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貌月

寻求安静
(头像来自coco)

【死神小学生】【原创】【老物】独

——————————————————————

今天脑子一定进水了。

主要是第一次一下班就回家回到家就补番补完番就洗澡洗完澡接着新番……

(绝对是闲的………………=__________,=)


嘛嘛,整理文档的时候看到了这个老物。

12年5月的作品,当时是用来参加滚筒洗衣机诞辰活动的。

说起来这是我第一次得到前辈文表扬的文。

…………我才不会说那时候我开始尝试虐心这种形式转头。


嘛嘛,放出来给自己提个醒。

别没事找事就写死人。

这不是闹着玩的!!!!

——————————————————————

闭眼,进入梦乡。
当整个人慢慢在大海中沉浮的时候,碧蓝的海水缓缓冲击着耳膜,听着空明的阵阵海涛声……
成群的鱼在眼前游过,带着阳光照入海水的天光,洒下点点星斑。
伸出手,鱼群在指间来回穿梭,然后游向遥远的北方。
整个人晕晕沉沉的,随着水流不知到了何方。
远远的听到鲸鱼的啼哭,像是把寂寞了很久向外爆发的感情,一并的发泄了出来。
翻了个身,伸手向鲸鱼所在的地方,做出抚摸的动作。
眼泪,慢慢的化作气泡,融入这个浑然天成的水世界中,与鲸鱼的眼泪一起,交融散去……

00.梦



工藤睁开了眼睛。
白色的天花板上延伸出几道暖黄色的阳光,温柔的散发着早晨的温暖。
深深的舒了口气,把肺中的压抑一并吐了出来。
然后起床。

看了眼日历上贴上的贴纸,工藤站在日历前呆了很久,抓了抓头发,进了浴室。
早晨的困倦被温和的水冲刷了干净,拧上水龙头,工藤尝试着将眼睛睁大,却怎么也做不到。
那种还算年轻的脸上,多了些成熟。
但占据成熟更多的,却是让人一眼看上去的失望。

依照每日早晨的惯例,工藤来到了书房,从书房里唯一的桌案上拿起上面的一把普通的钥匙,坐在椅子上打开了右手边的抽屉。
抽屉里只有一本褐色皮的日记本。
翻到当天的日期,日记上没有写年份,只有每天的日期。
今天的日记好像很多,并不是一页纸就能填满的,工藤捏起邹邹巴巴的页角准备翻向第二页的时候,走廊里想起的电话声让他不由的分了心。
起身,出屋,去接电话。

01.日记



[亲爱的新一……]

[我好想说我爱你,但我已经说不出来了……]

[请不要落泪,一切都会好起来……]

[精美的生日蛋糕让我感到很欣慰,新一你第一次没有忘记自己的生日……]

[都说了请不要哭,这个时候应该幸福的许愿……]

[之前有好好吃饭吗?新一……]


“喂你好,这里是工藤家。”
昏暗的走廊里,工藤站在角落接着电话。
“呦!工藤,你现在在哪?”
“在哪……”服部平次那爽朗的声音让工藤不由得惊讶了一下,毕竟这家伙从刚认识他的时候就是这副样子,到现在好似不老一般,依旧精力充沛的很。
“喂喂……你不会告诉我说在哪你都不知道吧!现在可是早上10点,难不成你还没起床?”
“起是起了……”工藤将身体靠在身后的墙壁上,用不想回答的语气回答:“但是还没吃。”
“你白痴啊!起来不去吃饭,你干什么了?”服部平次在电话对面无奈的吊着眼,然后拽了拽身后的背包,“我一会跟和叶和平湘去你那里,我们已经到东京了。”
“哦。”
“哦什么哦!别像上回一样一来到看见你睡衣半犹存的出现在大门口来开门!”
“……”

服部平次挂上了电话,重重的叹了口气。
和叶牵着快八岁的服部平湘,拎着不算多的行李看着叹气的服部,不由的鼓起了脸腮。
“工藤君还在睡觉吗?”
服部转身看了看自己的妻儿,无奈的耸肩。
“谁知道呢……”

工藤新一挂上了电话,长长的舒了口气。
看着走廊深处的黑暗,瞳孔慢慢放大。
“今天貌似有很多事要做……”
然后直起身子,上楼,换衣服。

02.朋友



[我亲爱的新一……]

