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貌月

寻求安静
(头像来自coco)

【原创】来自时空的另一边——

————————————————————

合志售罄解禁。
其实应该会更早放入LOFTER上,只不过自己实在太懒外加微博已经放了。
然而渣浪的自动分行让我无比抓狂……

合志中文章后半内容也出现了分段合并的问题,所以最终还是觉得,放个正确的分段阅读才是对的。
毕竟,即使自己知道自己写的并不好(因为是赶出来的)也要本着自己对作品负责到底的态度,去做出一些努力。
(虽然这个努力根本没有什么卵用😂……)

那么,再次恭喜合志售罄!!!辛苦老板和大家~

(下次不想写原创人物了,累。)

————————————————————

1+0

“天马你不是被老师叫走了吗?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
西园信助一伸手拉住站在身后一脸懵逼的人,向学校的足球大楼跑去。
“快跑起来训练要迟到了!”

1+1

更衣室里没有人。
信助松了口气,赶忙跑进屋打开更衣柜换衣服,换到一半觉得不对劲,伸头一看,门口的人转身要走。
“天马你去哪里?还不快点换球服!”
门口的天马背对着门口,抬手拍在额头上,然后转身进屋。
“那个,我替换衣服没带。”
信助疑问的看着对方,“你在说什么啊,你不是背着运动包吗?”
对方一脸为难,最后结结巴巴的开口。

“那个……信助,我的更衣柜是哪个?”

4-1

剑城京介在听从完教练的今日安排之后,转身碰到了一脸紧张的信助。
“你怎么了?”剑城不知道对方想干吗,两个人贴得如此之近这还是第一次。
“那个……剑城同学我问你下,你有没有发现天马今天不太正常?”
剑城对这个问题向信助眨了两下眼睛。
“他哪天正常过?”
信助急了,“我不是在开玩笑!”
剑城倒是笑了,呵呵的看了眼已经换好衣服进球场,被信助说了不太正常的人。
“嗯……没有吧,不过今天这么一看,天马是不是该剪头发了?”
信助:“……算了我就不该问你。”
“好了西园我开玩笑的,”剑城赶忙伸手把信助拉了回来,“你说天马哪里不对劲?”
信助转过身来不太信任的看着剑城,“不准再开玩笑了。”
剑城伸仨指,“我发誓。”
信助叹气,“那好吧,刚刚在更衣室,天马问我他的更衣柜是哪个,我以为他和别人换了更衣柜自己忘了,结果并不是这样。”
剑城想了想,说了个总结。
“你说,他会不会在跟你开玩笑?”
信助将刚拿起来的足球直接砸在了剑城脸上。
“真是的剑城君你彻底学坏了!”

8-4

小组练习赛,仓间典人抬脚射门让信助接住了球,很郁闷的赶紧回防。
结果一转身撞到了别人的肩膀。
“啊抱歉,我没注意到。”
对方倒是没有什么,说了声没事直接跑了起来。
仓间有些摸不着头脑,“天马这小子今天怎么了?平时有这么安静?”
再一看信助抛出的足球,仓间想糟了,赶紧回防!
截下足球的是狩屋正树。
在回传给前方的时候,原本要接球的影山辉因为没赶到位置,球顺势滚到了神童拓人的脚下。
神童抬脚准备稳住球,刚踩住球面,身后响起了雾野兰丸的声音。
“神童小心!”
神童在回身的时候,脚下突然失去平衡,球也被铲了出去。
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蒙,最先反应过来的剑城赶忙上前呼喊。
“天马,传球!”
然后球就被对方大力一脚踢了出去,剑城抬头望着球找落球点,却在这时……
“啪——”“嘭——”
球馆直接停电了……
锦龙马:“怎么回事?”
三国太一:“刚才那是……灯泡爆了?”
速水鹤正:“谁给个光?太黑了看不见!”
空野葵:“请等一下,我去拿手电筒!”
神童站在黑暗里,准备喊让大家都先别乱动,却在这个时候,听到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人用非常无奈的语气叹了口气说道。

“唉,我怎么又把顶灯踢爆了……”

3+2

濑户水鸟用手撑着脸,在活动室里表示郁闷。
“天马今天的脚劲是不是有些大过头了?”
山菜茜一边摆弄着相机一边接濑户的话,“还好灯泡的碎片没有伤到人,要不就麻烦了。”
濑户直起上身靠在椅背上,“是啊,是很危险。”
而这个时候,更衣室却突然骚动了起来。
“你穿的这是什么啊天马?”

