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貌月

寻求安静
(头像来自coco)

【老物练笔】【小足球】无私之罪

——————————————————————————

这大概是去年的东西了。

上班前看了一下文档原本是要做别的结果无意间看到了这个文。

打开看了看的确好怀念,已经不记得当时写这个的心情了。

只记得当时的自己,乐极生悲的过头,无处发泄自己内心的苦。

然后就成了这样的东西,还真是糟糕。

故事其实很糟糕,是个关于三角恋的纠结故事。

至于后来,我貌似出了CP15的小薄册《单身的我,需要告白》,这个文也就不了了之了。

现在想想,当时到底是有多不开心,要写这种纠结到死的文。

我并不是为了CP而同人的那种人,想了下自己写同人的这10年间,我貌似一直都在自我OCC,但是为了能让那种自我意识看上去真一些,我将自己的意识带入进了人物与场景中。

然后看到了所谓自己的崩溃。

这是种很痛苦的感觉,希望没有人尝试过。

也许正因为这样,我才更喜欢写虐情节。

痛苦铭心,让人明明没有经历过,却暂时体会到。

说实话这话说出来其实也很假,但是作为随感觉前行的自己,我想我还是在这方面清楚的。

清楚到,连我自己都不想认同自己……


嘛,说了丧气话。

文章内容只是个开头,貌似当年也有人看过了。

至于后来……反正我的确也没时间写这个了,那就在文字的结尾将剧透公开吧。

反正写出来会被大家打死的也说不定(*/ω╲*)~

——————————————————————————

【京天】无私之罪


“那个……松风同学!”

松风天马在和好友一起走在去食堂的路上的时候,身后被一鼓起勇气但又带着害羞的声音给叫住了。

站在天马身旁的狩屋正树做出了抚额的姿势,这种事貌似在他看来并不是第一次,而且作为天马的好友他貌似并不喜欢这样的打扰,随即在天马准备转身询问的时候狩屋已经快了好友两秒开口就不高兴的嚷嚷了起来。

“喂我说!你们这些人别没事就拿我们队长当软柿子捏!要送自己去当事人那里送都找天马算什么个意思!”

 

这反应还真是第一次。

在一旁有些惊讶狩屋激烈反应的天马,站在一旁看着好友对着别人吼完转脸又对自己不满意的说着”这表情算什么!我只是看不惯这些女人无聊的做法罢了!你也好好说说你宿舍里的那位青年才俊可不可以不要处处留情搞得别人都很难做人!!!”的时候,只是无奈的笑了笑,然后顺手接过那个被狩屋吓到的女孩手里拿着的那封贴有爱心贴纸的信封,随和的笑着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井上……井上织伊!”

“好的井上织伊同学,信我会交到他手里,不过你要做好没有回复的准备,毕竟剑城他自己也有所谓的选择权。”

“松风同学拜托你帮忙说说好话,如果有了好消息下次请你吃饭。”

那个叫井上织伊的女孩极力的拜托天马,并且还希望天马怎么做的时候影山辉和西园信助从走廊的拐角处呼唤着天马和狩屋二人,这才得以解脱丢下一句“以后再说。”而匆匆离开。

狩屋只是在天马身边“哼”了一声,并表示他特有的不满。

“如果有一天因为剑城京介你被这些女的弄死,我绝对不会觉得奇怪。”

“是是~我知道错了,”天马嘻嘻笑着回答狩屋,然后拉上几个好友往食堂迈进。

“我回去就教训那家伙好了吧!快去吃饭啦要饿死了~”

狩屋在一旁脸抽。

“一定要把那些信扔到他脸上然后大声说:‘我不是你的爱情信使!’知道吗??!!”

