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貌月

寻求安静
(头像来自coco)

【小足球go】【京天日10.8】无题(未完成版本)

—————————————————————————

感谢,小足球。

难得从去年开始等到现在,虽然那个时候没胆量为京天做些什么,不过今天算是补上。

很开心这一年间我能坚定自己喜欢的东西,做个无忧无虑的快乐人。

再然后,很抱歉虽然从前天就开始准备,可是整篇文章依旧没有写完。

因为内容太长,且全部放出会有错误导向的错觉,所以很抱歉,如果我速度快的话,明天我或许就可以全部写完。

所以,请期待之后的发表。

再一次,京天日快乐!~\(≧▽≦)/~

在这里要提醒的是:

文章内容并不是走的贺文常有的欢乐向,所以不希望今天心情郁结的,请在此谅解,或者选择择日阅读。
全文内容走向的主要剧情并没有完成,所以前方全是铺垫,请不要太当真。
如果认为有ooc的感觉,我也只能说我在尽力还原,实在无法达到标准,只能说我文笔不到家,还请多多提点。

那么,我不废话了~

—————————————————————————







为什么……会离开?
人的一生,在不知前方何时终结的道路上,到底在走到最后的时候,都是以什么表情结束?
我不明白,也不理解……
所以我才要问,为什么你要一个人离开,却不告诉我原因。
这是我未完成的独白。
仅仅,对于你。

*

“松风,下班了!”
正在忙着将剩下的稿件和资料册送回书架的松风天马被同事通知下班,赶忙放下抱在怀里的资料的他,转头向门口回应着。
“这就好,稍等一下!”

今天是迎新会的日子,按照惯例,晚上是要摆桌喝酒吃饭来迎接新人的,
收拾好了东西,天马对着书柜叉腰松了口气,想了想自己也已经是个工作一年的老人了,早上被新人叫做“前辈”的时候,自己还有些很不好意思。
比起他自己的前辈,天马认为,自己一点都没有前辈的样子。

明明是个很开放的小型工作室,却在吃饭地点满满当当的坐进了十个人。
天马手里提着刚从蛋糕店里取出来的蛋糕礼盒,快步的向酒居赶去,进了屋内满满的人,将蛋糕放在一边,大家准备开始今晚的主题活动。
开场白的是工作室的副社长,一个非常欢乐的话唠。
“嗯哼哼~啊首先我来作为代表,向今天来到‘可莉喵啦工作室’这个大家庭的月湖美鱼小姐,表示诚挚的欢迎!”
“欢迎!月湖小姐~”
“欢迎加入我们!”
所有人都拍手欢呼,只有坐在副座的月湖美鱼不好意思的回答着“谢谢”的感谢话语。
天马坐在新人的对面,说实话他只是个进入社会一年的人,并没有带新人的资格,但是工作室的领导却告诉他,今年的新人,由他来带。

“这是……真的吗?”
他不敢问什么情况,他只知道,面对困难,在解决之前,首先需要确定的,是方向和理由。
“是的,你知道其他几人都有各自的项目,你虽然还算是新人,但对于今年整个工作室的情况来看,你是现今为止知道工作情况又比较清闲的人,带新人不算难事,你只要告诉她工作流程和注意事项,其他的就是在新人工作的时候多留点心就可以了。”
那个时候他只是保持沉默在领导面前站了足足一分钟,直到领导开口问“想得明白吗?”的时候,才回过神。
“我明白了,请让我做这件事。”
于是带新人就这么定下来了。

“新人小姐的前辈天马君,要不要在这里发表一下今天一天带新人的感想?”
被点名要求发言的天马被现实拉了回来,看着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眼神慌张的左右看着。
“那个……今天……”
“嗯?”
所有人都等着天马接下来的话,只有坐在对面的月湖美鱼微微有些紧张。
结果天马只是抬手挠了挠脸颊,嘿嘿笑着开口。
“……天气,真不错啊。”
……
“切——!”
“天马君你神游哪去了?要不要我找个阴阳师给你招魂回来?”
“别晕啊好不好!你这答非所谓的也太可笑了哈哈哈!”
“想什么呢连前方的美女都没吸引住你?”
其他同事都在笑闹着开着天马的玩笑,天马被身边的人推来指去的求放过,却得到了社长的点名。
“松风。”
“啊!是的社长。”
社长笑着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用笑着却不带任何光芒的的眼睛看着天马。
“很失礼啊,刚才那会。”
天马赶紧把头低了下来。
“……非常,对不起!”
赶忙上前给社长重新满上一杯酒,得到的是社长的新任务。
“既然如此,散了这场之后,松风君你就单独请月湖小姐,好好地给人赔不是。”

哎?
这是……什么新状况?