刚倒了杯水准备喝一口的円堂守监督被更衣室里面的这句话直接呛到,人刚好站在门口就顺便推了个缝隙看了眼,结果着实被眼前的情景给又呛了一口。
而始作俑者站在更衣柜前,一脸无辜的看着所有人,然后很平静的回答。
“有什么不对吗?”
神童:“天马你在说什么啊?男生是不能穿这个的!”
对方低头看了眼身上的遮羞衣,满脸问号看着神童:“我平时,不都这么穿吗?”
“……”
“哎??????!!!”
这时候更衣室通往活动室的大门被猛然打开,濑户一脸不爽的喊道。
“吵什么的外面都听到了……你们怎么都光着身子赶紧把衣服穿好!”
锦:“你傻不傻这里是男生更衣室,明明是你硬闯进来的。”
然而接下来更劲爆的事情发生了。
更衣室通往走廊的门也忽然被打开了。
“遭了遭了赶紧换衣服……啊嘞?大家……今天提早结束吗?”
站在更衣室中间的神童一脸恐慌的抬手指着进门的人,再看了眼站在自己身边在更衣柜门内换衣服的人,张着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靠边的剑城对门口的人喊了一声,“天马你去哪里了。”
门口被叫天马的少年楞了一下,“去哪里……信助你没帮我请假吗?”
而看到信助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的时候,松风天马这才发现,整个更衣室的人,都在用恐慌的眼神看着自己,然后视线再转回另一处。
天马也跟着看了过去,看到有个人站在自己的更衣柜前提裙子。
对方穿好衣服关上柜门走了出来,然后一脸扑克相的伸出手臂勾住了站在门口也开始懵逼的天马。
“小子你学校还不错嘛,枉费我花功夫进来伪装成你试探他们。”
天马:“……哎?”
……你谁啊?

天马刚想把疑问说出来,对方突然转身,手臂架着天马的肩膀,一脸从容的笑道。

“抱歉打扰了,我是这小子的堂姐,请多指教。”

9-3

“听到了吗!如果你敢多说一个不字,小心我回来弄死你!”

天马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表情不是很好,这在一起回家的路上让剑城发现了。
上前伸手拍住了对方的肩膀,有些担忧的问对方,“你还好吧?”
天马笑了笑,回了句没事。
剑城顺势看了眼前方的人群,说了句心里的不满。
“你的那个堂姐,是不是太不尊重你了?这种玩笑开有些太过火。”
天马并没有回答剑城的话,低着头继续往前走。

每个人都说天马竟然有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姐姐,两个人站在一起如果不是衣服的区分,真的是傻傻分不清。
难得今天早结束训练,大伙决定找个地方吃些东西再回家。
天马的那位“堂姐”原本想找借口开溜,但还是没有逃出大家的盛情邀请。
滨野海士:“‘坦诚相见’你都不害羞,吃东西就别不好意思了。”
“……”

