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貌月

寻求安静
(头像来自coco)

【连载再开】再见,那遥不可及的誓言『06』

——————————————————————

我……………………默默地冒泡了………………

(还出来干什么戳掉!)


两年前开的这个文,其实一直以来都没有放弃。

但是就是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

总觉得,不论是角色的感情,还是故事的流畅性,凭我的能力都很难把握。

所以怎么说,好吧直白的说法是,我再一次瓶颈了……

为什么是再一次,只能说两年前,我就瓶颈过了(*/ω╲*)……

所以再次瓶颈的话,这个文只能继续搁浅并龟速码着。

嘛~希望还有人记得(*/ω╲*)

为了激励自己码字,这个文我会定期向LOFTER里放出,希望我能把这个半原创的故事写完。)

感谢看到这里并决定继续往下看的各位。

——————————————————————


 

乔治低下头跟转头看剑城的天马咬着耳朵。

“说起来你要是之后没事的话,可不可以帮我送个货?”

送货这词其实对于天马来说非常敏感,对于早几年还在汉斯手底下混的天马而言,送货一词跟地下交易没什么区别。

大概是看出了天马的怀疑,乔治赶紧摆手解释,“你别误会,是别人定的食材,我去不了让对方自己来取结果这家伙没来,你帮我送吧。”

原本紧皱着的眉头缓缓松开,天马有些狐疑的看着乔治。

“你确定只是食材?”

“放一百个心。”

乔治眨着眼睛笑着表示,却得到了天马的吐槽。

“在这方面我真的无法放心,就上次你被人骗了差点去蹲警局到最后还事不关己的样子,你还真别说放心这种话。”

乔治只是站在一边傻笑,而天马却面对走过来的剑城,直接是皱着一张脸开口问对方。

“你这是准备吓唬谁?”

 

站在餐厅内的前台前乔治笑的肩膀一颠一颠的,而站在一边的剑城却红着脸看着别处撇着嘴巴一言不发。

本来,剑城只是想笑一下表示友好,结果自己那半怒带笑的表情,简直就跟准备打架的BOSS似的,邪的欠揍。

于是天马无奈的跟听到天马吐槽后笑成傻逼的乔治介绍。

“这是我在日本的同学,也是现在跟我同一所大学的交换留学生,剑城京介。”

乔治听到了这里赶忙努力制止笑意。

而剑城收回了刚才的怪异表情,虽然一脸冷的没谱,但至少比刚才正常了很多。

乔治让自己镇定下来,轻咳了两声,“抱歉刚才失态了,你好,我是天马的房东,乔治·莱斯特。”

乔治友好的向剑城伸出手,而剑城只是简单了回握了下,目光一直盯着乔治。

乔治被剑城盯得心里发毛,偷偷问了站在自己身边的天马,“你这位朋友,不会是真生气了吧?”

“……”天马很无语的看着现状,只能无奈的抚额。而偏偏剑城却突然笑了下,然后很认真的开口。

“莱斯特先生一直都是天马的房东?”

这是什么问题?乔治有些搞不清现在的状况,不过看了眼站在自己身边的天马同样皱着眉头,

“是啊,我跟天马,关系不错。”

乔治很轻松的回答了剑城的问题,这问题其实说不上回答,但却没法让剑城继续插嘴。

更重要的是,天马也因为乔治的问题放松了紧张的精神。

天马不想再多言,拿起桌上的牛皮纸包裹起身。

“再信你一回,说吧,送哪?”

汉斯也顺势将身体从前台边的墙上离开,然后从自己的厨师上衣口袋中掏出一张折了一折便签纸递给天马。

“这地方你绝对知道。”

天马打开便签纸低头看了一眼,然后快速的抬头看了一眼依旧轻松懒散的看着自己的乔治,抬起自己左手中的牛皮纸包裹准备向这家伙脸上砸下去。

“哎哎哎别!!!”乔治看到天马这个举动赶忙一个大跨步上前抓住对方的手腕,“兄弟别啊!扔了这个70欧元就没了!”

“就是这个价值700欧元我也不送!”天马将右手上的便签纸一巴掌拍在乔治额头上,没好气的准备甩手不干了。

乔治发现天马是真的发火了。

“抱歉兄弟,你也知道,那家伙就是个馋嘴的老虎,他不定期吃点好东西,没准都能把那木头做的屋子给掀了。”

乔治缩着头不敢多说话,只能好言劝着。

上面说的那个馋嘴的老虎,其实就是酒吧一条街的汉斯,也是天马以前的老大。

“那家伙哪里是馋嘴的老虎?根本就是一只馋嘴猫!”

牛皮纸里的货物不用看天马也已经知道是什么了,剑城在一旁看着,感觉应该不会是太危险的东西,但显然天马非常不愿意去送这个东西。

至于为什么,剑城不知道,但是看着天马的表情,触了很多次雷区的他,还是决定不去多嘴。

 

虽说是生气,但天马并没有一直这样,一会儿的时间,乔治不停的抱歉加赔笑,最终还是让天马拿起了那个包裹。

天马对着手里的包裹撇了撇嘴,叹了口气。

“我真是……服了你们了。”

乔治一脸傻笑,“你可以回来见了他本人,用拳头打招呼。”

天马再一次举起了那包裹的手面向乔治砸下去。

“我现在就给你一拳好了!”

