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貌月

寻求安静
(头像来自coco)

【闪电十一人else3】【第三章】燃野之战

————————————————————————————————

 (此为文字转移)

花了几天时间终于写完了。

想让我挺个尸……

如果你们想打我那么趁现在赶紧的,一会我就开溜了~~~~~(╯▽╰)

 

与百鬼院的各位对战,很开心。

嘛其实我还是喜欢和平共处。

毕竟大家都很熟,也都玩的很开心。

感谢闪E。

 

字数方面,加上这堆废话一共是10810,正文的话为10578个字。

……又写多了QAQ……

这次的大家都很搞笑都很帅,不过在这里,我要向一位同志道歉。

对不起,你儿子让我这个临时后妈给留下心理阴影了……QAQ

关于最后,没有金枪鱼上供表示歉意,焦糖饼干行不行→_→

 

希望大家喜欢。

 

再次送给所有闪E的朋友们。

 

————————————————————————————————

 

 

 

闪E3正文 —燃野之战—

第三章——无法真正理解足球的外星人们

 

 

近几天的气温,冷的不想出门。

在学校住宿的同学比起在本市的走读生们,早晨都可以多睡一会,寒冷的冬季已经开始,虽然还没有下雪,但空气中的沉雾已经透过呼吸,散开在寂静的黎明外。

水野蛰在闹钟还没有响起的时候就醒了过来,意识上迷迷糊糊的他在被窝里看着睡在对面单人床上,流着口水不知在傻笑什么的燃野贝后,再次闭上了眼睛。

 

“好冷。”

 

冬日的垠空中学,在寂静中迎接旭日。

也在旭日中,迎来未知的危机。

 

*

 

立花蕗涟起了个大早。

作为值日生的她早早的就到了学校,包干区也没什么垃圾简单打扫结束后,立花转身离开教室,去了足球社。

绕过爬满藤枝的长廊,太阳才刚刚升起。

被刺眼的光芒迎面而来,立花不禁抬手遮在眼前,却好似看到有人站在球场中央,周身闪闪发光的沐浴着晨光。

立花有些眼花,眼前的人影被晨光照耀,周身的水珠折射出的彩虹围绕,带着浅浅的雾气,那个身影在球场上练习声调开嗓。

空旷的场地回荡着空灵的声音,立花站在球场边,看着眼前的一切,感受着空气中漂浮的安逸,意识慢慢的放空……

立花觉得自己快要沉入这个世界中,到处都是光,如同自己也要融化于这个世界之中,变成光与空气的一部分时,肩膀上的一只手,带着力度,一把把立花拉回现实之中。

随即,一道抽射的轨迹线带着强劲的力道,直冲入光芒之中,光芒中的人影也突然一个转身,抬脚直接将足球拦截下来。

球场上的光雾如同蒸发一般随即散开。

立花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听到身边一个熟悉的声音对着操场大喊着。

“你小子大早晨不睡懒觉,跑到球场也不踢球,穿着暴露在那里鬼叫什么的!”

立花赶忙转头看向身边。

“藏月……你怎么会在这里?”

黑猫藏月抬手正了正挂在鼻梁上的眼镜,低下视线看着一脸惊讶的立花。

“昨晚睡得太早而已,你不是也来得很早吗?”

“我当然会早了今天是我值日。”

黑猫笑着呵了口气,抬手摸了摸立花头顶,然后双手插入上衣口袋向球场上站着的人走去。

 

*

 

吉美濑嘉典现在很不高兴。

夏天合宿的时候受伤的右肩,貌似因为天气寒冷的原因开始出现了肿痛。

对于他这种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人来说,去医院继续看病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更何况嘉典决定要攒些钱,这种疼痛,忍忍就好了。

只不过最近的占卜中,嘉典看到了一些不好的走向。

因为担心会发生什么,嘉典决定开始用自己的土办法治疗自己。

借助自然的力量,这是他这个“魔女”很轻松就能做到的事情。

结果却在架构仪式上让某人打断了。

当然,发觉足球飞来的时候,他并没有想到,立花蕗涟也会在球场上。

这是他的失策,嘉典这么想着,面对黑猫的质问,他并没有开口反驳什么。

只是他的着装被黑猫说成暴露,他有些不能忍。

“要你管啊眼镜猫!我穿这衣服你又不是第一次见,说得好像你多正直似的。”

黑猫似笑非笑的开口,“你不知道你这样子,夏天还行,冬天很害眼吗?”

