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貌月

寻求安静
(头像来自coco)

……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这个文了=_____________,=

———————------------------------------———————

前言。

还是小足球的文,不过这次想立京天京了。

天马不弱天马不弱天马不弱!(重点念三遍。)

可还是京天京……(*/ω\*)


嘛嘛,原本记错了一周年的日期,可今天真的是星期三。

如果小足球还在播的话,今天说不定就该看直播了……

有些悲凉啊…………………………T,T


那么我就当作死好了~

纪念新的开始。


PS:看文之前可以先把这个看了,否则内容上可能会有些看不懂。

嘛~去年的东西。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3427445

———————------------------------------———————



剑城京介此时站在足球服的更衣间内,有些左右为难。

面前的更衣柜上,标签写着“松风天马”的名字,透明的塑料标签套上,映照着剑城当前的状态。

……简直表情微妙。

 

出了更衣间,活动室内的人其实都走得差不多了。

“要一起回家吗?京介。”已经跨上背包的松风天马在整好外衣之后,抬头看向同样看向自己的剑城,笑着邀请道。

剑城只是用手掌按了按自己的书包,想了想,然后拒绝了天马的邀请。

 

“抱歉,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今天是3月12日,距离白色情人节,还有两天。

 

 

标题:《恋爱回礼》

 

 

“我说,天马你应该适时的表达一下你的态度。”坐在天马座位旁的狩屋正树右手转笔左手托腮的看着自家正在看书的队长,突然坏心眼就上来了。

天马合上了手中的书,很无聊的转头看着狩屋,“表达什么态度?比赛逼近申请练习翻倍顺便让你也练出化身?”

狩屋一头栽倒在桌面上。

他要的不是这个效果好不好?什么时候单细胞情商的天马也学会喷人了?

不对啊这明显是心情不好啊时机不对赶紧撤……

“那个……咳,就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好了,我先……”

“狩屋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天马抬头看着准备起身离开的狩屋,眼神的状态是你说完再走否则后果自负。

狩屋被天马盯的一脑门的汗,正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班里有人在门口突然喊了起来。

“狩屋同学,外面有人找你。”

听到有人找的狩屋突然非常狂喜的想是哪个圣人来解救自己了,结果一抬头看向门外,差点再次一头栽倒在桌面上。

刚刚好,天马也适时的转身看了眼门口。

然后双眼微微的睁大了一些,与门外的人对视了不到三秒,接着低头重新打开书本。

今天老师说会上课提问,天马觉得现在这个时候还是再看一遍重点比较好。

 

左右为难的狩屋以无声模式迅速的窜出了教室,一出门就一个手臂的将站在门口的剑城给拐进了走廊角落的无人处开始质问。

“你这家伙找我做什么?剧本走向不对啊!”

被勒得差点没喘上气的剑城一边调整着呼吸一边看着靠墙站着的狩屋,有些没有明白他在说什么。

“什么……剧本不对……我找你当然是有事,难道我不该找你?”

“你要找我也可以别的时候啊这个时候来找我……我差点让天马君给两眼射穿了!”

狩屋说完双手一把拍在剑城肩膀上,“啥事快说。”

而剑城却一副死人眼的状态盯着狩屋反问,“你要不要先说说你怎么得罪天马了?”

 

狩屋觉得,今天自己非常的傻逼。

没事老是挑逗这两人做什么……

 

天马认为自己昨天没有做什么惹人讨厌的事情,至少他认为是这样。

原本以为,情人节那场送礼物之后的吻,算是增进感情的意思,结果却只不过是天马自己一个人的妄想。

两个人现在的关系,比起之前只是同学及队友的关系,现在只能尴尬来形容。

起初还是很好的,开始的一个星期一起放学一起回家路过商业街会去街边逛逛再回家。

之后也慢慢的平淡了下来,即使是天马单方面的希望剑城陪着自己做些什么,剑城也会陪着自己。

但是不知道最近因为什么,剑城看着天马的眼神有些不太对。

就像心中有事情似的,即使是天马也不允许靠近的感觉。

天马感到异常的沮丧。

被拒绝的他,其实更希望剑城可以多看看自己。

他希望能帮上他些什么。

 