 

闹腾完这些乔治也该工作了,天马转身准备离开,却被人拉住了手腕。

剑城看着转头看向自己的天马,不假思索的说着我跟你一起。

天马没有理会,在准备甩开这个缠人的家伙时,手腕上的力道却同时加重了。

“让我跟着你!”剑城此时也站了起来,“我不知道你一个人要去什么地方,但是你看起来并不情愿。”

此时天马再次转脸看着剑城,一脸无语。

“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不用你提醒。”

“那为什么还去?不愿意可以拒绝可是你还是决定要去?”

剑城的追问让天马感到不耐烦,“你到底想干什么?”

“跟你一起。”

天马翻了个白眼,心想跟这家伙周旋果然好累。

一旁还没离开的乔治看着两个人的举动觉得异常好玩,抱着看好戏的心态,这家伙从来都不会让眼前觉得有意思的东西变得无聊。

“我要走了!”天马费了好大劲终于是甩开了剑城抓住自己的手,刚准备出门就听见身后的乔治开口喊着。

“天马,去西城边上酒吧一条街的时候顺便问汉斯要点葡萄酒,家里的喝光了。”

天马一听到乔治连地名都说出来了,惊得寒毛都竖了起来。

“乔治!你够了!”

一旁的剑城心领神会的“哦~”着向乔治点头,天马瞬间炸毛。

“哦什么哦!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乔治躲在一边幸灾乐祸,天马有些恼火的看着乔治,但却发不出来。

他不希望剑城跟过来,原因只在于他的那些过去。

过去的愚蠢与无知,他并不想让剑城知道,那些只不过是天马心中的发泄。

天马不希望剑城误会,误会那些是因他而起。

但接下来天马就没办法选择了。

因为乔治给对方去了电话,告诉对方在入口给天马留门放行。

在乔治挂上电话的那一刻,天马满心的愤怒全部积攒在手掌上,然后对着乔治转身进厨房的背影,一巴掌拍在自己脸上。

这个猪队友,天马想着。

然后转身,还有一个大问题正面待解决。

“去那里貌似不算安全,我陪你一起。”

天马简直想一拳把眼前人打昏的心都有了。

 

*

 

西城边从乔治工作的餐厅出发,大概要步行近二十分钟。

中间会路过一条排水河道,再铺满石块路的河岸旁,往下望去全是行驶中的小型船舶。

这条河的尽头通往地中海,当然,河道比较宽的地方也有游轮停泊在此。

天马与剑城一前一后的走着,河道边的风像扰乱思绪的轻纱,一层又一层的掠过天马和剑城的面颊上,顺带捋平了两人原本凌乱的头发。

剑城三步并两步的向前追赶着,刚一伸手要抓住天马的衣袖,对方却突然加快脚步向前疾走。

剑城跑了起来,这次终于抓住了天马的手臂,天马一个止步转身看着对方,有些不高兴的对剑城喊道你干什么时,剑城却被风呛到了嗓子,拽着天马一阵咳嗽。

天马突然说不出什么了。

其实天马的内心还是比较心疼剑城的,在对方极力要求跟过来的时候,天马生气归生气,但还是拿他没办法。

也许对他好点,这家伙就不会对自己这么紧张了。天马这么想着,但却无可奈何。

自己或许,太纠结了,想好却又不想好,哪边都有原因。

但剑城却一直都在努力抓住自己。

天马不是瞎子,他看得出来。

但那又怎样,该不能的还是不能。

他非常想用“强扭的瓜不甜”这个理由来告诉剑城不用在自己身上卖力,但真要说出口了,自己或许会将这话藏起来,不会让他听到。

天马也总是在这个时候,发现自己才是那个傻瓜。

笑剑城笨蛋的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拒绝一直努力的人?

 

“抱歉,我真的……很久没有好好锻炼了咳咳……有些跟不上你了……”

剑城一边咳嗽一边笑着向天马抱以歉意,天马也并没再说什么,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不再抗拒。

两人终于是并排前行了,剑城在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走在天马的旁边。

太阳开始西落,过了夏天后白天的时间明显缩短,日落也会提前一个小时。

两个人进入通往西城的道路,顺着分支的河道,远远地就能看到河道边灯红酒绿的酒吧一条街。

街旁有一片非常大的空地,进入街区必须围着空地转半圈,剑城在跟随走着的时候,无意间发现那片被圈上的空地,其实是一个大型的户外运动场。

“这里原来是这座城市的老体育中心,”天马一边走着一边说,“据说已经废弃了快三十年了,早前这里贫穷,连石头看台就建不起,于是那个时候,这里都是架木板阶梯做观众席,后来这里成了节日聚集的一个广场,偶尔也会有当地的学生或年轻人来这里踢球,不过现在因为对面是这座城的红灯区,这个广场已经空旷很久了。”

剑城看着眼前空旷的广场,再看前方踩着草丛前行的天马,“偶尔也会有人来这里吧?”

