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貌月

寻求安静
(头像来自coco)

[售馨公开][小足球go][京天]单身的我,希望告白

——————————————————————


今天突然想到源老板还没给工资→_→

……好吧与她无关,是因为上个月的工资单位到现在不发,没钱买东西有些伐开心(*/ω\*)

与源子正好说起关于早前的本子是否还剩,结果对方回答全卖掉了,印的少还是很轻松,先松口气,然后就说,既然都卖掉了,那就全文公开吧。

其实并不是什么太好的作品,只是去年写的时候,刚好万圣节,又刚好快光棍节,然后为了调整心态,也为了CP15,写了这么个纯感情的小故事。

感谢已经买到本子的朋友,你们的支持和鼓励成就了今天依旧在码字的我。

希望,现在还会有人喜欢。


——————————————————————



单身的我,希望告白







万圣节化装舞会。

其实也就是把自己往奇怪和吓人的方向打扮,松风天马将自己打扮成了狼人,躲在活动室里等待后辈们敲门。

“不给糖就捣蛋!”

活动室除了他以外,还有打扮成恐怖南瓜的西园信助,月猫的影山辉和木乃伊的雨宫太阳。

“大点声我们没听见~”小辉小小的使了下坏,门外的后辈无语的望了望头顶的月亮,几个人一起再次大喊了起来。

“不给糖!就!捣!蛋!!!”

“开不开门?”躲在门后手握把手的信助询问大家意见。

“要不再等等?”太阳将手里的糖果盘放下,“来个竞猜,让他们猜我们的装扮,猜对了有大奖!”

天马无奈地歪头道,你们真心要玩下去不怕后辈们来砸门?

结果就是真心玩游戏了。

“生活要有乐趣嘛天马同学~”


“吸血鬼!”

“僵尸!”

“科学怪人!”

“巫师!”

综合下来,没一个对的。

天马摇摇头,跟信助一起躲在门后,将门打开。

然后,前辈们对着门外一起喊,“噗噗——全都不对!”

“啊啊……怎么会这样!”

后辈们边后悔没猜到边进了活动室。

“万圣节快乐!”“大家万圣节快乐!”

互相打过招呼,却并没有急着发糖。

小辉作为发话人,带头发言总结,“既然大家都没猜对,那么就来点小惩罚吧!”

“哎——!怎么这样!!!”

过了这个学期,所有的高三生就要准备毕业了。

每个人都决定好了未来的目标,也就是这样,最后的时光难能可贵。


“来来来,趁着现在还能见到我们,就送点实际意义的留个纪念吧!”

“前辈那个不应该是毕业的时候才送东西吗?”

“毕业纸花太统一了,有点不一样的才有意思。”

“哎……可是只有糖果啊!”


最后大家都象征意义的得到了有意思的纪念品,信助得到的是经理人送的挂件,小辉得到的是一个男生钱包里多出来的美女卡片,太阳得到的是印着碎花的手记本。

而天马,得到了一枝蓝水鸢。

“队长如果不介意,就收下这个吧!”

送的人是社团里的一个女队员,其实装扮成花精灵的她,手上的篮子里有不少糖果和花。

天马看着手里的水鸢花,傻乎乎的笑了笑。

“总觉得……无法保留太久。”

“学长要是舍不得,那就手机照下来留念好了。”

学妹的提议倒是不错,于是天马将花拜托对方拿好,自己拿出手机,对着花束对焦镜头。

“要拍了!三,二……”

眼前的花束突然一晃,天马的视线,变成了别的东西。

仿佛风中的红丝带和花瓣,还有蓝色校服下的白色剪影……

“队长你怎么了?”

拿花的女队员等了好一会也没等到拍照的那声“一!”,低头一看自家队长正对着手机屏幕发呆。

发现自己失态的天马赶忙回神道歉,并速度的拍下照片。

很漂亮的水鸢花,蓝色的花瓣犹如带着水波纹边的大百合,个性而又美丽。

“拍好了谢谢。”

“给前辈的花!”


发完糖果闹完活动,万圣节晚会就算是正式结束了。

高中难得将体育室开放到晚上8点,结束活动的学生也都三三两两的结伴离开。

天马依旧穿着他那身狼人的装扮,拿着背包和衣服还有学妹送的花束,准备跟着大部队一块离开学校。

天马所在的高中在南区,如果要回到木枯庄需要乘坐地铁15分钟左右。

大家一起上的车,一共三站的路程却每一站都会少几个人。

坐到最后一站的时候,信助下了车朝天马摆手。

“明天见天马!”

