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貌月

寻求安静
(头像来自coco)

女儿和我们的日常~No.2

——————————————————————

距离上一次写这个系列已经是近一年前的事了,说实话再写这个系列的故事,还是很兴奋的(*/∇\*)

虽然全程都是我瞎编乱造的产物,但是写日常真得特开心。
这次的内容会公开很多新的角色,以及很多新的内容,小孩子的日常我不知道我写得是否让人满意,但我有努力往这个年龄层去描述,希望大家读起来别没有不好的感受就好,如果有我先提前道歉。

本文为自己新设定创作的ooc原创情节同人,还请不喜欢这种类型的朋友不要硬去尝试。

前篇的相关链接:http://foxmaqi.lofter.com/post/3247d0_fe4df1c

那就这样吧!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

女儿和我们的日常 No.2

[朋友(上)]

(凉风4岁)

#

“今天,小樱桃班要迎来一位新的小朋友。”
早上8点半,幼稚园小樱桃班的育园老师向班中所有小朋友介绍新成员。
剑城凉风和好友影山海棠坐在人堆中,周围全是小朋友们对新来的小朋友异口同声的赞叹。
“好漂亮~!”
站在前面的小朋友在听到这声“褒奖”的赞叹后,一把把戴在头上的小黄帽抓下来扔到前方的人群中,也不管帽子砸到了谁就非常愤怒的开始大喊大叫。
“谁漂亮了?我是男子汉!我不要漂亮!!!你们一个个眼瞎吗笨蛋——!!!”
所有人都被吓得一动不敢动,然而下一刻,幼儿班的门被硬生拉开,在“咣!”的一声响之后,原本还大发脾气自称男子汉的小朋友突然身体一抖。
育园老师看情况不妙赶忙上前阻拦,“孩子家长请您冷静……”然而进来的大人根本不听老师的劝阻,上前一掌抓住了想要逃跑的小孩的脑袋。
“大吼大叫成何体统!给我好好道歉!”
小孩吓得胡乱甩开手臂奋力反抗:“我不要啊啊啊!这群家伙瞧不起我跟之前那群家伙一样……哎呦!”
海棠在下面掩嘴偷偷笑着,凉风这时把刚才甩在自己脸上的小黄帽拿了下来,看到了新人头上升起的微微发红的鼓包。
“不好好上幼稚园今天你就不要回家了!”
这是大人准备离开前说的话,被教训的小孩被这句话吓得赶忙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跑去抓着大人的裤子哀求再也不敢了别不要他,育园老师也上来劝说,花了好久大人抱了抱小孩说了些话,就转身离开了小樱桃班。
老师赶忙拍拍手让班里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再次开始介绍新人:“这位是今天新来的小朋友,大家是不是都觉得新来的小朋友特别好看?”
“……”
没一个人回答老师的这句话,而本来就没有停止哭泣的小孩再次开始抗议:“我不要好看!!!”
老师觉得异常尴尬,这种事还真是做育园师以来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为了活跃气氛,老师只能让小朋友们自己互动了。
“那么,有没有小朋友想问这位新来的小朋友问题呢?”
下面的人开始交头接耳,只有凉风在这个时候突然举手,“老师,我有问题。”
“凉风小朋友请说。”
“他叫什么名字?”
老师看终于有个正常的走向了,赶忙代替回答:“这位小朋友的名字……”
“我要他自己说!”
老师:……别在这个时候拆台好吗小祖宗!!!
凉风也不管周围的空气有多紧张,从游戏垫上直接站了起来慢慢走上前。
“赶紧介绍!”
还在用手擦眼泪的小孩看到眼前爱自己小半头的藏蓝色短发小女孩,带着哭腔结结巴巴的回答:“我……我叫……雾野泉。”
“雾野泉是吗?”凉风看着他问。
泉看着凉风面无表情的样子有点心虚,刚想回答“是……”却在下一秒谁都没有想到的瞬间,凉风将一顶小黄帽直接甩在泉的脸上。
“拿好你的帽子!再乱丢下回就自己吃掉!”