嘉典气不打一处出。

“管你啊!不想害眼你别看啊!”

黑猫翻了个白眼。

“你让我看我都不想看。赶紧换身衣服!一会儿让小白看见了我可保不准你会不会被丢进垃圾桶。”

嘉典撇了撇嘴,他当然知道向天白路会生气,但自己是有目的这么做的,身着魔女服虽然露着手臂肚脐和大腿,但斗篷还是有的。

“如果不是肩膀疼的难受,谁没事这么穿。”

黑猫直接在一旁提醒。

“即使是肩膀疼,正常人是绝对不会穿成你这样大冬天站在室外鬼哭狼嚎的。”

立花小跑过来,迎面就看到嘉典对着比他高出不少的黑猫发飙。

“要你管啊你个臭屁的正常人有什么了不起的!!!”

 

*

 

桐野渡在下楼的时候,刚好看到同样下楼的樱田鹰山。

“早上好樱田!”

听到自己的名字,樱田顿了一下,一转身刚好桐野就站在自己身边。

“早……前辈……”

“你也早,话说早上还真是冷啊。”

“嗯……”

桐野悠哉的下楼,一边说笑着一边使劲的搓手,樱田依旧站在楼梯上,视线一直跟随着桐野。

“樱田?”

“前辈……”

对于桐野而言,说了很多话樱田都只是简单的回复,让桐野觉得,今天早晨的樱田,似乎没太有精神。

原本已经走到了一楼,因为距离太远,桐野貌似看不清樱田的表情。

这家伙……脸好红。

转身上了楼梯,桐野将面孔整个贴进樱田的视线之中。

脸果然……有些红。

“你感冒了?”桐野问。

“没……”樱田被桐野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赶忙将脸向后撤离。

“只是……有些热罢了。”

桐野被樱田的话搞得一脚在楼梯上踏空。

“前辈!”

“搞什么啊樱田哈哈哈~”桐野无奈的笑着,“这么冷的天樱田你竟然说很热,你的火力也太旺盛了吧哈哈哈!”

樱田有些不好意思的抬手揉了揉鼻子。

“还……还好吧……”

桐野笑得前仰后合,樱田就这么看着,阳光慢慢的射入宿舍楼道,两个大男孩的表情被阳光照耀,樱田看着这样的桐野,感觉满眼都是光芒。

“走了啦!趁着现在还算早,一起晨练去!”

桐野伸出冰冷的手去抓住戴着露指手套的樱田的手,快速的向楼下奔去。

却没发觉,被自己抓着手的樱田,努力的将桐野的手,攥进自己的手心之中。

 

*

 

葵收拾好自己的物品之后,看着背对着自己泡早茶的向天白路撒娇。

“喝早茶有没有点心?”

刚刚冲入热水的白路转身看着身后坐在地毯上对着自己微笑的葵,在被问的愣了一下之后,微微笑了笑。

“红糖饼干可以吗?”

“好啊!”

一杯红茶加上两块红糖饼干,白路将窗帘拉开,屋内顿时充满了阳光。

“好喝吗?葵学姐。”白路转身问葵,这个比她大上两岁的少女,看上去却并不像年龄显示的那样,一脸的娃娃笑,总是带着向日葵般的开朗。

“嗯!”葵将一块饼干塞进嘴里,顿时眼睛里的光亮一闪一闪。

“嗯~~~~~~~~~~~~~~~~~~~!这个好好吃!!!”

白路走到矮桌前,笑着屈身坐在地毯上的坐垫上。

“学姐你喜欢就好。”

 

*

 

嘉典已经换上了运动服,开始在球场周围的跑道进行慢跑。

一旁的立花看着坐在长凳上发呆的黑猫,感觉有点异常。

“今天你们……是不是反过来了?”

