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貌月

寻求安静
(头像来自coco)

【连载】再见,那遥不可及的誓言『04』

————————————————

大半夜发长文字真的是我吗-_______,-

怎么说突然又放这个了,只是努力在走出瓶颈期而已。

草稿这东西总是要后期好好修改的→_→

其实我真正要说的是,这个文在发完这一次之后,我就要进行封闭式创作了。

毕竟计划排上日程,如果可以,CP15希望能再完成一本,估计这之后我就不会再写关于京天的长篇故事了。

这是最后一次连载公开,当然,这种原创类型非常众口难调,但我还是期待会有人喜欢。

愿大家看得满意。

在此我就提前打个广告吧,跟《暗梦未光》一样,希望有喜欢京天的画手可以一起来创作此本,不过这次可能会对画的质量提高些要求,本子也不会去做插图,只求封面和配画,希望对文章有兴趣且对京天有爱的小伙伴们能关注一下,一起参与制作的小伙伴可以免费拿走样刊一本,包邮的哦~→_→

前三章试读可以去翻阅我的LOFTER,所有记录都在里面。

好吧我不废话了,其实文章内的废话更多-____,-

————————————————






“天马,你看世界清净了……我这就干活,你别急,活都是慢慢来才能做好的~”
艾德伦自己都觉得自己很狗腿,现在这样完全是因为知道天马发火时的厉害,否则这个时候耍个人脾气不管到最后谁死的最惨总归艾德伦得先受一顿皮肉之苦。
这倒不是天马出手暴力,而是艾德伦本人……真心不会逃跑。
可以说之前办公室里摔坏的东西大部分都是艾德伦自己摔坏的,不过最终他都给自己找了个很好的台阶。
“谁让副会长每次犯病时都会抱足球的!要不是因为那个我能跑吗?!”
于是艾德伦又多了一个毛病。
天马和足球在一起的时候他会变成兔子般的人,且跑哪破坏哪边的东西……
这的确是病,用一些部员的话,艾德伦这病,已经彻底变成条件反射了。
话说这毛病到底是怎么形成的?也仅仅只有几个人知道,但知道的人都不是多嘴之人,至少,给艾德伦留点脸面,是整个留学部核心成员们应尽的义务。
自家老大要是在外脸都没了,那我们还玩什么!?
不过天马的副部助理逸曾经就这件事提出了一个观点。
“怎么说呢……部长这样,完全是他自我曲解事实,结果把自己吓到了吧~”
就这个观点,所有人一致认定,如果艾德伦是留学部的Boss,那么天马就是留学部真正的“老大”。

而现在,Boss和“老大”在办公室呆了有十分钟之久,一点动静都没有。
“夏莱尔你到底听到了没有?!”
站在门边的人催促着耳朵贴门努力捕捉声音的招风耳青年,都急切的想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别吵……听不清貌似会长在听副会长布置工作。”
“不是吧这么半天就说这个?夏莱尔你确定他们没打架?”站在一侧带着边框眼镜的女生在一旁不可思议的抱怨,跟大多数凑热闹的人一样,总觉得自己脑内认为会发生的事情没有发生,就想各种上去扒一扒。
而夏莱尔只是抬眼看了一样不相信的女生。
“要是真打起来了,就不可能十多分钟不带出声的了,你也不想想以前那稀里哗啦的动静。”
女生叹了口气,“那现在到底算什么?我可不相信副部长能轻易的平息愤怒。”
也就在这时,办公室里突然发出一声宛如杀猪般“嗷啊啊啊啊啊啊——!!!”的惨叫声,所有在门外的人都在门外被震的捂住耳朵,紧闭着眼睛忍受着那惨无人道的声波。
然后,在惨叫声变成哀嚎声的同时,一直锁着的办公室大门伴着一声开锁的脆声,被人从里面拉开。