#

自由活动时间,总有人时不时地跑到泉的面前左看右看,上前搭话问好的几乎没几个。
泉用他那张长得“很漂亮”的脸蛋顶着一个大大的倒V字,一见人就是一声“哼!”。
“这家伙还真是不让人喜欢。”海棠和凉风靠在爬梯架边,边爬边聊着天。
“嗯……”凉风爬到架顶找了个位置坐好,“我以为海棠会对这种类型的男孩子感兴趣。”
“不可能的,别开玩笑了凉风!”海棠赶忙否定,“这种一脸谁都欠他的臭小鬼我才不待见呢!而且你早上那一甩真的是太帅了!超厉害的!”
凉风看着海棠做着自己早上“甩帽子”的动作夸自己,倒也没什么反应,“我只是觉得那个人无理取闹的样子,有点像教训天介哥的京马哥。”
“你又在开玩笑了凉风,”海棠不想坐爬梯架了,准备转身爬下去,“京马哥那么帅,才不是这种讨厌的小屁孩!”

雾野泉小朋友除了那一脸“我不高兴”的样子,其他倒也没什么。
老师说话他也不是不听,在小樱桃班里也会好好的听课游戏,看图画书听故事的时候也非常专心,又因为是真的长得漂亮,几个育园老师都想轮流泛滥母爱。
凉风要用积木搭城堡的时候有仔细观察过泉的样子。
紫粉色的短发末梢有点卷曲,用五色绳捆出的很小很圆的尾巴就这样拖在后脑勺下方,像弯曲的柳叶一般的刘海,稚嫩但好看的五官,一双墨绿色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图画书不放。
老师说泉五岁,比其他小朋友年龄都大 一岁,因为四岁的时候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上过幼稚园,所以希望到了新环境大家都能和平相处,但现在看来,连老师都觉得说这话特没用。
凉风收回了观察的目光,自给自的喃喃说道:
“真的跟京马哥好像。”

#

其实小孩子吵架只是一瞬间的事,但不论是开端还是结果,都让人手足无措。
事情的起因其实很简单,泉在翻自己的物品洞时看到了被塞进洞里的小黄帽,随即又想起了早上凉风用帽子甩脸的事,对于他这个大孩子而言,被比自己小的女孩欺负让他感到很丢脸,立志要成为男子汉的他,拿着帽子转身就去找起好床等着吃点心的凉风。
“你早上为什么打我?”
凉风一脸刚睡醒的状态看着来势汹汹的泉,脑门上蹦了个问号。
这时候海棠也起好床过来找凉风,但当她过来的时候,泉已经拿起了手中的小黄帽,抽向了凉风的脸。
海棠被这一幕惊呆了,直到凉风摔倒在地上海棠才回过神上去把还要继续的泉用力推开。
“你干嘛打她!”
泉踉跄的后退几步,甩手让海棠别管:“与你无关靠边站!”
“你……你……”海棠生气了,扶着凉风站起来对着泉大喊:“你太坏了!欺负人!”
“我早上还被她打了呢!我还没认识她呢她又凭什么欺负我!”
凉风捂着脸,看着海棠生气的表情,脸上有点不高兴了。
“那你早上向我们甩帽子的时候就没想过打中别人吗?凉风就是被你用帽子打了脸她可什么都没说!你胡乱发什么脾气?”
泉被海棠的责问和气势吓到了,可是不愿意低头的想法让他再一次开了口。
“那又怎么样!谁让她坐那里的她活该!一点表情没有长着一副小气吧啦的样子以为别人会可怜你吗?笑话!”
这时候听到争吵的老师都从睡眠房赶了过来,而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凉风此时憋红了脸,破口而出开始反击:“你说谁小气吧啦的!!!”
“说你怎么了?你就小气吧啦的!小气吧啦的小丫头片子。”
“我和你拼了!!!”
两个孩子就这样在教室里扭打在了一起,泉没想到对方会突然冲过来把自己扑倒,一边挡着凉风打来的小拳头一边想把她从自己身上推下去,而凉风一边砸拳头一边愤恨得嚷着“让你欺负人!让你胡说八道!你才是小气吧啦的臭小子!!!”
老师们赶忙把两个小孩拉开,凉风依旧挥动着小拳头发泄着自己的愤怒,而被打的泉,却缩在地上呜呜的闷声哭着。
“坏人……都是坏人……”

“我要回家……”

小樱桃班的门口,两个孩子挨墙罚站。
“你们好好反省自己做错了什么!”育园老师生气的训斥着俩小孩,“十分钟后如果不承认错误好好道歉,你们就继续罚站直到下园!”