黑猫依旧发呆的回答,什么反过来了。

“平时在球场,一般不都是吉美濑坐板凳偷懒吗?”立花转头看了看操场,“我第一次看到吉美濑君自己跑步……”

“这家伙,偶尔也会做出一些很有觉悟的事,”黑猫从长凳上站了起来,将口袋里的耳机那里出来戴在耳朵上,“这种人你要是太在意,会被他同化的。”

立花看着要走的黑猫,赶忙追问,“你去哪里?”

“去食堂,”黑猫回头看着立花笑了笑,“一早还没吃饭呢……对了,花坛里的足球,麻烦阿涟你给收拾一下吧。”

“花坛里的……足球?”立花有些不明白。

“我也不知道,”黑猫伸手指着周围的几个花坛,“早上来到就看到花坛边放着足球,原本以为就这一个而已,结果刚才发现每个花坛都有……”

话还没说完,黑猫就感觉自己说的话,好像哪里不对……

立花也有些感觉不好,“你刚才……说的是……每个花坛都有是吗?”

也就在这时,嘉典突然出现在两个人身后,抬手将一只毛茸茸的动物递到两个人眼前。

“你们两个,知不知道为什么日本的足球会变成动物?”

“这小东西貌似躺在球场有一段时间了,之前足球踢过来的时候我还在想。”

 

*

 

白井彻从便利超市出来的时候,看到一队人马推着手推车从自己身边驶过。

无意间视线撇到了手推车里乱动的麻皮口袋,虽然没有系上口,但里面貌似……有人躺在里面。

这么想着白井转身对着身后的那群人大声喝道,“都给我站住!”

对方继续狂奔。

“……我叫你们停下听到没有!!!”

手推车应声停了下来,围在车边的一群身着古朴的人颤巍巍的转过头,看着身后正在发无名火的白井。

其中一位一头水绿色头发个头矮小还顶着个白头盖的人看着白井的表情有点害怕的躲在另一位同样绿色头发但却身材高挑健硕的黑眼罩身后,抬头小声喊着身边的人,“怎么办啊团三郎君……外星人追过来了!”

身边的人:“……”

白井彻:“……哈?”

 

白井彻想,他今天应该是早上出门方式不对。

要不干吗一大早就看到一群疑似“cosplay”的人在自己面前上演狂殴自己人的场景。

有着俩狗耳朵的小个头:“沧太郎你够了!你现在连人类和外星人都分不清了吗?”

带着卡头黑围巾的小少年:“沧太郎前辈你傻不傻,对方只是个说话不客气的人类而已,你怕成这样干吗?!”

紫色头发带撮红毛的大个子:“你这样子哪里像百鬼!”

黑色长发别发簪的美女:“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沧太郎你真是太不争气了。”

其他人靠边站成一排,“……沧太郎君,太蠢了。”

被海扁的沧太郎:“……………………………………(╯‵□′)╯︵┻━┻”

手推车突然动了动,白井看到自己晃动的手推车,突然想到了自己原本的意图。

“你们!推的手推车里到底是什么?!”

所有人都停下了面对沧太郎的连续动作,转头再次看向身后的白井。

白井被这群人盯得有些心里发毛,虽然他不得不承认,刚才的凶吼其实都是为了给自己增加底气……

 

对面的状态其实也不算好。

先是努力跑路的时候被人发现,再然后是被人发现推车里的异样。

简直是不希望发生什么就会来什么,所有人都心惊胆战的,却发现,原本让濑户云做的镜像掩盖,全都过时失效了……

濑户云:“抱歉,早饭没吃,肚子有点饿。”

所有人都汗颜,一旁的黑蛇用手指绕着自己黑色的长发无奈的叹气,“濑户同学,请不要没事向沧太郎君学习,这样真的不好。”

除了沧太郎所有人:“嗯。”

沧太郎:“你们都给我够了!!!(╯‵□′)╯︵┻━┻”

团三郎看着对面站着的白井心里在想怎么办才能赶快离开这里,正队长不在,虽然说现在的他并没有再接管临时队长的职务,但是作为队中大哥,他还是要照顾好大家的。

毕竟这是跟正队长滑瓢雅也的约定,自己也答应了监督武藏晴明会努力不让大家掉队。

然而这时,一旁的昙户织“哎”了一声。

“我说,团三郎君……”昙户在下面悄悄用手指了指对面的白井,“那身制服……我记得好像在资料上看过。”

“嗯?”团三郎看着昙户,“看过什么?织。”

“我是说,”昙户放开了点声音。

“你有没有觉得,这个人穿的衣服,是垠空中学的制服?”