[还记得你是柯南的时候吗?当我知道真相的时候我的内心,是多么的不可思议……]

[请再次告诉我爱孩子的方法……]

[也是,你不知道……]

[我好想……]

[以后还能见到,柯南的模样……]


工藤穿着随意的在大街上逛着。
路过一家糖果店,停下了脚步。
商店里各种透明的糖果让他静静的站在橱窗外看了好久,终于还是引起了店员的注意。
“这位先生,要不要进来看看?”
工藤转头看了看那位店员,依旧沉默。
最终还是进了这家店。
店里如同水晶般的糖果在彩色的灯光下发出柔和的光芒,像是散发着雾气的冰石,让人在惊奇中得到了一丝安静。
工藤在糖果橱窗面前,闭上了眼睛。
那种,在海水中漂泊的孤独感,突然涨满了内心。
再次睁开了眼睛,面对着橱窗玻璃的反射。
两行清泪缓缓流在脸颊边,汇成点点泪珠滑过空中。

工藤最终买了一大包透明的糖球。
出了店门继续漫无目的的走着。
店里的店员出了店门,在门口目送着工藤的离开。
然后重重的叹了口气。

工藤路过一个小公园,在里面找了张长椅坐了下来。
整包的糖果就放在一边,跟着工藤一起在树荫下晒太阳。
微风吹过,树影稀嗦,点点光斑随之而动,就像无数个小灯在眼前晃荡……
工藤眯着眼睛懒散的靠在椅子上,什么都不想做。
耳边隐隐传来塑料纸摩挲的声音。
工藤低下眼,用余光看向身边的那包糖果。
连同伸手拽着糖果包装一角的孩童也一并映入眼中。

孩子看到自己不好的行为被发现了,立刻松开了手,不由得转身就跑。
“想要吗?”
孩子应声停下,转身看着工藤。
工藤拆开了糖果的包装袋,从里面拿出五颗不同颜色的糖果。
“去分给大家吧。”
孩子害羞的低着头,小心翼翼的挪到工藤手边,看了眼工藤,有看了眼工藤手中的糖果,突然快速的伸手抓去,将糖果紧紧的揣在怀里转身就跑。
工藤吃痛的眨了下眼睛。
刚才那个孩子,手指甲划破了自己掌肉,血珠慢慢的在伤口上冒出。
有些落寞的看着那个慌张奔跑的孩子,工藤想,小孩子不应该这样。
然后再次整个人贴在了长凳上。

03.孩子



[我最亲爱的新一……]

[你已经很久没有开心的笑了……]

[我希望你能像以前一样展露自信的笑容……]

[那样我也就放心了……]

[为什么又哭了呢?]

[为什么……]


工藤的手机持续不断的响着。
一次,两次,三次……
在长椅上熟睡的工藤根本不会在好不容易的补眠时光里去接恼人的电话。
电话再响了近20次之后,突然停了。
然后一切都陷入了长长的安眠之中……

中午的太阳分外耀眼。
即使隔着树荫,那耀眼的光斑落入眼睛里也是一种影响睡眠的刺激。
但工藤仍旧均匀的呼吸着,睡的那么天地不知。

和叶抱着平湘站在服部的后面,远远的看着那个睡相惬意的成熟男人。
服部抬起手在脸上擦了擦,平湘问,爸爸你怎么哭了?
服部转身给了自己的儿子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回答,爸爸是在为自己的朋友而感到伤心。
平湘又问,那为什么又笑了?
服部摸了摸自己儿子的头,然后看了看远处的工藤,却意外发现工藤已经醒了过来,正用如同海水一样深透的眼睛与自己对视,惊讶之余有深深的感到安心。
“没什么,只是觉得,我的伤心,是多余的。”

工藤这家伙根本不需要别人来替他担心。
正如他正直的心一样,纯粹,坚强。

工藤远远的看着服部,然后微微的笑了。
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好友,真的是个不错的好友。
至少,他一直相信小兰的话。
[——至少你不会是一个人。]

04.微笑



[我此生最爱的新一……]

[请抹去泪水,认真的听我说……]

[我们也许没有长久,没有结晶,没有未来……]