天马举着套着狼爪手套的手向信助挥手,“明天见信助。”

没多久地铁的大门随之关闭。

地铁再次前进,很快进入了漆黑一团的隧道,天马低头看着手里的那束蓝水鸢,不由得叹了口气。

总觉得这束花并不适合自己,自己并不是这种高冷大气的感觉。

别人送的也是没有办法,于是就这个想法,天马将花搭在行李堆上,摸着自己的肚子。

“好饿……”

虽然在学校活动的时候吃了些东西,不过那些根本不能当饭吃,天马异常的希望,秋姐能在家里剩点什么。


地铁上三三两两的人时不时的将目光落在打扮怪异的天马身上,而天马也觉得自己好像太过扎眼,有些害羞的将戴在头上的狼耳朵发箍取下来。

带着爪子手套去摘头上的饰物,总有种不太好拿下来的感觉。

结果取到一半的时候,天马的左手不能动弹了。

“不是吧……勾住了吗?”

发箍是哪种普通的棕色塑料,内侧有一排很密集的小刺梳,因为制作的时候材料不够,所以按理说应该用布料褒贬的发箍就没有这么做。

结果天马就因为手上的布爪子被带进发箍内侧,勾住了布料出不来了……

天马拉了一会发现貌似发箍还勾到了头上的卷发,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地铁在慢慢进站停靠,已经打开了大门。

好不容易决定不摘下来又戴回去的天马将勾住的爪子给顺了出来,这边提着书包和行李起身就准备往门口冲的时候,却一个没注意,花掉在了地上。

“啊!花没有拿!”

好不容易都跑出门口的天马结果又转回身跑回座位附近拿花,趁着还没打铃赶紧……

“快快快地铁要走了!”

“赶紧进来别磨蹭!”

“等等我你帮我拿一下!”

“你真是麻烦快一点了!”

“你们再进去些我没站进来!”


大门关闭,铃声停止。

“呼~进来了~”

“还好还好赶上了。”

“找个座位先坐下来。”

“赶紧回家我都累死了!”


……我都想哭了好吗!

天马面对着那群正好卡点进入地铁的五位女生像硬塞进来一般挤进天马刚好要出去的那个门口,然后一脸很开心清爽的表情去找座位,简直是欲哭无泪。

自己还没下车呢,就这么坐过站了简直是从来没遇到过的事!

好吧今天就这么遇到了……

没有办法,只能等着下一站去对面坐回来了,还好并不是很麻烦。


下了站台后发现整个站台就只有天马一个人。

好奇怪明明是周五这个时间按理来说应该会有很多人在才是。

难道说都去参加万圣节游行了?……不太可能吧。

距离下一趟列车还有三分钟,天马也懒得走到车尾的座椅上坐着,就这样拿着东西在楼梯口附近的入口处等着。

再次低头看着手里的那束花,天马想他在给花拍照的时候,自己到底看到了什么。

很模糊的感觉,却又觉得好像很熟悉。

应该是以前发生的事情,却又好像不太记得了,到底是什么?

头顶上出现了若隐若现的脚步声,貌似是有谁正在顺着进站楼梯下楼。

明明有扶手电梯为什么要走下来?天马顺势抬头向身后的楼梯上方张望,结果楼梯上并没有人。

是错觉吗?月台本来就只有他一个人,光有下楼的脚步声却没有人影出现……

天马越想越头皮发麻,哆嗦了一下往地铁进站的方向转头。

却看到了自己熟悉的身影。


重点高中的统一男子制服,一手提着挂着银色徽章的书包,视线停留在右手撑着的一本辅导用书上,深蓝色的刺发顺着脑后翘起的单马尾以及鬓角垂下的卷发,随着地铁驶来的通道风在空气中浮动。

天马觉得一切来的好突然。

前一分钟天马还觉得,手中的花或许很适合剑城,结果下一刻人就出现在自己面前。

虽然对方并没有发现自己。


地铁伴随着车站语音播报快速的开进车道,风速也突然间变得急促起来。

剑城京介将托书的右手之间夹着的书签重新夹回书页,在列车带来的风中合上了手中的辅导书,然后顺着列车行驶的方向侧目。

那一刻他注意到了另一侧看着自己的人,即使穿着打扮跟平时不一样,剑城也能一眼认出了对方是谁。

只不过剑城还是惊讶了一下。

“天马……这么晚你穿成这样在这里做什么?”

地铁稳稳的停靠在站口,带着好似气压的释放声打开了地铁的车门。

风依旧在空气中吹拂,天马看着剑城并没有回话,直到剑城侧身向自己走来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之前貌似是看剑城看得发呆了,一时间有些脸红,赶忙转身钻进了地铁。

剑城看到天马要走进地铁的时候不知为何心里突然开始紧张起来,紧接着身体从行走直接变成了小跑。

但即使这样他也没有在地铁外追上天马。

从一个闸门跑到另一个闸门,起码也得有半截车厢的距离,这段距离里,剑城的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他在迈进闸门之后就站在那里看着坐在对面打扮怪异的天马有些僵硬的在向自己打招呼时,再次确认,这家伙就是自己认识的那个足球笨蛋。


地铁开动的时候,剑城走到了天马坐的座位对面,跟他对话。

“怎么会在这里?我记得你们之前发推特有说学校会搞万圣节晚会……”

他们所在的那节车厢并没有太多的人,有个坐在他们附近的年轻人正戴着耳机闭目听歌,还有个大叔样的中年男子靠在车厢的最前头仰面酣睡着。

剑城与天马面对面的互相看着对方,天马抬手挠挠头,笑了下缓解气氛。

“那个什么……我不小心坐过站了。”

剑城放下了手中的书,放松了下一直紧张的后背。

“嗯,猜应该也是这样。”

听到这样的话天马撇着嘴在肚子里腹叽,猜到了你还问,一定是故意的!