 

*

 

垠空足球社的操场上,陆陆续续的又来了很多成员。

当来到的人看到立花、黑猫和嘉典三个人围着一堆足球站着的时候,所有人都上前询问怎么回事之后,发现他们三人围住的一堆足球里,貌似掺杂了些什么……奇怪的东西。

“这……这都是些什么?!”来到就打招呼的长谷川赤彦看到其中一个足球上挂着一个毛茸茸的大尾巴,赶紧往后退了退。

中谷瞬一倒是顺手拿起了一个怪异的足球在手中翻来覆去,结果翻了几圈之后,一双小眼睛突然出现在中谷的视线中,还很调皮的眨了两下。

“啊!——什么鬼东西!!!”

中谷赶忙把手中的足球抛了出去,落下的时候刚好被刚来到球场的光焰永夏给接个正着。

带眼睛的足球又多了个可爱的尖嘴巴,呆萌呆萌的看着抱着自己的光焰。

“呀!”

光焰:“……这足球,漏气了吗?”

刚换好队服来到操场的白木梨香和菱川白雪看着眼前一堆乱糟糟的场面,还没搞清楚状况,一个足球此时刚好出现在两个人的脚下。

梨香和白雪同时低头看向足球,同样是带着眼睛嘴巴和尾巴的足球,这次又多出了两只肉肉的毛爪子,一爪扒住一个人的鞋子,抬起面部看着同时低头的两人,“嘟嘟嘟”的吐着舌头。

“………………啊啊啊啊鬼啊!!!”

梨香一脚把脚边的“足球”踢了出去,球飞出去的方向刚好是鬼头朽重弓所在的方位,“足球”还在空中开心的打圈,结果鬼头一伸手,“足球”死死地固定在鬼头的手掌之中。

所有人都愣愣的看向鬼头,而鬼头手中的“足球”,却因为动弹不得,抖动着爪子哭了起来。

“足球”:“呀呀呀呀啊啊啊啊啊啊……放开我啦你这个大个头!!!QAQ”

鬼头&众人:“……”

一旁的佐藤佑裡站在鬼头手中的“足球”旁边,用手指对其“左戳戳右调戏”后,转头看向一旁无语看着的桐野。

“这个……是狸猫吗?”

 

*

 

白井觉得,对方现在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和看见食物没有区别。

前一分钟和后一分钟的差距,有些……过于大……

对面带着黑眼罩的被叫做团三郎的男人摸了摸下巴,看着他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的确是啊……那个米黄色的毛线外套边上,应该是垠空的标志。”

“哎?”其他人听了团三郎的话也都同时看向了白井。

白井被盯得满脑门都是汗。

“……你们!你们要干嘛?啊!”

黑田濁:“嗯~蓝色的翅膀。”

鬼冢狂焰:“垠空的学生啊……”

栉名铃:“会不会是足球队的人呢?”

所有人齐刷刷的看向铃,然后又快速的看向白井。

白井想哭的心都有了,被这样来回盯着看自己的心脏也一惊一跳的,简直不能让人好好说话。

正当自己在想如何离开这群人的时候,对面的昙户却先上前,每走一步身后就会升起层层黑雾。

“小兄弟,打听个事。”

浓雾慢慢笼罩着昙户,原本黑灰色的双眼不知为何在浓雾下却发出猩红色的光。

“你知不知道~垠空中学应该往哪里走~”

白井被昙户的浓雾逼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的面前,昙户露出猩红色的眼睛,黑色的头发散开变成了白色的巨网,而在昙户的身后,六只硕大的黑腿露出锋利的尖爪,齐齐对准白井。

白井被这阵势吓得有点慌了。

“妖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全体人员看着白井如同蜥蜴一般连爬带跪的四肢快速前行时,都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家的大姐。

犬神士郎:“啊……跑掉了。”

一条布:“啊……跑得好快啊。”

沧太郎:“不愧是昙户大姐头,恐吓一流。”

团三郎:“沧太郎,”

沧太郎天真的抬脸看向团三郎:“纳尼?”