“……你也太狠了吧狩屋。”

“就知道你会为那家伙说话!散了,这到底也不是他的错。”

 

那时候大家都大学二年级,19岁。

天马觉得,这种感觉,挺好。

 

 

剑城京介从学院楼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

一个下午的人体解剖实践,刚从那一眼看过去泡的发白的肠道和胃袋以及到处都是福尔马林的味道的空气中解脱出来的剑城只想翘掉半小时后的打工。

这种状态再去看快餐店的炸鸡会吐的。虽然他有跟天马提过要不要换一个打工地点,比如24小时便利店这种半夜值班可以有空闲看书的工作,但因为打工合同期签得过于长,所以还是得干完才是,否则光违约金就要吃尽苦头。

没办法当初天马看中了快餐店的时薪和福利,以及每日剩下的食物可以免费带走的好处,为了不让大学生活只是一个人奋斗,于是就拉上了剑城结伴。

现在看来,没考虑到外科实践课程的剑城,简直就是个笨蛋。

连续看了二十多天的尸体还要天天面对各种肉类去面不改色也真是难为自己。

虽然后来天马为自己的考虑不周而感到内疚,并主动要求接下了剑城的打工时间,不过慢慢过了过渡期,也就相安无事了。

今天实在太累了,站了一个下午,如果不是因为踢球而锻炼出来的好体力,估计早就跟其他同学一样累趴下了。

这边随手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非常顺手的点开通讯录上的第一个号码,然后等待接通。

“剑城吗?今天不去打工了是吧?”

天马在电话对面爽朗的说到,这个时候听到天马的声音,说实话是种慰藉。

“嗯,不去了,实在没力气了。”

“今天看到了什么?肌肉?”

天马从自行车上下来,然后推车前行,一边行进一边打电话调笑剑城。

剑城叹了口气,轻笑了下。

“不是肌肉,是腐烂的肠胃。”

“……”

电话另一头停顿了很长一段时间,剑城在以为天马真的被自己恶心到了的时候天马却很随意的回答了声“这样啊,那是挺让人不舒服的……”,随即又快速的说道。

“宿舍里我有做清淡的食物,今天超市豆芽和萝卜大减价!都放在矮桌上了记得吃,冰箱里有新买的乌龙茶和牛奶,记得吃完后刷碗~我到快餐店了先不聊了,就这样晚上说。”

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嘟……”的占线声,天马的电话挂的并不是很急促,但是剑城却还想和他再聊一会儿。

剑城总把这种感觉归类为“无意识的向自己认为可靠的人放松心神去依靠”的表现,对待自己的哥哥就是这样,现在这种状态,却更多的去找天马释放。

很奇怪,剑城想,但又总是不自觉的去笑。

笑容看上去,很安心。

 

 

天马在炸完新一筐的薯条之后,放在架子上让薯条控油,顺便去接几杯刚点好餐的可乐。

那时候决定打工,完全是因为当时受到了剑城的邀请,一起在学校附近合租宿舍。

高考结束后大家都没想到会考进同一所大学,天马因为身体原因在最后的体校推荐被刷下了名额,而剑城一心的目标是离家最近的某大学医学系,而其他人或多或少的都有自己想要尝试的东西,所以很巧合的,几个人都在一所大学。

这是件好事,不过也有让人觉得不好的地方。

天马随意报了一个自己从来没有接触的学科,虽然大学内部有宣传“即使零基础也可以就读”,但还是让天马吃尽了苦头。

好在天马的双手还是非常灵活的,手工文化艺术这门几乎一个班都没多少人的学科,天马是班里唯一的男生。

于是不出意外的,天马在系科里变得很吃香,即使是在老师那里,天马也经常受到照顾。

所以后来学业的事天马就不再头疼了。

反而最头疼学业的,是剑城。

医学系算是这所大学的几大学科顶梁柱之一,在医学系里可以说人才很多,比剑城聪明的在前方没有几十也都过了一百。

虽然剑城能顶住压力,但是想出类拔萃很难。

反而让他在学校名声大震出尽风头的,是第一学年的校足球赛。

那个时候受到作为前辈的三国太一和雾野兰丸的邀请,大家又再次加入了足球部,再加上学校要跟外校踢对抗赛,所以学校在各个系组安排每个大系必须组建一支足球队在校内进行对抗选拔最后胜出的去参加校外的对抗赛。

于是那个时候作为在系里有过足球经验的剑城自然被选进系队,然后在小组晋级赛以非常优秀的成绩进入了二分之一小组赛。

而跟他抗战到决赛的,是天马所在的艺术系的足球队。

其实原本没人看好艺术系,也可以说根本就不指望他们能怎样,但是因为天马有过作为队长的经验以及合理的训练加上同是一个总系的葵的帮助,天马硬是带着一帮“艺术细胞”踢进了校决赛。