然后剑城继续笑着问,你这是什么打扮,大毛狗?

“明明是狼人!是狼人你才是大毛狗!!!”

天马很迅速地反驳剑城,得到的只是一阵很真切的笑声和一句“抱歉我开玩笑的,因为你的装扮太像毛绒犬了所以不自觉的就……”

开起了玩笑。

天马也只是将脸转到一边,像个别扭小孩一样的小声嘀咕着。

“坏心眼剑城。”

明明这家伙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


自从国中毕业选择了不同的学校,剑城简直就像是变成了不同世界的人,一心扑进学习之中。

剑城所在的高中算得上是这个区域资历最好的学校,除了男女校区以及统一规划外,学业课程是最重的一所学校。

当然,足球训练也是出奇的严厉。

剑城在那群学校里兼顾了很多东西,有时候就连周末都无法好好休息。

偶尔有空闲,和过去的朋友踢球逛街,也经常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些疲惫的表情。

“很累吗?要不要休息休息?”

每当天马出言关心剑城的时候,这家伙会在突然惊醒的表情之后,伸出手捏住天马的脸颊,然后用很戏虐的表情和语言逗弄天马。

“是很累啊,如果你愿意做我的枕头让我在草地上睡一觉,我倒是非常乐意~”

或者是“你要给我做全套贴心服务吗?我比较喜欢放松按摩的那种。”诸如此类的话语……

天马不明白,高等学府的学生难道平时都是这么对话的?

剑城一点都不可爱了!


不过在剑城上学附近的另一所高中上学的狩屋正树倒是给出了天马一个类似答案的看法。

“那家伙的学校外表看着光鲜亮丽,其实就是一炼狱!嘛我是不喜欢有头脑的人在里面闷声耍心眼,不过剑城那家伙我个人认为他能在里面能保持现在这个样子还是很不错了。”

“现在的剑城我觉得一点都不可爱。”

天马说出这话的时候狩屋无语的打了个冷颤。

“这家伙从来就没有可爱过好不好天马君你到底从哪里看出可爱点的???”

“可是……跟以前比起来,作弄人的剑城,真的一点都看不出他到底要做什么,让人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你就当他压力过大找你减轻压力不就好了?”手续摊手笑着摇头,“真是,天马君你真是太搞笑了。”

“我哪里有搞笑……”


“天马为什么会选择装扮成狼人?”

剑城依旧是坐在对面,向天马继续发出询问。

“我……”天马抬头看着剑城,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理由其实是有的,因为就连外校的狩屋都路过他们学校过来玩了,可是剑城却因为补习班根本来不了。

天马觉得太寂寞了。

大家不能一起玩,总觉得缺少了什么。


“如果剑城你来的话,我一定不会装扮成狼人……”

天马坐在座位上小声嘀咕着,因为声音很小剑城看了一会就问天马在说什么。

“没有,只是……想装扮而已。”

剑城意味深长“哦~”了一声,然后坏心眼的笑了下。

“这么喜欢大毛狗?还必须是浅棕色的。”

“都说了不是大毛狗了!”


列车广播刚好在这时播报马上要停靠的站点,四分钟的时间过得很快,这让天马觉得,这段路程真的很短暂。

“准备下车吧,狼人少年。”剑城抬头提醒着天马,笑意一直挂在嘴边。

“能见到你,我很开心。”

从座位上起立走到闸门口的天马,表情有些复杂的看着坐在门口的好友。

“见你一面好难。”

剑城有些无奈的闭上眼睛。

“啊,抱歉。”

列车进入了车站,车外的光线和物体开始慢慢的清晰起来,天马抱着衣服挎着背包,手里的蓝水鸢微微的点着头。

“这个!”天马将那束花直接递到剑城面前。

“送给你。”


剑城有些惊讶天马的举动。

蓝色的水鸢花恣意的怒张着花瓣,透露出淡淡的幽香占据了剑城的所有视线。

疑惑的看着将花递给自己的天马,那双眼睛里,剑城看到了天马的倔强,以及天马想要表达却表达不出来的感觉。

伸手接过花,鼻子靠近时嗅了一下,香味很浓烈,如果不是靠近的话根本无法嗅出这花的内敛。

“谢谢,”剑城友好的感谢天马,“为什么,会给我这个?”