随便选了一家快餐店,大家一窝蜂的准备进店,却在身后听到一声急促的惊呼。
“抓小偷啊!有小偷!”
站在人群后的堂姐随声音发出的方向看了一眼,一个穿着墨绿色衣裤头戴面罩的人风一般的向这边冲了过来。
对方手里貌似拿着刀,在看到刀的那一瞬间,原本还靠在堂姐身边准备拉她进店的葵,被对方一把推到了另一边的剑城怀里。
剑城接住葵对堂姐表示不满,“喂你做什么!”
对方根本不会他,而是提着手里装足球的网兜快速的冲向身后即将过来的小偷。
小偷看到自己即使拿着刀也有人还挡在自己面前,顿时有些慌了手脚,但一看前方是个穿短裙的女学生,又顿时加快了脚步往前冲。
“给我滚开!”
堂姐倒是很利落的将网兜里的足球取了出来,大声喊了声天马,抬手就把足球向后抛了出去。
天马倒也的确是反应了过来,在足球顺势滚过来的时候,天马找准机会,抬脚就对着小偷射门。
而堂姐也借势踩着路边花坛的石阶,在小偷被足球扰乱视线的时候,飞起身跳到空中从小偷身后踢了个飞腿,小偷顺势面贴地的趴倒。
后面的警察倒也是迅速,在小偷还没有站起来就再次把他按倒在地上。
堂姐回到队伍的时候看到店门口再次一脸懵逼的大伙,愣了一下叹了口气。
“至于吗?不是说要吃东西吗,正好,我饿了。”

4+3

“要我陪你……去洗手间?”
天马很不明白为什么“堂姐”去洗手间一定要他陪着。
在学校的洗手间里,天马得到了这个人的威胁,不管这人说什么,也不管发生什么,天马绝对不可以拒绝这人的任何要求。
“磨蹭什么快一点。”
天马表示很无奈。
其他人都认为“天马的堂姐太厉害我们不敢惹”于是也都不搭腔帮天马解围,即使所有人都能看出,天马并不愿意陪同。
到了洗手间门口,堂姐却突然要求天马背对着洗手间站好。
天马心里很不舒服。
“你这是什么意思?要我陪你我过来了,把我支在这里做什么?我不是你的跟班!”
对方盯着天马,什么也不表示。天马被对方盯得心里打颤,但还是不想低头。
“我不再受你威胁了!我又不认识你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天马准备转身离开,他现在脑子里一片混乱,但更多的感觉告诉他,他不能一味的被这个人牵着鼻子走。
而对方却拉住了天马的袖子,开口。
“拜托你。”
天马将还要迈出的脚步停了下来。
“拜托你,帮我看着洗手间门口。”
“有些东西,我不希望别人看到,之后我会回答你所有的问题,但现在,我能拜托的人,只有你。”

濑户喝了口可乐,突然起身出了座位。
葵:“学姐要去哪?”
濑户双手插着口袋快步离开,“去洗手间。”
快步走到洗手间的门口,水鸟一抬头就看到了低头靠在洗手间门口踢踏着鞋跟的天马。
“哟,在等你堂姐从洗手间出来?”
天马听到濑户的声音楞了一下,有些无精打采的抬起头。
濑户觉得天马的样子有点怪,“你怎么了?”
天马想了想,说,“学姐,我……”
“不行了先让我把个人问题解决了!”
内急永远比别人说话来的重要,而看着濑户急匆匆的奔向女间的时候,天马想说的话,再一次的咽进了肚子里。

“啊~舒坦了舒坦了~”濑户整理好了衣服,准备洗手。
“说起来天马为什么站门口?”
濑户回忆了一下来之前的情况,吃的还没上桌天马的堂姐就说要去洗手间于是拉着天马离开了座位……
洗手间?
濑户貌似想起了什么。
在转身看了眼女间里仅有的一个马桶之后,濑户有点蒙。
洗手间只有她一个人。

“天马的堂姐……去哪了?”

11-3

天马依旧站在门口。
在听到身后有门被打开的声音,天马下意识的转身,却又被另一更大的开门声迎面冲击了下。
“天马你堂姐去哪……了?”
濑户开着门看着对方手扶着男间的门,一脸吃惊的站在对面,然后就是天马站在两个门之间,一脸不明的画面。
水鸟有点崩溃。
“天马……你的堂姐,为什么从男厕所里出来?”
堂姐站在门口一动不动,脑门上的汗不断地渗出来。
而天马也是尴尬至极,他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三个人都说不出话,堂姐抬手擦了下下巴上的汗,松开扶门的手拽着天马就往大厅走,而濑户却一脸懵逼的回到洗手间里,面对水龙头哗哗的水流,不禁陷入沉思。

