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貌月

寻求安静
(头像来自coco)

【补发】【小足球】【京天】暗梦未光 番外3

——————————————————

大半夜没睡着突然想到这个……最近夜猫子的可以(*/ω╲*)

上次发正文3的时候忘了放番外……

忘了放番外……

放番外……

………………对不起我是真的忘了QAQ!!!

于是拖了再拖各种原因,现在又想起来了……

好吧我必须承认,我身上的肉白长了QAQ

(这之间有什么关系?!)

好了!不多说。

http://foxmaqi.lofter.com/post/3247d0_824088e

上面是正文3的地址,如果被毒害过了那就不用再点进去遭毒害了。

相比较正文的苦逼,番外会显得好一些。

也算是正式给这个哭天喊地的励志故事画上圆满的句号。

所以怎么说,写得顺总是有好处的。

也许读过的人会说为什么没有番外2?

这个……我只能说出本的时候我曾经埋了个很坑爹的谜题,现在的话,已经不算什么了吧。

当然即便如此,我也不会将番外2放入LOFTER的。

要问原因……

我才不承认我曾经写过肉渣顺便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拉郎了!(*/ω╲*)

但不论怎样,至少两年后看来,这篇文很傻。

不过傻得知足。

——————————————————



番外——我们的未来

 

 

- Start -

 

天马的高三,过得相当不顺。

夏天来临,同样来的,还有上半学期的期末考试。

对于高考生来说,学校期末统考就相当于大学报考模拟考试前的初次模拟考,虽然只是考前练手,但还是让人很不能大意。

于是成绩出来的当天,不少学生也跟着一应中枪。

天马就是其中一个。

 

 

说起来这次考试惨败倒也真的是有原因。

且不说在出院前又是连续睡了近三个月,甚至醒来后还做了个能要命的手术不说,光落下的功课就够天马补的没日没夜了。

神童在出国之前将自己当年做过的课堂笔记和重点分析都曾留下来给后辈,这些复习资料在初期补进度的时候的确给了天马莫大的帮助。

只可惜的是,就在临近考试的前两天,天马突然发起了高烧。

因为烧的比较急,当时还在学校复习的天马直接就在教室里趴倒不起,然后很速度的直接送进医院挂吊瓶去了。

“你可真行天马君!”狩屋在放学后跟着大部队去医院看天马的时候都觉的吐槽无力了,“急性病毒感染,考试前高烧,而且还直接拉医院里来了,你这算不算是长期翘考留下来的经验啊?”

天马躺在床上虚弱的翻着白眼,哑着嗓子说着“我哪里知道原因……”然后随手放下了自己做的要点卡片册,抬手捏了捏自己的鼻梁。

……真是,不想要什么就一个劲的来什么……

 

剑城和葵站在床头柜前削着苹果,看着天马无语的表情剑城不由的笑了一下。

葵在旁边看到了,小声的问了一句,“在笑什么?”

“没什么,”剑城将苹果切成小瓣,然后随手去拉开抽屉找牙签,“只是觉得,天马这次考试,可能有些危险了。”

葵看着天马皱眉,“是啊……感觉天马整个高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医院里度过的。”

剑城往苹果上插着牙签,然后在端到天马面前让他拿一块赶紧吃掉的时候,天马咬了口苹果愤然的下定决心。

“这次考试绝对不能有问题!”天马攥紧顶着苹果的牙签决意道,“如果再出什么意外,我……”

剑城赶忙拿起插好的苹果一把塞进天马嘴里,然后用带着警告的眼神和危险的气压看着靠坐在病床上的天马。

“如果天马你还想好好的,那就赶紧吃完苹果挂完吊水回家给我睡觉去!”

 

周围的气温瞬间降到了最低点。

伴着病房吹出的冷气,所有人都好似感觉,今天绝对是……衣服穿少了。

而被塞了苹果同时被点名训斥的天马,直接含着嘴里的苹果开始欲哭无泪。

……早知道就不应该说刚才那样的话。

再次……让剑城担心了。

 

被剑城送回家的路上,天马有些表情闷闷不乐,剑城在靠近木枯庄的一个拐道停了下来将天马拦下,有些担心的问。

“还难受吗?一路上很不开心的样子,是因为发烧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天马抬头看了看剑城,在一段时间的挣扎之后,天马落下了视线,有些伤感的开口。

“呐,京介……如果,如果说……我不能跟京介你一起毕业,我们之间……是否还能继续连系在一起?”