天马收回了空无一物的手,列车也在这个时候停稳打开闸门。

两个人对视了大概三秒,天马嘿嘿一笑打破了沉寂的气氛。

“因为我觉得,它很像你。”


如果说花瓣让我想起了你的头发你的面容,那么香气就让我想起了你的一切。

外表安静却热烈的心。


天马出了列车,站在车外对着窗口向车内的剑城挥手。

“下次见了!有时间去河畔球场踢球!”

剑城只是隔着窗子点头,随即也伸手告别。

列车只停靠了三十秒,铃声响过,再次下一个四分钟的路程。

天马就这样站在月台上目送着列车驶离车站,顺着通道的风舒了口气。


“今天晚上,感觉或许不错。”

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天马望了眼深不可测的车道,然后转身离开。

希望出站口附近有拉面档,他有些想吃热乎乎的东西了。


剑城回到家后,就从储物柜里找出了一个买了很久却从来没有用过的硫璃花瓶,灌了点水将那枝蓝水鸢插了进去。

在花上喷了点水,香味比之前浓烈了许多。

但毕竟只有一朵花,再浓烈也很微弱。

原本在里屋看电视的剑城优一在听到剑城回来时发出的声音就从房间里慢慢走了出来,一眼就看到了剑城手中的花。

“怎么突然想起来买花了?”优一温柔的询问,“这花真漂亮。”

“在地铁上碰到了天马,他给我的。”

“天马君?”优一有些惊讶,“我记得他好像是坐2号线的北方向,跟你正好相反啊。”

剑城耸了下肩膀,“嗯,这家伙坐过站了,所以就碰到了。”

“这样吗?”优一笑了笑,“天马君也有犯迷糊的时候。”

剑城将花拿到了自己的房间,放在了能照到月光的窗台上。

“哥哥你早点休息吧,我收拾收拾就上床睡觉。”

优一靠在门边看着在房间里收拾的弟弟,“洗澡水烧好了,京介去泡个澡再睡吧。”

剑城转头看着自家正在恢复健康的哥哥,安心笑着回答道,“嗯,我一会儿就去。”


洗好躺在床上时间也将近十点,剑城无聊的摸出手机登陆社交软件,一打开就是好友群的图标在屏幕上不停蹦跶。

信息数量不断地往上攀升,剑城点开了群,对话框出现了很多照片。

有认识的人也有不认识的人,剑城将对话翻到了最顶层一点点的看,才看到了一张狼人天马被木乃伊太阳和月猫小辉架在一堆人中的照片。

下面还有神童拓人的对话,[看上去很开心嘛。]。

再往下翻,就是成群结队的围观。

[迷你皮卡丘(21:42):天马在一堆后辈里面还会害羞呢!]

[猎网恢恢(21:43):队长你什么时候这么娇羞了?→_→]

[光辉万丈(21:44):我可以作证哦!我架着队长的时候队长他的脸就跟个苹果似的!]

[迷雾倩影(21:44):早知道我和神童就去找你们了,今晚正蹲宿舍无聊呢~]

[音乐开拓者(21:45):还不是因为学校突然说有加课结果讲课的教授又临时有事改成下次。]

[抖动尾巴的小仓仓(21:46):神童不是吧你……竟然去听那个骗场老教授的课!]

[阿波罗在躲雨(21:48):大学难道没有万圣节晚会?]

[迷雾倩影(21:49):╮(╯▽╰)╭有就不至于这么无聊了。]

[飞天小马(21:51):楼上说我娇羞的就你们活动中最闹腾!]

“噗!”剑城看着对话不由自主的笑出了声。

这群家伙,夜里面都能凑在一起在网上开小聚会。

反正睡前也无聊,剑城作为长期不出现人员也趁着这个时候跟着下面开起了聊天。

[我有圣剑你砍我啊(21:53):夜里都玩的这么开心,让我这个补习班出来的情何以堪。]


群里所有的成员昵称全都是管理员统一改的,顺带一提,管理员是狩屋。

而群主是天马……

狩屋的意思是“用真实名字聊天那得多无聊,起点有意思的名字好了!”,于是就成了现在这种满场鱼龙混杂的状态……

所有人中估计就雾野兰丸的名字最好听,而剑城的,纯属狩屋对他的嘲讽。

[猎网恢恢(21:53):呦!高材生你明天放假啊!]

“……”就知道这家伙会出来嘴坏!

[我有圣剑你砍我啊(21:54):不放,快校考了明天要去考点学校报名。]

[音乐开拓者(21:55):剑城好久不见,确定好出路了吗?]

[我有圣剑你砍我啊(21:55):神童桑也是,比较想去A区的那所大学,不过选的专业貌似分数太高有些困难。还有狩屋,你要把我这个名字锁定到什么时候,赶紧改了!]

[猎网恢恢(21:56):权限现在不在我手里,我交给一个不在线的管理员手里了~]

……狩屋你小子绝对故意的!

剑城无奈的在对话框敲打着[天马你的权限应该可以吧]的时候,上面的聊天记录却一连蹦出来好几条对话。

而且还都是天马一个人的。

[飞天小马(21:57):剑城你要决定去A区上学?]

