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貌月

寻求安静
(头像来自coco)

【连载】【原创】再见,那遥不可及的誓言『07』

————————————————————————

说好的定期发一点……

好吧其实我也没有多少存稿了QAQ

嘛嘛,毕竟这个是半原创,让人看的累得要死我觉得我很罪孽啊(*/ω╲*)

朋友说干脆原创少点,可是已经到这份上了要变动就得全部变。

总归,挺伤脑筋的。

我很头疼把剑城写成了一个多事的人,但也同时庆幸天马显得更加自主。

除去他面具下对剑城真正的想法,其他我觉得都挺好。

不管选择什么都要坚持下去,这是我认为最理想的松风天马。

当然,后期面对剑城的不要脸还是会很纠结的吧……哈哈哈哈哈=____,=

所以,好好造人,不偷懒!(*/ω╲*)


因为莫名其妙发更新大家或许都有些乱,那么下面的链接是之前所有的内容,点击就能查看。


[01] [02] [03] [04] [05] [06]


(遁……

————————————————————————


*

 

天马在汉斯向自己劈刀子的那一瞬间,眼睛连眨都没眨一下。

汉斯无语,这小子现在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结果天马手中的货被劈开的时候,天马的身子突然大幅度的向后撤。

刚要吼出来“别掉地上了!”的汉斯,却看到天马一个伸手,东西稳稳的接在了手心里。

汉斯突然被提到嗓子眼的心脏,很快又放了下来。

 

天马在侧脸看向身后的剑城的时候,也是稍微惊了一下。

这家伙……天马心里无奈,面对汉斯把身后这人给晾了……

“我没事,松开手我这样站着很累。”

天马被剑城扒着肩膀,还要小心手里的东西,整个人现在是单脚受力上半身斜仰着,很是不舒服。

剑城赶忙将手松开。

天马站直身子,看着手心中被切下很厚一片的盐火腿肉和牛皮纸的边料,随口说道。

“肉色真漂亮。”

一边的汉斯斜着眼嘟囔着“废话。”,一边看着天马直接拿起那块肉很直接的送进了嘴里。

肉上面虽然是风干的状态,但怎么看都是生肉,剑城看着天马把生肉往嘴里送,想要上前阻拦却没有成功,而在一旁看着天马送肉进嘴里的汉斯就跟被欺负的小孩一般,上前一把抢过天马手里拿着的包裹,看着被切开的部分直向天马喷口水。

“想吃直说!搞得我跟没做好事似的还得让你玩验货这招来证明我是否心虚!你小子又不是我老婆事怎么这么多!”

吃完肉抹嘴巴的天马吊着眼皮嘲讽汉斯,“你都多大的人了还控制不了自己?医生都说了让你少吃盐小心血压升高,你竟然还在乔治那里订购盐火腿,还竟然是野猪肉……这要是让理奈姐知道了你回来又要跪走廊到天明了。”

“要你管啊小东西!吃完了赶紧走!”

汉斯这边准备赶人,天马却面对汉斯伸手。

“乔治说了,这价值一百五十欧。”

“他抢劫呢!老子最多给一百!”

天马摊手,“随便,不过他后厨的那帮人要是提菜刀来找你并让理奈姐知道,我可不管你……”

“行了行了,我这只有一百二,爱要不要。”

天马拿着钱,他知道汉斯的弱点,虽然明面上绝对不承认自己是个妻管严,但私下里,这家伙是无人不知的“气管炎”,并且只有天马一个人屡试不爽。

没办法,这算是搭上了“姐弟”关系,要不哪来这么多便利。

不过姐弟关系也不是这么好搭的,就像现在这样……

 

“你们几个,在那偷偷摸摸做什么的?!”

 

*

 

酒吧的二楼,被窗外的霓虹灯照耀的五光十色。

一阵有一阵的彩光交替着穿过玻璃窗,顺便也照在了跪在走廊上的三人脸上。

汉斯跪在二楼楼梯口,旁边跪着的是天马,再旁边,就是什么都没做也同样被揪过来受罚的剑城。

汉斯偷买盐火腿的事最终还是让他老婆发现了,原因就是理奈到酒吧送晚饭,结果就在距离酒吧不到十米的地方,看到了汉斯从天马手里抢东西并向他塞钱的全过程。

“你说你!让你离开这里,你倒反而不学好了!”

理奈气得一个劲的用手指点着天马的脑袋,转过身一巴掌拍在汉斯的后脑勺上。

“还有你!都多大了还跟小娃娃似的贪吃,馋嘴猫吗你!”

汉斯低着头举着手,唉唉的应和着。

“给我跪好了!今天要是没有彻底认清错误,明早的饭也别吃了!”

汉斯靠着墙角各种欲哭无泪。

“至于你……”理奈这时候转向剑城,低下身子左右看了看,然后直起身子说道。

“你谁啊?”

“……”剑城简直不知道怎么回答,不过为了防止自己也跟旁边两人一样,直接开口说道。

“路过的。”

“哦,路过的……”理奈紧接着也给了剑城后颈部一巴掌。

“路过的你当我信啊!路过的你还跟着上来跪你傻啊!”

剑城:“………………”

“都好好给我在这反省!真是的没一个让人省心的……”

三人斜眼目送着下了楼的理奈,简直是各种汗颜。

天马吐槽,“理奈姐真是越来越彪悍了。”

汉斯泪目,“生完那小崽子你姐就时不时这样……”

天马看着汉斯无语道,“那还不是因为你老是惹姐生气?”

