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貌月

寻求安静
(头像来自coco)

【闪E3】【垠空】【原创】意外假期①

++++++++++++++++++++++++++++++++++++++++++++++

我说什么好呢?

你让我开踢,可为何是假期?

所以在我发动暴风雨技能前,先安静一会~比如说,组个队什么的(*/ω╲*)

那我就开心的蹦跶了啊!蹦跶了啊~→_→


这个只是一部分,文章还没写完呢!┑( ̄Д  ̄)┍




所以就当小故事看看就好,因为我没认真,真没认真(*/ω╲*)

++++++++++++++++++++++++++++++++++++++++++++++

【闪E3】【垠空】【原创】意外假期①



“放假了……”

躲在阴影处坐在地上喝着利乐装果汁的向天白路用嘴唇轻轻的抿了下吸管口,看了眼靠在自己身边比自己大一年级却与自己已经是情侣关系,此时正仰头看着天空发呆的吉美濑嘉典,微微的呼了口气。

“嗯,放假了,可以回家好好轻松轻松了。”

嘉典听着白路说的话,直接把头一低,原本光泽的青蓝色发顶也开始变得灰暗起来。

“……没钱回家……也没家可回……”

“校长在假期不接收你吗?”白路有些惊讶的看着正在消沉的嘉典,对方抬了下脸嘲讽的“呵呵”两声,“那个死童姥,自己一个人带着她的小情人去国外逍遥,扔下一句‘自己找地方解决住宿,不行就去打工,如果敢私闯民宅,回来就把你吊到那智瀑布上一星期!’……呸!小心眼的死童姥!”

白路接着喝果汁,“你这么说校长,不怕她听见?”

嘉典一个转身将头直接往白路曲起的腿上一枕,“她听见去呗!反正我才不住她那个花里胡哨的‘娃娃房’呢!”

 

太阳高高挂着的正午,午休时间。

其实这个时间已经全校放学了,就在一个小时之前,垠空中学各年级的学期考试已经全部结束。

成绩单虽然会通过寄信的方式发放到每个学生的家中,但是离真正放假还需要通过明天的结业典礼才行。所以学生还要在学校多呆一天,在此期间学校仍处于开放状态。

白路是寄宿生,家住京都的她也就只有黄金周和假期可以回家住着,其他时候都是在学校宿舍度过。

虽然离开家靠自己很辛苦,不过白路倒是并不在乎,入学半年对她来说,有起有落的生活已经早有预料,只不过能交上朋友是她意想不到的。

毕竟,在桐野渡拉她进入校足球社一起开创“新时代”的时候,她就没想过自己的人生,开始与众不同。

刚开始用黑发隐瞒事实的白路,现在可以用“原色”坦诚示人,而且的确也有人真心愿意与她相处,对他来说已经是这十三年来莫大的财富。

这也是她第一次感受到,能交上朋友真是非常有幸的事。

……除了自己大腿上滚来滚去撒小娇的这个笨蛋伪娘!

 

嘉典将脸转向白路的肚子前,用头不停的向对方怀里拱。

“啊啊啊难得暑假竟然还要打工找住处简直不是我这个年轻美少年该做的事情啊!!!为什么要在这方面耗费青春啊难道不是应该宅在空调屋里喝着冰水吹着凉风撸肚皮吗你说是吧亲爱……”

后脑勺一个手肘弯非常不客气的一击,连带着稍抬起的大腿相互挤压,嘉典在各种手指头在空中抽筋的连续动作之后,直接扑街。

而白路灰着前发一脸嫌恶看着自己怀里已经半死翘的嘉典,翘起一边嘴角冷哼了一声。

“死变态,少在这里卖耻给我看,小白接受我可不答应!”

 

嘛,这是日常。

某人不作死也就不会经常死。┑( ̄Д  ̄)┍

 

黑猫藏月提前在宿舍里收拾行李的时候,有人敲响房门。

还在纠结先塞耳麦还是先放耳机进行李箱的黑猫被开门声搞得有点不开心,但还是从地板上站了起来前去开门。

门外抬手示意友好的久川雾岛在黑猫抬头与自己对视的时候开口问道,“有空吗黑猫君?大家都准备到校外吃顿好的,要不要一起来?”

