自己所做的一切,我希望天马君你能给京介一点时间,让他自己明白。”
天马没有回答。
优一叹了口气,无奈的喝着咖啡,也不再强求什么。

天马将优一送回了家。
咖啡馆到住宅区虽然不算远,但对于行动不便的优一来说,却是吃力且漫长的。
进家门前,优一递给天马一个包装简陋的礼盒。
“京介原本想亲自给你的,但他现在情绪不稳定,只能我代劳了,希望你明白,京介其实从来没有放弃与天马君做朋友。”
天马接了礼盒,依旧是什么都不说。
他已经不在乎了。

——

天马回到家,秋递给了天马一小袋巧克力。
“给天马你的,每人都有份。”
天马笑了笑,“今天巧克力很多吗?”
秋回答,“是啊,情人节多做了一些,还有很多的。”
天马顿了一下。
“今天是什么节?”

天马回到屋里拆开了那个礼盒。
里面是形状各异的巧克力。
天马盯着巧克力看了许久,伸手拿起了一颗心形的巧克力用牙咬开。
巧克力甜到发苦。
天马看着手中吃了一半的心形巧克力,泪水一滴一滴的顺着脸颊落在拿巧克力的手上。
天马将另一半巧克力含着泪吃了下去。
甜的发苦。
天马将巧克力收了起来,放入了最底层的抽屉,在未来的岁月里,那盒巧克力再也没有见过阳光,静悄悄的睡在角落生灰。

——

天马与自己的过去做了了结,转身投入了新的开始。
另一边,剑城给自己所做的一切画上了句号,然后另起一行,希望能挽回一点什么,却发现,自己只不过是在自己划出的段落里,不断的重复着自己的无用功。
直到某一天,已经成为社会人的剑城收到了一盒来自全球奢侈巧克力连锁店寄来的巧克力礼盒。
他原本以为,是谁寄错了地址,于是打电话给了连锁店留下的电话。
对方是个声音清脆的男性。
“今天是有一盒巧克力寄到那里。”
“我没有买这东西。”
“先生你确定不打开看看吗?”
剑城不明白对方的意思,不过还是照对方要求,打开了礼盒。
盒子里只有一颗巧克力。
“尝尝味道吧先生。”
剑城鬼使神差的吃了巧克力,醇香的口感带着浓厚的苦香,让人吃的意犹未尽。
“怎么样先生?”
剑城回过神。
“你到底是谁?”
电话那头哼了一下,“当年你那盒巧克力到底放了多少糖?简直难吃到想吐!”
剑城愣了,他没想过电话那头是那个人,或者说……
“天马你在哪里?在这家店里?”
“哼。”
“你在那等我我去找你!”
“我是有多傻要等你来找我?”
“我有话想对你说。”
“我没话要听你说。”
“你等我求你让我见你一面!”
“凭什么你连巧克力钱都没付给我。”
“多少钱我现在就去店里给你!”
剑城开门往屋外冲的时候,门口有个人向他伸手示意。
“一千万美金一块,给吧。”
剑城呆了。
他看着站在门口模样依旧但感性成熟的老友,突然低头笑了起来。
天马也收回了自己的手,看着傻笑的剑城对自己说。
“一千万美金算什么呢?我觉得我远超一千万,全都给你可以吗?”


—END—

=后记=

虽然微博上发过了,不过这里习惯了补档,发一个好了。
其实回头再读自己写的东西时,我突然觉得自己并不会写故事。
首先,人物运动逻辑对不上,只能说说难听点的,他为什么这么做?
我想解释说那只是因为离开不想留下痕迹,但貌似这是在作死。
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反而徒增反感。
写的那天晚上因为想哭,所以就哭了。
一边哭一边写,写出了一篇特纠结的东西。
虽然我觉得那更多是我在做自我惩罚,但我没有权利用这种方式。
因为他们是无辜的……
或许有人会安慰我,别想太多。
但我是该想想,怎样正确对待人生了。

下面是下面告白的话。
总感觉对不起自己喜欢的人……但是比过去的唯唯诺诺小心翼翼,我开始喜欢了追求自我的天马。
不得不说他的追求和努力一直都给予我莫大的动力。
我已经说不清为什么去喜欢这个角色,他是我第一个喜欢的男性角色,而且年龄还那么小。
我想我更多的是追寻他的精神,虽然他没有元堂耀眼,也没有作为主角的号召力,但他足够用自己的努力,去吸引周围的人一起努力。
我想我最爱的还是go和银河中的天马,从初出茅庐到领袖之风,他丝毫不畏惧强权。
虽然时空之石的他显得很迷茫,但因为对足球的执着和陪在他身边的伙伴,他明白自己可以去做什么。
欣赏与喜爱是并存的。
嗯,说不出直白的话,就这样吧。
并不知道情人节是否可以制作巧克力刀片夹心,估计没人愿意吃吧……😂
顶锅盖遁~(〃ノωノ)

评论
热度(8)

© 天上貌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