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貌月

寻求安静
(头像来自coco)

[闪GO]日常·假日

————————————————

微博分了上下两部分,这里放个全篇。
原本的确想试试自己从来没试过的领域,奈何还是没这个胆。
我也就是个玩玩具车的废柴。
嗯……

————————————————

两人不知什么原因,都撞了大运。
在松风天马拎着买菜包开门向剑城京介展示自己在商业街抽到的海滩假日5日4夜豪华游的时候,剑城在楞了一下之后,递给天马一个信封。
“这么巧?我中了温泉巡礼的5日4夜。”
“哎?!!!!”

两人正襟危坐的围在矮桌边,对着两个“天上掉馅饼”的大奖发愁。
时间刚好都是5日4夜,又刚好是同一时间……
天马挠了挠头,手指在两个信封间选择不定,剑城想这天上掉馅饼的双重好事,果然还是需要一些考验的……
“要不我去商业街问问可否换个时间?”天马选的极为头疼,最后直接站了起来,“难得这么好的事,温泉和海边我都想去!”
剑城看了看天马,笑了下。
“你可别太贪心,我们可都没有这么多假期。”
天马鼓着腮帮,不开心的一边呜呜一边念叨“要是两个都能去多好,每个去一半也好啊……”
“可以吗?真是太感谢了!没有没有麻烦您了……是,是……好的那我之后与您网络联系,再见。”
天马下巴搭在矮桌上看着剑城挂上电话一脸轻松的笑容,用俯瞰的视线笑看着还在苦恼的家伙。
“我这边搞定了,对方说可以给我们留一半的行程,三日两夜。”
“……”
不愧是京介。

九月的天虽说刚入秋,但白天依旧炙热。
望着一望无垠的天空和大海,天马深深吸了口气,刚想迈腿开跑却被剑城一把拉回遮阳伞下。
“说过了,不涂抹防晒油别乱跑!”
天马趴在剑城腿上用手扫掉粘在脸上的沙子,“我没事,皮厚着呢不需要!”
剑城脸一沉,抬起右手“啪!”的一巴掌拍在天马小麦色的后背上,惊的天马下意识的弓起身子要站起来,却被剑城死死的按住动不了。
“你干吗啊京介!”
剑城挪开那只拍后背的手,红彤彤的手印在天马的背上格外显眼。
“疼不疼?”
“当然疼了!!!京介你下手这么重这是要害我吗?”
剑城将手上挤好防晒油,再次一巴掌糊在天马后背上,“知道疼就行,老老实实的趴好!再不老实你后背还得多巴掌!”
天马:“……京介你个抖S。”
剑城一把将防晒油的手滑进天马的泳裤里,“是吗抖M,你不是也挺舒服的让我这个抖S给你服务?”
“别啊快把手拿出来!!!”

天马“老老实实”的被剑城摆弄,后背涂匀防晒油后,剑城又在天马精健的大腿后侧拍了一巴掌油。
“好了,起来自己涂!”
天马红着脸从沙滩垫上爬了起来,一直被剑城吃豆腐,心里各种不平衡的天马决定要做些什么反击剑城的“暴行”。
“我涂好了,该你了!”
剑城愣了一下,看着对方一脸不乐意并红晕满面的手指垫子,倒是很随意的将防晒油交给天马,自己缓身向垫子趴去。
天马看着剑城展现在眼前白花花的后背,比起直流口水更多的是想同样身上拍个红印……
“你要是敢报复,今晚就一个人睡床底。”
天马刚要举起的手搭在脸前,剑城转过脸,看着天马手心朝下半举空中的动作,非常玩味的笑了笑。
“怎么,这么想睡旅馆的地毯?”
天马哭笑不得,“我……我这不是,准备挤防晒油,顺便做个按摩吗~”
“哼。”

此时的剑城是得意的。
不过他之后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还是会落到天马手中。
毕竟游泳不是他的专长。
“双手抓住浮板,身子自然而然伸直……不是让你绷直!是自然而然伸直……哎呀算了,我托着你!”
剑城感觉自己受到了打击,自己的肚子被天马双手托着,还得笔直的保持着“浮”在水面上,不仅要憋气,还得时刻记得双腿打水……
“腿不要弯啊!这样打水就没用了!都说了不要用力,京介我都能摸到你的腹肌了……”
“……噗——”
剑城一个没忍住直接翻了身,刚想开骂“别胡乱摸!”,脚下一个滑跤,人整个没入了海水里。
“……(咕嘟咕嘟咕嘟)”

