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貌月

寻求安静
(头像来自coco)

[迟到的售馨公开][小足球GO][京天京]你是否还在(番外(*/ω╲*))

————————————————————

发完番外让我歇会(*/ω╲*)~~~~

番外的话,我尽可能的往甜的写了,所以应该不会像正文一样食用困难。

嘛嘛~

————————————————————


《你是否还在》番外

 

 

 

*

 

“一共1037円,谢谢您的惠顾。”

蛋糕递出去的时候,剑城京介看了眼视线上方的钟表,已经下午5:43了。

橱窗外纷纷扬扬地飘着雪花,今日的人们都穿着鲜艳的服装在街上闲逛,每个人都带着快乐的表情从橱窗前经过。

闲来无事地出了收银柜,曲奇区内食物需要补充,剑城准备去制作间拿供应品的时候,店长从休息室出来了。

“剑城君今天要不要早点回去?”三十多岁的女店长手中拿着晚间半价的广告牌,准备放在门口。

“今天晚上不需要加班吗店长?”拿好供应品的剑城有些惊讶地看着店长,在他看来,节假日对商家而言是商机,连同小店都会延长营业时间等待顾客光临,更何况这种连锁性质的糕点店。

“不用,圣诞限量蛋糕活动也结束了,接下来就是处理今日的剩余商品,如果快的话,今天照常正点下班。”

剑城只是站在制作间入口,随口说了句“是这样……”就继续忙他手中的活了。

现在连六点都还没到,他觉得没有必要去考虑下班的问题。

更何况,某人今晚是铁定要加班的。

 

~

 

商业区某百货公司内。

因为今日是平安夜,为了迎接次日的圣诞节,商家早已做好了准备开始对出门过节的顾客实行节日消费策略,新一轮的“圣诞购物狂潮”也随之到来。

“都准备好了吗?”打扮成圣诞老人,今晚百货公司现场活动的主持人,可莉喵啦的副社长下野先生首先伸出了右手,将大家都召集了起来。

接下来共同商讨事宜的伙伴们也纷纷将各自的右手叠加在副社长的手背上,每个人都为今晚即将开始的活动暗暗打气。

“那么我就代表我们的‘三无’社长,给大家传达我们今日的工作精神!”副社长扫视了一圈人,然后转头看了眼坐在后方靠背椅上喝咖啡的自家社长,眼神露出了一丝无语般的不屑。

然后就在这一刻,闭着眼睛喝茶的社长在副社长以及所有员工的注视下开口。

“收起你那猥琐的眼神下野,想要过节费就给我好好干活!”

“过节费多不划算!就那么一点还不够我塞牙缝的!”副社长将原本搭在手堆最下方的右手抽了出来,叉腰看着社长,“你啥时候也给我们点真正的福利?你那万年前亲自下厨外带全套女仆装服务都死到哪个次元去了?!我们还能愉快地玩耍吗啊?!”

后方的员工们全体黑线,那种东西虽然从进事务所时就被当成“关于社长的怪异传说”而被内部以及同行人士互相谣传,不过这种事谁也不敢胡乱说出口,毕竟,比起难得一见的奇景,保住小命才是最重要的。

因为还有一个传说……

传说,社长他曾经在武道场上轻易地打败过一个空手道黑带八段的选手……

这种传言谁知道这人到底有多深不可测!

……至少没人敢随便挑战社长的极限。

除了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副社长除外。

下野后方还在用手叠罗汉的众员工们准备要远离前方即将要爆发的风暴时,临时搭建的工作间的板门发出了敲门的声音。

正好面对板门的副社长下意识的抬头喊了声“请进!”,然后低头再看一眼坐在板门旁的社长时,突然一阵邪恶的霸王之气迎面扑来。

“这么久没有治你,你皮痒痒了是不是?”

在社长慢慢睁开他那双能射出刀子的双眼“嗖嗖的”射向副社长的时候,板门也随着一句清新的“打扰了!”之后,被缓缓打开。

随后走进来的人对着可莉喵啦的所有人深深鞠躬。

“大家辛苦了!我是今日活动串场的偶像歌手空野葵,之后请多多指教!”

 

临时工作间瞬间安静到只能听到商场内人流攒动的声音,屋内所有人在安静了三秒之后,突然爆发出激烈的欢呼声。

“啊啊啊!是阿空桑!!!”

