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貌月

寻求安静
(头像来自coco)

【足球企划】【垠空中学】正文·序章

——————————————————————


好吧我要承认我是来交(作)作(大)业(死)的……(*/ω╲*)

春天的时候朋友邀请我参加的企划活动,因为原本知道自己到夏天结束之前可能都会很忙,所以当时犹豫了一段时间,不过没经受住诱惑,再加上自己内心很无聊,于是就跟着朋友一起玩了起来。

很开心,进入垠空中。

认识了很多有意思的朋友,大家的人设和画风都好棒好棒好棒!(*/ω╲*)

嘛~深入了解后其实更加棒→_→……

(这人老毛病又犯了┑( ̄Д  ̄)┍)

总之作为不会画图也没有什么有意思的脑洞的我,在里面也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来表达对这个集体的爱了(*/ω╲*)~

零零散散的写了一点然后连续熬了两个通宵,几乎要吐口老血以示榨干的节奏。

说实话我原本不是冲着最高目标来的,我原以为简单写写就行了,毕竟白天我还有工作要忙夜晚我还要努力加班……

结果我这老毛病到底是治不好了TTATT

[码多是病,药不能停啊……T。T]


嘛嘛,再不管怎么样,请接受下我的真心(❤w❤)~

虽然它并不怎么了不起~(=333=)


——————————————————————


(送给所有参加闪电十一人Else的朋友们,以及,垠空国中的大家。)


正文

 

Lv.0 序章

——所谓新冒险的开始前

 

 

 

 

垠空中学,下课时分。

 

今天是周五,一周上课的最后一天。

其实开学还不到一个月,不过对于学校的学生们来说,很多学习和课余都已经步入了正轨。

今天也会好好的进行课外活动!

 

“去球场喽!”

二年级美术班桐野渡刚把画板送回教室就一个大跨越的向班级后门跳了出去,结果人还在半空中,就被一只粗壮有力的手给拽住了。

拉下桐野渡的健硕男人鬼头朽重弓微微低头看了眼在自己面前如同猴神附体的多动症儿童,将双臂交叉至胸前说道。

“你还嫌上次被督导骂的不够惨吗?”

桐野渡在听到对方说话之后瞬间停止了任何动作。

慢慢的抬起头,露出惊讶的眼神和表情,过了段时间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笑了下。

“你竟然开口说话了鬼头!难得难得~说吧是不是爱上我了?→_→”

对方脑门上瞬间爆出青筋一枚。

然后什么都没说,拿上书包转身离开教室。

“哎~~~别走啊!喂喂!鬼头你等等我!”

桐野看着鬼头离开,也顺势追了出去,两人都没有走出多远,一位黄色头发的少女也从二年级美术班的教室后门叹着气走了出来。

不过出来的并不顺利……

迎面撞上了位紫色长发的高个男生,因为周身散发着怨念的气息而让黄发少女赶忙后退。

“骨……骨川同学?”

被叫做骨川同学的紫长发少年并没有回复黄发少女,而是看着前方走远的鬼头以及跟在后面各种嬉闹的桐野,恶狠狠的将森白的牙齿露了出来。

“魂淡鬼头,竟敢勾引我家小渡渡!不可原谅!!!!!!!!!!!!!!”

“……哈?”

虽然知道骨川一是个出了名的队长控,不过吃醋吃到男人身上……

黄发少女站在门口扶额,面对面前的这位基佬她真的是觉得吃和队长身边的人的醋都是没有办法的。

谁让桐野君是个在感情方面没有脑子的博爱党呢~

正当骨川站在走廊咬牙切齿的时候,一个手掌非常用力的在骨川的后脑勺上挥了下去。

“干什么呢小一?又在吃醋了~呦松下下午好,准备去社团吗?”

黄发少女看着被拍倒在地的骨川,惊讶的看着对面的男生。

“鹿目君……”

鹿目言叶微笑着伸手向松下月打招呼,但姿势还没摆好,就被骨川一把拉住了领子,脸对着脸的怨念着。

“你小子……明明不知道比我矮多少,谁小了?啊!你才小一!你全家都是小一!!!”

而鹿目却笑了笑回答,“可是,我的名字里,并没有‘一’这个字啊,而且,我家人也都没有。”

“我管你这么多!你还真是啰嗦!”