两人再次坐在遮阳伞下。
剑城盖着毛巾心里想,自己为数不多的弱项,彻底暴露给了天马……
生气,非常生气。
天马想是不是应该安慰下剑城,毕竟呛水对于不会游泳的人来说,是挺不舒服的。
更何况呛的还是海水……
阳光依旧强烈的照着,天马将矿泉水递给剑城,希望他喝点。
“喝点水吧,别一会头晕。”
剑城低着头没接,天马以为剑城已经晕了,有些慌张,伸手去揭剑城头上的毛巾。
“京介,不舒服一定要说出来……”
“不要乱碰。”

天马知道剑城生气了。
虽然他不清楚剑城是否因为掉进海水里生气,但他明白,现在的剑城,他不该打扰。
于是天马就坐在剑城的旁边,安静的陪他。
偶尔有海风刮来,或是有人经过,天马也只是看着,并不吱声。
最后是肠胃的不满打破了这段暂时的冷静。
剑城一把将毛巾拽了下来,然后在天马的注视下,斜身躺入天马的腿窝中。
“我难受。”
天马用手捋了捋剑城半干不湿的头发,“我帮你按按太阳穴。”
“嗯。”
天马哼着小调给剑城揉脑袋。
剑城享受了一会儿就连爬带跪的起了身子,把胃里之前喝进去的海水伴着胃酸呕了出来。
天马轻拍着剑城的后背,一边拍一边顺,只希望剑城能好受些。
最后慢慢的将已经呕不出东西的剑城抱入自己怀中,一边用手抚着心窝,一边用嘴唇蹭着他的脸颊。
“没事了,没事了,我们去冲澡,休息休息吃点好的……”
剑城迷迷糊糊的喘着气,然后带着充满阳光的宠溺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海风时不时还在刮着。
遮阳伞下,已经没有了人。

===

“山庄配备的竟然是室内温泉!”

天马一边看着温泉旅行的说明手册,一边小声的咋舌,“京介投的那家杂志社可真有钱……”
“跟着享受就行了,反正是免费的。”
剑城眯着眼睛靠在列车座位上补眠,昨晚被某人拉到海边数星星,回到旅馆还要收拾行李,睡下时已经凌晨一点,这对于拥有好作息的剑城来说,睡眠缺少让他各种精神不振。
列车咣哩咣当的爬到了半山腰,终于是靠站停了下来,天马拿上了所有的行李摇着半睡半醒的剑城,两人将再次开启温泉之旅。

“非常抱歉二位,你们定的大床房已经预定完了,现在只有标准间。”
只有标准间……
标准间……
天马在脑海里构思标准间的床铺会有多宽多大,剑城毫不客气的接过标准间的钥匙,拉着天马跟上带路的客房人员。
“这里的阳台通向室外,可以面对山谷泡温泉,需要时请打座机客服,祝二位享受愉快。”
天马只是看着两张床小声嘟囔:“一大一小啊……”
剑城把自己的行李包往小床上一扔。
“京介睡小床吗?”天马看着已经坐在小床边的剑城,“会不会不好翻身……”
“我可不想某人睡地上都能翻出被窝一米外。”
“……”
天马觉得担心剑城完全是多余。

两人稍作休息之后开始准备更衣泡温泉。
浴衣放在挂衣服的架子下面,天马在行李包中拿洗漱包,无意间带出了一个长方形的礼盒。
礼盒随作用力做了两个半的后空翻起跳,最终打在剑城的脚面上,剑城拿着裹着包装纸的礼盒,看不出里面是什么。
“什么东西?”
天马挠头回答:“我也不知道,小辉给的。”
“影山?”
“嗯,之前休息时我和他说我抽到了旅行券,他就送我这东西祝我玩的开心,不过他说要像护身符带在旅途中,在适当的时候打开用。”
剑城听得茫然,看了看手中的礼盒。
“你确定,影山没逗你玩?”
天马摊手,“我不知道,反正我没打开,也觉得挺傻的。”
剑城无语,将礼盒递给天马,“觉得傻还带,你也不看看里面是什么。”
天马接过来也茫然了,“要不……打开看看?”
剑城耸肩,“随你。”
于是天马就拆了包装纸。
在剑城一边收拾物品一边偷瞄天马手中的东西时,包装一角漏出的图案让他神经瞬间绷紧。
天马刚要看露出的东西是什么,手中拆了一半的礼盒就被剑城快速的抽走。
天马被吓了一跳,“你干嘛?”
剑城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把把礼盒插进自己的行李包,然后满脸堆笑的问天马。
“没……天马你是先泡温泉还是先吃饭?”
“……先看礼盒。”
“……”
剑城紧张的将握紧礼盒的手往包里再埋深点,“那个,我饿了,距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我们出去吃当地特产吧……”
“……京介你是不是知道小辉送了什么?”
“……哪……有啊~走了走了我饿了,请你吃东西!”

