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貌月

寻求安静
(头像来自coco)

【小足球六十分】【秋】笨蛋

————————————————————————



其实就是借了个题目,新微博刚开始出了个“秋天”的题目,想了想写吧,那时刚好是秋天。

然而我并不是一小时创作出来的,其实东西还没写完。

从CP16开始,我就开始筹划去CP17的各种准备。

为了出趟远门能合群些,我尝试买了洋装,为了能好看一些,我努力不让自己发胖,为了到时候拼尽全力买买买,我各种攒钱攒钱不吃,为了能去上海,我努力拉上还算玩的好的同事。

结果却事与愿违。

或许今年我的运气不算好,努力了最后我还是瞎忙活。

这种失败,有很多原因。

我想我是认了,因为无能为力。

27号无法出行的结果确定了后,我给自己放了大假。

我从来没翘过班,这是第一次。

当然,其实我有请假,只不过,假期浪费了。

但是那又怎样?下周一我还得上班。

那就……随他去吧。

今天感谢狸君,特意画了签绘我没法当面从你手里接到,看到你的画无缘无故就哼出了调,我也很惊讶。

还有源子,一直以来谢谢你给我的信心及鼓励,虽然最后我还是跪在家门口了……😂😂😂等你再次来徐州我带你刷大彭城美食副本2.0!!!!~(≧▽≦)/~

以及羊毛羊老板,我……请原谅小的无能外加记性不好外加比较怂………………(*/ω\*)

最后,送上拙劣到不能再拙劣,还没写完的京天小短篇。




感谢你们。



————————————————————————



[京天]笨蛋




秋季的凉雨,时不时的下着。

每下一次,燥热的空气都会再降几分。

直至,降到你离开的那天。






“怎么又下雨了……”

“啊?没带伞啊……”

“要不等雨停了?”

“得了吧谁知道何时停雨。”

教室外淅淅淋淋的下着雨,剑城京介托着腮坐在窗边,想着这已经是入秋以来第几场雨了。

放完了暑假回校上课,除了国二升国三还有半年这个大事实之外,今年最大的事,莫过于十一月底至十二月初的冬季青少年足球交流赛,地点在关西的中心城市大阪。

可偏偏这个时候,雷门中学足球部的现任队长却缺席没来。

剑城叹了口气,收拾好东西背上包,准备离开。

外面的雨下个不停,剑城的脚步伴随着雨点声,有节奏的向足球大楼前进。

然而打开社团大门的他,被早已到达活动室的成员用各色眼神看了一遍。

每个人都貌似有想法,眼神里透露着各种不明信息。

而剑城只是关上了门拿下了挂在身上的书包,开口问了句怎么了?

群聚门口的众人赶忙四散开来。

“莫名其妙。”

或许对于剑城而言,被人当另类看在过去是稀松平常的事。

毕竟那个时候,自己的心,只有哥哥。

而现在的话,因为有某个足球笨蛋老是在自己旁边不时的喊自己一声,让剑城觉得自己对除哥哥以外的人或事可以时刻保持清醒。

虽然这个笨蛋现在不在这里。




“剑城君,可以占用你一些时间吗?”

自从一年级的那些奇妙事件过去了之后,元堂守也就安稳的留在学校作为监督正式带领球队。

对于天马而言,这是天大的好事,而对于剑城而言,他有的时候并不喜欢这个热血向前的教练。

要说为什么,或许是因为,每次元堂找他,都不会有什么好事会发生……

“距离冬季交流赛还有两个月的时间。”

元堂教练将插进裤子口袋的双手拿了出来,语气带有些正式。

“剑城君,天马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

“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也讨论了些意见,最终天马君觉得,如果是你来做,他会比较放心。”

剑城有些听不懂监督的意思。

在他开口刚要问的时候,元堂却伸手搭在了剑城的肩膀上。





“剑城君,学校现在决定,由你来接替松风天马的足球队队长一职,参加今年的冬季青少年足球交流赛。”







松风天马是个笨蛋。



九月的雨,下的一点风度都没有。

剑城在学校简单冲了下身子,出门的时候被室外如同瀑布般的暴雨给逼回了活动室。

这样的暴雨根本不能在外面行走……想了想十多分钟前挥手告别的大家,剑城感觉很不好。

估计都在躲雨吧。

剑城这么想着,望了眼窗外。

跟某人出事那天,挺像的。




抱着运动包在活动室内坐着,剑城看看四周,就他一个人。

叹了口气,拉开运动包的拉链,放在运动服上面的红色袖带在包里异常显眼。

“笨蛋。”

松风天马你个笨蛋!







“阿嚏!”

正在削苹果的木野秋抬头看了眼趴在自己面前的床上,一脸颓废表情的天马,有些担心的问了句,“觉得冷吗?”

