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貌月

寻求安静
(头像来自coco)

——————————————————

估计已经没有人萌京天了,不过作为小足球博爱党老粉兼为京天常年渣码字的,面对情人节这个重要的日子还是要出来耍一耍的。

文章为去年本子的番外,自娱自乐的产物,外加,大家可以当原创小故事看,同人不同人的说实话毕竟都是ooc那就玩的彻底点。
我只是来给天马打call的,愿他未来幸福(*/∇\*)~

情人节快乐❤ 提前新春快乐✨

——————————————————

[同人本番外②][2·14]在你身边说爱你

[注意]
▲本文为去年CP21售卖的小足球go京天同人本《与君相距15岁》的同文番外。
▲设定松风天马30岁,雷门中学美术老师兼足球部副监督;剑城京介设定为因突发病生理年龄和记忆倒退到15岁,之后再生长到30岁将会因为机体衰竭而死亡的罕见病而寄宿在天马所住的木枯庄住所中,现16岁,雷门中学二年级学生,改名“剑城京马”。两人现属于监护人与被监护人的师生关系,兼“交往”同居关系。
▲有原创人物,文中会给出解释。
▲没看过原文的请不要担心看不懂,就当普通同人文阅读就好。

剑城京介坐在屋里的矮桌前犯愁。
面前五六份高校向导宣传册,虽然都是去年的旧版但还是看得云里雾里,最后索性往身后的床边一靠,歪头看着裹着被子缩在角落画稿的松风天马问道:“天马你觉得哪所高中比较好?”
“嗯?”天马双手并进的操作着电子绘图板,一边顺手保存文件一边双脚从暖脚宝中伸出来转过身子,“还没选出心仪的学校?”
“选——不出来……”剑城一脸无奈的喊着,随后起身爬向天马,“每个学校都把自己夸得好到开花,我真的选择不来……”剑城心里想着,抛去距离太远的不谈,距离近的除了普通的公立学校就剩下把自己讲的天花乱坠无所不能的私立学校了,让人看得倒是满心欢喜可静下心来想想学费……剑城摇摇头,还是算了……
“呐天马,”剑城爬到天马身边,跪坐起身子伸手撑着天马的肩膀,使劲捏揉着问,“你和我那时候上的是这里面的哪一所?”
天马停下了手中的所有工作,享受着剑城的按摩但不说话,剑城等了好一会儿,在低头看到天马微微皱起的眉头时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赶忙转移话题,“要不要睡觉了?也太晚了你明天还要上班。”
被温柔对待的天马撇嘴笑了笑,看了眼闹钟,还有五分钟到晚上十点。
“原来上学的那所学校距离这边挺远的,当时是公立高校中综合排名数一数二的,可惜前两年换了个校长,因为一些原因流失了一些老教师,现在貌似已经掉出高校排名了。”
“不能选择吗?”剑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问。
天马关上电脑,抬头笑笑;“不太推荐。”
“那算了,你都不看好的学校,我不想去。”剑城起身,腾出空间让天马从电脑区出来,两人都来到床边,收拾东西准备睡觉。
“今天睡你屋可以吗?天太冷了。”剑城将宣传册放回书架,一咕噜爬上床询问天马是否同意。天马收拾好床伸手揉了揉剑城的脸,坏笑着责问他,“又是这个破理由?你就不能换一个吗一个理由连用两个月我都不想听了。”
连续两个多月都用这个理由蹭床睡,的确是太没创意了,被揉的脸颊疼的剑城在连连求饶之后捂着通红的腮帮开始撒娇:“求你了天马,一个人睡太寂寞了,你就当抱我取暖好不好?”
天马噗呲一下笑了出来,赶忙摆手让剑城正常点,“醒醒吧少年,大早晨求爱要我这个大叔消受不起,回屋去!”
“切,小气。”剑城看没有希望,只能拖拖拉拉下床准备回自己的宿舍屋,临走前天马在后面提醒着剑城,要是再敢大半夜偷跑过来钻被窝,之后的零花钱直接扣一半。
剑城无语,原本的确打算夜袭的计划彻底落空,老老实实的回屋睡觉。
关上房间内的灯,天马躺进了被窝,不经意的打了个寒颤。想着前两天自己怀里像八爪鱼抱着自己的大男孩,心里突然出现了空虚感。
他开始迷恋上了这种有喜欢的人陪伴的幸福,然而这种幸福感能持续多久?天马躺在床上叹气,在他看来,不论未来能否把剑城的病治好,天马都希望在自己的陪伴下,剑城能再次拥有一个不后悔的青春岁月。
然而另一张床上,剑城躺着看着手机里能搜到的“球星剑城京介生平介绍”中的就学信息,也同样叹了口气,然后放下手机,转身睡去。