黑猫有些警惕的微微眯了下眼睛,然后保持笑容的问道。

“班级集体活动?”

“不是,是社团,难得全体都考完了,桐野说叫上大家一起聚一聚,毕竟之后,大家就要分开一个月的时间了,说实话还是蛮久的。”

“这样吗……”黑猫斜眼瞟了下屋内地板上的行李,有些纠结,“现在就要走吗?”

“是啊,已经中午十二点半了,再不去吃饭外面可就没吃的了。”

黑猫在内心翻了个白眼。

面对雾岛的时候,倒也依旧是笑容的扶了扶眼镜。

“那么稍等一会久川君,我拿点东西。”

在黑猫转身要进屋的时候,雾岛倒是眼神无光的翘起嘴角笑着回应。

“黑猫君,笑容太假了,内心想什么都表现出来了。”

“啧……”黑猫原本上扬的嘴角瞬间落了下来,“有意思吗雾岛君,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我很好,谢操心。”雾岛说完,转身离开向楼梯处走去。

而黑猫也顺势带上了房门。

在关上门之后黑猫浅浅的松了口气,其实对于他而言,久川雾岛是个难对付家伙。

感觉这人平易近人的时候很好说话,一反转性格马上就跟扫描仪一般,什么都难逃他的眼睛。

黑猫自认为自己很容易心浮于面,但是为了生存,他也学会了很多面具及伪装,只不过依旧还是会被比自己厉害的人发现。

黑猫一屁股坐到了床上,看着满地的行李和箱子行李堆上还没决定放哪个的耳机,揉了揉太阳穴,拿上钱包手机和钥匙,转身出门了。

 

大家收到了信息都去了校门口集合。

作为足球部的最后一次活动,大家出校吃了饭,稍微休息了下有人提议回学校踢球,于是呼啦啦的奔向学校操场。

嘉典懒,以吃得太饱为由继续坐他的板凳。

而黑猫则因为有事请假提前离开。

现在反正队里人多,大家想,剩下的人也都没什么事,于是小型球赛拉开了序幕。

白路倒是跟着大家一起踢了,偶尔看眼仰面在板凳上大睡特睡的嘉典,也只能无奈的笑笑。

毕竟嘉典懒,这里没人不知道。但是同样的,嘉典很强,这里的人也都明白。

所以有的时候白路也就不再对着嘉典唠叨什么,因为她觉得,嘉典心里有数,需要他的时候,他不会视而不见的。

这样的人,白路有时候会想他为何会和自己站在一起。

只因为自己与别人不一样?

想想当初嘉典向自己告白的时候,简直强硬到傻气。

——“你在我眼里就很特殊!没有什么能让我非常想一直了解下去,你是第一个,所以我想和你一起,不行吗?”

“呵~真傻。”白路有些害羞的笑笑,顺势抬脚接住了桐野渡踢过来的高吊球。

 

结果到了第二天结业典礼结束,嘉典都没有想出如何解决假期住食的方法。

学校从假期开始就要封锁宿舍和校园,嘉典根本没机会留在宿舍,更何况学校保安是那个比鬼头还壮的铁人大哥……

想想就不由得背后冒汗。

白路到校门口去找一起回家的黑猫,黑猫毕竟已经回国,假期是会跟着白路一起回京都的。

结果白路推着行李箱到校门口的时候,就看到某人垂头丧气的盘腿坐在校门口。

白路将箱子放在身边,低头看着同样仰头发现有人过来的嘉典,开口说道。

“穿裙子就不要盘腿坐着,这样很不雅观。”

嘉典差点被白路的这句话让自己的口水呛死,咳嗽完把脸一别,不开心的嘟囔了句,“要你管啊……”

结果迎面就是一脚。

再次灰着前发的白路将踢出去的脚收了回来,然后用藐视的眼神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

“臭小子你说需不需要被管!”