“阿空桑竟然会客串表演!我的手机呢???”

“阿空桑我是你的头号粉丝!请给我一个您的签名吧!我一定会好好珍藏的!!!”

“阿空桑我可以和你握手吗我可以吗???呀!!!我竟然跟阿空桑握手了好开心!!!”

所有人都围着空野葵各种激动,整个屋子里除了稳如泰山的社长和站在社长面前抽着嘴角表示“这就是你的特别企划?”的副社长没有扑上去之外,剩下的就只有傻站着的松风天马和被同事们的阵势所吓到的月湖美鱼了。

看着被大家包围着的葵微笑着向大家打招呼,天马欣慰地笑了下,转身将桌子上的圣诞帽拿起来戴好。

外面的活动就快要开始了,他必须抓紧时间到舞台前的服务台那里再呆一会。

“好久不见了,天马。”葵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背着手站在天马身后。

“嗯,好久不见了,葵,还没有恭喜你之前的偶像比赛拿到了冠军。”

天马穿戴好转过身,面对葵微笑,自从大学毕业,的确是很久没有在见过和自己青梅竹马关系的老友了。

站在天马旁边的月湖也向葵打招呼:“学姐晚上好。”

“晚上好!不过您是……”葵面对自己不太熟悉的月湖看了好久,想了又想突然眼前一亮。

“你是……你是炫舞社的美鱼对吧!”

月湖伸手抓了抓后脑勺嘿嘿笑着:“没想到学姐您还记得我,真是太高兴了。”

“怎么会不记得!”葵也笑着回答,“当年大学中神级舞者月湖美鱼,可是拥有‘冰月美人鱼’的称号,这个艺术系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

“请不要再说这个了……都已经是过去式了……”

月湖在一边害羞地捂脸,而天马只是看着葵和月湖,喃喃自语地惊讶道。

“竟然……这么厉害……”

这句话说完,就得到了两位女生的强烈反对。

“再厉害也没有天马你厉害!”

“没错!前辈明明是大学时代最厉害的人!”

“啊拉~”葵贼贼的对着天马笑了笑,“你都成为前辈了啊~看对方的敬重程度天马你这个前辈看来很不错嘛!”

这么一说月湖却先脸红了,低头不好意思地看着别处。

“你又在乱想什么啊葵……再说了大学那会我又不是成绩最好哪里厉害了……”

天马有些无语地看着好久不见的青梅竹马,然后准备转身的时候,背后的层层“怨气”毫无保留地扩散到了三人站着的地方。

……感觉之后的日子都不好过了,天马是这么认为的。

 

活动其实就是宣传商场内特价活动商店以及节日表演互动,对于已经有了部分经验的可莉喵啦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

但有一个担忧因素。

关于现场人流的控制以及……商演时的人流秩序。

毕竟是当下非常火的偶像,这种时候估计一出场都会引起轰动性的效果吧。

“你到底用的什么方法请到这么厉害的偶像?”副社长自始至终一直在问社长这个问题。

“商业机密,签了保密合同。”社长闭着眼睛很郑重地留下这句话,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向屋里走去。

刚好葵结束了聊天走向她的负责人,而社长也在此时伸出了右手,表示感谢。

“谢谢您百忙之中过来,空野小姐。”

葵也伸手与社长握手:“能得到这个机会我也很开心,上川社长。”

之后就变成了负责人与社长副社长们谈论走场事宜,负责灯光技术辅助的人员也在旁边做着笔记以确保活动的顺利进行。

而此时葵又偷偷溜到了天马和月湖所呆的地方,这个时候两人正在受后勤部成员们的集体蹂躏和审讯。

“天马你小子从来都没说过自己认得阿空桑啊!简直太不把我们当朋友了!”

天马在同事的“镇压模式”下无奈得哭笑不得:“我们都很多年不联系了,再说了这也算是个人隐私了,我要是到处招摇我认识当下最红偶像,岂不是会招来是非?”

