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貌月

寻求安静
(头像来自coco)

【原创】【小足球go】一起玩转超次元!(一部分嘚撕~)

————————————————————————


开头必须要说明的是,此文为蛇精病作品。

 

一切蛇精病脑洞请都不要在意。(虽然梗是那么的喜闻乐见=_,=)


这里只是全篇的一部分,内容多个第一人称视角注意。

 

全程应该说除了蛇精病就是高雷蛇精病……

 

……开头就这么大放厥词的说通篇蛇精病……我果然忘吃药了=______,=

 

————————————————————————




 

我想我,做了个不算太好的梦。

当我觉得我应该重新躺回床上盖上被子再睡一觉把梦醒了的时候,那个让我在梦里堪忧的家伙跑上我的床,拽着我的被子使劲的被我从床上拽起来摇晃着,边摇边用带着哭腔的语气惊慌的让我认清现实。

“这不是假的不是梦!京介你别再睡了,这个样子我该怎么办???!T口T”

 

一个早晨快被某人折腾死了。

先是惊呼,后是嚎叫,就没有一刻不消停的。

……说不上来的好与不好,只是觉得这种事出现在眼前,真的是……奇葩的可以。

 

你问我折腾一早上的那个家伙在哪里?

他嘛……现在应该是在我家的床上躺着吧,毕竟那个样子想干什么都不可能了……

也就一夜时间。

 

昨天还欢天喜地的在我家留宿的天马,表示很开心。

“再帮我看看这道数学题吧,总觉得这次考试会考到。”

考前功课辅导,这是天马很早之前的拜托。

我想我那个时候应该只是单纯的想嘲笑他为何上课不好好听讲,结果却被对方一句话给忽悠了吧……

“剑城的话,应该有很好的学习方法吧,我总感觉不管是记笔记还是转脑子,都相当的吃力啊。”

那个时候真该使劲吐槽“你如果把踢足球时用脑的一半用在学习上,也不至于会这样!”

嘛嘛~反正当时没做就是了。

因为看着他的表情,实在是……

说不出口。

 

夜里复习到很晚,晚到我们都没发觉时间。

直到天马接到一直照顾他的那位秋姐打来的电话,我们才发觉到,已经到了快睡觉的时间了。

其实本来就是准备留宿的,只是在一起说了这么多话,第一次感到了时间的短暂。

不过那又怎样?

反正今晚天马不走。

 

关上夜灯的时候,天马在被窝里笑说如果明天考试能通过的话,他请客吃冰。

初夏的温热,夜间的风还算舒服,我只是裹上薄被说了句“考过了再说,快些睡,不早了。”就没再搭理天马的彻夜聊天。

这家伙只要一开口聊天就没完没了……

我想我闭眼之前是有看到天马在地铺上无聊的翻来覆去。

那时候窗外的月光似乎很亮,带着空气中的尘埃,照在天马的身上。

也许是看着人就在身边,所以就放松了身心安心睡觉了。

现在看来,我真是……

太大意了!

 

同班的狩屋正树一早就在教室里吐槽,“今天怎么没有结伴而行?剑城君孤身一人还好吗?”

我:“我一直不都是一个人,有什么好寂寞的。”

狩屋:“真是嘴巴硬啊……那剑城君你那一脸愁容是怎么回事?”

无语的看了看坐在自己前位的同学兼足球队队友,“……你能不能不要像个女生一般到处扒八卦。”

狩屋只是耸耸肩,“无聊的时候,八卦可是课余时光的乐趣所在。”

……真是输给这人了。

 

狩屋接着问,“我听说天马君今天生病无法参加考试了,什么情况?”

我抬头看着他,莫名其妙,“生病了还能有什么情况?”

狩屋趴在椅背上,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看着我。

“你不是经常说,笨蛋是绝对不可能生病的吗?”

“……”

“难道昨晚队长变聪明了?”

“行了你快够了,确定能考满分了?!”

我决定避开这个话题,而狩屋只是撇撇嘴,转身开始复习了。

 

是的,松风天马的确生病了。

不过我也不认为那是生病,对于我而言,那种事情,只能用“不可思议”四个字来形容。

一直吞吞吐吐的没有直接讲明我很抱歉,不过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这种事情。

……我真的想不通,天马第一次来我家留宿,是我家有特异功能,还是天马本身具有超能力?