其他的同事在天马冒冷汗不明所以的时候暗暗向社长伸出了大拇指。
——[社长,好样的!]

怎么说?非常直白的配对方式,却让后知后觉的天马感到非常吃不消。
他讨厌相亲,讨厌突然通知的见面。
却无法提防突然降临的“好事”。

夜晚的一家路边酒吧,冷清的只剩下背景音乐了。
“就这家怎么样?月湖小姐。”
月湖美鱼不太好意思的笑着,“挺好的,就这里吧。”
两个人随便找了个作为面对面的坐着。
服务员走了过来,天马只是伸出两个手指直接叫单。
“两杯综合果醇,不要酒调的谢谢。”
服务员笑着行了礼,然后转身准备去了。

月湖四下看了看这间小酒吧,笑着看向天马。
“前辈对这里,貌似很熟。”
天马笑着挠了挠后脑勺,“算是吧,上学那会偶尔会来喝果汁,这家不含酒精的果汁都非常的好喝。”
“前辈是哪所学校毕业的?”
月湖突然像是很想继续的样子,开始跟天马聊起天来。
“我是千岛综合大学毕业,离这里不远。”
“千岛大学啊,”月湖想了想说道,“我有个高中同学也在那里上学,不过她因为生病休学了一年,现在反而成为了我们的后辈。”
“是这样啊……”天马笑了笑,然后随手抽了一张桌面上的纸巾,一边擦手一边说。
“如果是我的学长,他应该会知道是谁。”
“为什么?”月湖好奇的问。
“因为我的学长是我那时候的及任学生会长,关于学员流动之类的他会知道些什么。”

果汁在这个时候被端了上来,不过送餐的不是之前的那位服务生,而是另一位看上去文质彬彬的中年人。
“没想到你会今天来,新来的伙计说来了个从来没见过却点餐熟练的家伙上来就要不含酒精的果醇,我一听就想到是你了。”
很显然这是这家酒店的老板,并与天马很熟悉。
天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嘿嘿,什么都瞒不过您。”
店长将杯垫摆好,并放好饮品杯子。
天马礼貌的回了声“谢谢”,老板给桌子上的烛台点上了火,本来昏暗的角落顿时亮了许多。
“怎么,两年不见,你的对面就换了别人?”

老板说完这话,抬脸对着天马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而坐在座位上的天马,却突然面色苍白了起来,为了掩盖自己的表情,快速的去端起面前的果汁喝了一口。
果汁刚刚进入口腔,天马就感到不对头了……

“噗——!”
口腔里的液体尽数被喷了个干净,在酒店老板哈哈大笑的同时,天马感到现在的自己,真的是相当的狼狈。
而坐在对面的月湖,看到此情景赶忙从纸巾盒里抽出几张纸巾,上前递上纸巾给天马。
“您还好吗前辈?”
店老板在一旁插嘴吐槽。
“别这样行吗小伙子?我只不过就添了点朗姆酒而已……别看我,小姐那杯是纯果汁。”
天马一边擦嘴一边无奈的开口。
“两年不见,老板你还是这么喜欢折腾人。”
“这叫‘喜欢你这小孩所以忍不住下手欺负欺负’,懂不懂啊你。”

说完两人都笑了。
月湖只是坐在对面看着,并没有做出任何评价和回应。
她只是安静的看着坐在对面跟店老板聊天的前辈,并没有因被忽视而感到不满。

也就这个时候天马的手机突然响起铃声。
是条短信,短信的声音不像是系统自带的,而像是自主下载设定的。
店老板在这个时候停下了继续交谈的意思,相应的,他示意天马拿出手机看看。
天马只是笑了一下,顺手放下一直拿在手里的果汁杯,然后向月湖示意“失礼了我看下手机。”顺手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点开信息,笑了下,然后关上。
整个过程流畅的就如电影里最美好的片段,简短却让人印象深刻。
天马收起了手机,对着面前两人笑了笑。
“今晚真不错,是不是?”