骨川一边唾弃着鹿目,一边回头继续找寻桐野的身影。

“别看了,桐野和鬼头君早就下楼了,这会估计也该到社团活动室了。”

鹿目伸手拍了拍一直被骨川抓住自己衣领的手,“你放开我说不定还能追上他们,否则,桐野那个人,你也应该知道在人多的情况下,就会从情感天然蠢直接变成勾人小妖精……”

长长的紫色旋风瞬间刮过二楼二年级的走廊。

“哎呀哎呀,小一你让我该说你什么好呢?这种变态级的痴汉状态可真的很让人替桐野这家伙担心啊。”

“……”松下一直站在一边,默默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然后决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刚从设计教室出来的光焰永夏,被身后的白木梨香叫住。

“一起下楼吧光焰同学,你还回教室放东西吗?”

光焰将抱在怀里的材料紧了紧,然后抬起面无表情的脸看着白木,非常轻声的说道,“那个……我……”

“走啦走啦!放下东西接下来可是社团活动!一起一起!”

一把拉住还在想怎么开口的光焰,白木很欢快的带着光焰往楼下奔去。

“顺便陪我去接下由依!之前约好的一起去足球部,到时候大家一起!”

“可是……我……”光焰有些想挣脱开一直被白木握住的手,但是这个女孩的手握得实在太紧,光焰挣脱不开。

“多笑一笑哦光焰君!”白木一边拉着光焰前进一边回头微笑,“课程已经结束了,现在的时间,是我们挥洒青春去做快乐的事情的时间!”

 

三楼的音乐班门口,久川雾子小心翼翼的在教室窗户处偷偷往里窥探。

教室前排附近的位置,久川雾岛收拾好课本材料,转身准备离开教室。

雾子赶忙离开窗边,悄悄的移动到教室门口。

在教室内有人出来的时候,雾子伸出双臂,一把抱住走出教室的人。

“哥!一起去踢球吧!”

而被雾子抱住的人在雾子用手臂勒住脖子的情况下,非常痛苦的挣扎哀求。

“同……同学!松……手……我……我!不是你哥!”

“哎?”

雾子低头看着自己抱住的人,对方扶了扶歪在脸上的眼镜,非常难受的开口。

“……我……我真不是你哥……”

雾子赶忙松开双手推开来人。

“不是我哥你出来干吗?说你这家伙是不是故意的!”

被推开的男生一脸冤枉,看着气势汹汹的雾子,完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雾子。”

一声声线柔和的呼唤从雾子身后传来,原本一脸怒气的雾子赶忙转过脸,面对自己的双胞胎哥哥露出美好的笑容。

“哥~你在这里啊!”

雾岛走上前去,雾子赶忙上前伸手揽上雾岛的手臂。

“一起去足球部吧!大家应该都在等我们了。”

 

一年级的音乐班门口,手提小提琴箱的伊藤霖与将手风琴箱放在教室门口歇息的长谷川赤彦正好照面。

“每次都从五楼搬下来真是累人。”赤彦甩了甩通红的双手,本来箱子是有背带的,只可惜上一次上课的时候因为一点意外背带被扯断了,本来赤彦也的确想换个新箱子,只不过学期才开始没多久就要换,经济上有些吃不消。

毕竟,一个手风琴箱不少钱的说……

赤彦在门口叹了口气,心想实在不行我就买个廉价的套包散了,也不是一定要用箱子。

反正,手风琴这东西……我又不怎么感兴趣。

赤彦低头看着那个笨重的手风琴苦笑,正想将手风琴搬回教室的时候,迎面走来的伊藤霖笑着向赤彦招手。

“下课了吗赤彦?”

赤彦将手风琴一使劲抱了起来,“嗯,刚从五楼下来,霖你呢?”

霖提起手中的小提琴箱,“老样子,被专业老师骂的狗血淋头。”

赤彦歪了下头表示了解,“我也一样,比你好不到哪去。”

霖摆了摆手笑笑,“赤彦你可是半路入行,已经很不容易了。”

将乐器放入了教室内专门收纳个人用品的区域内,赤彦转身问霖。

“甘呢?”