团三郎:(抬手一拳击中沧太郎面部)“给我住嘴。”

昙户:“……怎么办啊他跑掉了我们要不要追过去赶紧把他抓回来啊再绕下去我们还怎么到达垠空中学啊啊啊啊啊……QAQ”

 

*

 

死吹成实一早心情非常好。

坐着新买的兰博基尼上学,路上还遇到了同样上学的小泉小百合,一段富含绅士风度的邀请,竟然把对方请上车同行,实在是不错。

今早的我,也依旧帅气。

这是成实内心的膨胀妄想。

结果对面的小百合看着成实那沾沾自喜的自恋脸,一边无奈的暗自笑笑。

成实君今天,自我意识又有些过剩了……

 

车开了一段距离之后,成实还在想要不要开口说些什么,结果在做好准备开口的时候,车外一道白影飞速的超过了自家的兰博基尼,留下后方一条长长的白色轨迹。

小百合先发现车外的情况,头靠近车窗边看着前方,“好快啊,竟然超过了成实君的车,这要是参加奥运会不知道得拿多少金牌。”

听这话的成实着实被呛了一下,赶忙对着自家司机问道,“什么东西超过了我的车?”

司机毕恭毕敬的回答,“回少爷,貌似是个人,好像是受到了惊吓跑得飞快。”

成实盯着司机。

“你现在把车开多快?”

“30迈,少爷。”

“这么空旷的街区你才开30迈!?管家你是在逗我吗?!!!”

“那个……”驾驶中的管家汗颜,“我以为少爷您不急着赶到学校,更何况,小泉小姐还在车上……”

“全速前进!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快能超过我的兰博基尼!”

管家&小百合“……”

 

*

 

白路和葵一人抱着一只毛茸茸的狸猫,在嘉典的各种软磨硬泡下,终于将校园中变成足球和隐藏起来的狸猫全部聚集在一起。

简单一数,十二只狸猫挤在一起齐刷刷的眨巴着小眼睛看着球场上的所有人,做出各种各样的状态。

有抬手示威的。

有抬爪卖萌的。

有满地打滚的。

还有扒着鞋子讨吃的……

 

一旁的岚蹲了下来,与一个看上去比较老实的狸猫对上了视线。

两者互相看了好一会,狸猫突然开口,“你想问什么,少年~”

岚眯了下眼睛。

“你们就这么多?”

狸猫突然后腿支撑的站了起来,前爪向两边一摊,“怎么可能!我们家族可是一个很庞大的群体。”

“哦……那其他狸猫呢?”

狸猫放下摆弄的前爪,“都在山里,有没有兴趣?我可以带着你去见我们的团三郎大哥!”

“团三郎大哥?”

“对!团三郎大哥!我们的群狸之首……啊!”狸猫突然叫了起来,然后围着其他的狸猫快速的转圈跑。

“我们忘了通知大哥这个学校的具体位置了!!!怎么办怎么办???”

 

*

 

开始全速前进的兰博基尼,在普通公路上小心轰鸣着。

而此时的成实,被一下冲刺一下急刹的驾驶搞得都要吐了。

小百合依旧安静的坐在车上,好似这些都无法影响到她。

“能不能驾驶稳点啊管家?!”成实实在忍不住了,无力的吐槽道。

“不能啊少爷,全速前进在这里真的很难。”

成实:“……别追了……要吐了……”

紧接着一个深度急刹车。

成实胃里的早饭直接从胃里冲了出来,为了不在小百合面前丢脸,赶忙一把捂住自己的嘴巴。

然后让成实最悲剧的是,因为管家一转头汇报说,车外貌似与一辆手推车发生了摩擦,需要下去看看的时候,成实又一口气将嘴里的东西全数咽回了肚子里……

一旁的小百合决定装作没看见,与管家一同下了车。

这种情况,成实哭死的心都没有了。

 

下了车一看车头前,大队人马加上个吓惨了的白井彻,成实有些搞不明白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推着车的那群人,也终于在追上白井彻的时候,很恰到好处的与成实的车来了个“亲密擦肩”。

“你们放过我吧!”白井抱着根路灯对着人群大吼,“我是老打架老捣蛋,但是我又没杀人放火,你们要是拉我去地狱我才不要呢!学校里我是老逃课啦!但是我没有不好好学习啊!何况我还要跟大家踢球呢你们都离我远点啊啊啊啊!!!”