那个表情,让面前的小姑娘,心中升起不一样的感觉。

~

下课,回家。
顺便拐弯去了趟超级市场。
今天的蔬菜又涨价了,越是当地的越是贵的离谱。
买了点鱼肉和三分之一颗卷心菜,我就摸着钱包伤心了。
留学生活不好过,这种真理简直就是扼杀求学人的欲望。
连吃饭都成问题,我还求什么精神食粮?
简直胡说。

是哪个国家的菜谱里发明了卷心菜包肉这种绝妙却昂贵的家常菜?
害得我面对卷心菜包卷心菜掺杂着鱼肉碎而泪流满面。
看着一盘子的炖菜包我已经有些厌食了,可是饥饿感永远占据上峰。
于是我最终还是吃了,一边吃着一边想着几年前天马煮的那一锅外形失败到家却意外好吃的卷心菜包肉。

“全都炖烂了,一锅子黏黏糊糊的不要看!”
那个时候天马护着深口炖锅,就是不让我看进一步。
“那今晚吃什么?你总不能真的将这一锅菜全倒掉吧。”
我就站在他面前看着他,然后看着他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叹了口气。
走上前,伸手越过天马身后,揭开了锅盖。
一股菜肉香飘满了整个餐厅,香的简直唤醒了肚子里的馋虫。
于是自己的肚子首先不满意的叫了起来,连带看着楚楚可怜的天马,简直饿的快忘了人性。
低下头,给天马额头上留下了一个吻。
“再不让我吃饭我就先把你吃了!”

我想我那时候一定表情很邪恶。
因为晚上睡觉那会天马就对我说,我饿疯的表情,简直比踢球发狠的时候还恐怖。
抱歉,吓到你了。
鱼肉今天煎得还不错。

吃着吃着就不自觉的拿出了手机。
明明知道现在这个时间在日本已经很晚了,但还是非常想得到他的消息。
于是发了条信息出去,现在这个时代,通过网络的通讯都是相当的省钱方便。
同样也非常迅速。
天马他,比较喜欢语音,聊天的时候总是会表现的很开心。
这样其实就挺好,能听见他的声音,在异国他乡的我,也算是知足了。

拖鞋被强行脱下。
低头看了眼桌子下方,小东西傻乎乎的坐在地毯上,伸着舌头汪汪叫着看向我。
把它抱到自己的腿上,小东西用那双滴溜溜的蓝眼睛看着我和我面前的那盘菜包菜流着口水。
……回家忘记喂食了,没办法谁让回到家它欢腾了一阵子就会很老实的跑去房东家找房东看电视,直到自己真的饿到快不行了,才会想起来回家找我。
其实大部分情况,房东都会慷慨的将剩下的肉菜和骨头留给我,要不就是直接喂给它。
虽然它很有本事解决自己的温饱问题,不过经常如此,我也会很不好意思。
毕竟,佩伽是我养的狗。

手上还在编辑着文字信息,看着这家伙都快把口水滴进盘子里了就知道这家伙今天没有吃饱。
无奈放下手机,从橱柜里的狗粮袋子里拿出了些狗粮,顺便将之前存放的骨头和肉混在中间拌了拌,然后浇了点蔬菜汁。
在我做这些的时候佩伽像是迎接新年大餐一般欢呼雀跃的在地摊上跳跃着,在它欢快的叫声中,我听见了房东打开房门的声音。
赶忙做了个静音的手势,佩伽也很老实的停止了叫声,然后我赶忙将食盆递到小东西的面前。
屋内顿时安静了下来,只有佩伽狼吞虎咽吃东西的声音,房东貌似觉得声音没有了不需要亲自再跑一趟楼上了,于是关上了房门。
松了口气,看着吃的满足的小家伙,我伸手拉起了佩伽的其中一只耳朵。
“你啊……什么时候能老实一点?”
得到的只有满手的口水印。

收拾好回到餐桌菜早已凉透。
看着静静躺在餐桌上的手机,突然想起了还未编辑好的短消息。
傻傻的看着餐盘里的菜我早已没了食欲,最后还是收了起来扔进了冰箱。
累的难受的躺在沙发上,接着编辑接下来的短信。

