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貌月

寻求安静
(头像来自coco)

【连载】再见,那遥不可及的誓言『02』

—————————————————

接上回的内容。

我觉得这种类型的文字必须让自己全身心的安静下来才能有想要的感觉。

在车上听的都是欢快的歌我完全不行……T^T

于是也就半夜三更写一点好了……

还是老内容,新内容出的太少了。

下一次连载的话我尽量在月底那天完成。

给自己一些难忘好了~*^_^*

—————————————————





剑城一直站在画板的前方去猜测遮布的下面到底画了什么。
他一直在听那个年轻人滔滔不绝的讲,直到听到足球相关的东西,剑城想伸手拽布的手突然一顿。
原来对方也是个足球爱好者,也许两人之间会有共同话题也说不定。
剑城不讨厌年轻人,他觉得能帮上对方的忙,自己其实也是很开心的。
直到年轻人从画板背后走了出来。

剑城一直拽住遮布一角的手突然一沉,白色的遮布顺势被拉了下来。
而各站两边的两人,却都像被时间定住了生命一般,互相凝视对方。
剑城觉得自己已经开始疯了,他想上前去摸摸看那到底是不是真的,他想相信他的眼睛但是他害怕那只是个梦。
但即使如此,他现在只想感谢这个教堂里的神。
而神却在眼前对着剑城留下一句。
[先生,您把画布扯掉了,请帮忙将画布重新盖回去。]



礼拜正式开始。
牧师在上面颂读圣经的时候,下面的人都在虔诚的祷告。
或许说虔诚也不算对,因为你还能看见有几个孩子在座位上装着样子到处乱看。
不过那毕竟是孩子。

剑城坐在教堂的侧座边,时不时的看着旁边在安静祷告的松风天马。
剑城从来没有想到会在意大利遇到他,不,确切的说是他认为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见到天马了。
而天马只是安静的等待着礼拜的结束,然后在大家都散场离开的时候,也随着人群起身离开。
[天马!]
剑城伸手抓住天马的手,再一次内心感谢了一遍这个教堂的神。
太好了……手是真的……手心是有温度的……

[摸够了没有?还是说不相信?]
天马转身将手从剑城的手中抽出,然后看了眼有些不舍得的剑城,有些无语。
抓了抓头发,天马叹了口气。
[这么多年没见,剑城君你貌似变得胆小了。]



两个人找了间小咖啡馆坐下。
剑城时不时的在喝咖啡的时候抬头看一眼坐在自己对面的天马。
貌似与国中那会变化太大,表情不再是那个带有稚气的阳光男孩,而是真正的,带着清新气息的阳花青年。
就像跟随着太阳的向日葵,结着还未成熟的葵花子却依旧挺拔,当然你不能说年轻就没有内涵。
所以现在的天马就是这种感觉吧。
让人想去了解,他的美好……

[在看什么?]天马放下手中的咖啡,抬眼看了眼还准备偷看的剑城。
两人的视线刚好对焦到一起,剑城赶忙装模作样的咳嗽了几声,也放下了咖啡杯。
[好久……不见了……]
剑城觉得自己说话有些哆嗦,他觉得自己很心虚,明明面对天马,自己不用这样。
天马坐在椅子上摆弄手机,发完短信抬头笑了笑。
[还好吧,也就五六年而已。]
剑城也笑了笑。
[感觉天马你,变化好大……]
[有吗?还好吧,]天马嘿嘿笑了笑。
[只不过是长大了而已。]



天马在房间里将创作给教堂的画品画完了最后的收尾后,直接瘫倒在床上。
熬夜太苦了……
抬眼看了一眼自己刚画完的东西,天马嘴角上扬的笑笑。
……看上去还蛮像那么回事。
这时楼下有人呼叫。
[天马!早晨要不要去踢球?]
住在自己楼下的乔治抱着足球在街道上喊着自己,乔治是天马租住房屋房东的儿子,因为同样热爱足球,所以经常会和天马找球场踢球。
天马累到快挂硬拖着身体从床上爬了起来,到窗口将手伸向窗外挥了挥。
[……你去吧~我需要睡会……]
楼下的乔治看到伸出来的手臂就知道什么意思了,天马觉得已经传达到位了,可结果接下来的话差点没让天马一头栽倒。

[忘了给你说了天马!院长嬷嬷说如果你今天完成了画,就最好在礼拜开始前把画送过去!那些毕业生今天貌似都会在场!]