成实看着这样的白井,思维上有点傻。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白井,以往那个目中无人,傲娇狂躁的家伙,完全被现在这种吓尿裤子的状态给覆盖的干干净净。

简直……简直太有意思了!

而这个时候,手推车突然一沉,车肚子“咣”的一声磕到了地面上。

在所有人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原本在手推车里麻皮口袋突然从里面一把掀开,一个长相更怪异的家伙从手推车上走了下来。

成实和白井看着站在面前的家伙,脑袋里一团乱麻。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又冒出来一个奇怪的家伙。

团三郎赶忙喊住对方。

“不可以,艾布纳!你现在还不能随便出来。”

“不用再掩藏了,团三郎君,”艾布纳看了一眼身后的团三郎,然后整了整身上的斗篷,面对着成实和小百合。

“垠空中学在哪里?飞船很快就会到达这片区域,如果不希望足球消失地球毁灭,现在就带我去那里!”

 

*

 

“总有不好的感觉。”

白路看着嘉典的表情一直都保持着紧张的状态,心里也有些担忧。

“怎么了,嘉典?”

看了看好友,嘉典也觉得,自己的精神绷得太紧了,赶忙松开眉头对白路笑了下。

“没,只是觉得,眼前这一切,似乎会变成不小的麻烦。”

“不小的麻烦?”白路有些不解。

“嗯,”嘉典站起身,“似乎会发生什么……总感觉有些不妙。”

“这是你的直觉?”白路也同样站起身,看着嘉典。

“应该说,是已知的结果,未知的过程……”

白路看着嘉典,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这家伙或许,又开始犯中二了……

不过对于嘉典的直觉,别人可以不信,白路还是多少会信一点的。

不管怎么说,嘉典作为“魔女”真正的实力,白路或多或少还是了解的。

 

天空突然间暗淡了许多。

感知到光线开始变弱的松下月,仰头看了眼天空,却好像看到了不好的东西。

“快看太阳上的那个是什么?!”

所有人都随着月的话仰头看向太阳,却发现,漆黑像一个纸飞机形状的东西,遮去了太阳一半的光辉,正在缓缓变大的向他们所在的方向过来。

佑裡看着天空,右眼微微的泛出金色的流光,用手遮住的他看着下落的物体,喃喃的说道。

“这难道是……”

黑色的物体一边下落,一边在物体中央开启了一道强烈的红光通道,通道笔直的落在垠空的球场中央,所有人都避开那里聚在一边。

佑裡的眼睛貌似开始疼得厉害了起来,一旁的樱田发现了问题,赶忙上前扶住疼痛难忍的佑裡。

“佑裡前辈,你还好吧佑裡前辈?”

佑裡捂住右眼,疼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而此时,光柱里快速的闪现出几个黑影,当光柱消失了之后,整个太阳,已经被上方黑色的巨型物体完全遮住。

中谷看到这些人,下意识的指着对方。

“啊!那个家伙!不就是夏天合宿的时候出现的外星人吗?!”

而被中谷认出的外星人们,满脸讥笑的看着面前的垠空足球队全体成员,傲慢的开口。

“说,艾布纳是不是已经来到你们这里了?弱小无能的人类,你们把那个叛徒藏哪里去了?!”

 

*

 

成实的兰博基尼继续在公路上狂奔。

一上过岛大桥,兰博基尼真正的马力全开,全速向垠空中学冲刺。

“果然……那群家伙先到了。”

艾布纳看着落在垠空中学上空的巨型飞船,心里万分焦急。

原本在快速行驶的兰博基尼突然车身晃了一下,紧接着,车顶上一下子多出了一群人。

从后车窗看到沧太郎贴平的大脸时,成实着实被吓了一跳。

“这群家伙……怎么会在我的车上?”