霖一边将小提琴放好一边回答,“你说哥?他今天的专业课是素描,如果画得快的话他应该先去社团那边准备了。”

赤彦想了想伊藤霖的大哥伊藤甘在绘画方面的手速……决定还是不要去想那种让人看着就眼疼的“花式手绘法”。

……虽然很厉害,但是光想想就很让人眼疼。

不过赤彦倒没有觉得很讨厌,毕竟,作为赤彦心目中的大哥,甘在赤彦的心中,还是非常值得崇敬的存在。

在两人收拾好东西准备去球场的时候,背着萨克斯的樱田鹰山正好进入教室。

三个人碰面互相打了招呼,樱田同样也将乐器放好,收拾好自己的物品跟着赤彦和霖出了教室。

“樱田君今天的课程怎么样?”霖倒是很主动的问起樱田关于课程的问题。

樱田将背包套过头部将包带落在右肩上,“马马虎虎,萨克斯毕竟学了很多年,现在老师教的我都觉得腻了。”

赤彦&霖“……哦~=____________,=”

霖想着,不愧是优等生,槽点我能说出来吗?

然后三人就这样出了教学楼前往足球社。

 

向天白路将材料箱里的制作材料收拾进收纳盒中,然后盖上了箱盖。

今天的工艺课学得是金属画饰,白路的材料没有备够。

之前练习的时候用了一大部分在别的上面,导致金属丝没剩多少,原本想周末补货的,结果还没到周末课程上就突然要求用这个。

于是很不幸的,白路的课上作业没有完成。

叹了口气,看着合上的材料箱,再看了眼放在旁边的那幅半成品的金属装饰画,白路有些不怎么开心。

其实当时用别的材料代替的话,应该是可以完成的。

但当时貌似钻了牛角尖,认为金属画必须是金属才能行,于是固执的想法最终还是失败了。

白路双手捂着脸趴在座位上,想着当初为何不聪明点,明明手头上还有一些很适合的材料……

纠结了一会觉得这种事情纠结也没有用,已经下课了,自己又不可能回头再去重新上一遍课,于是收拾了下心情,白路拿上东西,转身离开了教室。

美术班距离教学楼的侧门比较近,而侧门的斜对面,就是垠空学校校内唯一的大操场。

侧门的旁边正好是楼梯口,白路在路过楼梯口的时候,意外的与正好下楼的鬼头和在鬼头身后嬉闹的桐野相遇。

白路侧身让开了一些道路,“啊……是鬼头前辈……”

鬼头身后的桐野发现了出现在侧门的白路,笑着打起招呼。

“呦~白路好巧啊!”

白路抬手,但是脸上却并没有太多微笑。

“嗯……是啊,好巧。”

桐野看着白路打完招呼将手放下,感觉对方貌似没太有精神。

下意识的看了眼身边的鬼头,对方并没有什么反应。

望了眼天花板,桐野上前询问白路。

“白路你今天怎么了?精神方面很不足的样子。”

“谁会跟你一样大部分时间都是没心没肺的状态模式。”鬼头站在一旁出声道。

桐野再次睁大眼睛看向身旁的鬼头,今天的鬼头明显不太对头,话说得……有点多。

就连站在一边的白路也惊讶的看着面前这位个头高大的前辈,因为在她的印象中,鬼头的确是话不多的人,即使说话,也不会在这种情况下随意吐槽。

怎么说……应该说鬼头在整个队伍里,算是唯一一个能称得上不用了解他的为人,光看外表就能感受到“硬汉”的存在。

……出了什么事了?

在白路和桐野还在惊讶的时候,楼梯后方转交角处突然有人冲了下来。

白路在看到一阵紫色的烟尘从楼梯口喷射而出的时候,自家队长就被冲出来的那个人给“束缚”式的困在了对方怀里。

白路直接愣在原地,然后看着此人目露凶光的盯着自己和鬼头……

桐野倒是抬头看了眼将自己“八爪鱼式”抱住的人,眨了眨眼睛笑了下。

“骨川,你怎么来了?”

站在一旁的鬼头不由的向别的方向斜了下眼,干脆装作谁都不认识。

“还不是看你差点被人拐跑了吗?”骨川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对着桐野说道,“不是说好了吗会叫上我一起去足球部的!”

被抱在怀里的人呆了一会,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脸颊笑道,“对不起,因为有些急着想去踢球,所以不小心忘了叫上骨川你,别生气好不好,一起去活动室吧。”

桐野在骨川怀里“嘿嘿”地傻笑着,这让原本还在为“会夺走渡的某些家伙”而提防不已的心得到了些安慰。

或许是自己想多了,骨川想着,然后抬手揉了揉桐野橙黄色的头发。

“下次再去活动室记得叫上我。”

“嗯,会的!”