总归……一夜之间,天马他……

 

变得不一样了。

 

&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以为脑子里的东西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结果似乎没有。

太好了!不愧是京介教的方法,今天看起来应该能考试顺利。

看了眼还在床上睡着的京介,慢慢的起身准备再看看昨天所讨论出的重点。

结果我看到了我认为……不可能出现的光景……

这个时候我想我一定是出现幻觉了,没错!一定是昨晚看书太多了,用眼过度了!

这种时候应该抓紧去洗把脸清醒清醒!!!

于是快速的起床,轻手轻脚的出了卧室,赶忙找洗手间。

马桶……马桶……你在哪里?!!

虽然昨晚知道洗手间在哪里,可还是不太熟悉结果导致自己走错了地方。

洗手间你到底在哪?!!!

跑到另一个地方的时候终于找到了洗手间,松了口气,还好还好。

早晨起来解手可是很重要的!

于是我就习惯性的抬手去掀开马桶盖,然后习惯性的去……

 

哎?

 

我……

貌似……

没有摸到……

……………………关键部位?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出了什么事天马?”

京介冲进洗手间的时候,我正坐在里面抱团。

我能感觉到京介走到我身边在我面前蹲下身子,我不想这个时候抬头看他的表情。

太丢人了……

“你还好吧天马……出了什么事?”

京介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啊……

自从银河赛胜利了之后,跟京介的关系也融洽了很多,平时的交流也多了,偶尔也会爆出一些意想不到的心里话。

自己很清楚,其实那样子的京介,很好很温柔。

好到希望两人一直感情都不变。

“到底怎么了?你把头抬起来,或者说句话也好。”

偷偷的露出眼睛,看到了京介一脸的担忧。

好想哭……好想大哭!!!

“京介!!!QAQ”

快速的窜上前抱住京介,结果却变成了实实在在的“扑倒”。

京介一手抵住我的身体想远远的支开。

“给我好好说话!”

却不想……

 

[Q~Q~弹~]

“啊啊啊啊啊啊天马你这这……”

“京介……我该怎么办?”

 

我想我一定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至少现在看来,京介眼都直了。

然后很迅速的,京介站了起来,快速的出了洗手间,然后回到卧室。

……

傻瓜!

我也快速的回到卧室,那家伙竟然真的上床盖被子去了!!!

真是傻瓜!大傻瓜!!!

“这不是假的不是梦!”我跪在床上使劲的去拽京介的被子,“京介你别再睡了,这个样子我该怎么办???!T口T”

 

我不希望这样……今天还有考试呢!!!

长出胸部没有小丁丁的我……可怎么出去见人啊!!!Q口Q

 

Lv.0  当“不可思议”发生在身边的时候……

 

 

 

真怀疑天马是否真有超能力……昨晚被他点为「重点」的题全都考到了!

这家伙回来估计得哭死,这简直可以轻松过关全碾压……不过说再多他也得补考。

这是……没办法的事。

话说这次的物理还真的是简单,几乎全是概念和见过的题型,计算题简单到白送25分。

看来回来可以透题给天马了,至少这次考试他算是有救了。

不知道现在的他,在我家到底怎么样了……

 

在确定天马变成女孩这种事不是幻觉也不是梦的事实之后,天马再一次抓狂。

“我该怎么办啊京介我这个样子今天怎么考试怎么去见人怎么去踢球啊!!!”

有些无奈的看着天马睡衣下发育太好的前方,真真觉得好不适应。想不到作为女生的天马还真是给料十足,足的连睡衣都快坚持不住了……

这个样子的确是出门必成焦点,至少,看着这个身材,踢足球的话,光想象都觉得困难……

一早醒来就看到这么劲爆的画面真让人眼睛疼,不管怎么样,先找件大点的衣服遮一遮比较好。

从衣柜里找了件相对宽松的运动服给天马穿上,这家伙接过衣服就开始脱睡衣,全然不顾我在不在旁边。

“你等会!”