 

我有些害怕,京介……

往后的日子,或许会在不知不觉间,越走越远。

天马想,果然自己不论再怎么追赶,也可能到不了并齐向前的状态了。

 

 

天马想起了刚回学校时的情景。

那时候大家都在为初定志愿的事情烦恼着,天马在被同学问及“之后准备要有什么发展”的时候,偷偷的看向了同样对着初定志愿头疼的剑城,然后回答别人说还没想好。

也就是这个时候,班主任有叫天马去了趟办公室,然后郑重的请天马喝了一次茶。

 

办公室还有其他的老师和学生,天马坐在带班老师的办公桌旁边,手里抱着老师加过乳奶的奶茶,小心翼翼的看着老师的反应。

“松风同学应该也知道,现在大家都在为各自的未来而确立目标。”

天马微微点头,“是的,我知道。”

“那么松风同学以后想做什么呢?”老师同样也端起了一杯奶茶,慢悠悠的吹着水面上的热气,轻轻的泯上了一小口,然后看着天马。

“我……”天马有些不敢看班主任,说实话因为离开学校时间太久,他或许早就已经脱离了班级的集体生活,只不过周围的人都对他抱有同情想帮助的心理,所以对待天马的时候,不论怎样都会表现的很客气。

可正是因为很客气,天马无形的感觉到与周围拉开的不可弥补的差距。

好在好友信助以及足球队的各位依旧是喜欢开着天马的玩笑以及不论何时都会真正关心他,这才让天马慢慢的从压力里走了出来。

老师看着天马犹豫不觉的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

“松风同学,其实你现在考虑未来的出路,或许有些太早。”

哎?

天马有些不明白的抬起头问道,“这是……为什么?”

带班老师将一份学分报表递给了天马,上面写着天马的名字并且稀稀拉拉的填着一些数字。

“虽然知道你的情况比较特殊,但还是必须跟你说一下,如果松风同学你的学分无法在毕业前达到合格率,那么学校可能会放弃你的毕业资格。”

天马看着手中的那张纸,心里叹了口气。

估计是来办公室前就隐约猜到会与此有关,所以天马倒是没有表现出太大反应。

只是这样的话,自己再一次,又要远离大家了。

 

回到教室的天马正好撞上了刚巧回到座位的太阳。

太阳的座位靠近教室门口,谁进来他都能第一个发现,所以很自然的,天马一进门就被提前做好准备的太阳上前一把抱住脖子。

“天~马~君~~~~~~”

从两人同一个高中开始天马就已经习惯了太阳的这种打招呼的方式,连同全班同学也都已经可以视若无睹了。

虽然刚开学那会太阳当着全班新生的面给了天马一记强烈的“面颊礼仪”,让全班同学都大受刺激,直到最后剑城站在两人身边硬是把太阳从天马身上像扒皮一般的给拽了下来……

……现在想想,看久了其实也没什么。

 

太阳用脸颊在天马的脸颊上蹭了好长一段时间,突然停了下来撤出头看着天马。

天马貌似在想事情走了神,放在以往如果被太阳“袭击”了天马会毫不犹豫的躲开或者无奈的伸手阻拦。

今天是怎么了?

 

太阳伸手在天马眼前晃了晃。

“天马同学?”

天马没有反应。

于是太阳看着这样的天马,脑子里有了使坏的念头。

慢慢的勾起嘴角,太阳小声的在天马耳边说笑。

“天马君要是没有反应的话,那我就不客气的贡献出我的初吻了~”

天马听到这话感觉情况不对,不过看清楚眼前所发生的一切的时候,貌似已经躲不开了……

当太阳觉得自己快要得逞的时候,身后突然出现了一只带着青筋的大手抓住了太阳的头顶并生生的往后撤。

太阳被拽的头皮生疼,他一边随着对方的手劲慢慢往后撤,一边用余光看着身后的人哀求。

“……剑……剑城君……可以……了……我……我不敢了……”

剑城站在后面眯着眼睛用危险的眼神警告太阳。

“想调戏可以,我随时恭候你来我这里接受调教。”

“哎!!!!!!!!”太阳赶忙伸手抓住依旧站在原地的天马,“天马君救命啊我不要啊我不敢了快让你家亲爱的放了我!!!!!!”