而被踢出鼻血的嘉典四脚朝天的躺在地上,抽着嘴角欲哭无泪。

面对可以随时变换性情的向天白路,嘉典是完全没有办法预知对方何时会发招。

这也难怪他没有办法,因为嘉典从来都不认为,他偶尔看上去很欠揍。

这也是嘉典对白路产生兴趣的最大原因,越是无法明白的事物,越是能提起一探究竟的兴趣。

所以在球队大家也习惯了嘉典时不时的被转变性格的白路狂虐。

话说以前这种事情只会发生在队长桐野渡的身上……=_____,=

 

黑猫的一部分东西带不走,按照规定假期内宿舍是必须清空的,所以黑猫在离开学校之前,去了趟校学生会临时置办的“个人物品暂时寄放处”做了登记和寄放,才拿着行李往校门口赶去。

结果到了门口,就看到自家小妹又开始“修理”某人了,虽然不喜欢嘉典这个人,但因为白路没什么意见,所以黑猫也就无视对待。

上前抬手摸了摸白路的脑袋,本来还浑浊的发色慢慢的变回原有的银光白,转头看到了站在身边的黑猫,表情慢慢地变得柔和了起来。

“黑猫哥。”

“校门口修理这小子,小白你越来越不分场合了。”挂着“招牌笑容”的黑猫看着从地上爬起来打灰尘的嘉典,点着白路指桑骂槐。

“哼,前辈你不用拐着弯嘲讽我。”嘉典叉着腰低前倾身子看着对方,“我虽然懒,但不傻,别以为被打就是倒霉!”这么说着嘉典一把拉住站在黑猫身边的白路,白路一个踉跄靠在嘉典的肩侧,然后就看到嘉典很义正言辞的对着自己伸出大拇指说道。

“能被白路教训的人,现今只有我一个!其他人还享受不到这待遇,过去有过不算!现在有的,未来还会有!”

太阳顶头照着,蝉鸣的声音让人意外觉得很傻气。

路过校门口的其他学生都时不时的看着站在校门口发出“豪言”的嘉典,然后感到气氛不对的赶紧离开。

而黑猫却被对方的发言震得满头黑线。

白路也瞬间脑部当机,慌慌张张的想要向黑猫解释清楚,可结果却是自己也开始混乱起来。

最终黑猫抽着嘴角冷哼着总结了一句话。

“吉美濑你是抖M吗?”

 

这个话题让三人都很无语,为了赶紧去车站,黑猫决定赶紧拉上白路离开这个笨蛋,但却没有将白路拉开。

黑猫有些不高兴了。

“松手,吉美濑,你这样会让我们赶不上新干线!”

白路站在两人中间看了看有些要生气的黑猫,再看了看抓住自己不放的嘉典,有些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但嘉典却同样看了眼白路,不以为然的对黑猫说,“走这么急干吗?不算上我一个吗?”

“哈?”黑猫扶了扶眼镜,“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嘉典也不想再为难白路,松开了抓着白路的手然后双手抱胸的看着对方。

“带我一块走吧,怎么说跟白路交往了也有一段时间了,见见叔叔阿姨总该是必须的吧。”

“……”

黑猫脑门爆出了青筋,一脸想捏死嘉典的表情咬牙切齿的磨出声。

“你小子……有种再给我……说!一!遍!!!”

嘉典看着对面要吃人的黑猫,胆子突然小了很多,“那个……我说……”

“谁要见你个混小子!别说得好像叔叔跟阿姨多么喜欢你一样!!!”

黑猫将抬起的拳头全力的冲向对方,却在拳头接触到对方的时候,嘉典的身体却像分散的尘埃一般,四散消失了。

被眼前情形惊呆住的黑猫站稳了身子,眼前只有白路一个人,对方消失不见了。

“该死!”黑猫气氛的向下甩了个拳头,“别再让我看到那小子!”

“那可不行啊黑猫前辈,不见面怎么一起过暑假?”

嘉典坐在校门口墙头的门柱上,不知从哪里搞到的苹果,嘉典拿在手里一边吃着一边看着下方的两人。

“又不是去提亲,前辈你是不是紧张过头了?更何况,这是白路的提议,前辈你难道不去问问白路的意思吗?”

黑猫转头看着白路。

“小白,这什么意思?你带他回家?”

面对黑猫的质问,白路有些缩,虽然她知道这种事情不管怎么看,都是不好的。

……更何况这根本不是白路的意思,只不过是嘉典昨天在天台上自作主张罢了。

到了这个份上,嘉典没皮没脸的说了出来,虽然一个人坐在柱子上吃苹果,不过白路清楚,这家伙现在肯定害羞死了。

谁让他就是这样的人呢?白路想,与其现在知道丢人,那为什么还要说大话?