开始上课,天马的桌上突然多出了一个小纸团。

还在内心沮丧的天马在看到纸团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之前的课都没听进去。

老师在讲台上讲着小测验会考到的重点,天马偷偷的四下看了看,大家都有在认真记笔记,看不出这是谁扔给自己的。

无奈的叹了口气,趁老师转身去写重点的时候,天马赶忙打开纸团。

纸团展开后,一颗用塑料纸包好的糖从纸团内掉了出来,而纸上只是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我不认为你需要巧克力。]

“……什么意思?”天马在座位上犯嘀咕,而这个时候老师已经下了讲台,天马也赶忙将桌上多余的东西都收了起来。

 

下课后天马有问坐在对面的狩屋,“你觉得这像谁的字?”

一旁的狩屋接过纸条看了一眼,很直白的说了一句,“看不出。”

天马叹了口气。

“……我是不是得罪谁了?这是什么意思?给了一块像足球一样的糖却说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我又不是非常喜欢巧克力虽然我不拒绝……”

“纸条上又没有问你喜不喜欢巧克力,你想多了。”狩屋无语的看着天马在座位上异想天开,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人家只是说你不需要,或许这是在问你喜欢什么的意思。”

“哎?不是不喜欢巧克力的意思吗?”天马愣了一下看着狩屋,“我还以为给我扔纸条的人是要送我巧克力以外的东西呢……”

狩屋抽了抽嘴角吐槽道,“你还真是能想……”

 

放学去足球部,不算早到的天马在更衣间内看到了剑城一个人在换衣服。

“就京介一个人?”天马打开了自己的衣柜,将目光探出柜门看着旁边不远处已经穿好球服的剑城。

“嗯,学长们都已经换好去球场热身了。”

剑城说完,关上了柜门,拿着护腕准备离开,而在没走出几步的时候,天马在他身后发出了非常惊讶的呼喊声。

“怎么又是纸团?!!!”

虽然觉得很诡异,不过天马还是伸手将纸团拆开。

再次从纸团里掉出一颗足球样子的糖,天马觉得自己猜对了,再看看纸团里写的话,天马更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或许你应该说说你会讨厌什么。]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剑城在天马的身后拍着天马的肩膀,有些担心的问道。

天马并没有回应剑城的问话,而是迅速的去掏自己的裤子口袋,当东西被掏出时,天马的表情是非常惊呆。

“到底怎么了?你还好……这是什么?”

剑城看到天马手中的糖,一个完整的包在塑料纸中,另一个却化成一滩粘在塑料纸内。

“……巧克力吗?”剑城拿起那颗完整的巧克力糖看了看,然后看着天马的表情貌似非常不好。

而天马只是低声嘀咕着“这到底什么意思?”然后将手中的那颗化掉的巧克力拆开给塞进嘴里。

好苦。这是天马对这块巧克力的唯一印象,他以为上面的白巧克力至少会甜点,不过这事搞得他相当闹心,即使甜的估计也吃不出甜味吧。

这么想着,天马看着站在自己身边拿着糖并看着自己紧张的剑城,突然想到了什么问剑城。

“京介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麻烦事?我可以帮忙的。”

剑城愣了一下,“麻烦事?没有,为什么天马会这么问?”

“那早上找狩屋是什么事情?”

“……那个,只是……”

剑城开始不知如何回答了,在他想着如何解释的时候,天马突然转身开始换起了衣服。

剑城就这么楞站在那里,他看着天马将外衣一件件的脱掉然后再穿上球服,刚准备张嘴说些什么,天马一推手将柜门关上转身离开。

至始至终,天马没再说过一句话。

剑城觉得,他应该是真的把天马惹生气了……

 

今天是3月13日,距离白色情人节,还有一天。

 

早上醒来,天马并没有听到闹铃声。

抬头一看,时间定在凌晨6:40的位置上,而闹铃的准确时间,是早上7:15。

天马从被窝里坐了起来,觉得这两天真是说不出来的郁闷。

 

早早收拾好去吃早饭,秋姐很诧异的说,天马你今天难得早起,学校有活动吗?