天马最终还是被剑城半推半搡的哄出了客房,拿着钱包带天马出旅店转悠。
还好周边有很多和食甜品屋,剑城拉着天马转了好几家店,吃了和果子喝了茶汤,天南海北的和店老板东拉西扯,才算是到日落西山时决定回温泉山庄。
“回去先泡温泉吧,”天马用手扒着剑城的手臂说道:“说了一下午话感觉好累。”
剑城半睁着眼睛悠悠的踩步子,“嗯,我也累了……”
一下午真是用尽心力啊……

客房里天马已经泡在了温泉池里,晚饭被推迟到晚上七点再提供,这个时候的剑城,趁着天马泡温泉的时间,偷偷的把拆了一半的礼盒从行李包内翻了出来。
小心的从漏出的地方揭开外包装,借着灯光看着包装盒上面的激光文字,剑城无语问苍天的在心里腹叽影山辉。
“……这个有老婆的家伙还真是可怕。”
激光文字明晃晃的写着“大补饮”,旁边附注一排小字。
“男士专用”……
说来也是惭愧,剑城读书期间打工的超市,还开过专柜卖这个。
所以一眼看出了外包装也算是万幸。
“影山这个混小子……”
真不知说他多管闲事,还是干得漂亮……
“京介你怎么还不进来?”
天马包着浴巾站在帘门外,看着剑城慌张的翻着行李包匆忙说了句“马上来!”时,表情开始有些不太开心。
“哼……”

两人结伴靠在池边泡着引渡进池子的温泉水,剑城面对水面上漂浮的酒饮不断的在水中吐泡泡。
“京介想喝的话,喝就是了。”
剑城把下半张脸浮出水面,抬手将托盘端出了温泉,“一个人喝没意思,还是不喝了。”
“如果是因为这样,那回来吃完饭陪我去买果汁,不就可以了吗?”
天马有轻微的酒精过敏,当他第一次因喝酒过多发现身上会起红斑现象,剑城就禁止让天马碰任何酒水及带酒精的食物。
即使天马少量喝也没有事。
剑城想了下,最后还是决定不喝了,反倒是天马在剑城放托盘的时候顺手拿起了托盘上的酒盅,在剑城盯着自己的时候一落手倒了一杯。
当天马将托盘接到自己手中把盛酒的酒杯递给剑城的时候,剑城犹豫了一会,最后叹了口气还是接住仰头喝了下去。
天马将托盘放在水面上推开,伸手勾住了剑城的肩膀往上凑。
“你干吗……”
两人只是蜻蜓点水的蹭了下嘴角,天马伸出舌尖,轻轻勾蹭下刚才蹭过的地方。
“……好甜。”
“因为是冰梅。”
天马鼓着腮帮靠在池壁上,斜眼看着剑城,“我要吃梅子饭团!”
剑城笑着翻起了白眼,然后一个下潜没入了温泉水里。

吃饭并没有吃太久。
下午吃了太多名产,肚子里满是糖分实在吃不下太多饭食,导致山庄的工作人员以为客人对饭菜不合口味,以至于撤席的时候多次道歉并承诺明晚会上几样特色,搞得二人都很不好意思。
“看来下回不能出门暴饮暴食了……”
天马满是歉意的送走了工作人员,回到屋里一屁股坐在床上,“接下来就睡觉吗?”
“等会吧……”剑城从包里拿出手机,“刚吃饱就睡,你要过猪的生活吗?”
天马向剑城吐着舌头,然后伸出了手。
“那你把小辉给我的礼盒让我看看,我还不知道是什么呢。”
“……”
果然……跑的了初一逃不过十五。
“不行。”
“凭什么?那是小辉给我的!”
剑城关灭手机,郑重其事的和天马面对面。
“就是个整蛊的小玩具,挺无聊的,我给扔了。”
“……把包给我。”
天马的表情开始严肃了起来,剑城头疼,他知道刚才那个慌不合逻辑,至始至终两人都在一起,他没有时间单独扔掉那东西。
“天马……”
“我让你把包给我听见了吗!”
天马容不得剑城撒谎。
在这么多年的相处中,天马极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哪怕是别人在背后造谣说他坏话,他都简单一笑不去理会。
可是剑城不行。
也许正是这样剑城才不敢对天马肆意妄为,因为他知道,表面看上去很单纯的人,实际并不傻,还特倔。
但剑城依旧没动,只是与天马四目相对,眼神中透露着“请理解”。
剑城也有自己的底线。
天马站起来抢的时候,剑城将包挡在身后,与天马互相对峙。
力气的话,天马是掰不过剑城的,于是没过几轮,天马就自动放弃了。
他觉得既然剑城这么固执,自己也不要太过分。
这也算是两人相处磨合的方式。
也因为这样,天马彻底不高兴了。
折腾了好半天一肚子气,现在又没什么事可做,最重要的是,短时间内不想看到剑城的脸。
于是天马抬手掀开被子,卷铺盖睡觉。
剑城看天马直接钻被窝,无奈的摇头,“你真的要来一次猪的生活?”
“哼!”
剑城也不再说话,低头继续看手机。
两人偶尔吵架是很正常的事,没有摩擦就没有感情。
更何况,与其妥协对方让对方满意,剑城更想用自己的方式,去疼惜天马。