[飞天小马(21:57)A区的哪所学校?东田大学?]

[飞天小马(21:57):我班上的同学说那所学校的足球部超级厉害的!据说曾经差点与职业国家队踢对抗赛了!]

[飞天小马(21:57):剑城决定选择什么专业?]

一连串的对话瞬间占据了聊天区的一半,就跟复制粘贴的速度一般让人措手不及。

于是屏幕上大概瞬间安静了一分钟左右,终于又开始有人发话了。

[迷你皮卡丘(21:59):天马……你这手速……打游戏练出来的吧QAQ……]

[阿波罗在躲雨(22:00):天马君我们都知道剑城君很久没出现了,你真的不用这么激动。]

剑城这边刚删掉之前的内容再次打出[还没考虑好]准备发上去,结果天马又非常迅速的蹦了一条消息。

[飞天小马(22:00):跟小葵聊天说事超练手速,你们可以没事去试试。]

剑城无奈的再次把自己打的东西给删了。

……根本无法接话啊。

[天空下的向日葵(22:00):天马你叫我了?]

[猎网恢恢(22:01):大葵神出现!]

[迷你比卡丘(22:01):大葵神出现!]

[光辉万丈(22:02):大葵神出现!(排好队形)]

[天空下的向日葵(22:02):众臣快请起~]

[音乐开拓者(22:02):…………………………驯服的好有秩序。]

[猎网恢恢(22:03):我决定了,为了表示我对大葵神的敬意,我现在就把葵的名字改的威武些。]

剑城看到狩屋这句赶紧飚手速打字质问。

[我有圣剑你砍我啊(22:03):狩屋你刚刚不是说你没有改名权限吗?]

[猎网恢恢(22:04):改好了~]

[猎网恢恢(22:05):抱歉刚才私下借了权限,现在还回去了。]

……魂淡你这家伙绝对故意的!!!

[蠢龙是白色的(22:06):…………………………女权主义伤不起。]


剑城惊奇了一下,白龙什么时候进的这个群?还没轮他问,新一轮的刷屏又开始了。

[阿波罗在躲雨(22:07):我没有看错吧白龙君你竟然冒泡了!]

[光辉万丈(22:07):白龙桑你竟然会开口说话真不容易!]

[葵神娘娘千千岁(22:07):白龙桑好久不见~(*^_^*)]

[猎网恢恢(22:08):我去今天什么日子?两大潜水专业户接连冒泡你们是商量好的吧!!!]

[蠢龙是白色的(22:08):…………………………谁把我的名字改的那么白痴!我明明编辑的是圣光白龙!]

……一群中二。

剑城从来没有发现,这个群这么二缺搞笑。


剑城无语的将手机放下,就聊了这么一会,一晃二十多分钟过去了。

难怪现在大家都有消耗时间的方式,这东西跟游戏一样,太容易消磨时光了。

刚准备起身收拾准备睡觉,手机的信息提示音突然响起。

拿起手机看了眼,信息上显示的是天马的名字。

[松风天马(22:09):剑城你确定好学校和专业方向了?]

或许在网络里,天马还是会像以前一样开口就问。

但是剑城更加希望,他们两个可以面对面时也能这样。

或许是分离的太久,偶尔见上一面时间短的连杯水都喝不完。

所以与天马的交流,渐渐变得越来越少。

剑城很少去主动说些什么,能用上社交软件,也是天马早前极力推荐的,剑城在除学习和足球以外的一些娱乐方面,大部分都是从天马那里获取的信息。

这让剑城偶尔会有种,天马真的很自由的感觉。


[剑城京介(22:11):还没有,选择了两所学校决定去参加内招考试,如果都能过再选择最好的,如果都过不了,就去参加全国统一考试,到时候再跟家里商量去哪一所比较好。]

天马看着剑城发在单独聊天框的内容,心里很是向往,还有些紧张。

或许天马一直在向往剑城的一切,更多的,其实是希望能再次与他并肩作战。

不过那都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自从那一年的神圣之路高中部的比赛结束之后,剑城就再也没有参加过高中足球类的任何大型比赛了。

他的未来,决定投靠于大学,而天马却在足球和大学之间,徘徊不定。

他不知道该选择哪种是十全十美的,虽然有人推荐他未来可以去考体育大学,但是他犹豫了很久就不再考虑了。

连最重要的搭档都不在身边一起踢球,他考体育大学有什么意思?

天马想了想,敲了一句[真好,我还没有决定好方向。]刚准备发出去,对话框里却蹦出了剑城的信息。

[剑城京介(22:13):天马,你下下周有空吗?我下月11号学校放假,你如果有空出来见一面吧。]

哎……

这是……什么状况……

剑城从来没有主动约过自己,或者说,大家都认为他不会主动约别人。

作为独行侠的他,就像一匹有实力的独狼,一个人独自努力却不会向任何人倾诉。

就连天马跟他的熟悉程度,也时常走不进他的内心。

不过……现在这是好事吧!