站在不远处看着天马和同事打闹的葵,慢慢露出放心的表情。

或许是因为大学毕业时天马就显得异常憔悴,这些年说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虽然偶尔会与熟人和同学说起天马现在过得如何,得到的情报也非常少,但还是有人在葵面前说“不用太担心他”之类的话。

所有人都说,松风天马选择了现在他能走的道路,这已经算不错了,现在这样总比寸步难行要好太多,所以不用担心。

但即使这样,葵总是莫名的在心中升起一些愧疚感,让自己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弱小。

一直都在试图保护别人的天马,在葵眼里像个伟大的愚者。

伟大得,不知如何上前,去安慰他……

 

“葵你怎么了?”

“啊?”还在想着什么的葵猛地一抬脸,视线刚好与天马互相对上。

天马看着葵愣神后惊讶的表情意外地笑了笑。

“抱歉,不小心打扰你思考了,是在想接下来活动的问题吗?”

“啊?哦……那个……舞台……其实挺大的。”

好像没有发现自己在想什么,有些脸红的葵赶紧顺着天马已经“岔开”的话题跟着回复,“我想舞步应该够在舞台上施展了,原本以为会跳出去不过刚刚偷偷瞄了一眼看起来还是很大的。”

“你能喜欢那可真是太好了,为了这个舞台,月湖和大岛前辈没少下工夫,啊!大岛前辈就是后面穿绿毛衣的那位,她算是我们社舞台设计方面最有实力的人。”

天马侧着身子向葵介绍着,而葵只是小声地喊了下天马。

“天马。”

“嗯?”

“京介君他……回来了是吗?”

 

&

 

剑城回日本这事,并没有多少人知道。

主要的原因,其实是剑城一直没有回家住。

回到日本的第二天,他也只是被早上上班的天马催促着“一定要回家看看优一哥!”的叮嘱而回家看了眼在家呆着的剑城优一,然后在天马晚上下班回家的时候,依旧在自己的住处看到了在厨房里忙活的剑城。

“你回来了,先洗手饭一会儿就好。”

……

这是什么情况?!天马的内心像有一群狂奔的野马在追逐着前方野马的尾巴转圈圈一般,整个都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等会!京介你怎么还在我这?”

这是进屋后天马说的第一句话。

难道这家伙在自己家呆了整整一天,根本就没回去?

想到这里天马就心中有些怒了,他觉得这种事绝对不可以,剑城不回家,简直说不过去,自己如果不管不问岂不是太对不起优一大哥以前的照顾了?

这么想着,天马连鞋都没脱快速奔进了距离不远的厨房,将天然气阀门直接关上之后,一把拽住站在一旁惊呆的剑城向玄关推。

“你……这是在做什么?”

“你应该知道自己必须做什么!”天马生气地看着挣扎不愿意前进的剑城,“你白天怎么答应我的?会回家好好跟你哥说清楚并陪陪家人,你可倒好,是不是根本毫不在乎?既然这样,你在我这里呆什么?你都一点不在乎家人我还能指望你在乎我吗?”

这话说得有些重了,天马急促地说完之后,看着剑城一脸委屈的表情,瞬时觉得自己说的有些过分了。

有些不情愿地松开了攥紧衣服的手,天马有些不想正视现在的剑城,对于他而言,现在这个样子,不是他之前想象的那个样子。

这个时候洛特从柜子上蹦了下来,刚好落到天马的肩膀上,代替着天马用猫的眼光审视着站在对面的剑城。

剑城有些被洛特盯得心里发毛,虽然小东西小的时候是自己亲手养的,不过两三年没再见面,想必早就忘了自己是谁了。

剑城慢慢的抬起手,想要表示自己为何在这里的原因,可是手还没有靠近天马和洛特,问题就突然发生了……

“我……”

“呜……喵呜——!”

天马在听到动静之后,一抬眼就看到了洛特飞身一跃一个猫爪上去,剑城伸出的那只手背,直接被抓出了三道血痕。

“不要!”

一阵手忙脚乱,两个人都摔倒在玄关处。

洛特赶忙跑进屋里,而一直站在玄幻处摇尾巴的佩伽此时正在急促地汪汪叫着。

剑城手背上的伤口丝丝地向外冒血,天马抓起剑城受伤的那只手,看了眼赶忙的爬了起来。

却被对方一把抓住抱在了怀里。

“放开我!”天马在剑城的怀里胡乱挣扎着,“你需要赶紧处理伤口!这个样子会被狂犬病毒感染的!”

“那些都先放放吧!听我解释天马!”