天马瘫躺在木地板上抓着头发身子乱鼓弄。
……神啊让我什么都不知道吧!!!QAQ

于是光运出房间天马就差点丢了小命。
因为画板过于庞大,天马好不容易才找到愿意帮忙的人用交通工具将画送到了学校附近的教堂。
画有很多地方颜料未干,所以天马做了些简单的处理,甚至还盖上了做过处理的遮布,一个人将这个自己画了近三个月的毕业纪念图给画了出来。
这是几十年前一个大学班的学生拜托教堂希望能画出来一直保存,于是天马被院长找到,才开始真正的画起这个作品。
……也算是给自己找外块赚吧,至少会有不小的一笔收入。

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天马觉得至少心里可以放下那些过往不再去想。
虽然他自己依旧保存着当年的一些回忆,偶尔也会拿出来独自忧伤,不过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没必要一直拿着过去骗自己。
……因为已经不可能再见面了……吧。

只可惜老天从来不放弃乱开玩笑。



天马在见到剑城的时候觉得自己一定是熬夜出现幻觉了。
如果不是画布被扯了下来以及对方那同样惊讶的表情,天马觉得自己都可以上前去扇对方一耳光以此来确认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可惜到最后天马都没这么做。
不相信,不忍心……
即使这是幻觉。

两人就这么胡乱聊着,天马说在这里过得很好,去学绘画完全是因为被学院老师看中,当然足球他依旧在踢,大学的足球队虽然他没有加入,但天马却是重要比赛的常客。
剑城低头笑了笑,说天马你过得比我充实多了。
天马回笑到还好吧,然后两个人就都开始沉默。
天马的手机短信就一直没停,而剑城却一直低头盯着眼前的那杯咖啡发呆。
他想不出现在两人还能再开口说些什么,至少现在,剑城看到天马只有惊讶和许久未见的激动,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了。
就像天马现在面对剑城的态度。
随意的……如同认识的陌生人。



当年剑城家里闹得很厉害,天马极力的向剑城的父母保证不会再与剑城有任何瓜葛之后,对方才放过了他跟剑城。
那个时候很多事情都乱了套,先是关于事先说好的足球留学被中断,后来是学校的骚扰和同学的鄙视。
天马觉得他已经无法再继续在这里生活了,至少现在,除了剑城,没人会理解。
可是就算是剑城,天马也已经没有见他的权利了。
所以天马离开了,离开了这个他无法再停留却又充满最重要回忆的地方。

剑城在被告知不能离开家得时候,就已经大概清楚会发生了什么。
只可惜自己想去追回的时候一切似乎都太晚了。
他觉得他没有天马似乎是活不下去的,不过后来为了优一,剑城又忍了。
人或许都是自私的,就像天马的离开,他理解并接受了。

生活还是要过的。
这是他来意大利前一直支撑自己的信念。



剑城在想尽办法的找话题,可是抬头准备开口的时候,剑城到嘴边的话却说不出。
他想问天马你有没有还在想我,有没有恨过我,有没有……给我个机会,让我们再重新来过?
剑城觉得自己极其不要脸。
可是他希望天马能比他还不要脸。

可惜最后剑城还是什么都没问,反而天马先开了口。
[怎么突然来意大利了?旅行?]
剑城笑着挠了挠头发,[不是,我算是……交换留学吧。]
天马突然亮了下双眼。
[这么说今年学院唯一从日本分配过来的留学生,就是剑城君你?]

剑城楞了下,然后点了点头。
天马笑了笑,然后向剑城伸出右手。
剑城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做什么?]
[哦!这个啊……]天马挠了挠脸颊,很开朗的笑了笑。
[算是……算是邀请吧。]
[……邀请?]
[嗯!邀请!]天马一直伸着手臂,就像刚刚见面一样咧嘴露出笑容。
[欢迎加入‘爱丁伦德艺术大学留学部’!剑城君。]

*

剑城跟随着天马去了教堂的办事处。
管事的院长跟嬷嬷在了解到剑城的情况之后,同意剑城在教堂做助工。
有了固定的工作收入,剑城暂时不会为钱而发愁了。

天马在拿到画作的报酬以及购买者的感谢时,一直都在保持笑容。
直到离开了教堂,天马脸上的表情才真正的松懈了下来。
剑城一直在天马旁边看着,天马也没有在意剑城在自己身边,只是走到通往学校的分叉口,天马才正式向剑城君开口。
[那么我要先走了,剑城君应该是住在学校吧,交换留学大部分都是一年期限,这一年间好好学习生活,加油!]
天马转身准备离开,但手却早已被剑城拉住。
剑城根本不知道怎么开口,但是动作先于思想,那种下意识的感觉,让剑城觉得他们之间,仿佛昨天还是有说有笑的美好。
天马一直被剑城拉着手站了很久,两个人都看不到对方的脸,天马想将手从剑城手中脱出,却没有做到。
叹了口气,天马转过身。
[剑城君你到底要做什么?]