[但是在我心里,我有你……]

[所以我自私的把我心中的你一并带走了,请原谅……]

[那么,请让我在遥远的天边,看到一个全新的你……]

[别问我为何要改变,因为你的身边,没有我……]

[所以请快乐的活着,活在你自己心里……]

[……请答应我。]


工藤跟服部夫妇坐上了开往郊外的公车。
公车在不算平整的道路上摇摇晃晃,坐在车里的人也在座位上玩起了“颠簸舞”。
工藤给了平湘几块糖,小孩子见到糖果开心的谢过工藤伸手接过,然后分给了服部和和叶一些。
平湘含着糖果,糖果的甜味让平湘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工藤也给了自己一颗。
这糖有个人以前也很喜欢吃,说能吃出幸福的感觉。
是啊,工藤想,不是香精充斥的甜,淡淡的很幸福……

公车开到了一个站台停了下来。
工藤一行人都下了车。
在公车拖着灰尘风尘仆仆的远去了之后,几个人才从车站走上了对面的道路。
到处都是树木,只有一条长满杂草和青苔的小路长长的延伸着。
平湘不小心踩到了青苔滑了一跤,脚摔破了。
孩子还小,感觉到了疼就呜呜的哭了起来。
和叶想上前去把平湘抱起来,结果小家伙突然开始嚎然大哭,这样孩子的父母很是难办。
工藤在平湘身后蹲下身子,将平湘抱起站好,然后掸掉平湘衣服上的泥灰,再次给了哭闹的孩子一块糖。
平湘看着糖,再看看工藤平静的面容,突然停止了哭声。
“我抱你好不好?”

一行人总算走出了那条难走的小路。
工藤轻轻的将平湘放到了地上,小家伙抓着工藤的手,无论和叶怎么招呼,就是不松手。
工藤笑了,说平湘你再不过去一会哭的就是你妈妈了。
服部在一旁看着,一阵心寒。

映入眼幕的,是一片竖着碑牌的墓场。
三个大人牵着一个孩子,轻车熟路的走到了一块墓碑前,停了下来。
服部将手中盛满清酒水的木桶交给工藤,工藤接过他,觉得这东西也不过就这点重量。
清洗好墓碑,拔去杂草,黑色大理石的墓碑在夕阳的映衬下好像复活了一样闪闪发光。
和叶点上一炷香,在墓前拜了拜,然后起身,躲到一边伤心的哭去了。
工藤从口袋里掏出了仅有的的几块糖,从中间选出了两颗放在墓台上,蓝色和粉色的依偎,自然地放在那里。
平湘上前,拽住工藤的手,问叔叔这是谁的墓?
工藤慢慢的蹲下身子,摸了摸平湘细软的头发,笑了笑。
“墓里的人,是叔叔一生中最爱的人。平湘,如果以后你也有了最爱的人,一定要好好地保护她珍惜她,千万别像叔叔一样与最爱的人天各一方。”
平湘看了看墓碑,又看了看工藤。
“那叔叔没有保护和珍惜你最爱的人吗?为什么会天各一方?为什么我们要在这里看着根本不存在的东西?为什么啊……”
孩子不知是因为不懂而害怕,还是因为害怕而不懂,靠在工藤的怀里放情的大哭,哭声传到了服部心里,这个面色黝黑表面坚强的男人,最终还是受不住内心的良知,止不住的泪流满面。

工藤看着所有人都哭成了泪人,至始至终没有掉下一滴泪水。
在抱着平湘安慰他不必要想这么伤心的东西的时候,他看着墓碑上的名字,微微的笑了。
小兰,你在那里,看到了什么?