吃点心之前两小孩就站在全班小朋友的面前,来了一场互不顺眼“公开道歉”。
“对不起,我们错了。”
凉风:“对不起我不该动手打人。”
泉:“对不起我不该乱发脾气。”
两人虽然嘴上说着道歉的话,但语气充满了厌恶和不服气。
“对不起,请大家和老师原谅我们。”
“……”
下面一干人等没一个敢出声的,整个班级安静到可怕,最后胆子小的孩子因为受不了这种气氛,突然哇的哭了出来。
老师头疼,新来的孩子一上来就这么难办,连全班算是老实安静的凉风都给惹成了这样,这要是以后可怎么办是好?
道歉是道歉了,也不知有什么用,老师只能下定决心,等各自家长来了要好好说说。

#

天马做完学校工作,赶忙向幼稚园赶去,今天是他去接小孩,海棠的母亲今天去外地有事,所以天马会把两个女孩都接走。
可是一到幼稚园,凉风就一脸委屈的开始哭,一旁的老师各种无奈,站在旁边的海棠表示,凉风被欺负了,叔叔你好好安慰她。
“妈妈……呜呜呜……”
凉风很少在外人面前喊天马“妈妈”,天马知道凉风是真的很伤心,一边用手帕给她擦眼泪一边安慰她不哭,这边老师准备开始解释的时候,身后走进来一位家长,老师像看到救星一般的激动喊道:“雾野太太您可算来了!”
泉一直躲在小樱桃班门口,看到自己家长来接自己,吓得不敢出门。
被叫“雾野太太”的家长一脸尴尬,赶忙上前解释:“老师,您又搞错了,我是泉的父亲,我不是他妈。”
天马抬头看了一眼,一脸惊讶。
“雾野……前辈?”

“……松风……天马?你怎么……”
雾野兰丸看着蹲在地上抱着凉风的天马抬头看着自己,也是一脸惊讶。
“我的女儿在这所幼稚园上学,难道你……”
“啊是……”雾野挠了挠头,“我儿子今天刚转入这所幼稚园。”
“这么巧吗?”天马高兴的站了起来,开始和雾野聊天:“好几年都没见面了,近来好吗?我之前听神童学长说您去了英国,还以为您不回来了……您还好吗雾野前辈?”
天马看到雾野脸色有点不太对,赶忙停住了想问的话,也不知什么时候泉突然跑到雾野前面,用自己的身体挡在雾野前方。
“走开!不要欺负我爸!”
天马盯着这个孩子看了良久,在嘴里不经意的漏出“这孩子……”时,雾野将手放在泉的肩膀上,让他镇定。
“这位是爸爸学生时代的一个学弟,他没有欺负我你不要紧张。”
泉举着手臂看着自己的父亲,在看了看对面的男人和一脸敌视的凉风,依旧倔强的举着手臂。
“不行!他们跟之前的那群家伙一样瞧不起人!”泉转身抓着雾野的衣裤苦着脸哀求着:“爸我不上幼稚园了!我给你在店里帮忙好不好!我会听话不会捣乱的!我……我……”
“不要再说了。”
雾野什么也没回答,只是制止了泉的哀求,在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回答之后,泉原本脸上的逞强和倔强再也固不住了,眼泪随着哀嚎在幼稚园门口突然的爆发了出来。

“对不起爸爸哇啊啊啊……别不要我哇啊啊啊……”

#

天马没有想到雾野与自己接下来要去的是同一个地方,让他更没想到的是,雾野现在经营的和菓子店,就在海棠家经营的咖啡屋正对面。
“你说这孩子,是影山辉的千金?”雾野看了海棠好几眼,最后在海棠的那张娃娃脸上与自己记忆中的小辉重合了起来。
天马准备将海棠送进咖啡屋,顺便邀请雾野,要不要进来坐坐,小辉家的这家店咖啡和茶都很好喝。
雾野想要拒绝,他还想趁着现在这个时间再开店营业一会儿,但这个时候,天马家的两个男孩先后从咖啡屋里跑了出来。
天介:“凉风你回来了!”
京马:“妈,爸也下班了,一起回家吧。”

躲在雾野身后的泉看着对面的咖啡屋不一会出来了三四个人,有小孩也有大人,而自己的父亲,却一脸惊喜的上前,与一位深蓝头发的高个子男人握手问好,这个时候海棠悄悄走到泉的身边,看着泉呆呆的表情戏谑道:“想不到你那么凶都是装出来的,老老实实做个好孩子不就好了?干嘛恶言恶语的说人坏话?”
泉看着海棠的坏笑和质问,丢下了一句“要你管啊!”转身就跑向了和菓子店。
“是不需要我管,”海棠看着跑远的泉,原本笑着的红色瞳孔渐渐的闪出一丝猩红。
“但如果下次你还敢这么对凉风,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大小姐,天要黑了,我送您回家。”站在自己身后的咖啡馆服务生,也是自家的成员之一藤田香保理,毕恭毕敬的等待海棠的回复,海棠闭上眼睛,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身,让香保理牵着自己的手,转身向凉风所在的地方前去。