天马抱着足球,在人群中间只是笑了下。
汉斯将身子靠在身后的吧台上,同样笑着询问道:“怎样?别说你没自信挑战我可不相信。”
天马只是无所谓的耸肩。
“地点呢?”
“就在这里。”汉斯站直身子,一个双甩臂就将厚重的毛外套从身上脱了下来,身后有人帮汉斯整理衣服,所以汉斯连头都没回,而是笔直的走到天马面前,低头看着他。
那个时候天马硬是长高也只长到了171cm,对于196cm的汉斯,天马还是很渺小的。
两个人就这样身体距离小于30cm的对峙着,而周围的人群,除了艾德伦以外,其他都摩拳擦掌准备就绪。
而天马只是双手捧着足球愣着脸说了一句话。
“距离太近了真的没法踢。”
汉斯刚想板起的脸突然“噗——”的走了样,在一阵利朗的大笑声中,汉斯将手盖在脸上,只在指缝中露出如同狮子般的眼瞳回答道。
“我有说……开始了吗?”
然后汉斯的另一只手,迅速的将足球从天马手上拍出,球顺势向酒吧的墙面飞了过去,在撞击到墙面之后,带着非常大的回弹力又折了回来。
天马在球被拍出去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侧转身子向足球的方向奔去,而酒吧的其他人也全都飞奔而出,向着足球所在的地方蜂拥而上。
艾德伦就这样被架着站在酒吧的门口,看着眼前本来就不大的酒吧里发生的一系列争夺战,只会张着嘴巴惊呆了。

天马借助自己身形小的优势,很快窜到人群前方,在踩着桌子跳到空中接住回弹过来的足球时,汉斯也已经很迅速的挡在天马面前开始了脚下的进攻。
可惜最后不管怎么看,盘带技术方面天马还是更胜一筹。
这样下去太消耗体力,在激烈争夺了快两分钟,天马实在敌不过汉斯过人的体力,一个后传再次踢到了酒吧的墙面上,这次踢到的地方貌似有块凸起的砖头,导致角度发生了改变,球转了个角度笔直的向艾德伦的脸快速的飞去。
艾德伦在看到足球向着自己飞过来的时候,赶忙挣扎想挣脱出囚禁好跑开躲避,结果架着他的两个人跟个石头柱子似的一动不动,双手也死死地抓紧艾德伦的两条胳膊。
艾德伦欲哭无泪,他觉得今天是真倒霉,不仅今后要被勒令加倍劳苦,结果劳苦之前还要受到打脸的惩罚……
结果就在艾德伦以为自己即将毁容的那一刻,天马快速的跃到他的面前,抬腿一个猛踢接住了飞来的足球。
天马的脚下带着强劲的风,在艾德伦的脸上一瞬间猛烈的刮着,眼前接住足球的那条腿用力的向前踢出,带着强有力的气流形成的旋风,笔直的向汉斯冲了过去。
而此时汉斯站在对面摆出了守门员的姿势,手上不带任何护具的他眼神犀利的看着飞旋而来的足球,以及停留在半空中的天马脸上挂着的笑,突然间发现情况不对。
球被汉斯的双手接住,但是即使这样,足球没有半点要停下来的意思,一直在汉斯的手掌内部打转。
汉斯的手因为常年握东西接足球,手掌皮层早已结上了厚厚的一层老茧,对于汉斯而言,徒手接住球其实根本没什么大不了,不过如果是非常快速且带有力道的旋转球,汉斯的手掌只会承受一直打磨手掌的煎熬。
而这个球,天马竟然踢出来了。
作为老大的汉斯是绝对不可以在当面挑战中让自己输掉的,失败对于现在而言,是不容犯下的错误。
而就在汉斯准备使用必杀技的时候,天马却冲到了汉斯的面前,在汉斯惊讶于天马的速度时,手中快速旋转的球被天马一脚踢开。
球顺势飞出人群之外,在艾德伦原本坐着的那个位置边的墙上,重重的撞击了上去。
汉斯睁大眼睛与天马面对面对视着,撞击到墙面的足球因为没有人去接应,慢慢的滚落到了两人之间。
周围的人都没敢动,说实话现在这种情况,谁上去抢到了球那么天马就算彻底输了,但是周围的人磨磨蹭蹭半天,没一个敢上前一步。
汉斯脸上的表情,由惊讶转为愤怒。刚才球从手上被天马踢开的时候,汉斯突然有种自己被否定的感觉。