艾布纳平静的说,“他们一直在你车顶上。”

成实惊异,“我怎么没发现?!”

“你当然不会发现,”艾布纳看向窗外,和从车上跳下来快速奔走的犬神和黑蛇,以及乘着灵灯低空飞行的冰泪凉灯摆手。

“他们都是妖怪,隐身是他们很擅长做的事。”

“妖……妖怪?”成实瞪眼看着窗外。

“嗯,百鬼院中学的,难道说你不知道?”

“……”成实看着艾布纳,内心狂吐槽。

你个外星人知道的都比我这个地球人还多!

 

*

 

“——阳光抽射!”

葵在对方连续踢出三个球将没有战力的经理人立花踢中之后,瞬间发怒了。

一个必杀技出去,球在对方的手里只是快速的自转了一会,就彻底停住了。

“……什么……”

自己的射球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这让葵感到意外的失落。

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个过程,面对外星人的傲慢无礼以及不讲道理,桐野同样内心愤怒。

“你们有话就好好说!没话说的话,用踢球决定胜负!”

“胜负吗?”外星人认为桐野的话就像一个笑话,直接鼻子一哼。

“有这个必要吗?”

“什么?”桐野真的怒了。

“什么叫有这个必要?是你们先来我们这里大闹的,踢伤了我们的同伴你们不仅没有歉意还觉得自己很有理?足球是不会原谅你们的!”

“对我瞎哔哔什么!我特么的还不会原谅足球呢!!!”

对方的发言直接将桐野镇住,桐野瞬间不说话了。

“对你们人类说这么多干吗?我们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足球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所以你们这群家伙,也都给我……”

“不要再这样了坤赛特!收起你的愤怒吧!”

声音从队伍旁的围墙传了过来,在大家都循着声音望去的时候,艾布纳与百鬼院的大家一起翻过墙头,直接进入了足球场。

在艾布纳站在所有人面前的时候,所有人都感到意外,反而是对面的坤赛特,貌似就跟知道对方回来一样,诡异的笑着。

“来的有些迟啊,叛徒。”

“我不是叛徒!坤赛特,清醒一些吧!这里是地球,不是我们的家,不要把我们的痛苦施加在别人的身上,这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的。”

“啰嗦话太多了叛徒!该清醒的人是你才对!!!”

一道强有力的抽射,原本踢到对方处的足球瞬间又被坤赛特踢了回来,非常快速的向艾布纳冲了过来。

艾布纳没想到坤赛特会对自己射球,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他已经来不及躲开了。

“——八百八狸!”

艾布纳眼前瞬间涌入了大批的狸猫,每只狸猫都变成了足球,争先恐后的向攻过来的足球迎面撞击着。而团三郎本人却冲入了狸猫群中,飞起一脚对上了冲过来的足球,却在最后依旧没有突破。

“可恶!”

团三郎被击退,百鬼院的众人都以为这次真的没办法的时候,却没想到艾布纳的身边,身着运动服的嘉典突然出现在了艾布纳的前方。

球即将过来,嘉典在上前的时候,用艾布纳可听到的声音向他发出询问。

“外星人。”

“什么?”

“如果这一切都会因你而毁灭,我不会原谅你。”

嘉典将双手交叉在额面上,挺直身子非常华丽的一甩,额面上结出了三层菱花般的结印,面对飞射而来的足球,嘉典对准目标,腰上猛地用力,将额头上的结印正面冲击足球。

 

“——奇迹魔咒!”

在碎了第一层结印的时候,球突然停止的自转,嘉典将球向空中一顶,求顺利的被抛向空中,笔直的落在了嘉典的脚边。

“喂!外星人们!”

嘉典将足球从地上拿了起来,看着对面那群因为没有将艾布纳教训成功而咬牙切齿的外星人,伸出手对着对面喊道。

“我不管你们多么的讨厌足球,那是你们的事,对于我们而言,足球是羁绊,很重要的东西。”

“如果你们要从我们手中夺走足球,那你们就试试看!无论如何,我们的足球,是不会输的!”