“千万别再忘了!”

“嗯!不会忘了!”

骨川放松了表情,原本凶恶的眼神和吃人的表情被桐野的几句“保证”给慢慢软化了。

旁边站着的两人:“……”

白路悄悄的靠近鬼头的身边,用死目的眼神看着对面的“圣光扩散”,抬手戳了戳鬼头。

“前辈,要不要抛下学长和骨川学长一起去活动室?”

对方几乎快被眼前的场景所散发出的“圣光”照得颜色都快没了,要不是白路天生白发,她真觉得这个世界可能已经没有颜色了……

就这样,教学楼的侧门口,走出了两对“圣光”。

只不过,前面一对亮瞎双眼,而后面一对,在被前方照耀的同时,自己也快“白得发亮”了……

 

伊藤甘换好自己的运动服后,拿着资料和训练计划出了活动室。

早就到达足球部的中谷瞬一,已经换好了队服开始进行热身运动。

甘走向球场的时候,正在草地上下身的中谷正好在起身的时候看到了对方。

“下午好,伊藤。今天天气不错!”

今天天气的确不错,伊藤微笑着抬起手,算是打过了招呼。

掏出笔,在手中的写字板上圈圈改改着一些数据,嗯……今天看来可以适当的增加点训练量。

中谷翻了个白眼,自己大部分训练都是来得比较早的,每次看到甘在训练前将之前写的训练计划再次修改,就知道肯定又要有新花样来折腾人了。

也好,新的挑战我喜欢!

中谷从草地上站了起来,走到甘的旁边单手叉腰的问道,“需要我现在做什么吗?”

甘停下了手中的笔,抬头看了眼中谷,然后咽了口吐沫。

这一举动了足足有近一分钟,中谷被甘看的眼皮子直跳,干脆先开口结束这种熬人的状态。

“行了行了,你继续,我接着热身去。”

说完中谷转身跑开,而甘的视线随着中谷的行动一直跟到他停下,然后低下头,在中谷的训练计划后面又添了一条。

[加强训练此人的逻辑分析能力。训练原因——竟然连我向他传达“拿瓶水给我”的讯息都看不出来!这样的司令塔怎么能掌控全场?给我回炉重练!]

 

这种事其实以前还有很多次。

在未来的某一天,当霖帮忙整理足球部的各种活动计划资料的时候,因为太多没有拿住,于是掉在地上了几份。

而这几份,刚好让路过的中谷顺手捡了起来。

也就是这么个顺手,让他看到了计划上面关于自己的训练内容。

……以及那些让人很无语的……训练原因。

所以那个时候中谷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除了正常训练以外,还要没完没了的做着甘自己出的关于“逻辑思维”的试卷以及无数遍的观看外校历届球队的各种比赛视频。

那种看吐了还要写成分析报告的活,中谷这辈子都不想再体验。

 

芽吹由依下了古典芭蕾课之后,就急急忙忙的回到自己所在的一年级舞蹈班。

身材矮小的她,总是因为够不到挂在柜子上的衣服而要在更衣室折腾很长时间,以至于她第一个进去,却总是最后一个出来。

因为过于没有自信,由依总是无法拜托同班同学帮忙,更何况这种大课都是三个年级混合在一起上,要在一堆高年级中找到认识的人,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从六楼跑到一楼已经很辛苦了,由依在下了最后一层台阶的时候,累得双手撑住膝盖,“大口大口”的喘气。

调整呼吸~调整呼吸~吸~~~~~~~

“在做什么呢?由依~”白木梨香笑着将双手从由依的身后伸出,双掌掌心轻轻贴在由依红扑扑的面颊上。

“呀!”

被“摸”了的由依反射性的叫出了声,瞬间向前方跑了两步,然后小心翼翼的转头看向后方。

梨香依旧保持着那个动作,不过表情似乎有些……快要哭出来的感觉?

“由依酱……难道讨厌我了……Q^Q”

说完就将脸用手捂住,呜呜的开始抽泣。

“才!才才才才才才才不是那样!QAQ”

由依赶忙挥动着小手努力得向梨香解释,她只是突然被对方吓到了,但并没有因此讨厌梨香。

捂着脸的梨香将手指叉开。

“真的?”