天马回答没有,但也并没有说自己没睡着。

反正说出来首先他自己就不大愿意相信。

一路上并不像以往跑步去上学,因为时间还早得很。

天马觉得自己是不是这两天想得太多,以至于自己都有些神经过敏了。

他觉得他应该转变下心态,至少先对剑城的态度好一点,毕竟昨天那样把他丢在身后的确很不礼貌。

即使他对昨天剑城回答问题的速度相当失望。

 

到了学校准备先去趟班级再去足球部,在换鞋处换鞋的时候,天马再次发现了纸团。

这次是一打开鞋柜纸团就掉了出来。

天马刚刚调整的心态再次被这个纸团搞得心如乱麻。

到底是谁做的!他想如果他知道是谁做的,一定不会放过他!

没有办法的捡起纸团,拆的时候天马想如果还是巧克力糖他可不可以直接扔掉?

结果果然还是足球巧克力……

天马两眼郁闷死的看着手里的巧克力,再看了眼纸团内部。

[既然连喜欢什么都不知道,你还怎么好好谈恋爱?]

捏着纸团,天马忍了又忍,最后在人并不多的换鞋处仰头大叫了起来。

“——狩屋正树你给我出来讲清楚这到底什么意思!!!”

而躲在角落里的狩屋看着怒火中烧的天马,内心想着不行快跑要不会死的想法,赶忙脚底抹油的溜了。

 

要认清纸团上面的字很简单,因为天马几乎天天都能见到。

狩屋这家伙学习比天马好,所以偶尔,天马实在不会的题目总会找狩屋抄抄,虽然几个人当中估计影山辉学习最好,西园信助在天马之上,不过狩屋的座位离天马最近,所以抄作业也是常事。

这种一眼就能认出是谁写的问题,天马已经不想再追问什么了。

他现在就想知道,前两个纸团跟狩屋到底有没有关系。

 

天马是在活动室找到的狩屋,那个时候狩屋正在跟雾野兰丸聊天,一见到天马赶忙躲在雾野的身后。

“前辈,救小命~”

“……”雾野觉得自己应该让让位置给天马。

天马郁闷的看着狩屋,最后无奈放弃对峙。

“说吧,这些都是狩屋君你做的?什么意思?”

狩屋嘿嘿笑着,“你昨天给我说这个的时候我觉得好玩,所以就自己玩了一次,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v→”

“说,实,话!”

“好吧好吧我说我说!!!”狩屋赶忙回答,“白色情人节而已,那个是上一次你给的友情巧克力的回礼啦……”

天马真的有些恼火了,“狩屋你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玩!”

狩屋一边表面说着“你想多了天马。”,一边在心里把某人骂了个来回好几遍。

“你再这样我真的不理你了狩屋!”天马恼火的开始吼了起来,“到底怎么回事?”

“出了什么事情吗?”

门口有人发问,所有人都抬头看向门口,包括一脸不高兴的天马。

然后屋内就突然沉默了。

 

狩屋在心里各种骂剑城的时候,剑城也正好出现在了活动室门口。

狩屋赶忙抬手指着剑城,人依旧躲在雾野背后。

“你去问剑城君吧我是从犯不是主犯!”

“哈?问我什么?”

剑城站在门口头顶问号,而天马什么话都没再说,转身迎着剑城,跑出了活动室。

而剑城在天马离开的那一刻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你怎么了?”剑城有些担心的问道,“马上就要开始晨训了你去哪里?”

“放开我!”

眼泪随着剧烈的身体摆动,从眼眶弹向空中。

在天马转身甩开剑城抓住自己手腕的时候,剑城清楚的看到,天马的表情,充满了失望。

 

就这样天马跑走了。

当通往室外的大门被用力的关上时,剑城才真正从刚才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而身后的狩屋拼命的对自己喊,“你傻了剑城京介?快去追啊!!!”

去追啊……

对啊,他跑开了。

我应该去追的。

我为什么没去?

我在做什么!

狩屋在后面急的上前伸手要把还在原地发愣的剑城拍醒,巴掌下去的时候却扑了个空。

人这时已经跑出了活动室的大门。

“小子你故意耍我的是吧!!!”