站在嘉典身后的艾布纳看着面前的人,握紧双拳也走到了前方,向自己原本的好友恳求。

“算了吧坤赛特,”艾布纳面对好友,实在不忍心看他那一脸的愤怒会一直这样,“这里的人们热爱足球,这里的足球也不是毁灭之物,如果足球在这里也会毁灭世间,我绝不会反对你的一切,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是非不分了,拜托你,坤赛特……”

“给我住口!!!”

坤赛特咬碎了牙对着艾布纳大吼。

“叛徒就是叛徒,从此以后,我们恩断义绝!我不会放弃计划的!这里并不只有我们,所有被足球迫害过的星球,大家都会联合起来,抗击我们共同的敌人!”

这就像革命誓言一般,坤赛特的话掀起了身后所有外星人的呐喊。

垠空的上空,久久的回荡着外星人的誓言,让所有人都莫名的感到恐慌。

 

“真是……吵死了!”

声音在呐喊中逐渐减弱。

所有人都看向满脸怒火的桐野渡,对于垠空队长的他,现在是一肚子火没地使。

“自以为是也该有个限度!”

“足球本来就是互相竞争的东西,只有竞争,才能不断进步,只有进步,才会有新的突破。”

“你们拿着所谓的和平当幌子,将足球用到了邪门歪道上,没有感情的利用足球,你们说你们可悲,足球才是最可悲的!!!”

“连真正的足球都不会踢,你们在这里叫嚣着别人的足球,算什么东西!!!”

 

“真正的……足球?”

 

坤赛特并不理解这句话,带着对地球人的足球的愤恨,他们暂时撤退。

嘉典在飞船调头离开的时候,直接整个人摔在了球场上。

白路说嘉典为了省钱,现在连晚饭都省去了,有的时候,中午饭都会不吃。

嘉典在医务室躺着的时候,桐野渡和大伙站在教室外,内心满是沉重。

 

百鬼院的千本戟魔走到桐野的面前,向他伸出了手。

“虽然你跟我们学校的团三郎君有过接触,不过我们的话应该是第一次照面。”

桐野抬头看了看千本,缓缓的抬起手。

“你好。”

“你好,桐野渡君,我是百鬼院足球队现任的临时队长,千本戟魔。”

“是这样啊……你们的正队长总是老不在家。”

千本:“……”

“不管怎么说,现在暂时安定了。”团三郎和昙户一起走了过来,拍了拍桐野的肩膀。

“辛苦你了,渡君,不管怎样,我们同样不会让他们的计划得逞,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千里迢迢的赶到这里,把艾布纳给带到这里。”

“我明白……”桐野再次看了眼保健室里的嘉典,“我的朋友已经告诉我大致可能发生的事情了,我有心理准备。”

“朋友?”昙户看着桐野,非常好奇。

“嗯,一个很懒却又很在乎别人的家伙。”

 

嘉典在醒过来的时候,开口第一句话就是饿……

“给你的奖励。”

白路在床边递过来一包焦糖饼干。

嘉典笑了笑。

“我有快两年没有吃过这东西了。”

“妈妈上次出差在国外买了不少,给我寄了一些,下次再给你拿点。”白路伸手将嘉典头上的头花和发圈取了下来,将他的头发散开在床头。

“你真的不必要攒那笔钱,”白路有些心疼的整理着嘉典的长发,“我什么都不缺。”

“那是未来的钱。”嘉典满不在乎的闭眼,“谁让我比较命苦呢,魔法使这条路,现在转的话很困难的。”

“为什么?”白路坐回板凳上。

嘉典笑了笑,看着白路,“信仰会有所不同。”

 

然后嘉典拆开了那包饼干。

只有两片的口袋装,取出一片塞进了嘴里。

嘉典默默的闭上了眼睛,将叼在嘴巴里的饼干用劲咬开。

在他眼里,新的世界还会继续出现。

现在只不过刚刚开始。

 

 

“最终决战,可别输哦。”

评论

© 天上貌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