那感觉很不好。

“你什么意思小子!嫌弃我老接不住你踢出的球?!”
天马没有回答,只是抬头看了看面前的高大男人。
汉斯很生气的将手用力拍在了身边的墙柱上,手掌上原本红肿的地方顿时开裂流血。
天马看到血从汉斯的手掌上流了出来,顿时惊慌的大喊:“喂!你干什么……”
“说!你什么意思!!!”汉斯用足力气的将问话吼了出来,他没想到面前的这位少年他已经看不透了,那种感觉就像自己无法掌控一般,对于这个他还有点在意的人已经完全不知道一切的状态,汉斯感到异常的厌恶。
而天马却突然板起脸对着汉斯大吼。
“你疯了吗弄坏自己的双手!下周就是区域赛如果因为你无法接球导致队伍输掉了,你就半年不能踢球了!!!你要连带着跟着你的大伙一起这样吗?!!!即使你半年不能踢了无所谓,别人可不一定!还有理奈姐她哪一次不去球场给你加油你难道不为她想想?”
“那也不要你小子来同情我!!!”
“谁同情你这个傻瓜了!!!”天马在汉斯开始有些失去理智的时候努力的想把他拉回来。
“我只是觉得这样子不公平,有错吗?!”

有些话,说过了一次,或许还会说很多次。
于是汉斯想到了当年天马发现自己带着兄弟们赌球时的场景,天马当时对着正在数票的汉斯,也是同样说了这句话。
很不公平,不要再做了。
天马一遍遍的劝说着汉斯,但是对于利益和大把的钞票,汉斯没有理会。
最后天马愤怒的选择了退出汉斯的队伍。
即使天马知道汉斯在维持足球和利益上的不容易,但天马还是决定离开。
理由是他没想到自己全力踢出的足球,全都是早已操控好的输赢。
那种事情,很不公平。
对足球不公平,对自己不公平,对那些不知情的人买下赌票的人不公平。
天马无法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但他至少,决定不再参与。
他只是觉得会对不起汉斯,答应好的比赛不会再继续一起踢,剩下的,天马觉得他没有再做错。
而汉斯也觉得在这件事上没有处理好是他的错误,于是头一次破例,安全放走了天马。
天马也成为了汉斯组建的帮派中,唯一一个没缺胳膊少腿完整走出来的“放逐者”。
而唯一的要求,就是再也不能回来。

刚好那年他考完了高校考试,很顺利的被爱丁伦德艺术大学所录取,于是天马转身把心思全放到了学业上,再也不去接触足球赛事。
天马觉得自己可以再次开始了新的人生,即使他已经开始了很多回……

“即使过去了这么久,你的内心依然不曾改变,天马小弟。”
天马以及酒吧里的所有人都转头看向出声的地点,而现在门口的,是汉斯的老婆,天马口中的理奈姐。
天马看到现在门口穿着孕服手提酒瓶的理奈时,惊得直瞪双眼。
“理奈姐你……怀上了?!”
汉斯上前给了天马的头顶刮了一掌。
“小子你今天是不是专程过来质疑我的?!!”
天马委屈的反训,”我哪有!QAQ”
理奈只是笑笑,顺便伸手揉了揉天马的那头乱发。
“最近过得怎么样?没事也不过来看看你姐姐我。”
汉斯双臂抱在一起的在一旁嘲讽,”他敢来我就让他站着来爬着出去!”
而天马却抬头用手肘捣了下汉斯的腹肌。
“哎,大哥~刚才貌似是我赢了,你没这权利了。”
“小子你别转移话题!刚才那个不算我们再来!”
天马摊手耸着肩,一脸无奈的笑笑看着拎着酒瓶站在身边的理奈。
“姐你好好劝劝汉斯吧,我只是来找人的没别的意思。”
理奈也同样耸肩回复天马,”关于你们俩对足球的一切,我不参与纷争,你们自己解决。”
天马欲哭无泪,原以为这回来个了比较好的靠山拜托拜托就让他带着自家部长离开算了结果人家非常直白的一句话直接拒绝。
他不要剪不断理还乱啊……学校还有很多活需要处理啊……