由依眼泪在眼圈内不停地打转,一边挥手一边保证,“真、真的!我……那个……”

看着由依慌乱的表现,梨香小碎步的移动到由依面前,然后一个下蹲伸手将对方抱入怀中。

“由依真的是每天都非常的可爱!!!n(*≧▽≦*)n”

“……QAQ哎???”

站在后方的光焰永夏,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该离开好,还是该离开好了……

 

言叶邀请松下一起走的时候,与言叶同班的八千绫风也刚好从教室走了出来。

同是球队经理人,松下很及时的喊住了准备从反方向离开教学楼的绫风。

一起下楼的时候,言叶突然向绫风问起了关于课程的问题。

“话说你们乐理编曲专业是不是要找进行创作制作了?”

“嗯,二年级了,避不开的课题……”

“还真是辛苦你们了,”言叶将双手背在脑后,“如果有需要,尽管说出来,好歹我也是管弦乐专业的,应该能帮你找齐乐队小组的同学。”

“那先谢谢了。”绫风笑着答谢道,然后几人继续向足球部前进。

 

垠空中学足球部,全体成员都在放学后陆陆续续的向活动地点集合。

每个在教室里学习艺术知识的学生们,在这个真正属于他们的球场上,展现出另一种不一样的姿态。

 

“那么,今天也开心的踢足球吧!!!”身为垠空中足球队的队长桐野渡,在全员到齐之后喊出了今天的活动口号。

“真不愧是队长,”雾岛站在人群中笑了笑,“每次的社团活动,他都是最精神的那一个。”

“的确,气氛也就靠这家伙来带动了。”身为全队的领队、教练以及伪“老妈子”的前足球队前锋的甘,作为现任球队监督,也只不过是吊着双眼看了下跟自己同级的热血笨蛋,然后将集合的哨声吹响。

“那么今天,依旧是常规训练部分,因为天气比较好,所以我适当的给大家增加了点目标。”甘将手中的训练计划翻了一页,这时从器材室将足球和障碍用具拿出来的经理人松下和凌风也刚好站在了甘的旁边,等待监督的指示。

“首先,先从后卫说起,”甘抬头看了眼集中在右侧的几个人,“鹿目,你带着白木和久川去做基本热身二十次,然后开始进行障碍物盘带训练和多方拦截训练,拦截训练可以与中场们合并训练。”

言叶代表性的回复了甘,以及站在雾岛身边的雾子和整理碎发的梨香也同时回复了甘。

“是!监督。”

“接下来是中场,”甘交代好了后卫开始看向了人群左侧的中场,“桐野,你是队长,今天你就做加强热身二十次好了,之后与后卫做合并训练。”

“好的没问题!”桐野很是干脆的回答,而桐野身后的骨川,又将怨念的目光,从之前的鬼头身上直接转移到了甘所在的方向。

站在骨川周围的人都下意识的退散开来……

“中谷,”甘根本不理会骨川是否怨念自己,直接看向蹲在草地上的中谷,“你带着向天和芽吹两个女生进行基础热身三十次,然后接着昨天的速度训练,这一次我要看到训练成果以及你能反馈到的新方向。”

中谷抬起头,右眼闭上自信的回复,“了解。”

白路牵着有些发抖的由依的手,两个人也都做出了收到的答复。

“明白。”

“好……好的!监……监督……(//////)”

所有人都被由依害羞的发言搞得笑了起来,站在右侧的梨香瞬间满眼粉红。

“啊~啊~由依酱真得是太太太可爱了~~~~~~~~~~(*/ω╲*)”

站在队伍后方的光焰,再次被梨香的举动搞得不想发表意见了。

“嗯咳……之后是前锋,”甘打断了所有人对由依的关注,以至于紧张得躲在白路的身后抱着白路的后腰的由依在白路的安慰下慢慢平稳了下来。

“鬼头,你一个人单独训练,加强热身三十次,之后将你新开创的必杀技尽量完成,虽然距离下个春赛季还有半年多的时间,不过不久之后的校对抗赛,我要你拿出个人成绩。”

大家都下意识的抬头看向站在人群中仅次于骨川高度的鬼头,而对方也仅仅是双手交叠在胸前,用锐利的目光看向前方下达指令的人,然后用几乎看不出幅度的点头动作,紧闭得嘴边轻微的露出了一丝“嗯。”的回答。

大家都知道鬼头几乎在学业及足球以外的情况下都不会有太多表示和动作,习以为常的,所有人接着听监督发话。

“久川君和长谷川,你们两个基础热身三十次,然后陪同霖进行射门训练。”

赤彦很精神的回答甘,“明白!霖,今天我一定要射穿你的球门,等着我的绝招吧!”