然而这时候天马却在回到座位的路上挣脱开了对方的手。
“你到底是什么人?”
对方转身看着他,什么话都不说。
天马急了,声音提高了不少开始质问对方。
“说什么我的堂姐,我根本就没有跟我年龄差不多大的堂姐!你为什么要在我的朋友们面前说谎?为什么刚才会从男厕所里出来?你什么解释都没有却要我听从你的安排,你也太看不起人了!”
周围的人都侧目看向两个人的方向,在天马注意到周围人的目光后,开始有些不好意思了。
“对……对不起,我不应该这么大声的对你……”
“我,有求于你。”
“……哈?”
对方说出的话让天马有些不明白。
“有求于……我?是什么意思……”
“发生了什么事天马。”

剑城觉得天马陪着他堂姐的这趟方便时间有些过于的长。
“或许是大号呢?”狩屋吃着沾着番茄酱的薯条半开玩笑,身后就出现了天马的喊声。
“……你也太看不起人了!”
大部分人都听到了这句话,剑城一开始就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堂姐”有一些质疑,总觉得不管是天马的反应还是对方给出的话语都有些不合逻辑。
在小骚乱发生的时候,剑城已经毫不犹豫的起身离开了座位,绕过过道来到了天马他们身后。
“发生了什么事天马。”
或许是对方也没想到自己会站在他们身后,天马转头看向剑城的表情,多了一丝慌张。
“没,我……啊!”
天马的身体突然向后倾扑向剑城,因为有人推了他。
剑城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了一跳,在上前去扶助即将要摔在地面上的天马时,视线里的另一个人,在混乱中快速离开。
而身后有人喊着“你做什么?你给我站住!”的话语后,剑城稳稳的接住了脚踩不稳的天马,并将身子慢慢下撤。
“还好吗你?怎么回事?”
天马的眼神直愣愣的看着剑城,以及身后陆续赶过来的大伙,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神童在后面问,水鸟学姐怎么突然出去追你堂姐了?发生了什么事天马?
而天马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看着还在扶着自己的剑城,结结巴巴的问,“这……是怎……怎么了?”
所有人都跟着黑线,无语的看着天马。
仓间:“我们还想问你怎么了?”
葵:“水鸟前辈去追你堂姐了,刚才锦前辈也跟上去了,天马你倒是说句话啊!”
天马这才反应过来,站起身想都没想就开口。
“我根本就不认识那个人!”
众人:“哎?”
天马看着大家都有些茫然的表情,开始有些慌张了。
“是……是真的!我真的不认识那个人!”
信助拽了拽天马,“你开玩笑的吧天马?”
“我没开玩笑!”
信助有些蒙了,“可是之前在来的路上我问你堂姐是不是从老家来的,她不假思索的回答说,是啊跟天马你一样,冲绳啊……”
这回轮到天马蒙了。
那个人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出生地?
“不是我真的不认识她!我没有这样同龄的堂姐!”
雾野兰丸叹了口气,问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天马点了点头。
雾野想了想,摇了摇头。
“你们两个人实在长得太像了,你说你们没有关系,真没法让人信服。”