全班同学都看着班级门口乱糟糟的状况汗颜,而围在一堆的狩屋他们,再次对那三人无语。

狩屋:“太阳是笨蛋吗?难得在当时十年一遇的足球神童就让他的智商给毁了。”

小辉:“呃……剑城君这一次下手同样狠啊……”

狩屋:“那是因为这个痴汉想要谋权篡位!”

信助:“嚼嚼~天马还真是……很幸福啊……嚼嚼~”

狩屋和小辉同时转头看着吃着同班女生递过来的巧克力棒的信助。

“谁有你幸福啊魂淡!!!”

 

而站在门口的天马,看着眼前泪涕横飞的太阳,以及额冒青筋的剑城,本来失落的心情不由的放松了许多。

于是天马没有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他很开心。

原来自己现在还可以享受着这样的快乐。

天马想,即使大家不在一起了,或许也并不算是真正的分离。

因为大家的心和美好的记忆,都会成为他前进的动力。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天马开始了自我灌输式的“地狱补习”,他开始报名参加补习班,周末的时候会拜托剑城在家中或者安静的茶水屋进行一对一功课指导,或者,没事的时候会跑去书店,开始看自己可以尝试解答的习题和解析进行自我充电。

直到期末考试前的意外发生。

 

天马在高烧不退的情况下坚持去参加考试,最后还是因为中途昏迷而考到一半放弃了。

成绩可想而知,距离上学期的全5综合测评,天马的成绩直接拉开了年级近两百多名的差距。

这种情况下,到了下个学期进行重新排班,天马可能要直接离开现有的班级了。

 

暑假紧随其后的到来了,但天马的假期并没有开始。

他一早拉上在家准备好好睡个懒觉的剑城,在市内的各大小书店来回穿梭。

剑城在看到天马开始有些疯狂的状态之后,阻止了买资料题过多的天马。

“天马你干什么突然要在学习上如此拼命?就因为期末没有考好?”

抱着加级试卷并还在挑选理化分析的天马听到了这个问题,有些无意识的看着站在身边的剑城。

然后站直身子看着怀里抱着的一沓书卷,突然间有些茫然。

剑城将天马手中抱着的试卷全部抽了出来,放到了身旁的一个展柜上。

“你到底怎么了,天马?”

天马抬头看着剑城,不知道说什么好。

然后他转身拉上剑城,快速的离开了书店。

 

两人坐在了离家不远的一个咖啡店里,在一个最偏僻的角落喝着柠檬水发呆。

剑城请客,今天的特色招牌是草莓蛋奶厚派半价,于是一人要了一份,坐在角落等着店家上单。

天马看着眼前摊开的习题资料,突然一头趴在上面。

剑城继续喝他的柠檬水,对于他而言,他现在能做的,只有等天马开口说出来。

天马趴在资料上眼巴巴的看着喝水的剑城。

“你不生气?”

剑城将透明的玻璃水杯放下。

“你要哄我开心?”

天马趴了回去。

“……我觉得我做不到。”

剑城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上前胡了胡天马的头发。

“呐,京介……”天马趴在桌子上突然开口。

“……好想……踢足球。”

剑城松开了胡弄天马头发的手。

“是很久没踢球了,因为天马把自己搞得很忙,大家都不敢邀请你。”

“对不起……”

“天马你也没错啊。”

“可是!”天马猛然的抬头坐了起来,看着坐在对面的剑城。

“……可是……我……我……”

我也许……我如果再不抓紧努力的话……

……就没有机会了。

 

“所以天马你无需道歉。”

“哎?”

天马看着对面单手撑起下巴的剑城,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而剑城只是妩媚的笑笑。

 

“京介你这个样子……是要干吗?”

天马抽着嘴角看着自家爱人那一副勾魂的样子,简直觉得自己在看到的那一瞬间,魂都差点散了。

“没~”剑城再次坐正,这时草莓蛋奶厚派刚好上桌,天马和剑城撤开了放在桌子上的资料和水杯,腾出地方留给美味的食物。

卖相和气味都很美好的草莓派,两个人坐在座位上能闻到满满的黄油酥香,配合着草莓的清新和奶油的醇厚,整个派都让人食欲大增。、

剑城很不客气的先下了刀叉,天马看着剑城吃进嘴里,有些期待的咽了下口水。

“好吃吗?”

剑城嚼着食物看着天马,“你面前有,自己尝尝。”

天马没动,依旧是看着剑城带着期待的目光。

剑城咀嚼着嘴里的美味,很快咽了下去。

“你想做什么,天马?”