剑城的吼叫让慌乱的天马慢慢地安静了下来,两个人都躺在玄关里,喘着粗气异常疲惫。

“我……我白天有回家里,真的。”剑城开始慢慢解释事情的原委,“我回家有见到我哥,我哥他也挺好的,我原本想,回到家就陪陪他的,我父母还在国外,我出事的时候就见过他们,所以不用担心。”

“那这与你还在这里有什么关系?”天马有些不满意的看着剑城。

“……呃……怎么说呢……”剑城突然之间有些为难了,“我想,我哥貌似……知道了什么,从我开始提出可不可以偶尔来这边陪陪你这个话题开始,我哥就有些……不对劲了。”

天马动了下身体,吃力地看着身后的剑城。

“什么意思?什么叫不对劲?”

“我哥他……”剑城一脑门的汗,最后无奈地叹了口气。

“一开始就说,我离开日本的时候其实他就非常想揍我。”

“哈?这算什么!我跟优一哥的时候他可从来都是说非常想你!你可别故意黑啊!”

“才不是故意的!”剑城无奈地翻了个白眼,“那种话肯定不是真话啊!天马请你不要这么直白地理解好吗?”

“那这算什么?你到底想说什么?”非常不满意剑城态度的天马有些无奈地坐了起来,“什么叫非常想揍你?你现在这样我也非常想揍你!”

“所以说啊!”剑城实在无奈地发言,“我哥不知从哪里得出的结论,认为我伤害了你的感情,辜负了你的用心,认定我背叛了所有人的期待!结果……就因为这么个什么解释都没有的破理由,我被我哥赶出家门了!”

“……哎——!!!”

 

这是什么发展动向?天马有些脑子不够用了。

他原本在上班时还想着兄弟俩在家其乐融融叙旧的场景都碎到哪儿去了?

“所以……”天马有些惊呆地指着剑城。

“别赶我走好吗?天马,”剑城躺在地上双手合十地拜托着天马,“求你了!我现在真的是无家可归了。”

原本还想发火的天马现在就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有些无奈地看着还躺在玄关处的剑城。

他想虽然不怎么想相信这家伙说的话,不过剑城跟优一的感情他还是明白的,不到万不得已,作为哥哥的优一不可能做得这么绝对,而剑城也不可能就这么丢下优一哥不管。

现在剑城就在这里,哪儿也去不了。

……算了,就当代替优一大哥看着他好了。天马这么想着,从地上站了起来,进房间拿医药箱。

当天晚上,两人去了医院挂了夜急诊,剑城在急诊室心不甘情不愿的在屁股上挨了一针狂犬疫苗。

“真疼……”出医院的时候,剑城走路踉跄着说道。

“谁让你的手抬过了洛特的视线,它不抓你才怪。”天马在一旁吐槽着剑城,然后安静下来。

“呐,京介。”

“嗯?”

“今后……该怎么办?”

剑城低头看着在自己身边一脸愁容的天马,将自己的手抬起抱着头看着夜空。

“我呢,想换一种生存方式。”

“哎?”

天马也抬头看着剑城,发出了“怎么可能”的疑问声。

“是真的,你别不信。”剑城笑了笑,“我现在没有办法从事医学类的行业了,因为很多原因,再加上我的学业根本没完成就离开了,毕业证资格证什么都没拿到手,如果转回原来的大学估计也是非常困难,所以我决定去学习些别的东西来让自己先有口饭吃再说。”

“为什么……不能做医生了?那不是你……”

天马有些不太想说下去了,而剑城却放下了手臂,将一只手臂架在了天马的脖子和肩膀上。

“原来的确是为了我哥,那个时候我哥也只是在努力恢复,可是今天我回到家,我哥没有用任何一种辅助走路的工具在我面前走来走去时,我突然觉得,学医貌似变得非常没有意义。我现在为我自己的未来着想,但却非常迷茫,所以我想先出去寻找我的出路,如果我能找到我的生存之道,那今后应该也就没有问题了。”

“那还不简单吗?”天马笑着对剑城说道,“既然如此,京介就继续踢足球吧!做日本最强的前锋!”

听到天马推荐的剑城并没有回应天马的话,而是在一旁沉默着看向前方。

没有听到回答的天马再次看着一旁的剑城,心里有些担心。

“京介你怎么了?”

“天马。”

“嗯。”

“最强前锋,我做不到。”

 

“理由呢?”