“黑猫哥,他……真的没地方住。”

“那也不能就这么随便答应带他回家啊!”黑猫有些恼火,“你要知道,这家伙虽然外表看上去是个女的,但实际上可是个彻头彻尾的男人!你把他带回家你爸妈怎么想?”

“我爸妈……”白路想了想,然后看着黑猫怯怯的回答。

“我爸……不好说,毕竟我觉得比起我,我妈更重要。我妈……你知道的,除了我不自信这件事,其他她都能欣然接受。”

 

黑猫就这么被白路糊了一脸答案,然后不得不看着某人厚着脸皮蹭着白路一起回家。

 

到车站买票的时候,白路把嘉典拉倒了与黑猫有些距离的角落,皱着小眉头有些不高兴的问嘉典。

“你知不知道自己之前在说什么?如果不是黑猫哥现在不在乎了,你真的可能被他揍得跪地求饶。”

嘉典有些知错的抓了抓头发,不好意思的看着白路,“那个……你哥……是不是太在乎你爸妈了?”

“黑猫哥又不是我亲哥,但是不管亲不亲他都把我爸妈看的很重,我之前也跟你说过,面对黑猫哥说什么都不能提到我爸妈,否则下次我可帮不了你!”

白路的脸有些微微泛红,气息也有些混乱。

这样子明显是急出来的,嘉典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抬头伸出食指和中指轻轻搭在白路的额头上。

手指放置的地方微微的泛起白色的光,白路慢慢的安静下来,表情也变得柔和许多。

嘉典将手慢慢拿开,然后低着目光不敢直视白路的眼睛。

“我很抱歉,”嘉典最终还是说了出来,“让你担心了,我很抱歉。”

白路也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

“下次,别在人前说那种话了,虽然……我并不讨厌。”

 

啊?

嘉典抬头看了看将目光移向别处但嘴角露出微笑的白路,似乎想到了什么。

顿时,害羞的感觉立刻窜进全身,嘉典羞耻得蹲在地上捂着脸,哭丧着胡乱叫着。

“那个什么不是那样你别误会那不过是……哎呀反正就是那个意思了啊啊啊丢死人了!!!”

 

黑猫买完票赶过来的时候,就看到白路拉着嘉典让他赶紧站起来的情景。

再次青筋暴起,顺势上前一脚,然后大声吼道:

 

“臭小子你有完没完给我正常一点!!!”

 

 

新干线的速度一直都很快。

其实两地之间并没有多远的距离,只不过中间刚好跨了个县。

不过即使这样,从和歌山到达京都,也都晚上快六点半了。

中途坐大巴到达车站,因为早班的车是早晨八点多,那个时候大家都还在学校,所以根本不考虑。

和歌山发往京都的新干线一共就三趟,所以只能选择最近的下午近五点的那一班新干线。

其实形成时间很短,近一个半小时。

可是一天的班次实在太少,而且价格也不便宜,所以白路在上学期间倒是从没想过回家。

毕竟,早上根本没有能赶到学校的班车,而且学校因为寄宿,根本没有多少自由假期。

 

在等列车到站的那段时间,三个人倒是拖着行李箱在车站附近的咖啡店吹了一下午冷气。

外面天气很热,三个人虽然坐在一张桌子上,但其实,那张桌子完全成了嘉典的“工作台”……

所谓走到哪赚到哪,这貌似是白路从认识嘉典这么久以来从没改变过的事情,虽然她知道嘉典并不在乎钱,对于嘉典而言,他在乎的,只不过是自己是否开心而已。

“小姐如果是占卜爱情的话,700円一个问题,今天可以优惠,1000円两个问题,而且可以任选占卜道具哦~”

黑猫坐在白路旁边,一边喝着饮料一边看某人“嘚瑟”的卖弄自己手中的符石,心情有些不爽。

“小白你从来没说过,这家伙还是个江湖骗子。”

一旁低头在空白本上随意涂鸦的白路微微抬头看了看黑猫,然后又看了看已经谈拢价格开始摆阵的嘉典,倒是扁了扁嘴巴笑了笑。

“嘉典他占卜很准的,他没有经济来源,所有的生活费用和零花钱都是靠他给别人占卜一点一点赚来的,虽然我也不喜欢他摆架子糊弄人,不过至今为止,找他占卜的人,不论男女老少都没有出现过错误的引导。”

“你这么肯定……他给你占卜过?”黑猫只是觉得自家小妹有点被对面那个油腔滑调的伪娘给迷了心智,竟然开始相信了这种根本不现实的东西。

……虽然黑猫不得不承认,吉美濑嘉典在他的认知观中,的确是个如同出现在现实中的魔幻小说人物。

白路倒没有正面回答黑猫的疑问,只是低头继续画着她的画,然后不紧不慢的陈述着。

“是有占过,只可惜,嘉典除了我,占卜谁都会很顺利。”

“为什么?”