 

天马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看着眼前的美味有些觉得自己很可笑。

他裂开嘴巴露出了笑容,眼泪却掉到了草莓派的上面。

“我真的害怕了,京介。”

天马开始对剑城慢慢的倾诉自己的想法。

“老师告诉我,我可能……无法从学校顺利毕业。”

“她说如果我想翻盘,期末考是最后的机会。”

“我……我没有京介你这么大的信心和把握,我觉得我在考试方面……我不知道……我能否冲过这一关。”

“所以我想,我拼命的学,应该可以在考试上轻松一些,但是我觉得……这一切,太吃力了……”

剑城再次动起了刀叉,将自己的那份派切下了一块。

“就在刚才……京介你问我为什么在学习上这么拼命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根本就什么都没做好。”

“什么都没做好的事,怎么能算拼命呢……”

 

剑城将切好的派插好递到天马嘴边。

“有空一起去踢球吧。”

天马抬起流满眼泪的脸看着剑城。

剑城只是晃了下手中的餐叉,等着天马开口吃下。

天马眨了眨眼睛,然后顺势张开嘴巴吃下了那一块派。

“好吃吗?”剑城问。

天马吸着鼻子,嘴里不停的嚼啊嚼。

然后,慢慢的,发自真心的笑了出来。

 

“嗯,好吃。”

 

我们之间,能守住眼前的美好,就够了。

在后来的日子里的某一天,剑城和天马一起坐在河畔的足球场边,二人一起回忆过去的那段岁月。

剑城说,当时的我们,已经没有什么需要肩负的重担和使命,天马那时,真的把自己搞的太累。

所以那个时候剑城就想,天马是否要学会,去放下负担呢。

 

 

于是后来天马回了趟冲绳老家。

那是剑城和秋的共同提议。

“离开现在的环境,试着放松下心情如何?”

天马想了一个晚上,最后拜托了秋的邻居暮木帮忙订了张飞往冲绳的机票。

离开的前一天,天马在收拾行李的时候问前来帮忙的剑城。

“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看?”

剑城抬头笑了下,“你就订了一张机票,让我怎么陪?”

天马低头继续收拾行李,不再谈及这个话题。

 

走的时候剑城只是在木枯庄门口见了眼天马。

天马已经将行李搬上了计程车,看到剑城时,天马表现的很开心,但当上前与剑城拥抱的时候,剑城在天马的脸上,还是读出了些许失落。

“一周感觉会好久。”天马挂在剑城身上小声的呢喃,“我突然好不想去。”

“别耍小孩子心性。”剑城将天马从自己身上扒了下来,伸出食指刮了下天马的鼻子。

“答应我天马,”剑城微笑着对天马说,“好好的放松,忘记所有烦恼,我在这里,等着你回来。”

 

计程车扬长而去。

剑城站在木枯庄前看着计程车的离开,然后转身准备回家。

剑城也觉得,一周太久了。

然后他随即掏出了手机,看着手机屏保上的照片发呆。

自己当初为什么在提出意见的时候没有答应天马的邀请?

剑城摇头,笑的凄惨的将手机揣回口袋,转身回到了家。

 

下午的时候剑城正在家中吹着空调午睡。

难得假期,期末考也很顺利的排在自己理想的名次,所以剑城在上午做好一部分功课之后,决定睡一会放松自己。

毕竟,一闲下来,剑城就会不自觉的想到天马。

他想给天马打电话,但他想天马这个时候应该还在天上飞,或者说凭天马的脑思维估计开机的时候已经是在晚上了,所以剑城决定,电话晚点再打。

但是貌似不用了……

 

“京介!”优一在剑城的房间外敲门,“京介我开门了。”

剑城刚刚睡着,思维意识迷迷糊糊的半睁着眼睛。

优一进门看见自家弟弟正在睡午觉,赶忙停下了脚步。

“抱歉……京介,我不知道你……”

“没事,哥。”剑城撑起身子坐了起来,狠狠的打了个呵欠。

“哥你有什么事情,这么急……”

优一赶忙上前坐到了剑城的床上,然后用手揉了揉自己开始酸痛的腿。

“我刚刚接到秋的电话,”优一将双腿收起看着剑城,“她说,天马君貌似把冲绳那边的家门钥匙掉在了自己房间的地板上,他晚上原本是回老家的房子住的,不过他家一直帮忙打理的邻居貌似前两天出国旅行去了,所以天马君可能不会有备用钥匙回家。”

剑城一下子清醒了。

“那他今晚怎么办?他可是要在冲绳待一周时间的!”