天马正坐在床垫上解扣子,抬起头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扶额。

真让人无奈的“男女授受不亲”……

 

在门外等待的时候,我大概的整理了一下现在的状况。

天马变成了女生,发生这个事的时候,他在我家。

那么他以前有没有过这种情况?

看天马的反应,貌似的确是第一次。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是什么促使天马变成了女孩子?还是说,什么方面出了什么问题,导致天马变成了女孩子……

灵异事件?外星人?未知射线?!

真是越想越有脑洞……= =

总归,现在这种情况,向学校请假才是必须的。

这个样子去了学校肯定会被别人追问,到时候别说考试了,估计学校都没法继续开课。

……嗯,就这么办!

决定好后我敲门询问天马好了没有,得到了天马很小的一声“嗯”。

于是打开门后真的是好多了,至少我又看到了那个热爱足球的少年队长。

但接下来的状态就彻底从我脑海中抹得一干二净!

 

“京介,我说……我有些忍不住了想去洗手间……你知不知道女孩子都是……怎么解决这种个人问题的?”

“……”

真特么血淋淋的痛!!!

快把我家队长还给我!!!!!!

 

所以这就是现实吗?简直无法认同!

于是果断的把天马留在了自己家,考试和课程还有社团一律请假。

当然这都不是问题,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天马不可能不回住处,到时候应该如何向秋小姐解释这个问题。

现在只希望人家不要吓昏就好了,回到家必须跟天马好好合计合计这个问题。

这一门到底还有多久才能结束啊?我能不能提前交卷出考场啊……

 

&

 

……

…………

………………无聊死了!!!

一个人呆在京介家里简直没有更无聊只有最无聊!

因为不是自己家所以不敢走动,复习的知识点又看了两遍简直不想再继续了。

虽然自己有遵循京介临走前的叮嘱,但就在屋里什么都不做真的是太无聊了。

你问我为什么不在房间里踢足球?

别开玩笑了这又不是我家!!!

……好好……我说实话。

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踢球的确很碍事。

虽然都是长在自己身上,但我果然还是喜欢作为男孩子的身体,那样子要比现在轻松多了!

至少不会一颠足球球就撞到身体,每次想用前胸接球的时候球简直不要弹开的太开。

哎……

 

躺在床上的我无聊的看着天花板,脑子里一直想着让自己后怕的事情。

如果说,这辈子都要成为这个样子,以后也没有办法再变回男孩,我该怎么办?

想想自己,想想秋姐,想想父母,想想大家……再想想足球……

……好想哭。

好想找人说说话。

京介你还在考试吗?我一个人在屋里真的好寂寞……

我很担忧这样的未来,至少现在是担忧的害怕。

 

在床上翻了个身,结果却直接从床上掉了下来……

“痛……!”揉了揉被摔疼的地方,我觉得我不能再这么颓废下去了。

这个时候即使是躲起来不让人知道也没有太多意义,这种事情……如果第二天第三天过去了我还是这个样子早晚还是会被众人所知道。

所以躲起来又能怎样呢?

如果不快些做好面对困难的准备,真到了困难重重的时候,自己又如何保护自己?

连自己都无法保护的人还如何去谈论保护别人,甚至保护足球?!

嗯,就这么办!

 

穿着京介的运动服,出了卧室直接下到了楼下。

检查了下自己的样子,运动服的宽大似乎起到了很好的遮掩作用。

在餐厅那里发现了留在桌子上的钥匙,我没多想就顺手带上。

决定了!去学校找京介。

现在绝对不是逃避现实的时候,不这么做的话什么都不会有突破!

 

避开人群的方法只有走小路,结果好的话还能路过河畔球场。

突然灵光一闪!

不如,就在河畔球场等京介好了!去学校目标太大,肯定会给别人造成困扰。

掏出手机,给京介发条短信好了。

高举手机,点击发送!