天马一觉醒来的时候,外面还是黑夜。
看了一眼床头的电子钟,时间显示为凌晨三点。
天马扭头看着对面的单人床,剑城背对着天马,睡的异常安静,回想起睡之前的争吵,觉得自己或许小题大做了。
虽然并不觉得小辉会给自己什么好东西,不过被瞒着不知道的天马还是异常的不开心。
缓缓的从床上坐起,偷偷的下了床,天马打开手机屏幕,在床脚下放置的行李袋中小心翼翼的翻找着。
显然剑城觉得天马生完气睡一觉就好了,或许也就不记得这事了,于是拆了一半的礼盒依旧在剑城的行李包内,混在各种物品之中。
天马拿着礼盒,也终于看清了包装纸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拿着小辉送的礼物天马看了看缩在小床上沉睡的剑城,将东西放在床头,关上手机后单膝跪在剑城的小床边,然后偷偷的钻进了剑城的被窝。

剑城在睡梦里梦见自己躺在棺材里。
他不知道为何看到自己躺在棺材里,但他明白,自己有好好活着,只不过是因为累了在里面睡觉。
是时候该起来了。剑城脑子里想着,身体却怎么也动不了。
有什么东西在自己怀中,暖暖的。
在这个冰冰凉凉的棺材里,怀里的东西好像就是自己的慰藉,剑城伸手抱着,一边轻轻抚摸一边缓缓睁眼。
“京介睡醒了吗?”
天马不讨厌剑城抚摸自己的头发,于是在剑城半睡半醒的状态下,天马睡在剑城怀里,老老实实的一动不动。
待剑城彻底清醒过来,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这可不是双人床。”
剑城不敢动身子,因为自己已经睡到了床的边缘。
天马用头蹭了蹭剑城的前胸,“一个人睡好冷。”
剑城无奈,“山里本来就冷,何况是秋天。”
“不是应该有温泉会暖和些吗?”
剑城不接话,只是低头看着自己胸前的毛绒脑袋。
天马也看了看他,顿了顿说:“小辉还真是损,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你看到了?”
“嗯,不小一瓶。”
剑城摆手,“别跟那个开过荤腥的家伙交流,没有实际参考价值。”
天马“哦”了一声,“京介果然很胆小。”
剑城在天马吐槽的时候侧翻趴在了天马的身上,“你这么说我可真不高兴。”
天马深陷床铺看着眼前的剑城,很不屑的笑了笑,“那你真刀实枪的试一回啊。”
“臭小子你这是在玩火。”
“总比你什么都不做的强几分吧!”
剑城认输,低头用唇齿磨着天马的嘴唇和耳廓。
“你要是难受我可不负责。”
天马听了这话,撑起身子就在床上对着剑城一通乱打。
“你混不混蛋让你吃了这么多豆腐你还想不负责,拍拍屁股走人是吧?小心我到你单位揭发你的丑闻!”
剑城笑着接招,“你说啊我倒霉了你也跟着遭殃了。”
“那你就彻底属于我了!谁都不要你!你也只能要我!”

日上三竿的时间,客房依旧静悄悄的。
或许里面的客人想要睡个懒觉,所以客房服务人员并没有上前打扰。
温泉旅行的第二天,也舒舒服服的进行着。

—FIN—

评论
热度(9)

© 天上貌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