两人就这么真正意义上的对视了很久,天马看不出剑城眼中的内容,同样的剑城的眼神一直都有些飘忽不定。
最后剑城还是开了口。

[我可以……去天马你住的地方看看吗?]

*

乔治刚好从外面回来,上楼的时候听到了楼下有动静。
他将视线转到了身后的楼梯上,正巧看到了上楼的天马。
[呦!早上好天马,你真把那个掉下来都能拍死人的大画板搬走了?]
[嗯……搬走了……]天马抬头看了眼站在楼梯口的乔治,平静的说道。
乔治觉得有些不对劲。
[我说……天马,你还好吗?]
天马上了最后一阶台阶回答。
[挺好,怎么了?]
乔治看了看天马,然后将刚刚打开的房门送了回去掩上,用日文对着天马开口。
[……不对劲……天马你今天太不对劲……往常我要是跟你开玩笑,天马你早就接我的话或者直接呛我了,今天你可没有这么做。]
[哦是吗?]天马转身上了楼,也同样用日语回答乔治。
[只不过搬画板的时候磕到了膝盖,就这样。]
[呃……]乔治看着天马快速的上了楼梯并迅速地开门进屋,表情有些犯傻。
[……磕……膝盖?你确定……不是磕到脑袋?]

天马进屋后就把自己摔上了床。
在床上趴了好一会,天马侧头看了眼地板上一片狼藉的绘画工具和颜料,又费力的撑起身子起床收拾。
这时有人敲了门,并在门外发出爽朗的喊声。
[天马!你在里面吗?]
收拾到一半的天马听到了房东太太的喊声立刻回答[在的!],然后好忙跑去开门。
菲尼太太一向嗓门很大,据说以前做过乐队的领唱,不过她的先生因为背着她做了非法的勾当最后进了监狱,所以她精神的面庞现在被浓密又凌乱的卷发所掩盖。
天马曾经说菲尼太太您真的不必要这么做,但最后得到的回答只有一句话。

[……你不会明白。]

就像菲尼太太也不明白这个租住自己房子五年多的外国小伙一样,天马明白却不再干涉。

天马开门的时候,菲尼太太手里提了个拖把。
[好好拖拖地板!我昨晚都听到了水滴滴到地板的声音了,这房子果然是老旧了连这点动静都能吵醒我的睡眠。]
天马接过拖把笑笑。
[非常抱歉又吵到您了。]
[嗯……]菲尼太太看着天马将屋子收拾干净,并将地板全部拖了一遍之后,伸手拿回已经洗干净的拖把,然后一个手臂挽住了天马的脖子。
[怎么样?是不是饿了?楼下有乔治做的土豆三明治,跟着来吃点!]
天马习惯的笑笑,从菲尼太太的臂弯下钻了出来。
[让我换身衣服,你知道的乔治不喜欢我一身颜料味坐在餐桌上。]

天马从衣架上拿下一件棉麻衫套上,裤子袜子也一并换新了,天马画画的时候有专门穿的衣服,除了好替换方便清洗以外,更重要的,是这栋楼内唯一做饭好吃的乔治,是个对气味洁癖的厨师。
天马可不想因为自己身上带着除了吃饭以外的味道进了厨房然后被乔治轰出餐厅,因为早在来这住的时候,天马就切实得体会到了那种[对食物和美味以及诞生地不尊重的行为]的最惨下场。
那种不能进餐厅饿到爬不起来的结局,对于天马而言算是终身难忘吧。

天马在穿戴整齐之后,习惯性的看了眼窗外。
外面的街道依旧有人三三两两的走着,周边的商铺也已经开始叫卖摆摊了。
天马站在窗口深深的吸了一口空气,然后放松心情准备离开。
不经意的转身扫了最后一眼街道,天马突然定住了身体,不再动作。
天马觉得,今天不可思议的事情,说多不少。