天马笑笑,“会啊,都是小混混在这里踢球或者黑社会在这里斗殴。”

“……”

 

运动场只走了一半,天马突然停了下来。

剑城在看到天马停下脚步后,自己也跟着停了下来,在看到天马转身面对自己说着“在这里等我一会儿。”的时候,剑城再一次紧张了起来。

“为什么不让我跟着你?”剑城上前一步问道,“那里有什么我不能看见?你在害怕什么?”

天马低下了目光,微微叹了口气。

“我刚才说了,那里是红灯区,”天马转身望向身后闪着霓虹灯的街区,盯着剑城的双眼。

“那里与我们,是另一个世界的存在。”

“我只希望剑城不要踏进去看。”

 

天马想他这么做希望剑城理解,自己去不会有什么问题,因为那里的人都认识自己。

但是里面的人对于从没见过的剑城,并不会简单放过。

不去消费只是进去转一圈,这是不可能的事,在那条街的规矩中,那里并不是旅游景点,没有免费的说法。

但剑城却反问了天马的回答。

“你说的那个世界,有我当年身临足球的黑暗还要让人恐惧吗?”

天马看着剑城,觉得分外可笑。

但自己却哑口无言。

 

最后两人就这样一路无言的走到了入口,进门的时候站在门口身着满是油污警服的看门人看到天马愣了一下,但还是没有阻拦。

剑城就紧跟在天马身边小跑进了街区。

街区的入口是几排平房的商贩店铺,虽然是卖东西的但大多大门紧闭,满眼的脏乱差不说还到处都是鱼腥味,夹杂着酒臭味的空气让第一次来这里的剑城难以忍受。

“现在想回去还来得及。”在前面带路的天马好意提醒着。

剑城原本捏着的鼻子赶忙松开,“不用!我……”

 

……能忍受……

 

天马笑了下,拉上剑城的手加快了脚步。

这个地方,他也觉得受不了。

 

走出了商铺平房区,剑城大口大口的对着街边的河道大喘气。

天马在一边忍着笑,脸上的肌肉一颤一颤的。

剑城甩着脑袋,一边让自己保持清醒一边伸手搭上了走过来的天马的肩膀。

“你真的……以前经常来这里?”

“是啊。”天马笑笑。

“你怎么忍受的?”剑城都觉得不可思议,那种整个人置身在垃圾场的感觉剑城真不想再来第二遍。

只可惜,整条街大门只有这一个,怎么进来那就得怎么出去。

不过天马并没有告诉剑城这个。

“闻久了就习惯了,如果你吃过臭咸鱼罐头,那么这点味道也不算什么。”

听完天马的话,剑城感到自己的胃开始翻江倒海起来。

而天马面部的肌肉,颤得比之前更厉害了。

剑城捋顺了呼吸,看着天马吐槽。

“你别告诉我你很会喝酒。”

天马很无语的抽着嘴角。

“怎么可能!我还未成年好不好。”

接下来的路空气是清新了,但剑城觉得依旧不好受。

在酒吧街区小道中来回穿梭的两人,时不时的会碰到来往的路人。

不管是男是女,每个人看着天马和他的眼神,都有那么些不对。

就好像先是一惊,然后在看到天马还手牵着个人的时候,再次一惊。

之后就是看怪物般的目光目送着。

剑城觉得心里不舒服,一两个这样的还好,结果一路上都是这个状态,让他不由得再次看着牵着自己前行的天马。

天马在这个地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两人最后在一个还算开阔的二层楼木阁房子前停了下来。

远远地就看到有个彪形大汉靠在房门口的柱子旁抽烟,抽一口还要嘴巴啧啧两下,在抬眼看到向他走来的天马和剑城的时候,汉斯赶忙把再次放到嘴边的烟给扔到地上用脚踩灭。

剑城被天马牵着的手这个时候也顺势松了开,剑城也没有在上前,给天马保留了空间。

天马一走上前汉斯就向他伸出了手。

但手悬在空中半天,什么后续都没有。

汉斯不满的啧了下嘴,“把东西给我!”

“这么急干什么,”天马亮出了之前收起来的牛皮纸包裹,汉斯这边就准备上手去抢,但却扑了个空。

“东西可以给你,不过汉斯,如果这是火腿,可否让我尝尝第一片?”

天马将包裹稳稳的拿在手里,看着汉斯抽着眼角看向自己,而身后的剑城,不太明白天马这么做到底有什么意义。

“你确定?”汉斯站直身子,将左手插进了大衣口袋。

“嗯。”天马肯定的回答。

剑城就站在天马的身后不远处,当他看到面对天马与他的汉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折叠匕首的时候,剑城赶忙跨步上前。

虽然是不远处,但距离相差近六个身位,剑城连第二步都没迈出去,汉斯一抬手将刀身从弹簧口中放了出来,并很快速的朝向天马的正面一道砍了下去。

剑城此时一惊伸出了手臂,一把将天马向后扯了过来,在那一刀下去之后。

“天马你没事吧?”



-未完待续-

评论(4)
热度(10)

© 天上貌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