学校午休,剑城被同班同学兼球队队长的大空明太郎拉到食堂,准备与认识的几名其他班同学一起就餐。
“我说你就这么怕山崎那家伙吗?”剑城一脸无奈的被大空拖着走。
“谁怕他了!”大空转头为自己辩解:“我只是嫌他烦人!吃个饭都不能安生!”
山崎是学校“电子美术同好会”的会长,也是天马负责管理的活动社的学生,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山崎就似有似无的出现在大空身边,让大空对这个表面善笑的富家子想甩都甩不掉。
“那你就说清楚,我讨厌你,拜托你别来没事缠我。”剑城随口提出了方案,结果却是大空迎面带着吐沫星子拽领子吼道“你以为我没说过这话吗?”的反驳。
剑城抽着嘴角想,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对我发火做什么?
“说了啊……那他怎么回复的?”
大空松开了抓住剑城领子的手,抱着头直接蹲在地上,“你说山崎那人是不是变态啊?我都说了我讨厌他,他竟然回我说‘没事啊,我喜欢你就够了。’他是有多无聊啊这么捉弄我?”
剑城也蹲下身子拍了拍大空的肩膀,意味深长的劝道:“既然如此,那就别去食堂了,你这么不想见,干嘛还非得去?”
大空抬头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回答道:“你说的容易,我都躲了一个多月了,不管是吃饭午休去解手找老师,除了球队训练,其他时间都能撞见他!”
“所以?你放弃了?”剑城算是明白了,拉自己去,无非就是让自己做“挡箭牌”,既然躲不掉,那就带人过去制造尴尬。
“算我这次拜托你了京马!”大空双手合十的求剑城陪自己一起去吃饭,虽然因为天马的事大空一直和剑城有冲突,但在天马除外的情况下,大空还是很好的和剑城相处的。
剑城无奈,想想就当赚个人情帮一次吧。

“你和大空关系改善了?”下午训练的时候,天马看着远处训练的大空,悄悄问着坐在身边喝水的剑城。
“有吗?”剑城放下水壶用毛巾擦了擦汗,“监督你从哪里看出来的?”
“中午午休的时候,我看你们俩一起去了食堂。”天马笑了笑,“你们俩握手言和了?”
“不知道,”剑城放下毛巾,“或许在一些方面我和他能达成共识,不过我今天中午发现,我在这家伙眼中,貌似是属盾牌的。”
“什么?”天马没听明白剑城在说什么。
“没什么,”剑城笑了笑,“给你挡箭没什么不好。”

晚上因为还有工作要做,天马让剑城先回木枯庄。
结束了工作也已经很晚了,想着干脆吃饱回家,天马转身走上了街道去找饭馆。
然而不远处的一家点心店却引起了天马的注意。

“都……这个时候了吗。”

天马洗完澡回到自己屋里时,剑城正抱着枕头在天马屋里看电视。
“洗好了?”剑城嘴里嚼着东西看着进屋擦头发的天马,笑得跟朵花似的。天马一毛巾甩过去,让剑城给自己腾个空,拿着吹风机坐床上开始吹头发。
电视里在播晚间综艺,嘻嘻哈哈的笑声和吹风机的嗡嗡声,伴随着剑城微弱的咀嚼声,显得很平常。
“大半夜还吃东西,小心夜里肚子不舒服。”快吹干头发的天马将吹风机调为小风力,问剑城吃的什么。
“中午没吃饱,晚上没吃够,我看你包里有盒巧克力,就随手拆开吃了两颗。”
天马手中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剑城吃完了嘴里的巧克力,看着天马拿着还在工作的吹风机直愣愣地看着自己,才感觉到了空气中的异样。
“怎么了?那个……不能吃吗?”
天马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最后因为吹风机一直吹热风,天马的头发一时像发起的面团,缓缓膨胀了起来。
“啊!烫烫烫烫烫!”
剑城赶忙一把夺下天马手中的吹风机关上,然后跑到自己房间拿来了喷壶和梳子将天马被吹的过干的头发再次湿润梳理。
天马一动不动的让剑城帮自己梳头,剑城看了眼桌上已经拆开的巧克力包装,悄悄地说了声对不起。
天马没有回话,当剑城整理好他的头发爬下床的时候,天马直接掀开被子躺进床上,留下了一句“我困了,你走的时候关电视关灯。”就不再出声了。
“……那,你早休息。”
拿起床上的遥控器将电视关上,出门关灯前,剑城再次看了眼床上的天马,关灯出屋。

第二天一早剑城起床,在出门洗漱的时候发现天马已经穿鞋出门了,剑城想天马或许真生气了,自己和他相处了快一年的时间,以为早就不分彼此,现在看来,自己果然太过放纵了。
就这样剑城一个人去了学校,当他路过办公室看到天马不在的时候,心里莫名的失落。