“不知道……”白路用手中的绘笔在本子上画起了圆圈,也不看黑猫,只是左手托着脸颊有些精神不佳。

 

临上车前嘉典赚到了三笔外快,说起来还是很可观的。

美滋滋的数着手里的钞票,虽然只有不到五千块钱,而且也就寥寥几张票子,不过还是让嘉典的内心感觉很爽。

在新干线座位上想向白路显摆,结果一侧头,白路已经闭目养神了起来。

嘉典刚要说出的话直接在张开的嘴巴里戛然而止。

看着决定睡上一路的白路和带上耳机自成一体的黑猫,嘉典突然感到很无聊。

一个多小时一句话都不说?

嘉典再看看白路,内心欲哭无泪。

 

车就这么快速的驶向京都,而乘坐新干线的三人,都各自心有想法。

 

下了车天色也就刚开始傍晚。

天边的云透着紫红色的光,一层又一层的在西边的天际处翻转扩散。

白路的家距离新干线车站并不远。

出了车站搭乘地铁走一站,出了站口就是居民区。

左拐两次右拐三次的走着,三个年轻人同时站在一间日式房型却布满欧式艺术的房屋外的铁栅栏门前。

嘉典第一次看到屋子墙壁上“爬满”的各种几何图形和多变型态花纹,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来。

“……这……这些图形花纹都是房子上原本就有的?”嘉典在铁门外指着墙上的花纹问白路,表情十分可笑。

白路有些没忍住的笑了出来,然后看了眼站在嘉典身边像是看怪物大惊小怪似的黑猫,“噗!”的一声直接笑出了声。

而此时的大门内,屋子的夜灯突然亮了起来,随后屋门也缓缓从内部打开。

黑猫在看到从屋内走出来的人时,眼睛忽然亮了许多。

白路率先上前一步,伸手抓住铁栅栏门向里面的人高兴的唤道。

“爸爸!”

 

向天青云只是在自己的屋内听到了动静。

本来在厨房里忙碌的他抬头看了看表,觉得两个孩子差不多该到家了,结果刚准备离开厨房的时候,就听到屋外有个声音说,“这些图形花纹都是房子上原本就有的?”

……有外人吗?

带着好奇的想法青云来到了玄关处,结果从门廊处的显示器中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三个人。

自家女儿和藏月那孩子,还有……个头很高的女孩子。

女儿的同学吗?

 

向天青云有点意外。

说实话,白路跑这么远去上学,完全就是因为小时候被人欺负导致没有朋友。

想想中学开学之前女儿极力要求将头发染黑,也真是辛苦她了。

不过现在头发貌似白回来了……

……

哎?

 

不由分说的赶紧打开门,再看到白路上前叫自己“爸爸!”的时候,向天青云有些惊讶。

将铁门打开,白路上前一把抱住了自己父亲。

“爸!好久不见。”

黑猫推着行李箱也慢慢上前,青云顺势抬手揉了揉黑猫的秀发,安详的笑了笑。

“又长高了小伙子,在那所学校过得怎么样?”