[天马:
今天好饿,超市的菜又涨价格了,我已经买不起肉了只能买一些处理的鱼肉,白天的课程让我想到了以前那家酒店里的综合果汁,混在一起什么都看不清却总是有人在我耳边说这个好这个是最正确的方法,我觉得很可笑。]
[天马,你现在在做什么?那边应该很晚了吧,你上次有说,工作室要迎来新人,做前辈的感觉怎样?如果是女生的话小心你周围的那群多管部成员啊!]
[佩伽今天在外面没吃饱,回家补了一餐貌似很开心,现在估计应该在抱足球玩,我刚刚听见了足球撞到床的声音了。]
文字输入到这里都发了出去,通讯软件的提示只显示了已发送,并没有显示已读的状态。
我泄气的将手机放下,疲惫的瘫躺在沙发上。
有些不明白自己两年前为什么要出国了。
到底是为了什么而留学?足球?我哥?
好像都不是。
那个时候明明……明明那么的喜欢天马。
却一点正面面对的勇气都没有。
自己曾经被狩屋骂过是个彻头彻尾的窝囊废,但自己到底是什么,也只有自己最清楚。
我不过,是个在天马面前,没有胆量的胆小鬼罢了。

让你伤心了,对不起。

再次拿起手机,状态变成了已读。
却没有任何回复。

再次编辑信息,这次写得很短。
短的我都觉得,我所做的一切,好疲惫。

[我想回去了天马……我想见你。]

*

六月的天气,慢慢升温。
天气已经感受到了初夏的开始,衣服也从春装慢慢的减少变薄。
工作室也在这时迎来了最忙碌的时候。
“动作快些!道具装上车内就赶紧出发!”

可莉喵啦工作室,其实就是一个小型的策划设计公司。
一般像外场活动,宣传促销,以及婚礼筹办这些公共场合,作为散包公司他们只接受场景设计、流程策划以及软件制作的工作。
这是小型公司,并不能一条龙服务。
所以相应的,赚的其实并不多。
每年也就是逢年过节、婚礼旺季和大型活动散包能摊到他们,其他时候,其实都是在准备阶段。
因为人少,工作量都不能做很多,这也是可莉喵啦所有人互相扶持才拥有今天的成绩。

天马的工作是场景设计,当然主要设计不是他。
今天非常不巧工作室缺人手,负责活动策划的总指挥也就是副社长因为两天前不小心摔了后脚跟现在躺在了医院里,而场景设计的负责人也因为带孕坚持工作,结果不小心早产,幸好工作早早完成,后期工作只要现场指挥有人监工就可以了,现在也是人在医院里,母子平安在休养中。
大家都有在前阵子去看了那位坚强的妈妈,在医院里也都替她和宝宝感到高兴。
“大岛前辈辛苦您了,宝宝真的很可爱。”
月湖小姐在病床前道喜,小家伙已经安全度过早产儿危险期,两天前就从保温箱中抱了出来。
“小家伙真可爱啊,还非常有劲!大岛,你说这是不是随你的遗传基因啊?想当年校拔河比赛,你在的队伍可都是必胜的!”副社长从来不放弃开启他的话唠模式,顺便暴露了大岛女士的超级特长。
“那要不副社长下次你跟我比扳手腕,输了就给我再涨20%的工资提成,怎样?”
“这话我可说了不算,你得问社长同不同意。”
所有人都看向社长,而社长只是淡定的在削苹果皮,顺便说了句。
“大岛要是赢了,那20%的工资提成,就从下野副社长的工资里拨给你。”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跟着起哄,天马出病房去洗水果,回来的时候就变成了“大岛必胜打败副社长”的壮观场景。
“这是……怎么了?”
天马抽着嘴角端着水果盆站在病床边,而站在旁边的月湖给他解释。
“社长说如果大岛前辈跟副社长扳手腕赢了,那么大岛前辈的工资会涨20%,而这钱会从副社长的工资里扣给前辈。”
“不会吧?”
月湖看着惊讶的天马,掩嘴笑了下。
“社长同意了,所以副社长除非赢了比赛,否则就要真悲剧了。”
天马转头看了看面前抱着宝宝的大岛信心满满的对着副社长“哼哼”,不由的在心里为副社长默哀。
“那就……都加油吧。”