*

剑城在分岔路口看着天马甩开自己的手之后越走越远,不由得自己开始顺着天马的身影前行。
他觉得自己在犯傻,但是这个时候,即使他犯傻他也毫不介意。
他想知道天马现在过得怎样,哪怕对方不愿意告诉自己。
这么多年杳无音信,好不容易知道了下落,剑城不愿意就此断掉一切。
他还有机会。

于是隔着很远去跟随,天马来到了这个离学校不远的民宅街区。
到处都是小摊小贩的叫卖声,以及来往穿行的人流。
剑城靠在一根电线杆边,抬头寻找着天马的踪迹。
他知道他一定会在某个窗口出现,所以今天他准备耗在这里试试看自己的运气,看看老天还是否愿意再宽容一点。
结果也就不到半小时时间,剑城发现了天马的存在。
似乎换了件新衣服,不过他只是对着天空张望。
这样很好,剑城想。
至少,天马不会受到自己过多的影响。
他不希望天马再次因为自己,而过的彷徨不定。

剑城低下了头,松了口气觉得自己可以离开了。
当转身时抬头决定再看最后一眼的时候,剑城觉得,自己很多此一举。

完全……被看到了。

*

天马下到二楼餐厅的时候,乔治正在摆放餐具。
[怎么这么晚天马?我妈妈说你在上面早就收拾好了。]
天马有些愣神,迟疑了几秒才开口回答乔治。
[没什么……有些累。]
[哦,是吗。]乔治开始切成块的黑面包,[我觉得你还是吃完之后去睡一会,你昨晚等同于没睡吧?]
[嗯……算是吧。]
天马伸手去拿切好的面包,却被乔治用餐刀挡住。
天马并没有收回手,而是抬眼看了看乔治,[我洗过手了。]
[谁问你这个!]乔治收回餐刀放下,转身去了厨房,炉子上坐着蛋奶巧克力滑浆,乔治觉得差不多了决定关火。
天马看着放在桌子中央的土豆三明治有些无奈,真是一如既往的夹满了土豆泥。乔治从来不会在家中奢侈,即使是一片火腿。
可偏偏就是这个对肉吝啬的家伙,在别的方面却意外大方。
天马笑了笑,心里默念先开动了伸手去拿了一块三明治就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菲尼太太将热好的牛奶从厨房里端了出来,看了一眼坐在餐桌上已经吃了一口的天马,坐到餐桌旁将牛奶放下。
[天马,今天是不是有熟人来找你?]
天马刚准备咽下嘴里的三明治就被菲尼太太一句问话给呛得差点憋过去,赶忙端起热牛奶送了一口解决了被噎死的危机,天马一边顺气一边看了眼坐在自己旁边的菲尼太太和已经回到餐桌旁的乔治。
乔治耸肩,[别这么看我,我们只不过看到了一个跟你差不多的男人一直盯着你的窗口看,你朋友?]
天马真希望刚才噎死散了。
[什么长得差不多?他什么样我什么样!差远了好不好!!!]
天马的激动直接提醒了天马自己,刚才做了不该做的举动。
天马不好意思的缩了缩脖子,小声的坐在餐椅上表示歉意。
[……我很抱歉。]
乔治看着天马从激动变成唯诺的样子,不由得笑了出来。
[至于吗朋友!]乔治豪爽的拍了拍天马的背,[都是开玩笑而已,别在意。]
说完乔治就转头看向菲尼太太。
[妈妈我说是吧!这种反应绝对是互相认识的。]
天马憋着脸给自己舀了一大银匙巧克力滑浆抹在了自己面前盘子里的黑面包上。
[别胡思乱想没有的事!]

吃饱后的天马准备好好的睡会。
他需要休息,明天是周一,天马一早有三堂大课还都是必修科目,如果因为精神不好睡在课上,天马就等着教导主任问话了。
但是人躺在床上,脑子里却开始不停的去想。
天马抓着自己的头发想要让充斥自己脑内的那些东西都离开,但结果却变成了一闭眼就能看到那个人的身影。
……忘不掉,对于现在的天马而言,是种罪过。







这周的就这样吧。

给我一杯香槟,让我含着气泡去沉醉~

送自己一块榴莲蛋糕好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T^TT^TT^T

评论(4)
热度(11)

© 天上貌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