天马正愁该如何脱身的时候,一直被架在门口的艾德伦却是内心各种吓尿。
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在他眼里活力无限待人宽厚做事讲究效率的学弟,有这么强劲威猛的时候。
更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天马的后台貌似并不小。
在意大利,能参加国内足球小组赛的黑社会,貌似不太可能会有,那么这些人……
不是一般团体组织?或者说……根本不是什么黑社会。
且不说那个领头叫汉斯的男人,其他人虽然都是跑龙套的存在,但在艾德伦看来,那些人也都是会些什么的,甚至于职业球员也不为过。
那这些到底算什么?俱乐部???艾德伦搞不懂了。

“所以说……”天马头疼的抓着自己的头发抱怨,”我就是来找我那个偷跑出来的会长而已,他要是再不回去我就真的没法在学校干活了,而且我还要上课不可能一人多用!这样的解释应该很明确了吧?!”
结果天马的抱怨只得到了一片沉寂,在天马开始为自己的大声抱怨而感到羞愧的时候,理奈却站在天马身后,手扶着天马的肩膀憋笑个不停。
汉斯也同样嘴角露出笑意,接着整个屋子里除了天马跟艾德伦两人云里雾里,剩下的人全都笑得前仰后合。
……这到底,怎么了?天马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他想了想刚才自己说的话,似乎找不到任何笑点。
而理奈只是抬手抓了抓天马的头发卷,然后带着宠溺的表情在天马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真是~天马君变成了可爱的大男孩了啊~姐姐我除了汉斯最抵挡不住你这样的类型了!”
而天马却在被亲脸颊的害羞状态和汉斯现在一旁燃起熊熊妒火的汉斯之间各种惊慌。
“别闹了姐!汉斯你冷静我什么都没做……你老婆还给你我这就带人走……放下吧椅你摔坏了还得买新的!!!理奈姐别闹了求你了!!!QAQ”



天马在拉开办公室大门的时候,看到一堆人都或蹲或站的挤在门口,扫了一圈最后将目光定在了蹲在门口的招风耳青年夏莱尔身上。
“夏莱尔今天晚上你没课程是吧?”
被点名问话的夏莱尔吓得一个哆嗦赶紧利索的站了起来,看着天马顺手带上身后的办公室门看向自己,赶忙紧张的大声回答。
“是……是的!今天是我值班锁门!”
天马被夏莱尔的回复惊了一下,然后对着还在紧张的夏莱尔笑了下。
“那,就拜托夏莱尔你走之前进一趟办公室,看一眼艾德伦部长的工作是否做完了,这是钥匙。”天马将一把很小的钥匙递给夏莱尔,”锁眼在椅子后腿上,他要是没干完工作想逃跑的话,那就拜托夏莱尔你可以直接关灯锁门回宿舍就行了。”
“……”

所有人都不敢吱声,紧张的连口水都不敢咽。
眼前这位……笑得一脸随和实际腹黑到爆的副部长大人……真的没问题吗?
夏莱尔伸出抖得不成样子的右手接过那把掉到地上可能就找不到了的钥匙,像是吹过西伯利亚寒流的感觉哆嗦的回答,”我……我尽力……”
“那拜托了。”天马抬手在夏莱尔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已示感谢,结过夏莱尔吓得两条腿一软,差点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幸好有同部员帮他在背后撑着,在天马想问他还好吧哪里不舒服的时候,夏莱尔赶忙回答。
“没事!我……很好……谢谢关心……”

于是人群都在天马的一句”学院活动准备都忙完了?那交上来我看下。”而哄然四散,天马就站在门口,看着整个活动室一片繁忙景象,不由得松下神经叹了口气。
果然自己一认真就失去了亲和力,搞得自己都觉得自己太差劲了。
而站在一旁看着天马的剑城,除了不可思议,还是不可思议。
这是他过去所认识的松风天马吗?
那种做事的冲动和果断,以及自身带有的气场,怎么看都不像过去的那个只知道踢足球的活力少年。
时间到底改变了什么?还是什么在时间里,改变了天马……