午饭的时候,大空依旧拉上剑城做“挡箭牌”插在自己与山崎中间,大空现在除了球场上和剑城“针锋相对”,现在又多了个在饭桌上与山崎“斗嘴”的日常任务,剑城就在两人之间食不知味的吃着,想着吃完回来找个地方睡一会儿。
“剑城同学吃得如此心不在焉,是与老师吵架了吗?”
剑城听到这话赶忙抬头,山崎眯着笑的表情依旧是透着一股意味深长。
“京马你今天的确话好少,”大空给自己送了一口饭,“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好着呢。”剑城不想吃了,把筷子放在餐盘上表示没胃口了,大空也不和山崎吵了,山崎也不在逗小男孩了,大家再次开始好好吃饭。
“说起来会长,明天你准备送老师什么巧克力?”
餐桌上的三位女生,同为同好会的成员绯玉同学姬同学和小光,为了打破餐桌上尴尬的气氛,找了个话题开始讨论。
听到“巧克力”三字,剑城赶忙开口问提问的小光:“什么巧克力?”
绯玉和姬同时看向剑城,看着剑城一脸疑问的表情有点不知说什么。
绯玉:“剑城同学……你不是吧?”
剑城:“?”
姬:“那个剑城同学,明天是情人节,你该不会是……不知道吧?”

“不愧是老师,画得真好看!”
“没有了,其实就是简单加了点装饰。”
“老师你真的只要这么点吗?还有很多你可以多拿些。”
“不用了,剩下就给你们吧,还要感谢你们借给我材料和设备。”
“哪里哪里,松风老师你客气了,下次做饼干还得麻烦老师您帮忙画糖霜画。”
在几人的簇拥和拜托下,天马脱下了穿在身上的围裙,笑着交给一位女生。
“好,那到时候饼干多分我点。”

今天是周四,天马会去电子美术同好会那边处理同好会事务,之后再到球场帮忙。
明天下午有场校区对抗赛,赢了就能代表地区晋级今年的少年足球赛事,所有人依旧做着常规的训练项目,只期待能在大赛事上再次拼搏。
在円堂守宣布训练结束以及天马通报了上场人员名单及替补人员名单之后,监督做最后总结,就地解散回家。
剑城快速的换好衣服,在大空焦急的让剑城等等自己时,剑城已经跑出了足球大楼,向校门口跑去。
“抱歉,久等了。”剑城气喘吁吁的看着等在校门口的同好会成员们,看着同样急急忙忙跑过来的大空,山崎整了整身上的背包,笑着回答。
“那就走吧,去晚了可就没有了。”

天马以为剑城还没从更衣室出门,结果等到最后门都锁了,才知道剑城和大空一解散就换衣服跑了。
天马有点惊讶,最近剑城和大空玩得这么好吗?连放学都一起了?然而本应该为学生间友谊而感到高兴的天马,却异常的心里空虚。
他将手捂在自己的挎包上,里面有他重新包好的巧克力,为了凑个完整,买是来不及了,所以一早来到学校课拜托料理研究社的同学午休时间给自己一些巧克力材料,硬是赶出了昨晚被吃掉的部分。
然而天马又不敢把这一盒再次送出去了。
被看到了也就算了,还被拆开若无其事的吃了,真不知剑城是心大还是根本不在乎,偏偏自己还特别心虚,昨晚直接就钻被窝了,晾着剑城自己回了屋,天马在心里敲着自己的脑壳,自己简直要把自己气死。
他是不是生气了?觉得自己特小气?认为自己根本不爱他?
天马慌了,急急忙忙的跑出了学校,背着晚霞和夜幕向家跑去。

“什么?京马还没回来?”
木野秋看着慌慌张张的天马掏出手机开始播号打电话,有些担忧的看着天马,问两人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电话没人接,天马有些担忧,秋让天马先进屋,说不定人一会就回来了,天马抬头看着秋,说了句我出去找找看,就转身离开了木枯庄。
天马不知道剑城会和大空去哪,在跑了几个可能的地方都没看到剑城的身影时,天马靠在一盏路灯下,再次拨打了剑城的电话。
依旧没人接。
天马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这时候他突然想到或许剑城还和大空在一起,于是拨了大空的手机。
[——喂?]
“明太郎,剑城同学有没有和你在一起?”
[——京马?我们分开好一会了,我都快到家了。]
“你们两个去哪里了?”天马离开路灯杆边走边张望,“他到现在还没回家,你们训练完去了哪里?”
[——那个……我们……]
“天马?”