3×3

锦龙马追上濑户水鸟的时候,濑户正坐在公园边的长凳上喘粗气。
“那家伙……跑得……比兔子……还快!我……实在是……追不上……”
锦看了四周的确没有再看到那人的踪影,濑户一摆手,“别看了!早跑远了!”
锦有些糊涂,“什么情况?”
濑户还喘着粗气,起身在旁边贩卖机买了瓶水,大口大口的喝下。
“那家伙……那家伙我都没搞清楚是男是女。”
锦:“哈?你在说啥?”
濑户将水瓶盖紧,“我说!那家伙从男厕所里走出来,我不知道那人是男是女!”
而此时与濑户通过电话询问地点的大部队们也跟着赶到了公园,在互相了解了情况之后,大家也终于对天马不认识对方做出了新的判断。
大家都围在一起,面对着对方丢下不管的运动包发呆。
剑城将运动包放在长凳上,看着大伙。
“虽然很不道德,但是,为了弄清楚对方是谁,我们是否把包打开来看看?”
所有人都相互看着,对这个提议不知道如何发表。
包的主人现在不知道在哪里,虽然并不清楚对方做出这些事的意义,但天马态度坚决的否定对方是自己堂姐,大家都觉得这件事情还是让受影响比较大的当事人来决定。
“我吗?”天马指了指自己。
“嗯。”所有人点了点头。
“可是……这种事……不太好吧……”
天马心虚的看着包,虽然对方是挺可恶的,不仅说谎还动了手,但自己其实也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这也多亏了信任自己的大伙。
至于对方,虽然他很想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但不想以这种方式了解对方。
不能坦诚交流,总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那个人像是知道天马的一切却与天马保持着抱有危险感的距离,天马感受更多的是,对方貌似,害怕着什么……
天马将自己伸出一半的手收了回来,叹了口气对所有人说:“我们还是……先把那人找回来吧。”
“哎?”
“那个人……”天马看了一眼包,“那个人或许,有什么难言之隐,我们还是找到问清楚好了,我……我或许……”

更想听对方亲口对自己说。

20-10

河畔球场的下午,大部分时间都是下午没课的小学生聚集活动的地方。
秋天的风微微发凉,伴随着金色的夕阳,气温也刚刚好。
河堤的草地上今天多了一位观众。
在观看小学生踢足球的时间里,这人将自己四散的头发用发绳捆了起来。
虽然并没有把头发全部扎上,但小小的卷马尾还是将头发很安静的置在脑后。
蜷缩着坐在草地上,在无助的看着夕阳的时候,自己也叹了一口气。
“有些……对不起那个叫天马的男孩啊……”

坐了一会就站了起来,因为夕阳已经落下了。
脑子里还在想着今晚如何解决个人问题的时候,自己才发现,随身的运动包不在身边。
那人拍了下脑门,头疼自己的愚钝,却不想再回那家餐厅去找。
“是在找这个吗?”
剑城站在那人身后,手举着运动包,“你朋友打了很多次电话找你,但我们也不知道你在哪里,所以我擅自打开包接了你的手机,非常抱歉。”
那人一脸惊呆的看着剑城,而剑城再次接通手机,和手机里的人通话。
“找到他了,我把手机给他你和他说。”
这个时候天马也来到了河畔球场,在赶到剑城身边的时候,剑城正将手机递给对方。
而拿到手机的那人在颤抖的说了声“喂……”之后,手机的扬声器突然爆发出了一声急切并强有力的怒吼。
[你现在到底在哪里?风榊骏夕!!!]

11÷1

下午的国语课,也不知道班主任从哪里听说“风榊同学小学书法大赛拿过奖”,一定要他上台表演。
风榊骏夕讨厌被别人要求。
趁着午休,风榊收好课本和运动服,向班长留了句“我突然头疼的厉害,帮我向老师请个假我要去医院找我冬花姐”,就拎包出了教室。
路上碰到了同足球社的好友,好友看到他一副放学回家的姿态,双手抱胸的质问,又翘课?
“嗯,讨厌班主任。”
对方把午饭直接丢他怀里。
“真同情你,你明明不上课都还能考高分,一般的老师都对此无所谓甚至还觉得你优秀的不得了,就他一副要把你折腾死的样子。”
风榊耸了个肩,“谁让我比较讨厌呢~”
对方笑了笑,“你要是这么说我可真揍你了。”
风榊笑了笑,你打得过我吗?
“……”

即使是翘课,风榊也没离开学校。
因为答应过某个缠人的家伙,不论翘课与否,社团活动必须参加。
绕到大楼后面的空地,风榊找了个还算隐秘的地方,把运动包当成枕头,用手机给冬花发了信息,笑着闭上了眼睛。
秋高气爽,这个时候面朝天睡觉,也是一件幸事。
风榊在睡梦中做了梦。
他梦到了自己第一次缠着父母要买裙子,第一次被别人嘲笑是小变态,父母带着自己进医院然后失望而归,自己拥有属于自己的第一件女装,以及……
风榊在睡梦中醒不过来。
当他的亲戚菊姐一身黑衣领他走出家门的时候,风榊知道,自己什么都没有了。