于是现在变成了他要加油了。
两员大将全都歇菜,其他人还有各自要负责的职务,最后没有办法,场景设计后期的监工交给了刚适应近三个月的月湖,而天马直接接手流程策划的现场部分。

人到了现场都开始忙碌了起来。
月湖和天马昨天就已经将现场情况全部都处理了一遍,场景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
接下来就是流程策划的现场安排了。
天马将所有的工作人员集中起来,在每个阶段每个负责地每个工作点的人员都交代清楚了之后,解散大家开始干活。
婚礼开场前半个小时,新娘在后台化妆,在确定好所有的流程都顺利进行就等到时见开场后,天马终于可以喘口气坐一会了。
只可惜还没坐下就被某人拉了起来。
“我说你小子,到底还做不做我的伴郎?”
狩屋正树叉着腰,看着面前这位到刚才为止忙成狗的好友,无语的吐槽道。
“抱歉,狩屋我今天……可能站的地方有些特殊。”
“我管你这些,”狩屋有些气不打一处来,本来,说得好好的自己的婚礼天马帮忙,因为不是主力到了现场一定要给他做伴郎,可是现在忙成这样天马不好意思去找狩屋狩屋也不忍心去叫天马,于是拖到最后不能再拖的情况下,狩屋亲自来找了天马。
“别告诉我你今天要抛了我!我原本可是也叫上了小辉,结果那家伙临时加班放我鸽子!我可不管,身边没个人站着到时候会场上的人岂不是得背后戳死我?”
“那个……要不你看这样行吗?我保证,伴郎不会少,现场包你满意,总归你先忙你的,回来台上见……”
“哎哎哎你往哪遛的?”天马说着说着就开始撤身想跑,结果还是被狩屋拽了回来。
“没说完呢!你跑这么快干吗?”狩屋拽着天马的胳膊,开口问着老实回头听命的天马。
“剑城君那家伙,真的不过来了?”
天马挠了挠头。
“我给他发信息说这个事了,可是他没回我消息……”
“哈?这个时候了你说他没回你消息?什么意思,我结婚他不来他想做什么?!”
“你别生气啊我想他可能实习期忙吧,你知道的那边的课程对他来说很紧的。”
“管他呢!不来也得说一声吧?就算人不到祝福也得有点吧!他这点脑子要是没有我就骂他情商负数!”
这句话说出来之后,天马不厚道的笑了。
随后,他掏出手机,编辑了一条信息,然后发了出去。
“就这样。他如果有良心在你婚礼前回你祝福,我一定把他的祝福通过投影仪给你放出来。”
“这还差不多,告诉他,等他回国让他请客!他欠咱们的!”
“好好~我一定之后把话带到,” 天马赶忙将狩屋推出了后台,“等你今天正式娶到老婆我再给他说,新郎官你赶紧去忙你的去吧!”

刚刚确定好会场人员和场地安排的月湖回到后台,看到了天马疲惫的表情。
有些心疼,或许是因为,认为天马明明不算高的个子,却整个会场跑前跑后的没停过。
上前想给予对方些安慰,却在上前的时候,看到天马拿起手中的手机,叹了口气。
最后,天马转身出了后台和大厅,跑到安全通道处打电话去了。
月湖依旧站在后台,突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站在这里。
明明没有希望的事情,月湖一直都在做梦奢望着。
所以才会看到现在这种场景吧,她想,这种心疼,或许不止她一个人。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无法连接,请稍后再拨。Sorry……]
天马放下了手中的电话,对着已经黑下去的屏幕发呆。
快两周了。
快两周了天马没有收到剑城的任何讯息。
以往虽然也有长时间不回复,但是通通没有超过五天。
这次到底因为什么?因为什么不发出任何讯息?
天马有些紧张,他不敢多想,他怕想多了会有不好的事情等着他。
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原本作为话唠的副社长因为自己话多可以带动气氛,婚庆方就没准备司仪给他们,结果现在这种情况再调司仪也没有了,所以最后这件事,就让天马上去应付了。
狩屋之前问天马,为什么他们社长不上,社长都在哪里在干什么?
天马不好意思的回了狩屋问题。
“社长他……是个冰山,你不希望你的婚礼上出现个不会笑的冰山帅哥给你主持婚礼吧?我怕你老婆回来把持不住。”
于是最后还是上了天马。