“不是……”天马抽了抽鼻子,“总觉得自己好像被人骂了。”

自己做的孽只能自己受着。

天马侧趴着头看着秋姐,一脸可怜巴巴的央求道,“秋姐,你就帮我跟医生说说,把我腰外的固定板拆了吧……我都一个星期这样了,再这么趴着就废了。”

“不——行!”秋姐削好苹果开始切块,“医生也说了,你这是骨折,虽然裂的是根横突骨但也的确是裂了,骨头都裂了你要是不好好养着,日后有的你后悔。”

“可是……”

“天马,你伤的可是腰,足球不是只有腿就能踢的,忍耐一下吧。”

“我……”

秋姐将切好的苹果块放在床头柜上的瓷盘里,然后站了起来。

“你没有出大事,已经是最好的了。”

天马很不好意思的低头看着眼前的白枕头。

“……我很抱歉,秋姐。”

头发被手温柔的摸了摸,天马将脸趴进枕头里,再也不说话了。




这里,是医院病房。

八月的某一天,暴雨。

剑城在赶着回家的路上,路过河畔球场的时候看到了练习足球的松风天马。

然后,因为场地湿滑,在落地的时候没有站稳滑跤,摔到了腰部。

第三腰椎横突,骨折。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

剑城加了身外套,撑着伞离开学校。

今天固定去医院,剑城优一虽然已经可以拄拐装行走了,可一到雨雪天双腿的情况还是会恶化。

这都是能遇见的,每到这种时候优一会说,比起过去现在的疼痛都不算什么。




一路沿着河堤,剑城撑着伞,路过河畔球场。

再往前走右拐弯就是医院了,到了这里剑城下意识的看了眼空无一人的绿草地,心里再次吐槽起了天马。

真是蠢到家了。




到了医院直接进了住院部一楼。

骨科和神经科靠得很近,因为总会有连带性所以两个科室在医院也算是对口科室。

好吧,剑城进了楼道边收伞边想,两边都有要探病的病号。

先去了神经科,最近因为明显的神经系统问题优一从康复科转了出来,虽然减少了康复训练,但并不影响优一慢慢恢复。

推开病房的门喊着“哥哥我来看你了。”,抬头确实空无一人。

今天不是做康复的日子。

叹了口气,转身关上房门,大步流星的往对面的走廊前进。




骨科的走廊里,一连串的叫声从病房里传出。

“疼疼疼疼疼疼!”

一旁藏蓝色秀发的俊俏男生坐在病床不远处呵呵笑着,“天马君你还真的是一点疼痛都忍不了啊。”

趴在病床上被医生和护士共同取下固定板的天马皱着脸颊回答,“我也不想叫可是……真的比摔伤那会儿还疼……”

一旁的医生看着天马红肿的腰部直摇头。

“都说了忍几周不要乱动,现在可好,加了固定板就是防止你乱走动结果你竟然抱着固定板往外溜,你就这么喜欢留医院趴着?再多趴两周吧!”

天马欲哭无泪的看着对面的人,“优一桑……QAQ”

一旁的优一坐在轮椅上无奈的摆手笑着,“天马君,好好养病。”

“QAAAQ”

天马想,等出了院,他这辈子都不要在床上趴着睡了。

然而病房外的蓝发少年,却在门口抽着脸颊有些恼羞成怒。

“松风天马你个白痴!”




这家伙就是个笨蛋!

大笨蛋!!!




而面对着门口坐着的优一,刚好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弟弟。

看着自家弟弟脸上的表情,优一收回了笑容,转而有些担忧的看着趴在病床上被医生按着腰部询问哪疼哪不疼而疼的乱叫的天马。

不知为何还是很想笑。

优一想,对于自家京介的内心所想,他或多或少还是能猜出个一二,所以他退出了人群,转而操纵着轮子驶向门口。

与自家弟弟刚好保持两步左右的距离,看着满眼心事却又努力在自己面前强装镇定的剑城,优一又向前移动了一段距离。

那距离刚好能抬手握住剑城的手,作为哥哥的优一只是简单的说了句话,转身就离开了病房。

“去问问天马吧,你们的心里,应该都有问题需要解决。”








被医生千叮嘱万嘱咐的天马各种低头保证再也不乱动了才让医生护士们提心吊胆的离开病房。

固定板不能戴了,为了给病情加重的患处通风,那种笨重的东西就暂时不戴了。

闪腰这种伤,轻的话休息休息就会好,可严重的话,并不是光休息就能恢复的。




天马送走了医生刚想给自己松口气,结果连嘴都还没张,某个人就这么一屁股做到了病床旁边的靠背椅上。

天马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慢慢侧头看向床边,却被对方迎面用手弹了脑门。

“嗷呦!”天马赶紧用一只手捂着脑门看着剑城的手再一次发动攻势,然而接下来,脑门是保住了,手背却遭殃了……

“疼、疼,别……京介……我不敢了……别弹了!”

“你还知道疼?”剑城收回了手,看着用被自己弹得通红的手背极力护住脑门小心看着自己的天马,原本满心的火气不知为何灭了一些。

算了……现在怪他做什么?

即使身体恢复了,今年他也无法回到球队去做队长了。

这么整他,总觉得自己显得太过小气了。





现在想想剑城到底为何生天马的气,剑城也气不太起来了。

他本来在想,这家伙卖力的把自己搞伤进了医院,就已经很让人头疼了,现在就这么将队长的职位甩给了自己,自己却在医院里拖延康复。

这算什么?彻底放弃今年的一切比赛吗?