下午的阳光真耀眼啊~

然后看到一位老爷爷骑着自行车从我身边路过,好心的对我说着关心的话,

 

“小姑娘啊,不穿内衣出门很容易走光啊~”

……

 

京介你快来救我!QAQ

 

Lv.1  两个笨蛋的初期反应

 

 

 

今天考试结束后,学校会连续放假三天。

学校放假的同时,足球部也会跟着相应放假,不过假期一开始估计就要进行假期合宿训练的讨论了。

趁着这短暂的三天假期,赶紧想办法处理掉天马的事情,顺便向学校申请补考时间,免得回来还影响到课业问题。

……话说现在还去纠结这个真不合时宜。

先回家再说。

 

“剑城君你这么急着回家啊?”交完卷子的狩屋紧随其后出了教室,好像有话说的样子。

“有什么事吗?”

狩屋:“没,学长们貌似也知道天马君今天生病了,于是决定去木枯庄看他,话说你要不要一起?”

一起探病?!

“我怎么没听说要去集体去看天马?”

狩屋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剑城你,不看手机吗?”

“手机吗?”我只是眨了下眼回答。

“手机的话,因为考试所以我锁在教室的个人储物柜里面了。”

狩屋:“……能否问一下剑城同学,你平时手机也是……这么给它安置单人间的?”

我:“……有问题吗?”

狩屋抓狂,“废话当然有问题!你不是有时候连我都没法第一时间知道的通知你都知道吗?你不看手机你从哪获取的消息?”

……

“那个……”我总觉得,说出真相的话,狩屋会疯一会儿。

“我能说在这个方面,天马要比你还消息灵通吗?”

 

所谓,一山更比一山高……应该就是这么个意思吧。

 

说到手机,今天的确都还没碰过,虽然说平时很少有信息,除了哥哥无聊的时候发的一些关心的话和生活常识,就剩下天马时不时发来的信息了。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的关系开始好的无话不说,有时还会引起别人酸溜溜的羡慕。

其实他们就是想吐槽吧……我和天马,怎么说,属于两个极端。

打开柜子拿出手机,提示灯不停的闪啊闪的。

在哥哥和天马还有广告之间想了一会,打开手机之后除了通知短信就只有天马的一条短信。

估计在家无聊了吧……想想那家伙的话,说不定现在正在地板上打滚吧~

总归先点开看看说了些什么。

 

 

【京介:

待在屋里实在太无聊了,于是我去了河畔球场,我想了最坏的结果,如果变不回来也是早晚会被人知道,但是如果这只是短暂的现象我想就不必要担忧了,总归我在河畔球场等你,放学后来找我啊!

 

                                                          快无聊死了的松风天马】

 

……

真特么的想摔机!

这家伙脑子怎么想的?!!说过的要老老实实的先在家中呆着,跑到河畔球场是做什么?

不行,狩屋还在旁边,我不能慌张,要不然他回来问起就麻烦了!

“你怎么了剑城?到底去不去看天马?”

“呜啊——!”

狩屋有些无语的看着我发神经,“你没病吧……怎么了?”

“没……有事!”

“哈?”

我猛然的拍上狩屋的肩膀,非常认真的看着他。

“狩屋,”我觉得我那会眼睛一定睁得很大,一定是这样。

眼睛睁得真疼……疼得都忘记闭眼该怎么闭了。

“我现在要去医院一趟,还有,天马说不定现在不在家里,与其去看他还不如让他多多休息才是!”

狩屋:“……哦……我……知道了……剑城君……”

我:“嗯?”

狩屋:“手……!”

我:“?”

狩屋:“……肩膀……快……碎了!!!”

我:“……啊!抱歉!!!”

狩屋:“抱歉有个毛用!快点松手!!!!!!”

 

%

 

我现在要代表我的愤怒喷死剑城这个家伙!!!

可恶啊……肩膀差点就被这家伙残害了TAT

什么叫他有急事不去还告诫我们也不要去?这家伙到底有多么的护人?!

天马君我支持你推倒这家伙,绝对!!!

啊……你问为什么这里转成我来叙述了?那是因为那两个人都不在怎么说明现状!

你问我现在情况是什么?

……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的说明下吧~╮(╯▽╰)╭

 

剑城这家伙跑开没多久,前辈们就从楼上下来了。

“狩屋,准备好了吗?”

说话的是雾野兰丸前辈,前辈身边永远跟着神童拓人前辈。

……我这是在嫉妒吗?