而在狩屋身后的雾野,在围观了刚才发生的摸不清头脑的一幕之后,决定要好好审审这个顽劣的学弟到底又做了什么缺德事。

 

剑城在早晨的校园间奔跑着,在悠闲进入学校的人群中找寻着已经不知去向的天马。

他想他或许并不知道天马会在哪里,除了足球部和教室,他几乎没见过天马在什么地方长期逗留。

或许这个足球笨蛋真的爱死了足球,学校这么大的地方,却没有多余的停留之地会属于他,以至于剑城想,他要这样漫无目的的找个遍?

或许只有这个办法。

 

教学楼天台早晨是不开放的,这个地方pass。

学校后林区现在会有人在打扫卫生,人太多也不可能,pass。

路过教室看了一眼,没有。

各种楼梯道边角储藏处都看了眼,同样没有。

还会去哪?

到底还会去哪?

你到底在哪里?天马!

“我想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跟剑城京介交流了。”

 

剑城的身后,是学校的保健室。

天马的声音非常清晰的从里面传了出来,那句话说完,保健室内就保持着长久的沉默,出了有人在走动拿东西放东西外,听不到任何人声。

剑城将身体靠在保健室门口的墙壁上,他希望再听到些什么以确保刚才他没有听错。

 

天马坐在保健室的木椅上,有些不开心的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

自己的左手上,还拿着刚才从纸团里翻出来的巧克力,事情很乱,他觉得自己并不聪明想不出来这其中的道道,但是他知道,剑城现在,不愿意与自己正面交流。

他一直在想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让他们的关系变成了这样,可是想了很多却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

但是有一种说法不是自己认为是对的别人却不这么看吗?

于是天马再次纠结起了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在想什么想得眼睛都在转圈了?”

保健老师给天马递上了一杯热牛奶,自己也坐到了天马的对面喝了一口自己手里的咖啡,然后看着这个一早就冒失的撞到自己的学生。

“我在想……”天马将牛奶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左手手指触碰着手心中的巧克力糖。

“我想,我是不是做了什么,让人讨厌的事情。”

“那,想到了吗?”保健老师也将咖啡放在了桌子上,看着面前的学生。

天马摇摇头,“没有……我什么都没有想到,我甚至突然发现,我根本不知道他到底会讨厌什么。”

老师微微笑着,“为什么要这么想?”

天马低着头,双眼的视线有些无法聚焦。

他觉得很无力,自己傻傻的去相信着什么,然而事实却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亦如他与剑城的感情。

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因为,因为不希望自己成为讨厌的人。不,是不希望他讨厌我,哪怕所有人都不喜欢我,我也仅仅希望,他不讨厌我。”

 

我会道歉的,京介。

哪怕那件事在我看来是绝对的,我也要向你道歉。

因为我不希望我们的友谊就此完了。

但我也会让你认同我的绝对。

就像我会一直相信你一样。

 

保健室的门被人用力的拉开,发出了非常剧烈的“刷拉——”声。

屋里的二人同时看向大门的方向,在太阳强烈的照射下,勉强看清了来人的面容。

剑城就站在门口,与天马不到六步的距离。

三个人都不声响,剑城有些沉重的呼吸着,他跟天马四目相对的时候,呼吸有些跟不上自己需要供氧的节奏。

然后猛地一鞠躬,直接把还在震惊中发愣的天马给吓了一跳。

“对不起!”

哎?

“对不起,天马,我并没有考虑到你的心情。”

剑城站直身子,继续认真的看着天马的眼睛。

他需要一些解释和交流,简单点,我们好好谈谈。

 

“是剑城京介同学?”

剑城愣了一下赶忙回答,“是!”

保健老师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面前的“学生爱”,有些撑不住得想笑。

“我要去趟校长室上交点材料,关于保健室我就不锁门了,顺便,”保健老师伸手揉了揉天马的头发,“剑城同学能否代替我,陪松风同学一会儿?”

“哎?”