“怎么了?你也不太舒服?”
剑城从自己的惊讶中醒过来,转头就看到天马看着自己,眼睛里透露着意义不明的光芒。
剑城有些不知道该张口说些什么好,十几分钟前他貌似得罪了天马,现在他很担心一开口会被对方骂死。
而对方只是叹了口气,然后摆了下手让剑城跟在身后,转身去了远处的一张桌子旁,那里坐着的刚才跟夏莱尔吵嘴的女生从资料里抬起头,看着天马。
“卡加莉娅,你这里还有社团人员申请表吗?”
卡加莉娅扶了扶挂在脸上的眼镜,看了眼站在天马身后的剑城,摇了摇头。
“没有了,之前招生办要了很多,开学那会儿又发出不少,不过我这里有底案,副会长你要不要先拿去印一份或者等我去文印办公室回来?”
“给我底案吧,我正好要去文印办公室拿印好的宣传单。”

剑城整个下午茶的时间都跟着天马在那个走廊般的活动室内到处走,好不容易从那里出来了,却又到了一个更窄的走廊间。
“意大利人喜欢把屋子弄成这样?”剑城被屋子里狭窄的空间搞得很是压抑,很不舒服的小声嘀咕着。
而天马只是站在印刷机前,面无表情的低着头看着印刷机的走光,然后偷偷的用余光打量着离自己两步之远的剑城。
太近了……
这么多年……除了那天的再会,天马从来没有想过会出现只有两个人单独在一起时这么近的距离。
他有些慌张,双手撑在打印机的台子上手心有些出汗。
我在紧张什么?天马在心里埋怨了下自己,然后在剑城转身站在自己身后时,天马赶紧直起腰,将打印机里的底案从扫描台上取了出来。
“有需要我帮忙的吗?天马。”
剑城在巡视完四周之后回归了视线,他觉得他不能总是在一旁呆站着,不管他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
这对于剑城来说他们之间现在太难确定,“情人”已经不算了,“朋友”也因为很多原因变得很难维系。
唯独还有个“同学”的名分,剑城在侥幸觉得还能靠着这个跟天马说话的时候,内心却苦的不堪言语。
我们只是同学了……
那种无法坦诚相见的诉说心里话的感觉,让剑城感到痛苦。

“不需要了,都搞得差不多了。”天马将打印机关闭然后取出刚印好的申请表,从里面抽出了一张递到了剑城面前。
“虽然我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加入其他社团的打算,不过如果没有别的选择的话,留学部是你唯一可以选择用来充数并不会被学校追究的社团部门。”
剑城低头看了眼那张写着英文和意大利文的申请表,并没有动作。
好一会两人都没有反应,天马看到剑城这个样子,下意识以为剑城没有听明白,于是在想要不要解释的详细点?
“咳……其实,学校会在学生入学一个月后清查学生在校内的交流情况,社团活动算是重要的一部分,所以……”
“如果我入部了,会做些什么?”

剑城只是低头看着那张申请表,不去接也不想接。
他突然不明白天马把他带在身边的意义,在进入那个窄道活动室跟着天马看了很多东西之后,他以为天马对他还是有那么点情谊的。
至少一路上他没有说让自己离开,也没有表明自己跟他之间有什么立场问题。
这让剑城内心不由的松了口气,那种还有机会的感情再次让剑城觉得他与天马之间,还能像过去一样近距离相处。
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可就在天马说出只是为了应付学校检查的一些公式话语之后,剑城发现自己心里的那些希望,只不过都是自己的幻想。
他们之间……算得上什么?
五年时间,也只不过五年。
松风天马眼里的剑城京介,只不过是个路人罢了。