剑城知道给天马上固定板的原因,要不是因为这家伙刚进医院的时候就乱动从病床上摔了下来,医生也不会决定强制给天马上固定板,现在这种状态,天马的行为只能让剑城觉得这家伙所做的一切都是故意的。

“把队长给我,自己却在医院偷懒,松风天马,你真的太让人失望!”

剑城坐在床边,等待着天马对自己的反驳,然而,天马却双手依旧捂着脑门,一句话不说。

剑城心里有点慌了。

他原本只是准备开个玩笑,他只是想看天马慌张的表情以满足自己使坏的那点小心眼,但天马直接沉默,好像是默认了剑城所有的话。

他是故意的。

他有心这么做。

剑城猛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惊恐的盯着躺在床上的好友。

然而天马只是很简单的说了句话,然后就将脸侧离剑城,不决定再多看一眼。




“抱歉,我累了。球队有剑城的话,一定可以更好的。”

“所以,拜托了……”




剑城转身跑出了病房。




而病床上的天马,微微睁开肿胀的双眼,眼泪夺眶而出。





“……拜托了,京介……”




“……我很抱歉。”









松风天马就是个笨蛋!





在那之后,剑城再也没去医院看过天马。

球队的事他全身心的投入,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顾及其他。





新队员们在换了队长之后,感觉队里的气氛不像以往那么轻松了。

虽然剑城并没有过多的要求什么,必须加强训练或是必须研究出新的战术,但是新队员还是觉得球场上的空气……压得让人喘不过气。

老队员们无奈叹息,连同经理人也很是伤神。

西园寺信助在放学回家的时候有些疲惫的跟顺路一起的空野葵和狩屋正树说,剑城君自从接替天马当上了队长,貌似表情就没有缓和过。

“队长的压力……果然很大啊。”信助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一屁股坐在了章鱼烧摊旁的长椅上。

狩屋正树靠在长椅背上看着章鱼烧摊铁板炉上的滋滋作响的章鱼丸子,鼻子里哼哼道,“那家伙比起当队长的压力,忍着不去医院看天马才是那家伙一脸不爽的真正原因吧。”

而买好丸子将竹签递给两个男生的葵倒是突然提出了问题。

“话说,我们是不是只去医院看过天马一次?”

两个男生同时用竹签叉起一颗章鱼丸子,抬头想了会。

“貌似……的确是这样。”

“而且……好像还是开学后才知道组织去看的。”

葵也同时叉起一颗丸子,在塞到嘴里之前对着面前的两个男生说,要不要再组织一次去医院看看天马?

信助当即表示好啊!

而狩屋却嚼着嘴里的丸子,没有出声。

信助看向狩屋,“狩屋你不觉得好?”

咽下口中的章鱼烧后两眼望天的狩屋只是无奈回复,“没,只是有种……有人会闹别扭的感觉。”

葵歪了下头,问狩屋为什么?

狩屋皱着脸无奈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是刚才吃的章鱼烧里面,我好像……没吃到章鱼……

集体沉默。





“这种概率,与去看天马有什么关系?”

葵哭笑不得,伸手又插了一颗丸子吃了下去,嚼了嚼几下,嘴巴突然停止了动作。

“怎么了,葵?”

葵眨眼看了看面前的狩屋,将嘴里的食物咽下去之后,无奈的低头看着信助。

“我也没吃到章鱼……”

“……”





然后就到了第二天……

“不去!”

在葵向大家提议要不要组织再去医院看一次天马的时候,狩屋换着衣服调侃着剑城“要不要去看看那个笨蛋队长恢复的怎么样”的时候,剑城果断的拒绝了。

所有人听到声音后都是先后一愣,然后看着换好队服的剑城不解。

“都看什么?”一推手关上柜门的剑城转身看着一屋子楞看自己的全体社员,剑城瞪着眼睛喊道,“两分钟内不完成集合,全部跑二十圈!”




那天训练结束,大家都有些心里犯嘀咕。

他们其实不明白剑城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只知道在这件事上剑城会果断的拒绝,本身就是让人意想不到的。

明明……在过去剑城与天马的关系那么好……

……好到让人在一旁看着,都会不自觉微笑。




再次一起放学的三人,在路上表现出了不同的状态。

信助有些生气,认为剑城的态度有些过分。

葵有些忧伤,虽然忧伤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反而狩屋却像是在思索什么似的保持沉默。

“狩屋君在想什么?”

葵看着一言不发的狩屋,在安慰了信助不要生气的时候,葵觉得狩屋比他们都要冷静些。

狩屋抬头看了看身边的葵,想了想突然露出了坏笑的表情。

“呐,我们要不要,去医院探望天马?”

信助有些无语的看着狩屋。

“这个问题不是被剑城给否决了吗?更何况很快就要开始地区预赛了,肯定去不了的。”

“对啊!他是否决了啊!”狩屋像是表示“没错啊”的表示着,这让信助有些摸不着头脑。

“那你还……”

“既然剑城队长说了不去,那就不带他去呗!”





(待续)


































评论
热度(12)

© 天上貌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