天马有些惊讶的看着对自己微笑的保健老师,然后再回头看了看同样惊讶的剑城。

知道保健老师对剑城也使用了“摸头杀”之后关上了保健室的门,两人才清醒过来现在的状况。

一阵慌乱。

天马想从椅子上站起来,却不小心打翻了桌子上的牛奶,而剑城却急忙上前,刚伸手决定帮天马,却被自己的双脚绊倒。

“咣”的一声非常响,天马就眼睁睁的看到剑城因为自己绊倒一头摔在了自己坐着的那把椅子面上,然后疼得在地上打滚。

赶忙找了冰块包给已经鼓起来的部位敷上,两个人都坐在地上,狼狈不堪的笑了笑。

剑城有些头晕,但还是扒着天马的肩膀一句句的“抱歉”和“对不起”。

而天马却一边帮他敷冷一边小声安慰着“我知道的……”以及“别再说了,休息会儿吧。”

两个人坐在保健室的休息床上,伴着上课的铃声吹着晨风。

今天两人算是又逃训练又翘课,意外的很有默契。

 

天马首先打破了沉默。

“那些纸团上的话,都是你写的?”

剑城晃着脑袋,隔了好几秒“嗯”了一声。

天马将剑城的头拉拢到自己的大腿处,让他枕着自己的大腿安心躺好。

“为什么说,我不适合巧克力?”

冰块包贴着伤患处,剑城稍微有点清醒了些。

“因为,你送了我巧克力,我不想就这么还给你。”

天马笑笑。

“那些只是大福。”

剑城也笑笑。

“那又怎么样?难得情人节会收到你亲手做的东西,我可不要拿个一样性质的东西再还给你。”

心中偷偷的笑了笑,天马想自己现在就像是在樱花丛中飘飞一般,满心惬意。

“那~京介决定送我什么?”

“不知道……”

“哎?”

 

什么叫做不知道?送个东西这么难吗?

天马突然心里很别扭,之前的满心惬意就被一句不知道搞得满心无语,就好似虽然在花丛里飞却怎么也飞不高的感觉。

但剑城并没有看到天马的表情,只是继续的陈述自己要说的话。

“就因为不知道,所以我拜托狩屋帮我问问,可是直到现在,那家伙也没给我一句意见,搞得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所以就因为这个,你这两天都不理我?”

天马低头看着躺在自己腿上动了动位置的剑城,觉得这个位置的剑城,还是非常耐看的。

“有些……不好意思见你吧,总觉得在我想出要送你什么之前,还是……不要见你最好。”

“京介还真是矛盾的家伙,”天马将冰袋提了起来,抖了抖渗出来的水珠。

“既想问我到底想要什么,却又不愿意和我照面说话,你这家伙,平时那么聪明为什么我现在一点都看不出来。”

“抱歉啊,你就当我在你面前犯傻了吧。”

天马嘿嘿笑了笑。

“奇怪的家伙。”

“不管京介送什么,我都会喜欢并欣然接受的。”

 

这与情人节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我们的友谊,早已超出了这个节日本身的概念。

不是吗?

天马想,然后在腿上的重量突然离开的时候,天马被剑城环肩抱住。

“谢谢。”

 

窗外的樱花在悄悄盛开。

新的春天,即将到来。

 

 

—Fin—

 

 

必须要解释的后记!

 

 

很抱歉这篇文章原本应该在3月14日写好的,一拖再拖结果到了今天。

不过今天也是个好日子,不知还有多少人记得今天呢?

去年的3月19日,星期三。

中国时间的18点半,也就是日本时间的19点半,《闪电十一人GO 银河》的最终话开始播出。

虽然今天不是19日,但是今天是星期三,如果小足球还在播出,一定还是这个时间。

那时候看直播很开心~

很感谢长期以来的陪伴。

 

 

所以这个文应该是带着长期看不到小足球的一些失落和对新未来的期待而产出的怪味巧克力吧……(并不是!

所以请大家谅解,我发现我真……特么不会写糖QAQ……

 

新的一年,力求写个甜到脑仁疼的糖出来,一定会的!(*/ω\*)

一起加油。



评论(2)
热度(5)

© 天上貌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