汉斯:“……”

天马面对窗外的霓虹灯各种吐槽,“乔治那家伙,回来我一定让他好看。”

汉斯也同样吐槽道,“下次再做这种事,果然还是不能犯懒……”

剑城在一旁无语的看着身边两人,随即也吐槽道,“您还要再来一次?”

天马在两人中间嘀咕,“你再来我也绝对不来了……你撞我干嘛汉斯?”

天马抬头烦闷的看着一边的汉斯,却再抬头后看到了汉斯一脸“好事”的表情。

“这小伙谁啊?→_→”

“……”

天马在心里不停地翻白眼,简直是不想什么就来什么。

一旁的剑城刚要开口,天马一个瞪眼就让剑城把嘴边的话给咽胃里去了。

汉斯看着天马的举动,感觉很有意思,于是也不管天马会不会说,直接起身跨过天马走到剑城旁边,一手放在剑城肩膀上,嘴里一股子烟臭味的靠近剑城问,“哎,你叫啥?”然后看了眼一旁甚是无语的天马,呵呵呵的笑着。

“你俩……嗯?”

剑城被汉斯问得一头雾水,他既不想说,也不敢说。

剑城心里现在只有一个想法。

这男人几天没刷牙了……

 

结果汉斯这话还没问出来,理奈已经从楼下上来了。

这边听到动静的汉斯赶忙往原来跪的地方跑,却忘了脚下还有四条腿挡着他。

就这样汉斯被剑城的腿绊倒之后,一个下巴朝地的,摔倒在理奈脚下。

在理奈蹲下身子深处手指在汉斯满头汗的额头上缓缓的划了一道之后,汉斯偷偷的用余光看了眼自己头顶上理奈那微微勾起唇角的表情。

“老公,你这是要造反是吗?”

 

酒店的大门被剑城和天马两人用后背撞开。

“赶紧给我回家臭小子!”理奈一脸暴躁的将两人赶了出去,手边同时揪着汉斯的耳朵,“再让我知道你给这家伙送货我就连你也揍!顺便再打电话给外表姑让她把你直接带走!”

然后“咣”的一声,酒吧的木门带动着玻璃的震动,被死死地关上了。

两个年轻人在酒吧外站了好大一会,夹杂着晚风和酒吧内的吵闹声,天马缩了缩脖子,双手插着上衣口袋,转身离开。

剑城还是跟在天马的身后,看着天马做着各种小动作的背影,心里说不出是好是坏。

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上前安慰下他?剑城想,但最后还是没有上前。

去说什么?

这事莫名其妙的,他并不是局内人,说自己是局外人那都不算,最多也就是稀里糊涂的参与了进来。

他没有开口的理由,去安慰现在的天马。

再次走过进来时的商铺区,出了酒吧街,围着广场外围的小道回去,天马再次停下了脚步。

微微的转头,看到身后的剑城也同样看着自己,天马叹了口气,将身子全部转了过来面向剑城,视线并不是直视的对剑城说。

“你都看到了,就是这样。”

剑城没有说话。

天马抬手抓了抓头发,就像是词穷一般的慌张,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天马决定不再在意什么,对着剑城大喊了起来。

“我在学校和在外面是不一样的!你真的不用执着于我我并不是你想的那么好!你跟我不一样,或许我们以前是一样的但是五年时间并不短!什么都不一样了……”

天马快速的转过身去。

夜风吹着身边的一切,所有的东西都在风中摇曳。

“跟在我身边,剑城你只会有失望和受伤。”

 

“这就是你要说的?”

剑城没有动,只是在面对天马的慌张解释显得意外镇定。

“你跟着家人和朋友一起,有什么不一样?”

天马没有动,剑城依旧看着天马的背影开口。

“如果你要说这五年你变得世故了,那谁不会变?”

“那些人再怎么让人觉得混蛋,但你不这么认为不是吗?”

“就像……当年的我一样,你同样相信他们。”

天马微微的低着头,依旧一言不发。

剑城知道,这是难得的机会。

有些话,再不说可能就晚了。

“我原以为这五年你在这里孤独一人,会不会因此怨恨,但现在看来我至少安心了。”

“那些人,很在乎你,你即使受了委屈犯了错误他们也不会不管你,作为……朋友,我替你高兴。”

“但你因为这种你学坏了我们不适合再继续交流的破理由来拒绝我,那我只能回答你我同样拒绝这种事情。”

剑城向前几步,正面的站在天马的背后。

那种伸手就能把对方环抱住的距离。

剑城低垂着双眼,身子微微的向前弓。

当他看到天马紧闭双眼的脸在微微颤抖的时候,剑城抬起了手,搭在了天马的头顶上。

“笨蛋,我们不是朋友吗。”

其实以前……是恋人。

“你这样老是拒绝朋友的好意,可是很失礼的。”

即使你拒绝我,我也绝不会生气。

“因为和你在一起很开心,所以才希望跟着你。”

因为喜欢你……正因为喜欢你才不希望离开你。

“别胡思乱想了。”

所以,你哭了,我知道……

 

剑城温柔的揉着天马的头发,天马将双眼睁开,积蓄在眼内的眼泪在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夺眶而出。

抬起头看着依旧摸自己头发比自己高出很多的家伙,撇起了嘴巴。

“在我面前扯什么花样话?”

剑城咧嘴笑了笑。

“抱歉,让你看出来了。”

天马把脸往对面一撇,“废话!京介在感情上超级迟钝,就是个笨蛋……”

剑城的手突然停了下来。

而天马这时也抬起头面对剑城,“别得了便宜就一个劲的占便宜!把手拿开!半米距离!!!”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14)

© 天上貌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