“什么?凉风你在班里被新来的小朋友欺负了!”晚上一家人玩游戏棋的时候,天介对于凉风受到欺负的事表示不悦。
京马在一旁说着小孩子打架都是很正常的事,但天介并不认同,兄弟俩又一次在小妹的问题上讨论了起来。
孩子们一边争论一边下棋,现在是轮到天马掷色子,京介在一旁摸卡片,顺便和天马闲聊,“这么说,雾野前辈很早以前就从英国回到日本了?”
“嗯,好像是这样。”天马掷出了个“5”,拿起自己的棋子跳了五下,“虽然不明白他回来为何不告诉认识的人,也不明白他为何会在京都呆了这么多年,但看他现在的状态,貌似过得并不是很好……啊,京介我和你换棋子位置,啊啊啊为什么这样啊我都快到终点了!”
“所以我就说一开始玩扑克牌或者游戏卡多好,这都磨了快半小时了……”京介将自己的棋子换给了天马,接着问:“为什么说前辈现在过得不好?”
“我也不清楚,只不过我问了雾野前辈他近况的问题,他都拒绝了回答,并且不论是表情还是被问后的状态,都让人很担心。”
“这样吗……”轮到京介开始掷色子,在掷出了点数“3”的时候,京介有些担忧的对天马说:“或许,前辈有什么事他不想让人知道,但我之前听过一个不怎么好的传闻,不知道会不会是真的……”
“传闻?”天马有些好奇,“什么不好的传闻?”
京介摸完指令卡之后接收惩罚倒退了四步,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说道:“这个传闻,其实跟神童学长有关,我也是听朝前小姐听八卦记者说的,据说当年雾野前辈是和神童学长一起去美国留的学,但不知为何雾野前辈最后与神童学长分开去了英国,有人说两人可能因情感问题出了矛盾,也有人说雾野前辈其实并非自愿去了英国,而是被人用非正常手段强制带到英国的,如果这是真的,当时发生了什么,我想只有前辈自己是最清楚的。”
“那神童学长呢?”天马听了京介说的有些开始担忧,“如果是这样,神童学长不可能不说的,但上次同学聚会他从美国回来并没有说这个啊!”
“所以才让人觉得可疑。”剑城掷色子掷出了个“6”,结果游戏提示让他跳到终点前两格的位置,“你不觉得,神童学长上次来的时候除了说雾野前辈在英国以外还说了什么吗?以我们对他们的关系了解,这之中肯定是发生了什么,至少,两个人可能都不想互相提及,甚至于前辈何时有的孩子我们都不知道。”
这个时候京马突然追上了京介的棋子,距离终点就差最后一步了。
天马看着剑城,脑海里浮现出下午看到的雾野泉的脸,有些不安的皱着眉头。
“那个男孩……真的是雾野前辈的孩子吗?”

#

“妈妈,我长得很像小气鬼吗?”
睡前故事时,凉风靠在天马的怀里,有些不怎么开心。
天马看着凉风,想应该是白天的吵架导致了凉风对自己的疑问,“不会啊,凉风那么漂亮,又不是坏孩子,怎么能是小气鬼呢?”
“可是……那个叫泉的家伙说我长得像小气吧啦的小丫头片子,”凉风噘着嘴不开心的继续说,“我刚刚在洗手间刷牙的时候特地看了看自己的脸,我这样的就叫小气,我能不能换张脸啊?”
“这是不行的!你不想要了我还舍不得呢!”天马赶紧制止凉风的想法,抱着她安慰道:“那个人说得不对,你不用在意别人看你的眼光,如果真的非常在意,咱们换件衣服换个造型重新开始,但一定要坚信,容貌是自己独有了,一旦换了,就没人能再认出你是谁了,到时候我们都找不到你,都会伤心的。”
天马的拥抱让凉风开始产生了困意,她轻轻的答应天马不再乱想,慢慢的沉入睡梦之中。
天马抱着凉风,脑子里想着泉展开手臂挡在雾野身前的样子,那张稚嫩的脸上,不止有着敌意和痛苦,天马能看出,那孩子小小的身躯里,充满了守护的坚强力量。
伴随着轻微的呼吸声,天马悄悄地下了床,静悄悄的关上了卧室的门,窗外进入了漫漫长夜,一切感情都就此落幕,等待新一天的再次到来。




—FIN—

(未来短期内可能还会写一些………吧😂)

评论(2)
热度(13)

© 天上貌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