优一递给剑城一个信封。

“所以说,亲爱的弟弟,”优一起身走向了剑城的衣柜将其打开,然后转身看了眼自家弟弟。

“拯救天马君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天马拖着旅行箱背着挎包,站在自己有好些时候没有回来看看的老房子面前发呆。

以前在雷门的时候,至少还会在放假的时候回来看看,现在想想,自己貌似有将近两年没有过来了吧。

天马不由的转头望向道路前方的太阳。

夕阳西下,靠近老家附近的大海在夕阳下被染上了一片金色,海浪一波接着一波的拍打着岸边,慢慢的迎接着夜幕的到来。

天马拉开挎包在里面翻找钥匙。

“……奇怪……我记得我明明是放在包里的……奇怪……去哪里了?”

天马低头翻了半天的背包,怎么也找不到家门钥匙。

……怎么办?天马有些着急,没有找到的意思,一定是自己给丢在了哪里,或者……自己根本,就没放进包里。

天马懊悔的坐在家门口自恼。

……怎么会……这么蠢呢?!

愁苦了好一会的天马抬头看了眼已经下山的太阳,决定先凭记忆,找个小学同学家过一晚上好了。

他出门没带太多的钱,除了一周后飞回东京的机票,他身上就没有多少值钱的东西了。

所以住酒店pass,因为肯定不够住一周。

去邻居家也是不可能的,秋姐在走之前给他说过,邻居家的情况她问了,都出远门了。

拖着行李准备离开的天马,在低头寻找新的归宿时,意外的,自家大门突然从里面被人打开。

天马听到声音有些惊讶的慢慢抬起头,看到的却是自己的母亲穿着围裙在院子里给自家的果树浇水。

天马觉得不太可能,于是惊呆的站在院门口看着自己的母亲将水盆里的水倒向了树的底根,转身回屋的时候发现了他。

两个人隔着院墙互相看着对方。

天马的母亲一松手将水盆摔在了楼梯板上,“咣当”一声引来了在里屋休息的父亲。

“怎么了亲爱的?”天马的父亲从里屋走出看着站在门口双手捂住嘴巴、用惊呆的表情看向外面的妻子,顺势也往院外看了过去。

“……天马?”

 

天马不知道现在到底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情。

他想开门进去拥抱自己的父母,他想问爸妈你们不是在外工作吗怎么回来了?他想说我好想你们……

但是更多的,天马却是将憋屈在心里的感情全部变成了眼泪。

像个真正的孩子一样,天马站在自家的院门外,用手臂遮住眼睛,张开嘴巴开始大声痛哭。

父母将院门打开,母亲先上前抱住了已经长过自己身高的儿子,然后听着天马嘴里含糊不清的话语,抱着他安抚着。

父亲站在一边,伸手上前揉了揉自己儿子的头发,突然松了口气似的笑了笑。

“都进屋吧,”天马的父亲拍了拍儿子的后背,“晚上风大,你妈妈最近关节病犯了,比较怕风。”

 

天马用手臂将眼泪抹去,看着已经开始长出白丝的父亲和眼角浮现出皱纹的母亲,点头答应着。

偏偏在这时,天马的手机响了起来。

 

 

天马在进了屋子以后,接通了剑城打来的电话,还没等天马开口就听到来自对面的急切。

“天马你现在在哪里?”

嗓子因为嚎哭而有些黯哑的天马面对剑城的急切不知该如何开口。

“……我……”

“先听我说天马,”剑城很快速的在电话里说道,“我现在刚下飞机在那霸机场,如果你现在在家门口的话,在那儿等我哪里都不要去,我二十分钟后会乘计程车去你家那里,我带了你家钥匙,明白了吗?”

天马有些惊呆。

今天到底……撞了什么好运?

“我……”

“就这样我很快就到,在那里等我!”

 

天马拿着已经挂上的手机站在玄关发呆。

自己现在,是不是应该,开心的笑一个?

天马的母亲上前询问,“谁给你打的电话,儿子?”

天马转过神来抬头看着自己的母亲,突然扬起了嘴角。

“我最好的朋友……他跑到冲绳来了,给我送家门钥匙。”

天马一把抱住了自己的母亲。

“妈!我今天好开心!!!”