在上台之前,天马去了一趟多媒体播放的地方。
“前辈,拜托你帮我把这句话打在祝福里面,回来播的时候,请署上‘剑城京介 贺’的署名。”
坐在多媒体前面的前辈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天马,“怎么这个时候加祝福,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天马不好意思的赔不是,“拜托了没办法这祝福刚刚到,是新郎的同学挺重要的一个人,拜托了。”

婚礼正式开始。
整个会厅坐满了不少来祝福的人,纸灯和和服烘托整个气氛,一场新式传统婚礼即将拉开序幕。
天马站在舞台的一侧,看着迎面向舞台走来温文尔雅的新郎新娘,天马突然感到,身边的朋友一个一个都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而自己的所属,却在遥远的天边,不知去向。
“新人们已经走过神路,受过佛礼,踏过短暂的相识,终于在今天站在了这里,来接受大家的考验与祝福。”
作为临时司仪的天马,努力学着副社长的话语去带动气氛,可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还欠缺点什么。
按照流程,婚礼进行三分之一,要开始即兴表演,所谓的海贼抢亲。
负责喜庆的金枪鱼据说早就准备好了,是来扮演海贼的铁角真准备的。
这幸亏是托了当年的关系和情谊,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光整条红金枪鱼就得花上很大一笔钱。
果然相当于结婚蛋糕般的金枪鱼一上来,就得到了全场人一直惊呼和好评。
真正是一条一米多的大鱼,肥厚的躺在推车上让人不敢相信。
这的确是一份丰厚的大礼,就连狩屋在之后的一次同学聚会上,也曾经赞叹过铁角真的厚道。
其实两人关系并不是太熟,这全是看在天马的面子上。
当然给大礼也是需要代价的。
于是在表演中考验真爱的时候,作为新郎的狩屋吃了两汤匙量的芥末以示勇敢。
“简直太作孽了!”辣的眼泪直流两眼通红的狩屋直到即兴表演结束都没有缓过芥末的冲劲,“虽然鱼很大但也不能这么整我。”
天马只是笑笑。
“这就好比让你提前感受下你老婆未来的辛苦,她可能要在和你今后的岁月流比这更多的泪水,所以好好对人家。”
“那也不必这样吧……糟糕我貌似过敏了。”
狩屋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看着现在自己身边的天马。
“你这个家伙,什么时候也能追到自己的那份幸福啊队长?别只看着我们怎样怎样这两年间你可没少给我们办场面,什么时候也让我们给你办?”
这是客套话,却因为狩屋已经红肿的眼,表现得异常真心。
天马低头笑了笑,顺手推了推狩屋的后背。
“婚礼还没结束,别冷落了新娘子快点过去。”
“废话我当然知道,接下来可是你的总场,加油念祝福吧。”

婚礼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二,客人们观赏着婚礼间的表演,吃着日式和西洋结合的餐点,有说有笑的聊着。
天马在最后的阶段再次上了舞台,这次还是他一个人。
“喂喂,抱歉这是试麦。”
会场所有人都被天马的声音吸引向看台,一时间周围都安静了下来。
天马将手中的麦克风放在架子上,然后从男式和服的衣领中掏出提前准备好的台词,手上开始紧张的哆嗦。
台下有一排桌子,那里坐的人都是当年从雷门中开始的同学和伙伴,坐在上位的三国太一和神童拓人在下面向天马挥手示意,并暗暗给天马加油。
深吸了一口气,天马满头是汗,台下的月湖看着紧张,却不知该怎么做。
这个时候社长给月湖递了一张纸巾。
“赶紧送上去,给他说我们没时间给他拖着,让他速度解决自己的问题恢复状态。”

月湖就这样拿着纸巾直接上了台。
天马被突然上台的月湖搞得有些错乱,结果月湖只是站在舞台楼梯口,招呼天马赶紧过来。
过来的天马被月湖拉下了一节台阶,踮起脚尖给他整了整衣服,然后将纸巾递给他。
“赶紧擦擦,满头的汗前辈您在紧张什么?这可是你同学的婚礼,不管怎么说都应该是件很值得高兴的事,请您开心一些!”
天马被这句话点的有点惭愧。
很愧疚的笑笑,转头看了眼坐在远处的前辈和同窗以及后辈们,天马觉得自己刚才太过失态。
“抱歉……谢谢你,月湖。”
月湖停下了整理的手,慢慢的抬起头。
“前辈……”
天马回复了自信的笑容。