 

嘉典依旧站在大门外,并没有迈进门的意思。

握紧背包肩带的左手不自觉得用力,嘉典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视线慢慢的瞟离前方。

思维不知不觉想到了过去,那个没有任何人承认自己的年代。

小时候的嘉典经常做的事,就是坐在外祖母的怀里,喝着拌着苹果汁的牛奶。

外祖母只给他讲传说中大魔女都是怎样在历史的动荡中创造和毁灭世间的,每当讲到他的母亲时,外祖母只会说母亲是多么的好看,却不会赞扬母亲有过什么伟大的事迹。

大了一点嘉典才明白,外祖母将带走母亲的父亲视为魔鬼,即使在小的时候外祖母也夸赞过父亲是一个“品行端正,相貌堂堂的帅气男人”。

所以嘉典对父亲的印象几乎等同于没有。

来到日本投靠祖母家,也只是想了解一下父亲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结果一来到自己就被对方作为瘟神对待。

何时开始自己就连人都不算?嘉典一直都没想清楚这个问题。

他只知道,他是个走到哪都非常讨人嫌的家伙,不管是在自己应有的归宿,还是不属于自己的地方。

面前的一切太过幸福,但好像根本没有自己可以上前融入的可能。

也是,本来就是自己自作主张插进来的,现在尴尬的反而是自己了。

就这样悄悄离开吧,嘉典想。

反正……

幸福这种东西,魔女是不可以拥有的。

 

退后一步准备离开,脚下却貌似踩到了什么。

连带后退的身体,也靠在了什么柔软的东西上面,阻止了嘉典离开的方向。

 

“姑娘不过去跟你的朋友汇合吗?站在这里这么久不上去打个招呼可是很不礼貌的哦。”

 

慢慢的转过身,偷偷的用余光看向身后的人,嘉典只觉得自己的身后,好似光芒万丈。

这对于生活在黑暗角落中的魔女或许有些刺眼,但对于嘉典而言,那就如同白路救赎自己的感觉一般,映入瞳孔内的光芒,美的视线无法移开。

而刚好青云从身边两孩子身上挪开了视线,再次看向大门外的时候,看到的是夕阳余晖下照耀出的金色闪光。

温柔的笑着,用手拍了拍靠在自己怀里的女儿,然后抽身稳步向前。

“你回来了,歌莱。”

“回来有一小会了,亲爱的。”

歌莱从嘉典的身后撤离,失去支撑力的嘉典在没有做好稳住身形的状态下,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痛……”

揉着摔疼的部位无语的抬头想牢骚什么,结果被满眼的金丝给迷惑住了。

嘉典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念头。

“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白路伸手一把把坐在地上的嘉典拉了起来,“你怎么了?突然发起呆来。”

“啊?哦!没没有……我哪里发呆了……”

嘉典揉着鼻子并不承认自己在发呆,视线看向了与白路父亲拥抱的女子,在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的白路,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般。

“白路你是……混血儿?”

白路伸手将落在脸前的碎发挂到耳后,“是啊,我没跟你说过吗?”

嘉典摇了摇头,“没有,你从没说过。”

“这样啊,”白路笑了笑,“我还以为你都知道呢。”

嘉典听完白路说的话,有些无奈的笑了下。

“别人的话我倒是真的知道,只有你,在你不告诉我你的事之前,我什么都无从知晓。”

因为我看不清你啊向天白路……

正因为看不清,才一心想呆在你的身边,把你一点一点的看透……

 

“宝贝,这位是?”白路的母亲歌莱将手臂搭在自己女儿的肩膀上,越过女儿看向嘉典的脸。

嘉典被这一看,表情立刻紧张的红了起来。

“啊!我……那个……”

白路站在两人中间有些无奈的看着说话结巴的嘉典,叹了口气然后看着自己母亲。

“妈妈,这个假期能让我的这个前辈住在我们家吗?”

歌莱低头看了眼自己女儿,“住在我们家?”

“嗯。”

“可以倒是可以,不过阿月从国外回来了,我们家没多余的床啊……”

嘉典突然举手在两人面前兴奋的发言。

“没有床不要紧!阿姨!我可以跟白路一起……卧槽黑猫你混蛋!”

此时此刻刚刚把要开口说出什么的嘉典踹出八丈远的黑猫收回自己的右腿,然后低下视线用手指架了架脸上的眼镜满目凶光。

“臭小子来之前我说的你是不是都忘光了?”

起身在地上坐起来的嘉典捂着脸对施暴者大吼,“就算忘了也不能照脸踹啊混蛋!!!”

黑猫转身摊了摊手,咧嘴笑了笑,“那还真是抱歉啊~谁让某人说话不注意收敛自己的品性呢?”

嘉典捂着已经肿起来的脸颊痛骂着黑猫,“混蛋你这个性格坏到骨头里的笑面猫!!!”


评论
热度(1)

© 天上貌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