05.墓碑



[我此生忘不了的新一……]

[请握住我的手,让我还能感觉到,你的存在……]

[我是那么的幸福,可是我却不能让你也幸福……]

[这是我此生,最大的遗憾……]


平湘在工藤的背上睡着了。
小孩子哭累了脸上挂着已经干掉的泪花,轻轻地打着小呼。
工藤将服部夫妇送到机场,然后将平湘交给了和叶。
“这孩子真好,”工藤摸了摸平湘熟睡的小脸蛋,满脸幸福,“你们两个,可真是拥有天底下最好的宝贝。”
“是啊。”服部感叹,对于父母,孩子是无可替代的,所以才尤为珍贵。
“好了,该登机了,早点回去吧,小孩子需要早睡才能发育好好。”
服部看着工藤,突然不说话了。
工藤看着他,“怎么了?”
服部垂下眼想了想,最后犹豫了半天还是开口说了心里话。
“工藤,今天你生日,生日快乐。”
工藤看着服部,像是要把他看透一般的眼神泛起了波澜。
他笑着回答:“我会的,谢谢。”

飞机在跑道上快速滑翔,很快就飞向了高高的天空。
伴着太阳落幕的火烧云,现在映衬着月光的宁静,慢慢的漂浮于夜空中。
工藤坐着计程车奔驰在机场外的高速公路上,内心随着路边的街灯而一转而过。

离家还有一条街区的时候,工藤下了车,走进了街边的一家蛋糕店。
买了块八寸的草莓巧克力,店员在蛋糕上写字的时候问工藤,这个蛋糕写谁的名字?
工藤盯着蛋糕许久,最终告诉店员,请写工藤新一。
回到家里将蛋糕摆在桌子上,点上蜡烛后,工藤盯着烛火发呆。
蜡烛在烛托上烧完,工藤又在上面插了一支。
从口袋里掏出剩下的糖果,工藤拆开一颗放入嘴里,啧啧的含着。
然后,在这间空无一人的屋子里,开始了长久的哭泣。

06.生日



[请原谅我,小兰。]
工藤在病床边握住小兰的手,不断地给冰凉的肢体传到温度。
小兰面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因为病情的不断恶化,最终导致医生也无能为力。
在撤下仪器的那一刻,工藤内心的高墙,终于经受不住各方面的冲击,带着决堤的泪水,倒塌倾泻了。
小兰虚弱的伸出手,在感受到工藤那滚烫的泪水和炽热的体温之后,心满意足的笑了。
小兰想,回到家,过不久就是新一的生日了。
她对工藤最后的要求,是希望看着工藤,有他亲自,给自己过个生日。
那天工藤手忙脚乱的忙着,在小兰虚弱的欢笑中,工藤尽力去做好需要的每一部。
去购物,买礼物,订蛋糕,做晚饭。
在工藤慌得不知所措的时候,小兰递给了工藤一本日记。
“以后,看看它吧。”

好些东西都需要亲自出门,但是工藤不敢,他怕他出门的那么一会的时间。小兰会消失不见。
于是他打开电脑,在网上订了礼物和蛋糕,然后拜托博士,去超市买一些新鲜的蔬菜和水果。
当太阳缓缓的向西落下的时候,工藤在没有开灯的屋子里,点上了蛋糕上的蜡烛。
一桌子还算像样的菜肴,工藤抱着虚弱的小兰,轻轻摇晃着身子。
小兰虚弱但幸福的笑着,与工藤轻轻的接吻。
吻并不缠绵,但是两人都不想先松开。
然后,小兰就感觉到,自己的脸上,出现了点点热流。

工藤的眼泪止不住的流着。
当他像个孩子一样将头窝在小兰怀里不住的仿生大哭的时候,他发现他再也没有勇气,去接受现实了。
小兰轻轻抚摸着工藤的头发,很后悔的哭了。
如果上天可以让一切重新开始,小兰想,如果她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她就不应该痴情的等他回来,然后在短暂的幸福后,让这个她一心最爱的人,痛苦后半生。
工藤想,这一切或许都是上天给予的惩罚,上天也看不过他的所作所为,所以才要让他们短暂幸福后互相分离。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命……

“看着我,新一。”
小兰擦去眼泪,捧起工藤的脸。
然后在工藤微微发抖的嘴唇上,印下了这辈子,最后一个吻。
“我永远爱你,新一。”

07.爱情








小兰在睡梦中变成了一头鲸鱼。
在深蓝色的海洋,远远的看着自己的爱人在海水中迷茫的沉浮。
然后她不停地发出哭泣的叫声,向工藤沉浮的地方奋力的游去。
却怎么都游不到他的身边。

点点泪水化成一个个气泡,在遥远的海域发出讯息。
成为一个人每夜的梦……

00.梦










关于当时的后记我就不放了。

挺傻的,就这样。

评论

© 天上貌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