醒来的时候看了一眼手机,时间是下午三点十分。
风榊想着他都迟到了,为什么某人没打电话来催他,正想着这个事往社团赶的时候,有人从身后喊了他。
“天马你不是被老师叫走了吗?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
天马是风榊的绰号,不管是踢足球的还是打群架的,大家首先想到的不是他的名字,而是他的这个绰号。
转头看了一眼身后,只有一小团影子在视线下方,风榊将视线向下移动,然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眼里出现的,是同班同学西园信助的面孔,只不过……
为什么是个压缩版?!!
你那一米七的个头到底被谁拍成这样?!!
虽然这个样子比一米七顶着娃娃脸的状态好很多……
不对这是什么鬼???
在风榊还一脸懵逼的时候,信助拉他去了社团之后,风榊才发现很多事情都变得不对劲了。
更衣室与自己记忆中的完全不一样,室内球场比自己见过的大上很多,社团里的人虽然自己都认识,但是……都与自己认识的或多或少不太一样。
最不可思议的是,所有人都叫自己队长?
风榊想我根本就没做过队长啊而且我也不是中场我是前锋啊!
不对这根本就不是我认识的世界!
这么一想风榊就蒙了。
再一看站在自己身边的剑城京介一脸冷冰冰的表情,风榊彻底对自己现在的处境失望了……

6×2

风榊骏夕将放到耳边的手机撤了开来看了眼屏幕,上面显示免提开着。
他看了眼站在对面的剑城,咬着牙根愤怒的说:“你故意的!”
剑城倒是不慌不忙的回答,“你朋友竟然和我同名同姓,我倒挺想认识认识。”
天马惊了一下,“哎?京介你说什么?和你同名同姓!”
电话里依旧传来对方的责问以及对风榊的担忧,话语絮絮叨叨没完没了,三个人面对面的听着对方的话,多少都有些汗颜,大体的内容也就是……
“你去哪了?”
“我打了很多电话可是你那里一直占线,好不容易打通了你又不接!”
“说过的不翘社团活动的!”
“你是不是又去打架了?你没受伤吧?!!”
“你再不回来你姐就要把整个东京掀了!”
“你不怕死我们怕,你快回来吧……”

天马看着对面电话里机关枪一般“突突突”的一个问题重复很多遍的连发质问,有些无语的看着剑城。
“京介你开人家手机免提干吗?太损了你。”
“……我哪里知道对方这么能说,我接通电话的时候,挺正常的……”
“……”
对面的风榊貌似忍无可忍了。
“你能不能安静点!”
手机:[……好吧你说。]
风榊脑门上的青筋最终还是爆了起来。
“剑城京介你要是现在站在我面前,我一定掐死你!”
天马听到这句话赶忙护在剑城面前,剑城看着自家队长那股紧张样,无语的问,“你干嘛?”
天马一本正经的回答,“保护京介你别被那人伤害。”
剑城满脸黑线,一巴掌拍在天马的后背上,“你是出来搞笑的吗?”

这个时候其他人也都收到消息赶到了河畔球场。
风榊看到所有人都跑过来把他围在中间,无奈的放弃了原本还准备抵抗的心理,关上了免提再次将手机放到耳边。
“十分钟后再给我打电话吧,我要处理点事。”
[你到底跟谁在一起?那个之前接电话的到底是什么人?]
风榊拿着电话看了看四周,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带有些不解和排斥。
那些表情,都面对着他自己。
他知道之前做了欺骗人的事,这是他应得的。
但看着每一个自己都能叫上名字的面孔,风榊突然觉得,老天是否对他太不公平。
凭什么我知道你们的名字,而你们没一个人认得我……
这不是我该呆的地方。

风榊双眼含泪打着电话,周围的人表情上又多了一丝惊讶。
[喂你到底在哪里?你怎么了你……]
风榊低头将刘海遮住了眼睛,眼泪终于承载不住顺势而落。

[骏夕你在哪我去找你!]
“……京介,带我回家……”
“我想回家……”