同样站在中间队伍的霖听到赤彦的挑战宣言,露出了些坏笑看着对方,“怎么?还要接着打赌吗?你昨天可是输给了我一个汉堡了,今天要不要赌一份套餐?”

“谁怕你啊!赌就赌!”赤彦紧紧握住拳头,“今天绝对要射进去给甘哥看!”

一旁的雾岛:“……”

“……嗯咳,有目标总是好的。”甘有些无语的看着自家老妹跟青梅竹马又开始没完没了的斗了,表示直接不理就好。

“霖,你的任务我就不说了,个人基础热身二十次,然后跟着前锋训练,你的必杀技最好再熟练一些,我可不希望你只会轻松的去接普通射门和必杀技,在这之上的化身射门和魂兽必杀技,我希望你能有更强的突破。”

霖将右手抬起,在头右上方做了个可爱的“敬礼”动作,“OK!☆~哥你就放心好了!”

 

甘已经将训练计划翻过了好几页,最后抬头看了眼队伍后方。

“最后,骨川、樱田、光焰,你们三人集中训练,基础热身十五次,然后骨川和樱田跟随经理人继续之前的传球和盘带练习,光焰训练结束后直接去找霖,让她单独教你守门员基础,之后自己用道具进行单人训练。”

樱田:“是!”

骨川:“是……”

光焰:“……”

 

空气中安静了近一分钟,甘实在受不了的抬头大喊。

“不要到最后收尾的时候给我保持沉默!好了!都按步骤去训练!我去静一会……”

全员:“……”

所有人都无语的目送监督离开操场将自己整个人扔在长凳上漏气,难得这个说话鸡肋的家伙集中了这么久的精神给全队通报训练内容,真是辛苦了……

 

就这样所有人都开始了各自的训练。

球场上出现了一声又一声的训练口号,在艳阳高照的晴朗天空下,不时有成片的云层飘来,留下短暂的阴凉。

 

而在世界的另外一个时间点上,有很多人都在忙碌的观测着现在的垠空中学足球部,以及对于他们而言,即将到来的危机。

“黑羽博士!!!他们快要来了!!!”

整个观测站大厅内充斥着紧张得气氛,被叫做黑羽博士的黑发异色瞳青年紧皱眉头,双眼不停的在大屏幕上踢球的各位少年少女们来回看着,最后他闭上眼睛,露出了好似下定决心的神情对身边的程序员说道。

“尽快联系赤羽博士吧。”

“这个世界的未来,也只能依靠他们来守护了。”

 

霖在接下了赤彦提出的第二十三个射门之后,有些无奈的看着球门外气喘吁吁的赤彦。

而在赤彦身边同样被接了二十三个射门的雾岛,也同样表示有些自信心受挫。

“你们两个干脆练合体射门技算了,”霖将足球踩在脚下,拍了拍戴在手上的手套,“说不定还能有意想不到的威力。”

“少来!”赤彦站直身子看着霖,“把球给我!一定可以射进球门的!绝对要射进。”

霖在内心无语的吐槽,你哪个方位没有射过?都说了除了位置和力量,一定还要有速度,那种旋转速度根本不行,脚下力度再强你给我踢直球过来有毛用啊……

“才不会输给你呢!”还在吐槽的霖突然听到赤彦的一声大吼,然后对方再次将球踢了过来。

霖无语的再次看向过来的球,又是直线球,那种缓慢的转速,用眼睛就能看得清。

看来得让赤彦这家伙去练练踢球的脚法了……

虽然说霖因为看多了射门这种通过球的转速来判断威力的能力很早就练出来了,但是她也并不像过分嘲笑赤彦踢的球有多么没有威力。

毕竟,在甘看来,赤彦的射门,其实已经很厉害了,只不过这家伙只会射不转的直球,虽然速度跟不上,但是威力非常强。

这球也应该能轻松接下吧,霖这么想着,然后身子下意识的前伸。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突然发生了。

在行驶轨迹中如同陨石一般冲向球门的足球,突然在中途突然开始向右开始翻滚。

这不可能!