这对熟知天马的人来说其实很正常,而不知道天马的人或者根本没怎么跟他接触过的人都会觉得不可思议。

真正要开始决赛的时候,即使是作为前队长的天马,剑城也并没有太去紧张什么。

主要原因还是在于,队伍的实力差距以及人员配置。

剑城依旧是前锋,但他并没有去申请做队长。

因为这么多年看着天马,他深知做队长需要付出的责任和耐心,以及那种无法在场上的自由。

反而天马现在带领的队伍,除了他一个人是全能型选手外,其他大部分都是中锋类型的选手。

没有代表上前冲刺的前锋,中锋都在抢球与被抢球之间徘徊,没有像样的后卫,守门员可以说是临时指导出来的。

剑城心里平静的想,根本赢不了他们。

所以不构成威胁吗?剑城表面虽然很不在乎,但心里还是会有些疑问在打鼓。

虽然每次到了最后都会翻盘,但剑城还是认为天马的队伍无法赢过医学系。

即使天马也明白这一点。

 

“哎……好狡猾啊,剑城那里全都是高材生,我们队想赢貌似很困难啊。”

天马在吃饭的时候暴露了自己的无奈,虽然在别人看来,他完全可以不用去在意。

“想赢的话就别在这里发牢骚,有这个闲心好好去练习。”

剑城在吃好饭之后放下筷子,然后将餐盘推到一边,拿着课堂笔记一边复习一边跟天马闲扯。

“说得容易,快期中考了大家都在忙着准备作品,哪有闲心练球?”

天马泄气的趴在食堂的用餐桌上牢骚,这种时候没有一个人不是在抓紧看书,毕竟期中考试的分数也是要算进学期总评里的,考不好到了期末评测一样会受到影响。

不过并不是每个学科都是要以考试卷为目的的,像天马的学科,只要交一件像样的作品或者一篇代表性论文,就可以通过期中考试。

天马因为早早就决定上交的主题而着手准备了,他上高中时就没有拖延的毛病,这也许是做队长的时候养成了提前做计划的习惯,让他学会遇事提早。

可是光他一个人是不行的,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像天马一样早做打算。

“我突然很希望到时候剑城能脚下留情啊……”天马的后背靠做在就餐塑料椅上,仰着脸无奈的开玩笑。

而剑城也随声附和,“啊啊~如果你能保证在之后的校外对抗赛踢赢的话,我一定不射穿你家大门。”

“……果然是……这样啊。”

天马把脸收了回来,依旧是靠在椅子上后背,双臂架在靠椅沿让看着剑城,而刚好剑城也抬头看了眼对面的天马。

四目相对的时候,两人突然都爽朗的笑了起来。

天马在笑完之后把身子坐正,然后送上自己的宣言。

“加油,王牌射手,不过我是不会认输的!”

“啊,尽管放马过来。”

 

这是两人作为多年好友的默契。

即使是对手,也要努力去做让对方认为最强的对手。

 

最后的结果,和天马一队的守门员因为家中出了急事而请假回家了,天马临时找不到可以替代的人,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自己硬着头皮上阵,虽然自己在比赛上努力去守门并指挥队伍,但最后还是0:3输了比赛。

当裁判宣布比赛结束的时候,剑城从天马的脸上看出了失落,但面对自己的时候,却变成了带有祝福意味的笑容。

 

“啊~啊!认输了认输了!”下午两人都没课的时候,作为赢的一方的剑城被天马以“要请客抚慰我失落的心灵~”为目的,在学校附近的一家茶点屋吃饭。

“我看看啊……啊!这个不错~妙丽甜点综合,就吃这个了!”

天马兴高采烈的在菜单上点餐,而坐在对面的剑城有些无奈的喝着水吐槽。

“喂我说……怎么你的状态像是你赢了比赛似的,不应该你请客吗?”

“说过了啊!我输得这么惨你得好好安慰我!何况那三球可全都是你射进去的~”

天马指着菜单上的冰淇淋小心翼翼的笑着问,我可不可以再加一个。

剑城坐在对面无奈的抚额,伸手拿过天马手中的菜单一边翻看一边说着。

“我请客可以,不过必须我点餐。”

“哎??!为什么???”