切!

神童:“狩屋,其他人呢?怎么就你一个?”

我:“其他人我不清楚,不过学长~剑城君听说天马君病了,还真是归心急切啊。”

“嗯?”神童学长转头看了看身边雾野前辈,然后疑问的看着我。

“剑城跟天马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关心急切的话我认为还是很正常的。”

雾野前辈也跟着说,“而且他们两个的话,即使有人说他们是恋人我们也觉得没什么。”

……

前辈你们到底思想上是有多开明???

我们都还是学生啊……呸这个不是重点啊!!!重点明明是……

这种爱恋难道你们都不阻止吗?!!

 

好吧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趁着大家伙都来集合我就鼓风起火好了~→_→

剑城君你可要好好的保护好队长大人哈~保护不好可别怪我不手下留情。

“那既然剑城君都着急的先去探望了,我们也不能落后大家说对不对啊?”

信助:“什么?剑城君竟然先去探望了!为什么不等我们?”

我:“小孩子不要瞎嚷嚷,回来给天马君买巧克力就好。”

影山:“为什么是巧克力而不是棒棒糖?”

我:“废话!我们要烘托气氛!!!”

雾野:“狩屋,你……”

“嗯?”看着前辈要对我说话,我赶忙笑了下。

“什么事,雾野前辈?”

“那个……狩屋你……没想到还真是个好人啊。”

 

……

 

………………

 

特么的我才不要做好人!!!

前辈你是没看懂还是故意的为什么要给我发卡啊???

 

Lv.2  笨蛋们的“多此一举”


&

 

在球场上踢了一会球,我就累的气喘吁吁了。

难道连体力也改变了吗?这种状态真的要一直持续下去,我该怎么去追赶大家?

疲惫的坐在草地上,带着有些泄气的想法,我抱着头烦恼着。

不知道京介来了没有,今天考试也没去回来补考的话会不会卷子简单一些。

但愿如此吧……

将身子展开躺在草地上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正在急速向河畔球场冲刺的京介。

这次考试结束的好早!

不过,京介是不是跑的……有些太快了?

 

*

 

一路狂奔的我可算找到了天马这个白痴!

竟然还在下面挥手!!!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京介!这里~”

这里你个大头!这么明目张胆的招呼也不怕熟人看到!

快速上前一个拦臂把这家伙抡倒在地。

“你这家伙……给我安静一点!”

“好痛!”天马后背着地的仰躺在草地上,而我则双手抓着他的肩膀,跪在地上使劲的摇这家伙。

“你傻了吗啊?不让你出门是怕你被熟人发现异样到时候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你倒好!自己跑出来踢球了,你知不知道考试很紧张的?你到底有没有好好复习??你到底有没有记住我说的话???”

“啊~啊~啊~~~”天马估计是被我摇的快要散架了,最后实在受不了了伸出手臂开始挣扎。

“我~~~我又不是~~~啊啊啊啊~~~京介~~~别摇了~~~~要~散架~了啊~啊~啊~~~~~”

“你还知道要散架了?!”我停止了摇肩,双手撑地的看着躺在地上晕头转向的天马,“你要出来,也应该先回家,跑到这里是几个意思?要做的事情有很多,现在可不是放松的时候。”

“我当然知道了!”一直在我遮挡的阴影下憋着的天马忍不住吼了出来,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我也想过要去找秋姐说明,但是我想了很久,最终还是想先见到京介你再一起去说明原因,毕竟昨晚我没回家,秋姐要是看到我这个样子一定对感到可怕的,我不想让秋姐伤心,所以才没去……我原本……其实是想去学校找京介你的……”

天马说完,双手盖在脸上,不再说话了。

慢慢的放下刚才的愤怒,听完天马的话,我有些后悔自己对他这样发火了。

确实,作为当事人的天马应该会比自己更害怕更担心自己的未来,或许他一时兴起做出的决定才会动身出了家门,但对于他而言,白天一直无法找人商量对策的寂寞和急切,才会让天马再次犯了糊涂。

自己怎么也犯了错?竟然这么责备他。

很不好意思的放开一直撑在地面上的手,伸手拨了下天马刚才被我摇乱的刘海。

“好了我知道……我刚才,太凶了……你别生气,正好我也放学了,一块去你家把事情说清楚吧,话说社团的大家都说要来看你,你……”

“什么?!”天马赶忙松开了双手,想要撑起身子坐起来。

我也赶忙撤开身子坐在了天马伸直的腿上,看到了这家伙眼角的眼泪。

……该死!真想给自己一拳,我到底在干什么??!