 

好开心,能见到久违的父母。

好开心,京介随着自己而来。

 

 

剑城到达天马家的时候,天马正在家中帮着母亲做饭。

听到了手机铃声响起,天马赶忙跑出家门,向站在院子外面的剑城奔去。

剑城站在院外焦急的拿着手机向四周寻找着天马的身影,却在听到开门声后惊讶的看到天马打开院门向自己扑过来抱住。

“京介!”天马大声的喊着剑城的名字,带着欢快的笑声,很开心的拥抱着拿着手机一脸惊讶的剑城。

 

“京介!京介京介京介京介我想死你了京介!!!”

 

剑城被天马晃得都快搞不清楚状况了,当他终于止住了天马的兴奋后,看着开着的房门以及门口站着的一男一女,剑城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不是说你父母都外出工作了吗?怎么回来了?”

天马拉着剑城的手往屋子走,“他们放假!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刚好撞上了!”

天马开心的笑着。

“京介你真是我的幸运星!”

 

一家人有说有笑的吃了一顿团圆饭。

剑城坐在天马的旁边,有幸头一回见到天马在饭桌上的话,原来这么多。

他和父母聊起了这两年来的想念,父母也说这两年一见到天马就是躺在病床上,不由得一家人都开始有些悲伤。

好在剑城在旁边搀和,“他现在已经没事了,这比什么都好。”

于是父母二人也都安心的点着头,并且心存感激的看向剑城。

“这几年我们家天马多亏剑城君照顾了,之前都没有正式的好好感谢,实在是万分抱歉。”

天马看着自家母亲坐在餐椅上给剑城做谢礼,好奇的转头。

“你跟我爸妈……认识?”

剑城赶忙站起来将天马的母亲扶起,然后坐在座位上有些害羞的解释道。

“之前……就是你中枪的那次,你父母曾经来看过你,我那时候……就在你旁边。”

天马的母亲掩嘴笑了笑。

“是啊,我们到的时候正好看见剑城君趴在病床边睡觉,也不忍心叫醒他就给他披了件衣服,哪知道衣服刚碰到他,剑城君就立刻醒来问我跟你爸说我们是谁。”

“哎~~~~”天马斜着眼睛看着一脸害羞的剑城,“果然京介的反射弧最高,你不做忍者真的可惜了~”

剑城无语的回答。

“废话!我要是去做忍者了,谁还陪你踢球啊!”

 

一句话让两个人都害羞的红起了脸。

于是长辈们就这么看着面前的两个大男孩一个闷头扒饭,一个则是捧着一碗味增汤,怎么喝都喝不完了。

 

夜里睡觉的时候,天马打开了自己卧室中靠床边的窗户,让海风吹进屋子。

海风带着潮气和夜晚的清凉,轻轻的拂过天马刚洗过的头发。

脖子上的晶石链再次被天马挂在了身上,经过上次的事情,已经漆黑的晶石再次恢复成原本艳丽的红色。

天马想,这或许是所有人对他的祈福,他能活着,就应当好好地珍惜。

 

剑城洗完澡进入房间,看着天马趴靠在窗台上,也随之爬上床跟天马一起向窗外望去。

墨蓝色的夜空,群星伴着明月在天空照耀,月光毫不吝啬的撒向大地,像银白的细沙一般,在空气中漂浮。

两个人紧挨在一起跪在床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很熟悉,很祥和的感觉,就好像两人不管在哪种方面,都在一起熟知很久一般……

很安心的状态。

天马将头靠向了剑城的肩膀,两个人就这么紧挨着,趴在窗台晒月光。

剑城笑了笑,然后看了眼天马的单人床,问天马。

“今晚我睡哪?”

天马抬头看了眼低头看着自己的剑城,然后脸稍微一扬,嘴唇对上了剑城的嘴唇。

“当然是睡我旁边了笨蛋京介。”

 

剑城低头笑了笑,然后将头低下,伸手抓住了天马的上臂将他往床上一送。

然后深深的下了一个吻。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笨蛋天马。”

 

-Last-

 

太阳高挂天空的时候,在海岸线平静的沙滩上,天马与剑城正在上面追逐着足球奔跑。

对于他们而言,现在的一切,都是幸福。

 

我们本就是单纯的足球少年,一直以来,足球带给我们的希望和梦想,远胜于我们对于人生所赐予的一切。

它让我们完整,让我们理解了很多人生意义。

有得有失的人生,在我们看来,就像一场球赛。

赢了和输了,都是一种结果。

我们不后悔。

 

 

 

“みんな、サッカーやろうぜ!”

“噢——!!!”


评论
热度(20)

© 天上貌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