“我是说过要请你吃饭安慰你,但你毕竟输给了我。”剑城将手中的菜单”啪”的一声合上,叫来了服务生点菜。

“两份B套餐,饮料请换成例汤,一份黑椒小抄牛排丁,七成熟,最后……”剑城低了下眼角看了下因输球这个理由而无法点自己喜欢的东西,有些丧气的趴倒在桌子上的天马,突然有那么些心软。

“一份妙丽甜点综合,一人份那种。”

 

所以说那个时候天马被剑城的举措感动了?

至少剑城并没有看出来,他只知道那顿饭后来变成了天马给予剑城”一定要带着我那份努力去赢得比赛!!”的决心,结果到了对抗赛那天,天马真的就这么带着当时在学校进行小组赛而输出”友谊”的大学同学们一起来为队伍加油。

出于学校的委托。

其实剑城更希望的是,天马单独给自己一个人加油。

可惜这种害羞的话,他说不出来。

 

校外对抗赛一路走下来,进展的很顺利。

那个时候剑城一边准备课程考试一边抽空跑去训练,和大家聚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

但却得到了意外的收获,这是在当时剑城没有想到的。

有一次狩屋去别的教务楼送资料,受有课脱不开身的天马的委托,顺道问一下正在训练的剑城周末有没有时间。

同学聚会这种学生时代经常见到的交流会,狩屋打心眼里不感兴趣,于是在天马千万拜托的时候,狩屋有些嫌弃的问天马,“你打个电话亲自问他不就好了,干嘛还得我帮忙去传达?”

天马抬头看着狩屋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

“那个……我手机……没话费了……”

“……那用我的打。”

狩屋有些无奈的递出手机,不就是个借手机的事吗?他狩屋正树再穷也还没到小气的地步。

但天马并没有去接狩屋的手机,只是呆呆的站在教室门口。

“你怎么了?”狩屋晃了晃手中的手机,手机上挂着的招财猫铃铛叮铃铃的想着,而天马只是低头看了眼手机,笑着对狩屋摆了摆手。

“其实,我刚借过葵的手机打过,可是没人接。”

“那你之前不早说……-_,-”狩屋无语的收回手机,难怪要让自己跑一趟,“我知道了,我顺道去拿资料,路过操场见到他我就给他说。”

“那拜托了!”天马双手合十的笑着拜托,然后被同班同学叫回了教室开始课前准备。

“麻烦死了,天马这家伙,是剑城的老妈子吗?”临走的时候狩屋无语的吐槽了一句,这边刚迈步离开就听到了天马的一声不小的“阿嚏”声……

女生A:“你还好吧小天?”

女生B:“天气太冷了还是关上窗户吧。”

女生C:“如果不舒服一定要跟我们说!”

女生B:“就是就是,我跟茉莉来做吧,天马君你忙前忙后的也辛苦了,是吧茉莉?”

“哎?啊!是啊,”刚才第一个询问天马的女生被好友突然问到楞了一下,然后对着天马笑了笑,“小天的话,中午也没吃饭一直在忙前忙后,还是快去歇歇吧。”

天马挠头笑着回答,“不要紧的只是突然觉得鼻子痒而已,我没事的,倒是茉莉你,站了一上午的模特不累吗?”

“啊……我没事的不用担心。”

 

站在门口的狩屋酸溜溜的看着满屋子的“春光”,内心直想抽自己嘴欠。

“竟然还帮了你,啊啊~有女孩子陪着真好。”

 

走在教务楼路上的狩屋顺着校园小路上的人群快速前进着,教务楼不远的地方就是学校的体育系,足球场就在那附近。

狩屋看着被男生女生围满的足球练习场,下意识的表示了下不屑,转身进了不远处的教务楼。

拿到了资料并被交代注意事项,狩屋在表面乖巧内心烦躁的状态下离开了办公室,在下楼的时候听到了不远处球场传来的一阵阵惊呼和呐喊,虽然知道一定是练习的队员很厉害让旁人“惊讶不已”,不过转面想着“如果我也参加训练,绝不会比那些高材生差。”的思想,将视线移向窗外的操场上。

“……那个是!!!”