霖的第一意识表示绝对不可能出现这种不符合常理的事情,然而就在球翻滚的越来越快的时候,一道青绿色的光如同风墙一般包裹住射来的足球,然后从霖的眼前瞬间穿过。

在场的三人瞬间惊呆了。

霖一动不动的站在球门前,依旧是原来的姿势,眼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我……我射进球门了?”赤彦在看到霖一动不动的站在球门前,招呼着身边的雾岛,“这不是……我的幻觉吧……”

一旁的雾岛直接傻了眼。

“我想说,赤彦你刚才踢得球到哪去了?”

“……我踢进去了对不对?!”赤彦赶忙抓住雾岛的肩膀摇晃,“是不是?!我竟然踢进去了!!!不用必杀技我竟然踢进去了霖的球门!!!”

“别胡说八道了!快来找下球去了哪里?”

反应过来的霖在没有找到足球后瞬时感觉哪里不对,然而就在他们准备找那个“不知去向的足球”时,球场的另外一边,出现了慌乱的叫喊声。

 

“喂!向天你还好吧?”中场训练小组里,中谷和由依在惊呆着看着浑身散发微光的白路。

“啊……啊啊……白路你的脚!”

由依惊慌地用手指着白路的腿部,在附近训练的其他人也同样看出了不对头的地方。

被光慢慢包围的光正在一点一点的吞噬着白路的身体,就好像她随时都可能消失在光辉之中,而就在白路出现异样的同时,其他人也突然发现,不止白路一个人,所有人的身体,都开始发光。

桐野在看到白路慢慢消失在光辉之中时,自己的视线,突然被一片白色所包围。

就好像失去了知觉一样,桐野的意识慢慢的放空,然后,在什么都想不明白的情况下,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时间貌似流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当所有人都在意识模糊的状态下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却是另一番不一样的景象。

所有人都躺在垠空中学的大门口,看天空的颜色和太阳的方位,貌似现在所在的时间应该是上午。

所有的人都迷茫的看着四周和各自的同伴。

“我们……为什么在校门口?”言叶疑惑的小声说道。

中谷看着学校内的教学楼,“你们不觉得,学校的主楼,比我们之前见到的都新很多吗?”

所有人都随着中谷的提示看向校内,结果发现,不止主楼就像新装修了一样,主楼旁边的新大楼,不知为什么不见了。

这里……到底是不是我们熟悉的垠空?

或者说……这是否是我们所熟悉的世界?

 

“嗨,小鬼们。”

一个声音在众人身后传来,是大家都不熟悉的声音。

所有人都转身看向后方,出现在身后的,是一个从未见过的金色长发青年。

“自我介绍一下,”

金色长发青年抬起手臂放在胸前,微微的前倾身体。

“我的名字叫做赤羽飞鸟,是时光机的拥有者。”

 

当这名男子文质彬彬的做着自我介绍的时候,所有人都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眼前的这个自称是叫做赤羽飞鸟的神经病。

时光机的拥有者?忘吃药了吧!骨川首先在内心里吐着槽,顺便将桐野抱在自己怀里。

“别看了渡,这人脑子有问题,看多了会变成神经病的。”

甘在一旁抽着嘴角,心想这是什么情况?科幻电影?

而躲在梨香身后的由依,一边瞪大眼睛看着赤羽飞鸟,一边小声惊讶道,“难道说,我们就像掉入了树洞一样,进入了仙境?”

……怎么可能,这怎么看都是现实世界!站在一旁的赤彦内心吐槽着,却在这时,一直没找到丢失的眼镜的樱田突然眯起眼睛质问着对面的人。

“在那里装什么神秘,什么时光机!这里到底是哪里?”

 

站在对面的赤羽飞鸟慢慢的直起身子。

在看到面前的这群少年们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之后,他只是将笑容挂在脸上。

“你们是问这里是哪里吗?”

“这里的确是你们的母校,垠空中学。”

“只不过,不一样的,是时间问题。”

桐野看着赤羽,喃喃的开口。

“时间问题?难道……”

“没错,就是你们现在所想的。”

 

赤羽飞鸟将双臂展开,做出了一个拥抱的姿势。

“欢迎大家来到——十年前的世界。”

 

 

 

 

—序章·待续—


评论(8)
热度(7)

© 天上貌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