“已经没事了,谢谢。”

再次站到台上,再次站在话筒前。
天马笑了下。

“感谢,今日在座的、前来献上祝福的各位来宾,很抱歉一直以来我还未自我介绍,因为今天我所扮演的角色,既是整场婚礼的司仪,又是新郎的伴郎,很抱歉我都在努力的做却总是紧张,可是明明……这是我同窗好友的婚礼啊我为什么要紧张啊!”
天马稍微带了点夸张的表情,台下一时从刚开始冷寂的气氛一下子调动了起来。
“好了言归正传,刚才新郎跟我说,接下来是我的总场了,让我好好在台上念祝福,我在想狩屋这家伙平时也挺能折腾人的,那我太老实岂不是太没意思了?”
台下的一部分年轻人起哄表示同意,狩屋在一旁撇嘴,暗自嘀咕你就嘚瑟吧小心回来出门栽跟头没人扶。
“那么首先,第一份祝福——亲爱的小惠……这是写给新娘的,亲爱的小惠,很开心收到了你结婚的消息,你竟然比我早半年结婚,试问为什么不等我?!这后面还有个很可爱的哭脸,是新娘的闺蜜吗?”
新娘害羞的笑着点头,然后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喜极而泣了。
天马就这么一边念着一边看着新郎新娘的各种反应,有开心的有伤心的有满足的有感动的,大部分都是新娘的祝福,据说新娘曾经到海外留学过,世界各地的朋友非常之多,认识狩屋是因为归国后作为家族企业跟刚开始适应吉良财团的狩屋进行商业项目,慢慢熟知后认识后才走到了今天。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天马在念完手中的贺卡后接着念多媒体投影上的祝福,直到最后,终于是最后一条了。
“那么接下来……这应该是最后一条了,真不容易光念祝福就有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还好,估计最后一条也就刚好一个小时了。”
然后天马转身,将视线望向投影幕。
那一刻他有些傻,最后一条,是他拜托同事插入进去的,剑城京介的祝福。
那突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有些为难的左顾右看着,却看到台下的狩屋给他做手势让他抓紧。
天马赶忙对着话筒开口。
“啊……那个……‘哔——’……那个……啊……最后一条!”
他知道自己开始慌了。
其实一上台紧张的原因,也都是因为这个。
他突然很想哭,可是这种时候还轮不到他去哭。
所以最后,他硬撑着自己,接了下去。

“最后一条——在念之前我要在这里先替祝福的人给新郎道歉,这位祝福人,也是我们的同窗好友,现在在一个很遥远的国家留学念书,明明狩屋告诉我要通知的时候,我却因为忙得抽不出时间而忘记了,直到前阵子正式通知的时候,我却联系不上他了,我想他应该真的很忙,因为他之前有给我提过,他所参加的学校实习,貌似是封闭式的,那种环境据说要与外界隔离,但是他也说过好的话并不会太影响外界交流,于是就在婚礼开始前,我想他是看到了我的提示,最后还是将祝福安全送到了这里,我在这里代替他道歉,对不起,不能亲自来参加狩屋君你的婚礼,日后一定会好好补上。”
天马在台上深深的鞠了一躬,眼泪却随着身体的姿势掉落到了地上。
时间持续了整整十秒。
天马努力的在这十秒内将眼睛里多余的泪水挤掉,然后快速的起身,眼睛带着水光,亮亮的转头盯着投影幕开始念了起来。
“亲爱的狩屋君: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快就结婚了,收到天马发给我的消息时我在想今天是几年几月……说起来离开两年多你算是我们这一届同窗中第一个成家的人,恭喜你,找到了一生所爱,这是件好事。”
“我一直以为留学时光会打消掉些过去的那些不愉快,你也曾经帮过我跟天马许多,在这里要谢谢你,虽然外表上你经常下意识的尖酸刻薄,不过你一直是个好人,这个我们都知道,所以好人一生平安,也祝福你和您的那位我虽然不知道长相如何却一定貌美如花的新娘,白头偕老,幸福一生。”
狩屋在一旁不太高兴的碎碎念着“我哪有下意识的尖酸刻薄……”,然后被身旁的新娘笑说“你这朋友真是把你形容的贴切。”而皱着脸哭笑不得了。
“最后这句话就算是个约定好了,我、天马、还有狩屋君你,作为前锋中锋和后卫,等我回国后再叫上西园和影山,我们几个,还有原来雷门的前辈们和未来的后辈们,一起再踢一场球赛好了!愿到时候大家都能有时间聚在一起!”
“感谢,祝福你们。”
“剑城京介,贺。”