天马以为剑城的理解出现了问题。
自己说的怎么听都应该是解释加入社团注意指南,不算是推荐入部招收新人的感觉。
而且对于天马而言,留学部这个地方就是校学生会附属,如同“小学生会”的存在。这种单调乏味的工作天马也不认为剑城会喜欢。
更何况在打听了剑城的专业之后,天马更加不认为剑城会想进入这个需要到处拉关系没事就要在活动室坐定整理资料的社团部门,毕竟交换留学生真的只有很短的在校时间,来的突然去的也匆匆,不至于把留学生活浪费在这种乏味的社团工作上。
所以天马只是考虑到剑城的学分问题,给他提供了一些他认为通常的可行建议罢了。
不过天马也只是惊讶了一下,依旧是那副平淡如水的表情。
“你想……正式加入留学部?”
剑城抬头看着天马的脸,那双眼睛不知为什么,透露着让天马看不透的感情。
“有老师推荐我过来看看,而且你之前也说过,欢迎我加入。怎么?我加入你不高兴?”
天马露出了不明白的表情,不过还是开口去解释。
“不是……怎么会不高兴,留学部很缺人手的,但是……”
“但是什么?”剑城觉得自己的脑子开始充血,那种想生气却又强压怒火的感觉,让头皮和脸部开始发麻,剑城觉得自己说话开始哆嗦,但最终他还是强装镇定的吼了出来。
天马在听到了剑城的问话之后身体稍微动了一下,但依旧,天马与剑城对视着,安静的回答剑城的问题。
“我只是觉得,留学部的工作活动,不适合现在的你,你在这里的时间,短的对于我们而言不过是学习生活的一段过往,你完全可以丰富自己的留学生活,并不需要把青春耗费在这种无聊的地方。”
“那留在那个无聊的地方呆着的你,是为了什么?”

两人对视了很久。
天马一直看着剑城愤怒的表情,觉得自己像个傻瓜一样在跟剑城装疯卖傻。
于是装不下去了,天马在内心苦笑了一下,然后只是轻描淡写的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你问我为了什么?你觉得我为了什么?”
“为了我自己的未来,为了我今后的人生!”
“我不是你,你有家人在身边,当然你现在离开了,一年后你还是会回去的。”
“而我在意大利,只能靠我一个人。”
“没有人帮我,我的父母不会在我身边,我只能靠我自己。”
“我只是在做我自己认为对的事,至于你,剑城京介,我只不过是多了个心罢了,其他的,不管你是误会也好理解错误也罢,总归,你做什么与我没有半点关系。”
天马顺手拿起放在打印机一旁的桌子上的宣传资料,然后抬脚离开文印室。
“别再用过去束缚现在的一切,剑城你还是好好为自己的未来想想吧。”

……我们都,不再幼稚了。
那种清纯快乐的纯真年代,早已一去不复返。



门被重重关上的时候,剑城抬手向墙上揍了一拳。
不甘心!
剑城有些想哭。
那种已经摆脱一切的感觉,让剑城觉得悲哀。
为何会走到这一步?那个时候自己为何要去屈服?
他以为再次见到天马的时候,自己依旧喜欢着他。
即使是现在,被已经摆脱一切放弃过去的天马痛斥的他,依旧还是,喜欢着他……
剑城觉得自己疯了。
不甘心,忘不掉……
他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天马会去轻易的抛弃。
有些无力的坐到了地上,剑城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重重的叹了出来。
眼泪一直忍在眼眶里,剑城仰起头看着天花板,努力不让眼泪流出来。
“……接下来,该怎么办?”



天马抱着资料出了文印室,转身进了斜对过的洗手间。
找了个隔间进去,快速的插上门,然后一头咣当的靠在了隔间的门板上。
怀里抱着的宣传资料因为紧紧抱住开始出现了褶皱,没过一会儿上面就出现了一些不大的水滴印。
天马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那样说。
面对剑城,他心里紧张,甚至开始发现自己一开口会胡言乱语。
所以他尽量的在剑城面前保持着沉默,为的就是不让对方看出自己的内心。
多么的想见他,多么的想告诉他自己内心的狂喜。
但是不可以……
绝对不可以!!!

他们已经不是十四岁的那个时候了。
十四岁的他们,还在为比赛而努力训练,还可以在球场上奋力拼搏着。
那个时候自己是队长,剑城是那个了不起的王牌前锋。
一切都过去了……
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天马觉得自己要生病了。
那种所谓的淡忘过去的一切努力,全部都在见到对方的那一刻变成了相思成疾。
但是很快天马就明白,让对方快速的厌恶自己甚至不愿再多看一眼,才是他现在必须做的。
闭上眼睛,天马才会感知到自己那虚幻的未来。
那个未来,不可能有剑城京介的存在。

慢慢的蹲在门边捂住嘴巴,眼泪从紧闭着的双眼不停的滑落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

……请你,不要原谅我。







嘛~草稿草稿→_→
看到有问题的地方还请多多无视-_,-

评论
热度(12)

© 天上貌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