结果莫名的一阵风掠过,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然后直接仰面瘫倒。

 

“真是的京介你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大家会来这件事?现在可怎么办啊!!!”

 

我也很想知道……怎么办……

天马的这一拳……打得真是……

太直接了。

 

正捂着腹部疼的不知怎么办的时候,照射在脸上的阳光突然被一块阴影所遮去。

我抬眼看了看阴影的制造者,突然间明白天马为什么会用拳头招呼我了……

 

“我说剑城同学,”狩屋站在我脑袋的不远处笑得极为阴险的开口,“你不是说去医院看你家尼桑了吗?怎么变成了在河畔球场推倒妹子了?”

哎?

“话说……这位是……”狩屋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天马,而天马却已经吓得不敢出声了,只是有些紧张的看着狩屋以及身后足球部的各位。

我赶忙坐了起来侧着身子解释。

“啊啊那个这个你们别误会这个其实是……”

“什么嘛~天马这家伙竟然还有妹妹都不给我们说!”

 

哎!!!

 

神童:“我一直以为天马是独生子,原来不是啊。”

信助:“真的跟天马长得好像!如果不注意看还真的看不出是是女孩子。”

小辉:“简直就是……女版的队长啊哈哈哈~”

雾野:“天马不愧是跟剑城关系好,这种事都没有给我们说过,反而剑城君都已经先下手为强了。”

 

喂喂雾野前辈请不要在这里胡扯好不好!!!

什么叫先下手为强啊!就算天马真的有妹妹我也不会随便乱选择的好不好!

 

狩屋:“就是就是,前辈你也不看看剑城这家伙猴急的样子,推倒这种事不应该在野外发生是不是啊!”

神童:“而且竟然在神圣的球场上,不可原谅!”

 

喂喂你们都给我够了!!!

虽然你们这么理解可以让天马变成女生的问题缩小化,但是请不要把我想成精虫上脑的人渣好不好!!!

但是结果往往总是让人觉得异常的操蛋。

 

葵:“你好,我是空野葵,跟天马君算是青梅竹马的关系,我倒真的没听说天马君有个跟他长得这么像的妹妹,话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哦哦哦强势的空野酱真是很犀利!

不对……我在这里高兴个什么劲?

天马:“那个……”

葵:“嗯?”

天马:“……那个……”

葵:“没关系虽然吓到你了不好意思,不过……该说什么就从实招来吧!!!”

……空野……你这已经不是吓到这么简单了好不好,明明是要挟了……

天马:“我……我……我哥不让我说……”

 

哈?

 

葵:“哎?”

天马:“他说……他说……”

喂喂天马你要说什么???

天马这家伙,不知何时起周身开始泛起了点点星光和蓝粉泡泡,一脸楚楚可怜的表情,眼角含泪的害羞着。

“他说……要是大家都知道他有一个失散多年的妹妹,会给大家……添麻烦的。”

 

……

…………

………………

天马你是混蛋!!!

 

空野内心直接中箭。

我看见了……算是第一次看见内心中桃心箭的女人爆发无限母爱的状态……

葵:“怎么会添麻烦呢绝对不会的有什么麻烦请务必一定绝对的!!!跟我说!!!!!!”

……女生变成痴汉也就是一秒功夫,完全不比男生差啊。

不对,这是迷妹吧……

更何况,天马你的演技……简直欺骗了在场所有人!!!

瞅我做什么?你自己挖的坑自己填回去!我可不帮你擦屁股!

……装可怜也没用!!!


 

Lv.3  ……话说,天马菌那“失散多年”的妹妹呦~




(未完待续~嘚撕=v=)

评论
热度(9)

© 天上貌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