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貌月

寻求安静
(头像来自coco)

[原创][短文]《这该死的小(浣)偷(熊)!!!》

——————————————————————

去年和 @布丁猫猫527 合作出的一个企划,可惜因为我的个人原因,企划最终废止了(-̩̩̩-̩̩̩-̩̩̩-̩̩̩-̩̩̩___-̩̩̩-̩̩̩-̩̩̩-̩̩̩-̩̩̩)……

我有罪,想想那么多可爱的娃都创作出来了,结果就这么跪了实属可惜。

所以过了这么久就把之前的一个写着玩的互动小短文放出来吧,希望能激励我今年多写点原创的东西。

文中“胡珀”是布丁的孩子,男性,高中生侦探;“哈修”是我的娃,男性,异世界小偷。

就当看着玩吧,捂脸遁。(/ω\)——

希望看的大家会喜欢。>v<❤

——————————————————————

《这该死的小(浣)偷(熊)!!!》

早上6点,卧室。
胡珀没睁眼都感觉自己睡得脖子疼,伸手想拉动枕在头下的枕头,却摸了个空。
眼睛终于在这时睁开了,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用干哑的嗓子对着眼前的天花板大声的嗷着狂喊。

“哈修你个混蛋!把我的床给我还回来!!!”

早晨7点,饭堂。
距离成为共生者已经过了两个星期左右,除了在共生者救助基地参与救援任务和吃吃喝喝练习打酱油,哈修也依旧做着自己的老本行,免得自己手生。
凌晨的时候将胡珀的卧室搬了个干净,将胡珀小心翼翼放在地板上的时候,哈修想到了第一次与胡珀见面时的场景,那个时候胡珀一脸把自己当嫌疑人要把自己缉拿的表情,与现在睡着的温柔表情完全不同。

“还是这个样子更可爱些。”

“你个混蛋赶紧把我的卧室恢复原样!!!”
胡珀拽着哈修的脖颈,满脸的起床气让周围的无关人士退避三尺。
哈修抱着番茄鸡蛋面的碗,一边吃一边转头一边喝着嘴里的面条,“很疼哎小珀,大早晨不要老是暴脾气,上火对身体不好。”
胡珀觉得自己的血管快要在脑门爆开了,“那你他妈别气我啊!”
然而手底下的哈修却转身给胡珀夹了一个荷包蛋递到嘴边,“要吃吗?一碗仅此一个哦~”
胡珀的脸憋的通红,手上的青筋蹦出了两个,掐的哈修疼的手上的筷子开始打抖。

“没那胃口!不吃!!!”

哈修在医务室,被安吉拉在脖子上整齐的贴了五个创可贴。
“胡珀也真是的,下手这么重。”
安吉拉一边调整位置的贴,一边左看右看端详了起来,哈修被看的浑身不自在,但又不敢乱动,“小姐……这么困难吗?”
安吉拉看了看对方一脖子的胶布,很无奈的叹气,“这种创可贴太丑了,我要向物资部门申请超薄透气胶膜创可贴!”说完就抱着急救箱转身出了治疗间给相关部门打电话。
哈修用手摸着脖子上的胶布,突然想笑。

来到救助站已经快两周了。
因为胡珀还是学生,所以文化课还是不能落下的,虽然胡珀脑子很好使且带教老师讲的他都会,但还是抵不过坐在另一边的某个从基础开始学起的“外来人口”。
“虽然说语言方面差不多,但还是有一定偏差。”
“哎还能这样?你们这好玩的动物可真多!”
“这个东西能吃吗?什么还能当药使?!”
“虽然这个世界科技落后,但好多东西都还是存在的嘛,比如能吃的东西~”
胡珀握在手中的笔,清脆的捏成了两段。
吃吃吃吃不死你!
除了吃就不能有点别的?你是饿死鬼投胎吗?
哈修冷不防的回了一句:“是啊小珀,我是饿死鬼投胎的事你怎么知道?”
还在做考卷的胡珀一把把手中的断笔摔了出去,“你个混蛋别没事用你那些小玩意窃听我内心!”

对于哈修而言,救助站就像个安全的“牢笼”,在D–时空界,他从来没有过在一个地方超过五天。
虽然让人无聊且束缚,但救助站之外的世界却又对自己充满危险。
好在这个世界有很多他第一次接触的东西,这些都让他时有时无的摆脱着无趣的时光。
共生者的高层们号召着所有共生者都去抵抗存在的意识,好让大家都能安全的活着。
哈修用自己的无赖样表面应和着,实则打心眼里对这种行为不屑一顾。
因为这个抵抗运动,有些不分是非的非共生者打着救人的名号开始滥杀全身黑色的生物了,除了这个世界的非洲人种,估计所有是黑色动物都算在里面。
然而大部分人还是不支持这种做法的,因为为了少数人去破坏生态平衡,显然是不可取的。然而共生者这边并没有发声,好似默认这种行为。
还好胡珀有能看到黑色物质弱点的能力,在他眼中能清楚的辨别哪个是无害的动物,哪个是吃人的怪物。
哈修对此感到欣慰。
所以有的时候,他会想,他与胡珀共生共死,说不定是命运安排。
想到这里哈修就觉得可笑。

“明明是为了活着而反抗命运,却又觉得自己被命运安排了使命。”
人呐,真是可笑。
哈修想,如果让已经死去的爸妈知道自己这么想,会不会笑我犯傻?

胡珀知道哈修的实力并不像看上去的那么吊儿郎当。
即使哈修很喜欢一惊一乍的做戏,但有的时候演的太真,活脱脱的一个戏精。
虽然每一次聊天时聊到哈修本身这家伙就打马虎眼转移话题,但从哈修的实际表现来看,他其实并不希望有人走近他。
哈修除了自称义贼以外,一切都是个谜。
他从来不说自己的过去,只会胡编乱造些让人一听就哭笑不得的鬼扯,然而对于大局的判断和对小生命的同情,似乎又更像另一个不一样的哈修。
胡珀觉得哈修是自己可以长期观察的对象。
也是一直努力想要抓住的贼。

“都说了!!!你这家伙赶紧把我卧室恢复原样!!!”
胡珀在晚饭时忍无可忍的和哈修开撕,昨晚睡了半个晚上的溜地,今晚再没有床,他就让哈修从他自己的房间滚蛋。
“睡地上也没什么不好,你看我出生就睡地上。”
“你哄谁呢!赶紧把床还给我!”
哈修无奈,手指了指天花板。胡珀没明白,“什么?”
哈修笑了笑,本来就可爱的脸上表现的人畜无害。
“我给精灵小姐送了张床过去,她每天都坐椅子上我看着可怜,估计现在她可能已经睡了。”
“……”胡珀的血管隐隐的开始喷血了。
“你他#故意的是不是!为什么拿我的床???你干吗不拿别人的???我的其他东西呢???赶紧还给我!!!”
哈修无奈,从腰包里掏出一把纸钱和一堆硬币。
“这是干吗?”胡珀看着满桌子的票子和钢镚,内心的不安油然而生。
哈修坐在椅子上摊手,老实回答:“卖的钱啊!”
“……你给我……”胡珀抡起了身边的椅子,“你给我赶紧去死!!!”
“别啊!我死了你也活不成啊!!!”

其他的共生者小组成员——
“今天还真是有趣的一天啊哈,哈,哈,哈。”

恼羞成怒的胡珀——
“死小偷你给我站住!!!”

极速奔跑的哈修——
“都说了!我是浣熊!我明明那么可爱!”

“滚你踏马的可爱!你个可耻的该死的贼!!!”

—Fin—

评论(3)
热度(5)

© 天上貌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