貌似知道剑城会这么回答一样,天马叹了口气,快步走到剑城面前面对着他。

剑城看着天马,说不出口。

他不想说,现在的他已经无法继续踢球了。

那场车祸,虽然让他还可以站在天马的面前,却夺走了他作为球员的一切。

那种神经系统方面的疾病,时不时的像短路一样断了电似的,他就会这么瘫着直到恢复,想象下如果这种事情在球场上发生了,临门一脚却突发疾病而失去宝贵的一分,对剑城来说他想都不敢想。

于是他撒谎了。

撒了个,他对得起天马的谎。

 

“没有松风天马作为队长带领的球队,我不可能成为最强前锋。”

 

他想这是他现在唯一能说的谎,也是最差劲的谎。

就这样,一个谎,一场哭泣,一个对不起。

剑城就这样,在路上手臂死命地扒着天马的脖子,在双腿没有知觉的情况下,一遍一遍的说着“对不起,我对不起你……”,然后接受着天马绝望的眼泪和痛苦的“殴打”。

而天马哭的却是,我做不到了……

人在长大,却无法面对纯真。

过去可以坦然地面对足球,现在却怎么都不愿承认。

天马想,他就是个傻子,没有脑子地结束了一切,却并没有给自己留有机会让自己回头。

或许谁到了那时候都会成为傻子吧,天马笑着想,他又不聪明,这样的日子,是他自己搞出来的,也就必须心甘情愿地接受。

 

剑城后来在狩屋的爱人小惠的推荐下,去了她家企业旗下的一家食品连锁店分店学习工作,并不算是正式员工编入,而只是以长期打工形式学习,因为是全天长期工,所以收入会比一般打工高出很多,小惠的意思,是希望如果剑城有这个意图要以此为生计,根据学习进度和工作情况,再编入正式员工,到时收入和待遇标准都会好上很多。

剑城欣然接受了,并真正地住在了天马那里。

 

*

 

[……蛋糕的滋味是我要分享给你的惊喜,所以请收下我对你的爱意。]

[百分百纯爱!纷飞在雪花夜里~]

[Merry Christmas!☆~]

 

会场上原本宣传商业活动的舞台背景墙,现在直接变成了葵的个人写真背景。

虽然用的是老式传统的印刷背景,但因为是特殊材料加上特殊开演方式,并加用拼装LED显示屏,这些都是总设计大岛的功劳。

“既然偶像出演这种事情并没有公开宣传,那么做个掩人耳目的背景墙就完全可以了。”

在小会议室开小型会议的大岛和社长,还有天马和月湖四个人,都在为这次的“秘密计划”选择最佳方案。

“那个……我说,”月湖首先举手,“什么叫做掩人耳目?”

大岛将手中的笔转动了起来:“知道什么叫做‘别有洞天’吗?”

“洞中景色引人入胜?”月湖不明所以地回答。

“没错,虽然引人入胜,可是却在洞里。别人看不见,所以,我们要先做个‘洞’,然后再把人都招到洞口的时候,把人们都引进来观景,这样才会有很好的效果。”大岛将手中的笔指向坐在一旁思考的天马,“松风君有什么疑问?”

“我想说,这个虽然很好,不过用LED大屏幕不是效果更好吗?而且资金方面,租金也不贵。”

“我有说不用LED了吗?”大岛眯着眼睛看着天马嘿嘿笑着。

松风表示惊讶。

“大岛前辈您的意思是……两个一起用?”

“没错!相比现在到处都在用LED刷效果,我们就做个跟当下不一样的!”大岛兴致盎然地说道,“圣诞夜虽然逛商场的大多都是年轻情侣,但绝对不乏有大叔大妈也在,相对于年轻人这类人群对普通的墙面背景会有怀旧的感觉,而年轻人都是奔着有活动凑热闹的心态聚集,绝对会有很好的效果。”

想了想那个商业大楼就是居民区包围着的“便利商业区”,大叔大妈会存在的确也是有可能的。

于是舞台方面就这么确定了。

 

结果开演前天马将葵带到舞台登台口,葵刚准备走登台口唯一的楼梯上去的时候,天马拉住了葵。

“你的登台口可不在这里,这里是我们副社长的位置。”

葵没有明白。

“那……这里难道还有其他的登台通道?”