10+3

时间已经快晚上七点了。
大部分人都因为家长催回家都回家等消息,只有几个人留了下来。
雷雷轩拉面店今晚坐满了人。
风榊看着自己面前已经上好的大蒜拉面,显得很没胃口。
就在之前,在众人的包围下,风榊与雷门足球队的众人交换了自己现有的情况。
“首先我想与松风君对一下学生证件。”
天马一脸问号,但还是掏出了自己的学生证。
在众人的见证下,两人的学生证除了名字和照片,其他的相关信息全部一样,包括学生号码。
天马有些蒙圈了。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你的信息跟我这么像?”
风榊无奈将学生证拿回自己手中,“如果说我也想知道这到底什么情况呢?”
一旁的速水吃惊的说:“感觉这就好像发生了超自然力量一样,”
“超自然力量吗?”风榊苦笑了下,“这个世界的速水前辈还真是很会异想天开。”
神童看着他,“这个世界?难道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所有人都安静了。
电话那头再次传来声音,不过这次不是剑城京介。
[在哪里?]
风榊无奈的拿起了手机,表情倒是郑重了些。
“我想我跳脱了原来的世界线,菊姐。”
[说人话。]
风榊哭笑不得,“我说,我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与菊姐你没法站在同一片大陆上。”
[……你科幻小说看多了。]
“哈哈……也许吧。”
手机那头沉默了一会,菊姐再次开口。
[快点回家。]
“我不知道我能否回去,我是说真的菊姐,你知道的我从来不和你开玩笑。”
手机那头再次沉默。
“知道吗菊姐,”风榊看着天马,“我在这里遇到了这个世界的大伙,以及……”

与我长相相同却不同名字的自己。

天马帮风榊拆了筷子,递给了对方。
“快些吃吧拉面要凉了。”
风榊抬头看了一眼天马,叹了口气接下了筷子。
天马:“说起来你要不要换身衣服?”
风榊刚将面条吃进口中疑问的看着天马。
天马挠了挠脸,“你其实……是男生对吧?”
风榊想了想,点了点头。
天马不好意思的看看对方腰上的蓝格子裙,用手罩着嘴边小声说:“虽然穿裙子可能是你的喜好,但其实大家听濑户学姐说你从男厕所出来的事,都尴尬好久了……”
“……”
风榊含着面条,一脸“闲事太多”的表情,继续低头吃面。
天马想自己是不是说了不该说的话,在风榊吃完面自己开始吃的时候,对方回了话。
“刚才面有些烫,你说啥我没听到。”
“噗!”

“为什么你是男生却打扮成女生呢?难道你的世界男生都穿裙子?”
回去的路上,影山辉对风榊发出了疑问。
风榊想了想,问身边的人。
“你们有听说过‘性别认同障碍’吗?”
所有人都摇头。
风榊指了指自己,“我从有意识开始就认为自己其实是女孩,开始我父母以为我只是喜欢女孩的东西,直到发现问题带我去医院,医生才确诊我为先天性性别认同障碍。”
其他人都停下了脚步。
风榊在前面也停了下来,站在路灯下看着他们,耸了下肩。
“别这样,我对我的现状还是很满足的,至少我在幼年时期我父母花了心思带我去做治疗,虽说……最后失败了……呵呵……”
好一会沉默,让风榊原本想缓和气氛的笑容落了下来,而这个时候,一直站在队伍中的三国太一倒是说了句打破沉默的话。
“你比在场的男子汉们都强,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这都值得骄傲。”
今夜的天空,星载满斗。
风榊再次将嘴角上扬。
“谢谢,前辈。”