像是看到了什么似的,狩屋也忘记了现在是在二楼,半个身子探出了窗户。

随即整个人失去了平衡,狩屋在窗沿上挣扎了好一会才安全站回到楼道地面上,在平复了心神之后,赶忙起身向楼下奔去。

真是大白天活见鬼了!狩屋这么想着。

随即出了教务楼,快速的冲向足球场,挤开人群看着球场上的“腥风血雨”……

 

“要命啊这都在干什么啊……!!!”





=======================================

那个叫茉莉的少女,其实在外貌方面长得非常像天马。

不管最后如何,剑城赢了比赛。

但也因为比赛的机缘巧合,剑城与茉莉认识。

茉莉作为天马的同班同学一直以来都被认为是不是天马失散多年的妹妹,当然这是玩笑话。

而剑城也因为茉莉的样貌,开始思考自己到底是怎么看待对天马的感情,结果总结出来的是,他们俩不可能。

公开对于现实太过残酷,更何况天马根本没有所谓的那方面思想。

结果出乎意料的,茉莉也的确对剑城有意思,然后剑城也就稀里糊涂的答应了。

作为好友的天马为自己身边优秀的好友找到女朋友而高兴,更何况是自己认识并觉得不错的人。

但同样身为好友的狩屋很看不进眼里。

交往了很久,不知不觉快一个学期过去了。

成人礼结束后,大家散场之后,狩屋单独把剑城拉出来喝了杯。

本来就喝了酒,再去续唱没两杯就彻底醉了。

狩屋当时抱着多管闲事的心问了剑城。

你到底是喜欢哪一个?我怎么看都觉得,你在坑人家小姑娘?

结果剑城真的酒后吐真言了,并很可笑的醉倒在狩屋面前。

当天马赶到酒屋的时候,此人睡得雷打不动。

狩屋起身离开留给了天马一句话。

你就真的一点想法和自觉都没有吗?眼前的一切你就真的可以无私奉献给所有人吗?

当天马也真正意识到狩屋这句话的时候,是在剑城坚持不住向茉莉提出分手的时候。

那时候天马还不明白两个相处很好的人为什么说分就分了,结果脑袋开始清醒的剑城做了非常不冷静的事。

或许这就是最后的结果,一个吻,一段告白,根本让人无法相信。

天马跑了。为了躲避下定决心的剑城,天马报名参加了校专业组织的场地实训,一起同行的同学中,茉莉也在场。

而那时剑城也被分配到大学附属医院见习,没有时间去证明或挽回什么。

随车去实训基地的大巴在中转站休息的时候,天马与茉莉照面。

有些愧疚,天马想不论现在是怎样,都没脸再见茉莉。

茉莉也没说什么,转身去了洗手间。

出来的时候高速路的一辆疾驰的小货车不停的按动鸣笛,看上去貌似不受控制的往中转站冲了过来,而刚好从洗手间出来的茉莉就在小货车的路径范围。

在以为自己就会死的茉莉绝望的双手捂头闭上眼睛的时候,身后猛然被人推了一把,而自己侧身用余光看到的,却是天马伸出双手将自己推出去的时候,露出的抱有歉意与祝福的笑容。

然后,一切都归于落寞,而落寞的背后,是绝望的痛苦。


几年后剑城从国外学医归来,回到了当年见习的大学附属医院。

在监护室的玻璃窗外,同样来探望的茉莉也站在外面。

那个时候茉莉已经嫁人半年,与他们早就没了来往。

但还是偶尔会来医院,来看看当年的知心好友以及救命恩人。

剑城觉得是时候作出决定,让好友可以恢复健康的活着还是没有痛苦的死去。

只不过说出这话的时候,自己看着自己的双手,感到异常的无助。

茉莉说,当年你们两个,在感情上都有罪。

一个无私无畏的将自己的感情托付。

一个无知无为的接受了对方的好意。

你们的罪,做的太让人不知说什么,却又让人觉得天意或许如此。

最后,如果还有机会,你们都会怎么选?

会是好的结局吗?

会有好的后续吗?

谁也不知道。

但最终我们还是输给了天意,输给了自己。

好自为之吧。

剑城接受了这些话,然后决定去面对人生。

不管这罪是否还在,我都会努力挽回。





好了,剧透完毕,上班去了。

请原谅不负责任的我,连同我那作死的心。

以上,感谢您能看完。

=======================================

评论
热度(12)

© 天上貌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