天马想,这么重要的机会,一定要抓住!

[松风天马(22:14):我现在不清楚那天是否休息,不过可以见面!]

很快剑城那边就有了新的回复。

[剑城京介(22:15):那过两天确定好再商量时间地点,那个,谢谢你今天的花,太晚了你早点休息吧。]

天马看着信息想笑笑,但是怎么都笑不出来。

然后天马的手指,开始不听使唤的敲了一行字,发送了出去。

[松风天马(22:15):呐,剑城,你现在是否孤独?]


发出去过了好一阵子,天马趴在床上开始为自己的手抽脑缺行为懊悔了……

“我是笨蛋吗我为什么要问那种话啊这不是招人恨吗我个笨蛋!!!QAQ”

而聊天对话框内,什么回复都没有。


11日的下午,商业街附近的一家甜品超市。

“pocky日全场优惠!买一套送任意口味一盒!快来买pocky棒去和心仪的那位玩pocky game吧!”

剑城一个人站在成双成对的人群里,有些迷茫的想,自己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但最终他还是买了一盒巧克力味的pocky出了超市。

自己明明也是单身,找人分享也不是没有,可是为什么走在路上却撞上了三波当街玩pocky game的人群……

剑城抚额,难道自己已经落伍了吗?

不过最蠢的或许不是买了一盒pocky……


当剑城站在商业大楼门口等天马的时候,因为商店门口架出的两台超大功率的音响实在太吵,所以剑城留了信息给天马自己转身进了商场内部闲逛了起来。

天马上午有课,下午因为部分学生三方会谈,已经会谈过的学生就不用留在学校了,所以天马的下午就空了出来。

两人似乎多多少少都需要买些自己要用的东西,所以选择了在满是商铺的商业大楼作为见面地点。剑城随意逛着,路过了一家卖室内日用和鲜花的创意店铺。

各种各样的花插在各种各样的花瓶里,因为主要是卖室内日用,所以鲜花异常的少,但即使这样,那些鲜花依旧保持着新鲜度,并在下方标明了价格。

剑城就这么闲逛着,直到停留在一丛像菊花又不是菊花,像野花又比野花艳丽,像向日葵却比向日葵小太多的花前停下了脚步。

“喜欢吗?”

一个穿着围裙的店员小哥走了过来。

“这个是非洲菊,你也可以叫它波斯花或者太阳花,总之它的名字很多,我个人比较喜欢灯盏花这个名字。”

剑城没有搭话,只是直愣愣的看着花出神,店员在剑城身后站了一会发现这位客人并没有要做什么的意思,于是准备离开。

“请问,如果我买花,你们这里提供外包服务吗?”

店员小哥刚与店里唯一的一把椅子接触,就被剑城的问题问的赶忙站了起来。

“外包服务当然有。”

“那我买一枝。”剑城伸出一只手指向店员报出要买的数量,店员小哥听了直接无语的抽着嘴角。

“可以,不过外包是要加钱的。”

剑城歪头,“不送吗?”

这句话说得店员小哥咬牙忍耐道,“你就买一枝花还要做外包,免费的话我岂不是亏死了!”

于是一枝五十日元的非洲菊实际花了一百八十日元。

剑城出了商铺对着过分精美包裹着花的包装纸和丝带起了嫌恶之心。

该死的过度包装……


一个人逛街好无聊。

剑城决定找个地方坐着等天马,过去和这家伙约定出门他就没有一次是不迟到的,这么久了一点长进都没有,也算是一种能力。

商业大楼内部的一些楼道边缘会提供一些长凳或者形式可爱的创意座椅,那些都是小孩子的最爱,还有一些大型卡通人偶也会立在路边供孩子们围观。

剑城就随便找了一个凳子坐了下来,商业街下午来来往往的行人,虽然不是很多但也非常有人气。

看久了就无聊了,剑城出门的时候除了手机连本书都没带出来,现在坐在这里简直无聊透了,他不想一直盯着手机看,里面没有游戏也没有装什么有意思的软件,可以说他当时买触屏手机简直就是明明宝贝的很却完全砖头待遇,除了电话信息和难得开个社交软件看别人调侃,其他额外作用一个没有。

这样等下去,简直都快要睡着了。

“剑城!!!”

……终于来了!


“抱歉剑城,我在路上……”

“来了就好就不用说这么多了,”剑城困得只想打呵欠,在天马面前因为不住的忍耐眼睛里不停的流着眼泪。

“呐,要买什么一起去吧。”

天马却不好意思的挠着头。

“剑城……你还是别忍着了,要不我转过身去不看,你还是把呵欠打出来吧我看着都觉得难受。”

“……”


逛完街找了一家食品店坐了下来,天马买了一件橙红色的毛尼外套,质地很好重量很轻而且非常保暖的那种,外加成套出售的笔记本。

“买这么多笔记本做什么?”剑城有些好奇的问天马。

天马喝着自己的那份热饮,咽下去之后回答,“写字用。”

剑城突然无言以对。

而他自己也就买了一盒三十支装的碳素水笔和两管2B的笔铅,天马直接说了一句,“剑城你要把这些笔写到哪里去?”