一小时后,婚礼结束。
新郎新娘以及家人陪同外加伴郎伴娘,都在大厅门口送客。
天马被获准,不用做收尾,直接陪着新郎新娘家送完客人,之后就自由解散。
送完了所有的客人狩屋第一个找了把凳子坐了下去。
“一天真是累死了……感觉就像一场训练下来的感觉。”
天马笑了下顺手拿起餐桌上还未收走的水和了一小口,“所以说现在的婚礼,都是在人力上折磨新人,你这已经算是很好的了。”
狩屋抬头,“什么意思?”
天马放下杯子摊手,“你要是看那种摆着大舞台搞歌舞表演又唱又跳的,开心是开心了,结束了新人全都虚脱才叫真心折磨。”
狩屋看着站在身边的新娘,吐槽道,“还真是没事吃饱撑着的。”

看着后台还没有收拾好,天马向狩屋道别要回去帮忙,有些放心不下想早点收拾好回去。
“去吧,周末聚一下,有点事想跟你说。”
天马惊讶的看着狩屋。
“你不度蜜月了?!”
狩屋给了天马一个鄙视的眼神。
“怎么可能不去,只不过日期在下周三,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天马无语的看着好友。
“你还真能沉得住气。”
狩屋摊手,“我老婆说的,沉得住才能拿得稳。”

天马抽着嘴角想,真是败给这位仁兄了。
不再多说什么,赶忙道别离开跑回后台,帮忙收拾道具和自家家当。
“今天辛苦了!”
“辛苦了,天马。”
“辛苦了。”
“前辈辛苦了,之后效果非常好。”月湖将文件资料和重要的东西装进置物箱,赶忙在天马身边站了起来。
“我来帮你抬出去。”天马说着就弯腰去抬置物箱,然后快步的走向安全通道。
月湖就站在原地看着天马离开,呆呆的什么反应都没有了。
一旁收拾好多媒体道具的女同事看到月湖这个状态,趁机脚底抹油的滑了过来。
“喜欢不?”
月湖呆呆的,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
同事乘胜追击。
“喜欢就追出去,说我喜欢你,在这里呆站着多没意思。”
“可是……”
“跑起来!”同事伸手大力的在月湖背后拍了一巴掌,“今天追不到这个月的工资你就别拿了!”
“哎!前辈怎么这样……”
“还不快去!”

酒店外的停车场上就天马一个人在车边装东西,月湖跑了出来,远远的站在停车场的空地上看着在整理东西的天马。
天马整理好了东西转身准备回去继续的时候,看到了站在远处的月湖。
两个人远远的站着,月湖一直在紧张,而天马却有些迷茫。
最后还是天马走向月湖。
“有什么事吗月湖?”
“那个……我……我……”
“嗯?”
“那个……”
天马有些无奈的笑笑。
“到底什么事?月湖。”
“我……”月湖紧张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刚才走神说的话这会全都记不清了,反而有一句记得相当清楚。
“那个!前辈说要扣我工资!”
“啊?”天马一脸疑问,“我……没说过这句话啊。”
“啊!不是不是……我……我……到底要说什么来着?”
天马有些觉得好笑,伸手扫了扫月湖的头发。
“想好了再告诉我吧,我先去忙了。”
月湖站在原地,看着天马松开手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天马的手臂。
“那个……我……”
天马回过头,“想好要说的了?”
“……前辈。”
“嗯?”
月湖脑子里想着,他从来没有这么近看着天马,一次都没有。
于是她的内心告诉她,这辈子或许就只有这么一次机会了,再不说可能就没有以后了的时候,月湖最终还是开了口。

“前辈,我喜欢你。”
“从第一次在千岛大学看到你踢得那场校足球决赛开始,我就不自觉的……喜欢上你了。”





(未完待续)























评论(6)
热度(14)

© 天上貌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