剑城到了买巧克力的专营店,看着论颗售卖的标价,感受到了自身的经济紧张。
一旁的同好会成员们和大空已经买好了巧克力,看着剑城犹豫不决,问他是不是钱没带够。
“一颗巧克力300円,我……”的确钱没带够……
山崎问剑城带了多少,剑城打开钱包,一共就700円,买两颗连礼盒都凑不够,怎么可能只卖给他两颗。
最后还是拜托无所不能的“山崎大人”,以150円一颗的裸巧克力价格拼了一个最小的四粒套盒。
买好巧克力剑城感谢完大家,就各回各家了。
拿着小小的包装盒,剑城笑容洋溢的往家走,却在半路上听到了天马急促的声音。

两人站在道路上互相对视着,天马放下手机,快步跑到剑城面前。
“你去哪了?”天马盯着剑城,没有平时的温柔,一脸的焦急和愤怒。
“我……我……”剑城看着天马越来越黑的脸,声音越来越小。
“你知不知道自己明天还有比赛!我等你出来等到学校关大门,你早早离开也不告诉我一声,打多少电话不接也不说,你要是出了意外我上哪儿去找你?”
“我……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吗?对不起有用我至于满大街的找你吗啊?你起码要告知一声让人知道你平安吧!你把我当什么了?你是不是根本就觉得我该为你的一切操心?直到你不在了我还要一个人面对你的死?你把我当什么了!你说啊!”
剑城在天马的连续质问下抬不起头,而此时的天马,从原本的焦急到歇斯底里,最后抱着剑城说出了一直以来的忧虑。
“我是……那么的……爱你……京介你要是没了……”

“我该怎么办啊……”

巧克力礼盒静静地躺在两人脚下,剑城回抱痛哭的天马,抚摸着他的头心疼的说不出话。
“别哭了,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
剑城伸手一点一点的擦去天马的眼泪,嘴唇触吻着天马的脸颊,苦涩的泪水像是刺冷的冰锥,一下一下的扎着剑城的心。
他想说因为留在天马身边,他感到非常的幸福安逸,正因为天马把他照顾得太好,让剑城的安逸感变得如此随心所欲。
他想感谢天马为他所做的一切,他不想让天马一味地为自己付出,然而一切都让他搞砸了,再一次的,他让天马因为他流泪了。
在情绪缓和了一些之后,剑城捡起了掉在地上的巧克力,递给哭红眼睛的天马,“情人节……谢谢你记得……这是,送你的。”
天马抬手接过巧克力,看着剑城再看看巧克力,擦了擦脸,“对不起……我失态了……”
剑城低头笑说:“不会,是我有错在先。”
“下次别突然消失了。”
“嗯,我会先和你说的。”
“……能确保你平安就好。”
“好。”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天马将包里的巧克力掏了出来,往剑城怀里一送,转身进了大门。
“明天比赛加油。”

剑城看着包装完好的巧克力,再看已经回屋的天马,借着楼外的灯,将包装纸拆开。
看到原本吃掉的空格多出了两颗画小人的巧克力,剑城撇了撇嘴,笑了笑。
“做的这么好看,让人怎么吃啊。”

第二天情人节的早上,天马到办公室放东西,堆成小山的巧克力堆满了整个工作台。
天马叹了口气,今年也依旧如此啊。
“不愧是松风老师,这么受学生们的欢迎。”
天马不好意思的挠着脸颊,“没有了,都是自己班学生送的,去年他们也送了。”
“羡慕啊~”旁边桌的女教师呵呵笑着,伸手问天马讨要巧克力。
天马笑着从抽屉里拿出提前准备好的情谊巧克力,见人就发。

下午比赛前,天马给剑城递水壶的时候,小声的说道要是这场比赛剑城能进两个球并晋级,可以答应剑城一个要求。
剑城看着天马一眼,意味深长的笑着接过水壶。
“那以后我都要和你一起睡,你不许赶我离开。”
天马翻白眼,哼道你赢了再说。
剑城将水壶还给天马,转身走向战场。

天马看着自家大男孩的背影,想起了昨晚两人说的话。
剑城:“高中还是读距离雷门中近一点的好学校吧。”
天马:“决定哪所了吗?”
“嗯,决定了。”剑城从中抽出了一份高校宣传册,然后把头靠在天马怀里。
“我不想离你很远,我想一直在你身边。”
天马看着宣传册上的学校,距离雷门也就是两条街的距离,走路连5分钟都不到。
“我要是嫌弃你了怎么办?”天马开玩笑的说。
剑城坐起身来,上前深深地吻了天马。
“那我就跑到雷门中,大声的向所有人宣布,我爱你,我是你的,你甩不掉我的!”
“无赖!”
“就让我无赖吧。”

—FIN—

评论
热度(13)

© 天上貌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