“卷子上。”

“……”天马继续喝着他的热饮,决定再也不胡乱说话了。

其实问的问题都是傻问题。

当两人发现到很傻的时候,剑城首先没忍住低头暗自笑了起来。

没一会两个人都没憋住,在食品店里哈哈大笑了起来。

“剑城是个大傻瓜!”

“彼此彼此,天马你也聪明不到哪里去!”

两人相视对望,再次一笑而过。

毕竟这里是公共场合。


剑城将之前买的花递给了天马。

“送给你的。”

天马突然间从开心变成了惊讶,最后还是异常开心的对剑城笑着,却并没有接那束花。

“剑城你不必要这样,那天的花我只是觉得非常适合你,你真的不必要还我什么。”

“这也不算是还,”剑城一直伸着手拿着花,“我也同样认为,这个花适合你。”

靛蓝色的非洲菊,带着深棕色的花心,非常的漂亮。

“在我心里,或许你就是这个样子,简单到纯净吧。”


天马坐在对面微微的睁大眼睛。

他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蓝发少年,就像重新认识他的感觉一样。

而剑城将花轻轻放在天马面前的桌子上,然后用手指甲对着玻璃杯敲了敲。

玻璃杯发出清脆的“铛铛”声,而剑城的话语,却比那“铛铛”声要刺耳一些。

“天马,今天叫你出来原本是想跟你一起讨论大学专业的问题,不过现在的我其实更想知道除这之外的别的问题。”

“那天晚上……我是说万圣节那晚,你在群里如此急促的问我关于是否选择A区上学,是在期望着什么?”


“我……”

“不要说你只是关心或者想问!”

剑城突然的低声喊了出来,像是控制不住自己一般开始不断的说话。

“那天晚上的那句话,我想知道天马是出于什么心情在手机上打出来的?”

“分开太久了搞得我现在开始什么都不理解了,我现在想知道的事情太多却根本不知道从何问起。”

“我一直在想,我是不是再次遭受到了大家的厌恶,因为我自己的选择……”

“才不是这样!!!”


整个食品店的客人都在往天马的方向看去。

天马站在餐桌前,极力的想要表示着什么,却只是一直不停的重复着“不是的……不是这样……剑城根本不是这样……”的话语。

剑城只是坐在对面看着天马,后悔自己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些,随后将之前买的pocky拿了出来,放在桌子上递给天马。

“抱歉我不该说那些,坐下来吧大家都在看着。”

“我一直!”天马并没有听从剑城的话老实坐回原位,反倒是非常激烈的吼了出来。

“我一直都希望!一直都希望……剑城能站在自己身边。”

剑城收回的手在那一刻顿了一下。

他的内心,突然间特别期待,天马能说出他想听到的话。

“从高中开始我就觉得,踢足球的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越来越少了。”

“每当身边站着别人的时候,我总是会带入成剑城在我身边,对我说‘放开去踢吧’这样的感觉……我觉得对不起别人,但是更对不起的,却是剑城和我自己。”

“国中毕业的时候,我没能说出自己想说的话,当听到你决定去那所离我们一个城远的高中后,我只能给你加油却说不出任何一句挽留的话……”

“我……我……”

对不起,我没有抓紧你的手,就这样远远的遥望了你三年时光,我后悔莫及。


天马哭的满脸是泪,周围的人都在看着他们,小声的议论纷纷。

剑城赶忙起身拿上了衣服物品,连同桌子上的花和pocky,拉着天马急匆匆的离开了这家食品店。

天马一边哭一边被剑城拉着走,他不知道会去哪里,也不知道之后将要如何面对。

他终于还是说出来了,一直被他深埋在心里的想法最后还是让他说出来了。

剑城会怎么想他?讨厌他?还是……

天马想不出好的结果会是什么样子,至少不是现在这个样……


安全通道楼梯口。

剑城将天马推到楼梯口的墙壁上,双手“啪!”的一声拍在墙壁上,整个人形成了一个空出来的牢笼,将天马禁锢在他的可控制范围内。

天马被剑城的这个举动吓得有些哆嗦。

他不知道剑城会做什么或者问什么,而剑城的视线却一直盯着天马的脸,没有任何变化。

天马有些害怕了,他想他要不开口解释一下,刚才的话请不要在意了,就当我异想天开多此一举好了,结果嘴还没有张开,身子却突然的被对方抱紧。

突然袭击把天马搞得不知所措,被紧紧抱住的他有些透不过气。

“天马,对不起!”

“请听我说完接下来的话!不管你听完后会怎样看我,求你听我说完!”


天马手脚慌乱的被剑城使劲抱着,脑子里一片混乱……

……这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样啊……!