“嗯,很抱歉没有给你走场的时间。”

“没有关系啦天马~”葵笑了笑拍着老友的肩膀,“请相信我的实力!”

于是两人进入到舞台下面,在一个奈落升降口,葵钻了进去。

“祝我好运吧,天马!”葵做出加油的手势,向老友暂时告别。

“嗯!我会在台下看着葵唱歌的!”

 

出了后台,天马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在观看表演的人群外和月湖一起做着服务咨询的工作,看着过往的人流,不时地抬头看看不远处的舞台。

“好像快开始了。”月湖抬手将耳边的碎发挽到耳根时说道。

天马也有些期待地笑笑:“嗯,做了那么多实验,效果应该会很棒。”

也就在这时,歌曲伴奏响起,原本只是宣传百货公司圣诞节的背景海报在一阵闪亮的星星火花中燃烧。

整个海报在火花的快速燃烧下迅速消失不见,所有观众还在用目光追随着燃烧着的火花时,后方原本追随火光的LED特效突然迸发出可爱的Q版偶像人物,随即,葵从舞台中间的奈落一跃而出,向台下所有的观众做了她的招牌可爱招式。

天马不小心“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怎么办……我觉得葵好棒……”

一旁的月湖有些无奈地看着天马:“前辈,你这样子一点都不像是在夸奖葵学姐厉害啊……”

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哪里是认为人家厉害的样子……

天马向月湖摆了摆手,表示不用管自己。

也就在这时,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天马转过头来的时候,有个比自己高一头多的家伙笑着向天马递过来一份东西,笑容灿烂地将嘴唇贴上了天马的额头。

 

“圣诞快乐,亲爱的。”

 

~

 

剑城下班的时候,貌似天马那边的活动才刚刚开始。

原本决定回家的剑城决定先去商场那里看看,说起来他还从来没有看到过工作时的天马。

“把这些带走吧剑城君,”店长在剑城临走的时候递给了他一个礼盒,“剩下的小份蛋糕有些多,看来今天是卖不出去了,你就拿走些自己吃吧。”

说起来那个礼盒一次最多都能放六块三角蛋糕加两块方块蛋糕,这么大的礼盒实在太多,剑城有些不好意思地向店长推辞好意。

“这实在太贵重了店长,再怎么说这也是店里的商品,即使是节日这么多我也不知道怎么吃掉。”

“拿去跟朋友分享吧,总会有解决掉的办法的。”店长将礼盒塞进剑城的怀里,然后转身摆了摆手。

“可不要拒绝难得的好意哦,一年或许也就只有这么一次。”

 

天马在惊呆于面前的人给自己的“突然袭击”之后,又再次接受了那人揽着自己的脖子抬头看着葵在台上表演,一边看一边说:“葵原来这么厉害啊,以前都没发现。”

“是啊,人家可是当今最火的国民偶像,能不厉害吗?”

“……这么强?”

天马的嘴角不断地抽搐着:“京介你到底来这边是干什么的?”

剑城低头看着自己胳膊下压着的人:“看你啊!”

“我有什么可看的!快把手臂拿开,我还要工作。”

于是剑城老老实实地将手臂从天马的脖子上架了下来。

 

月湖站在旁边满脑门冷汗直流。

本来,追不到天马月湖就已经够沮丧了,结果现在这两个大男人就在自己身边“大秀恩爱”,简直让自己各种无法忍。

难道只有自己成为腐女才能欣然接受前辈们互相喜欢的事实吗?

不要啊我才不要!!!QAQ

 

于是接下来天马的嘴角又抽搐了。

不过对象不是剑城。

而剑城却很无语地指着天马身边站着各种纠结甩脑需治疗的月湖问道,这位小姐怎么了?

天马简直连话都不想说了。

 

“辛苦了!阿空桑,歌唱得超级棒!”

“阿空桑的现场果然非常有魅力!”

“阿空桑求您给我个签名吧!”

“阿空桑我可以和您拥抱吗???呀——!好开心好开心!!!”