9+5

天马带着风榊到木枯庄留宿。
“秋姐人超好的,你不用担心,今晚先安心睡一觉,明天再想办法。”
“嗯。”
在宿舍院外停着一辆挺上档次的轿车,天马多看了几眼,最后拉着风榊进了房子。
“秋姐今晚我带朋友来住宿。”
一探头到餐厅,却看到了秋与豪炎寺修也和宇都宫虎丸三人坐在一起,貌似在说事。
天马想自己是不是打扰到大人们了……
“……那我先走了,秋姐我先回房间了……”
豪炎寺突然开口,“天马你等会,把人带进来。”
风榊也探头看了一眼屋内,然后盯着秋直发呆。
“这个世界的菊姐,还真是非常的普通啊……”

餐桌边现在围了五个人。
天马有些尴尬,自己坐在这里完全就是多余的。
在风榊与豪炎寺交流的过程中,虎丸一直在外面打电话,秋时不时的从橱柜里拿出些点心递给风榊招呼他吃。
“多吃点没有关系。”
风榊不好意思的嚼着点心,用余光看了眼天马,然后将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
“详细的情况我们了解了,”豪炎寺在虎丸通完电话得知已做好了通知未来的准备,笑着将风榊的手机还给了他。
“因为你手机内部的特殊附件构造,所以即使跨越了时空线也能连通信号,我想这都是你家监护人的功劳。”
风榊接过手机笑了笑,“菊姐是国防科研部的一把手,想搞些高科技很容易,她怕我在外打架闹事所以才给了我这个盯梢我。”
天马问,你打架都跟谁学的?这么厉害。
“菊姐工作上护卫组的成员,他们都会格斗术,我学这个是防止在学校被人欺负。”
虎丸清了清嗓子打断了俩小孩的话题,“关于送你回家的人,我想大概明天才能到达,至于什么时候还不知道,你可以跟我们回去等通知或者自行安排。”
风榊点了点头,看着天马,“你说过让我留宿的。”
天马:“嗯。”
转身回答两位大人的话,“那就这样吧。”

10+2+3

当菲·鲁恩的时空大巴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学校的足球外场踢小组赛。
风榊穿了件临时球服,站在球场上看着大巴被拉开的车窗内,有人向他极力的招手。
“菲好久不见!”
见到好友的兴奋让天马给了菲一个大大的拥抱,在两人还互相问好的阶段,一个黑影从车上飞速的跑了下来。
“骏……”
风榊上前给黑影一球,足球直射在对方脸上。
“你小子跑来做什么?”
对方一脸足球印的看着风榊,捂着鼻子委屈道:“怕你……一个人在回去的路上寂寞……”
风榊脑门上瞬间爆了两个青筋。
“我是三岁小孩吗还要你陪!!!”
剑城走了过来,站在天马身边笑了笑,“没想到那个世界的我竟然是个活宝。”
天马也笑了。
“挺颠覆我对京介的看法。”
剑城瞅了眼天马,“你说的是哪个?”
天马摊手。
“你猜。”

“又不是我一个人来了,为什么单打我?QAQ”
“废话谁让你下车出来丢人的……等会,你说什么?”
剑城京介揉了揉鼻子,捡起了地上的足球笑着。
“其实……大家一听说能到别的世界见到另外的自己,都纷纷要求过来看一眼。”
看着车窗打开后一个个熟悉的面孔,风榊无语了。
“你们……”
“难得大家都会足球,踢场球赛吧!”

16

在另一个世界存在着不一样的自己,或许是一个人从来没想到过的事。
风榊在与天马和大伙告别的时候,仍然有些觉得,这会不会只是自己那未醒来的梦。
“我怕我不敢相信这一切,”风榊苦笑着说,“和你踢球很开心,我是说真的……”
天马也有些不舍,但还是充满自信的回答,“放心好了!想想未来一定会好的!”
身后的时空大巴已经准备就绪。
剑城京介站在风榊身后,紧张的看着天马。
天马笑了笑,小声对风榊说,你朋友好像吃醋了。
风榊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去握住剑城京介的手拖着他向大巴走去。
“带我回家,京介。”

大巴缓缓的升空,在所有人都在车窗与另一个自己挥别的时候,风榊从车窗的玻璃中看到了天马自信的笑容。

“有缘再见,松风天马。”



—Fin—




评论
热度(14)

© 天上貌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