“我……从雷门中那时候,就无法将视线从你身上移开了。”

“起初我以为是你太让人操心我放心不下,可是看久了却发现根本不是这样。”

“我那时不太想承认自己对你有特殊的感情,为了证明是自己想太多了,我决定去了那所距离你们很远且严的要死的高中。”

“我以为我会淡忘那种感觉,至少在那种环境下,我会忘掉很多东西。可是,”剑城再次将手臂紧了紧,一直托住天马后脑勺的右手也顺手往怀里送了送。

“天马我根本忘不掉,那种感觉,反而因为分离变得越来越清晰,就像我不管怎么拒绝那种感情,我的心却总是告诉我,不要忘记。”

“毕业那天在照相的时候你用相机对焦了很长时间,那时的我在想,我到底应不应该把心里话说出来,当我挣扎很久决定开口的时候,你告诉我相片照好了,我想这应该是让我等等的意思,也就把话咽进肚子里了。”

“直到进入高中,我才后悔万分,当初为什么什么都不说!”

“对不起,我是应该先开口的,如果知道你并不讨厌,或许我不会一直自我纠结,而我却宁可纠结后悔,也没有开口问过什么。”

“对不起,天马……”

“如果能站在一起是你的期待,那么现在我也想说,我同样也是如此。”


眼泪再次打湿了脸颊,可是却不是自己的泪水。

天马被强行窝在剑城的怀里,这算是他人生第一次,看到剑城在哭。

天马能感受到剑城微弱的颤动,连同天马自己,也跟着颤动起来。

原来心意是相同的。

原来彼此都非常在意。

缓缓的伸出手,天马轻轻的在剑城背上轻轻抚摸着。

“嗯,我已经听到了,你的心意。”

这算是告白吧,天马想。

果然,让一个傲娇属性开口说真心话,确实是需要很大勇气的。

“剑城我喜欢你。”

“一直一直,都希望和你站在一起。”


——第二年二月


[音乐开拓者(20:15):剑城果然还是选择了东田大学。]

[我有圣剑你砍我啊(20:16):跟前辈一个大学,以后还求多照应。]

[猎网恢恢(20:16):神童学长你的关注点错了吧!你应该问,为什么天马那个可怕的成绩也能进东田大学?难道今年分数低了?!]

[飞天小马(20:16):我选的专业分数低好不好!再说是狩屋你一心要读湘南经济大学,我们可是招呼你了东田经济系也是不错的选择。]

[猎网恢恢(20:17):那你也要看分啊!!!东田大学经济系分数比湘南高出50分,你要我命呢!!!还有你这家伙选的什么专业?]

[飞天小马(20:17):体育教育,我是凭推荐加上选考进的,顺便一提超了专业20分哦!→_→]

[迷你皮卡丘(20:18):天马我们一个系!我是体育系主修足球!]

[猎网恢恢(20:19):魂淡你们都够了!!!┻━┻︵╰(‵□′)╯︵┻━┻]

[葵神娘娘千千岁(20:19):狩屋君这是怎么了?]

[光辉万丈(20:20):狩屋他去了湘南经济,觉得我们都抛弃了他。]

[迷雾倩影(20:21):狩屋你要是想来东田经济系的话,可以拜托神童帮忙啊!]

[猎网恢恢(20:22):……前辈你为什么不帮我呢?QAQ]

[迷雾倩影(20:22):你没说啊!]

[猎网恢恢(20:23):…………………………]

[光辉万丈(20:23):为狩屋同学默哀。]

[阿波罗在躲雨(20:23):为狩屋同学默哀+1。]

[飞天小马(20:23):为狩屋同学默哀+2(我是来排队的~)]

[葵神娘娘千千岁(20:23):为狩屋同学默哀+3(后面排好阵型!)]

[我有圣剑你砍我啊(20:24)为狩屋同学默哀+100。(我是来插队的)]

[蠢龙是白色的(20:24):为狩屋同学默哀+3(你小子赶紧把名字改回去!!!)]

[蠢龙是白色的(20:25):剑城你竟然插在我前面!]

[猎网恢恢(20:25):你们这群家伙给我够了!!!!!!!!!!!!!!┻━┻︵╰(‵□′)╯︵┻━┻]


“白龙真的很蠢哎,复制粘贴也不知道改下数字。”

“他一向这样,你要习惯。”

剑城靠在自己床边摆弄着智能手机,趁着放假终于可以脱离课本好好休息下了,虽然考试结束课还是要上的。

而床上却让天马一个人占据了,剑城坐在床下仰头问天马,“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去,秋姐难道就真的不管你了?”

天马一边摆弄手机一边躺着翘起了二郎腿,“怎么可能!不过我跟秋姐说,难得放假我准备在同学家留宿,秋姐同意了。”

“……你故意的吧。”

“都说了难得~→_→”


网络上依旧是狩屋在咆哮,大家在吐槽。

而有两个人,却在现实中打情骂俏。




























评论
热度(31)

© 天上貌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