表演完的葵在后台的办公间内被很多工作人员围在中间,接受着各种赞扬和要求,而站在外围的可莉喵啦众员工却怎么都挤不进人群。

“遭了……太火也很让人头疼啊。”剑城由衷地同情着自己的老同学。

“是啊,所以说葵这几年相当不容易……至少这些方面就很疲惫……”想着现在出去就等于是送死的天马也有些同情起葵来,就这么一间临时搭建的小屋内都挤了近三十多人,外面还有围观而来的群众,简直是把路堵得死死的。

好在保安人员和负责人都来得及时,已经很快地清理出退场通道,葵也准备尽快离开。

“今晚谢谢你了,葵。”天马在最后的时候再次向葵道谢。

“真是的,一晚上被熟人谢了这么多次,比起谢谢,我比较希望能再次看到你跟京介君两人踢足球,到时候我还做你们的球队经理!”

天马笑了笑,然后转头看着也同样看向他们的剑城。

“嗯,如果有这天一定会的。”

 

活动结束后,所有员工都在收拾会场,天马也不例外。

连同剑城也被当成壮丁抓来干活。

“所以我让你先回家,”天马在一边将地毯卷好,一边和剑城将地毯捆扎好立起来,“就知道你要是来的话一定会变成免费劳动力。”

“有什么不好,就当是帮你干活了。”剑城满不在乎地看着在一旁不爽的天马,笑着回答,“跟你一起,我不觉得累。”

“我心疼啊!”天马表示强烈不满。

“是,是~回家正式让你心疼好不好?赶紧忙完赶紧回家,今天是准备一起洗澡还是你先洗?”

天马上前就给了剑城一脚。

“一起个大头鬼啊!扶好了我下舞台,一会儿递给我!”

 

蛋糕最终还是分给了可莉喵啦的员工们。

所有人忙了一晚上都饿坏了,虽然在一群饿狼面前蛋糕并不算多,不过配上夜宵,也完全足够了。

“嗯!!!真好吃!这个应该是梅莉亚西点的单人份蛋糕吧!”副社长吃了一口开始各种赞不绝口。

“是,店长的手艺据说是梅莉亚众多连锁店中手艺可圈可点的,这里的单人份蛋糕大部分都是店长做的。”

天马咬着糕点匙看着剑城,小声地问道:“有没有京介你做的?”

剑城也小声地回答天马:“那个白色的淡奶方。”

天马顺着剑城的提示在餐桌上找到了距离自己圆桌直径三分之二处的淡奶方,低头决定放弃。

然后再次抬头,看着剑城。

“下回单独做个大的给我尝尝!”

剑城忍不住笑了。

“是,甘党派的天马同学。”

 

回家的路上剑城突然想起了什么。

“说起来,早上上班前我给我哥打电话的时候,我哥说如果可以,希望过年的时候我能和你一起回去过年。”

天马想了想:“不知道我那个时候会不会加班,如果没有接到工作,应该就是正常放年假,这么说来,自从你来我这我就没有回去看过秋姐。”

“那就一起回去吧,”剑城将天马使劲搓着的手抓起放进自己的外套口袋中,“说不定新年的时候我们还能碰到同学,然后再踢场球赛。”

天马笑了:“那就如果有机会,一起回去,你也该去医院做个检查了,貌似你的药也快吃完了。”

“这你都知道。”

“废话你的什么我不知道!”

 

天空慢悠悠的飘落下了雪花,告别着圣诞节的一切。

雪下的两人,依偎在一起,慢慢前行。

 

&

 

除夕日那天——

“怎么会突然间除夕夜开同学聚会?这些人都不回家过年了吗???”

天马拖着行李箱急匆匆地到出站口安检,然后转身帮着身后同样急匆匆的剑城搬行李箱。

“我哪里知道?突然收到的信息,原本要回家的计划全部泡汤我才想喷死那群过年不回家的已婚人士!”

剑城赶忙跑到安检出口取回天马跟自己的行李,然后顺着人流快速出了车站,一个的士到了稻妻町的商业街。

“其实比起大过年同学聚会不回家过年,我比较无语的是为什么聚会地点是在雷雷轩拉面店?谁想出来的这种无脑点子!”剑城一边拖着行李前进,一边拉着天马怕被街道上来往的人群冲散了。

“别问了,先去再说。”天马的手死死的紧握着剑城的手,在被对方牵引前进的同时,自己也感到了安心。

这辈子,握着自己的人是自己的,只属于自己的。

可以对着他无限向往一辈子的时光,对他痴痴的笑或是傻傻的哭。

然后转身,他一直都在。

 



评论
热度(6)

© 天上貌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