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貌月

寻求安静
(头像来自coco)

[8·10][天京]梦

————————

改了下错字错句,算是正式版了。

————————

剑城京介从睡梦中猛然醒来,看到的是松风天马对着电视嚼酱油仙贝。
因为醒来的动静太大,天马转头看向剑城,一边嚼着嘴里的吃食一边歪头看着身后的剑城。
天马问,做噩梦了?
剑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盯着电视点了点头。电视里在放关于自然探索的纪录片,屏幕里游来游去的动画人鱼让剑城有些头疼。
天马笑着擦擦嘴,伸手递给剑城一颗黑色的糖。
吃点甜的就会好了,京介睡午觉都能做噩梦还真是奇怪。
剑城接过糖不好意思的嘟囔,要你管,看你电视!仙贝也给我一块。
天马拿起一块仙贝往身后递,剑城接过仙贝的时候,天马的手快速的抓住了他的手腕。

“别害怕,我不是在这里陪你吗。”

剑城京介,梦到了自己变成了大人。
不知为何要去一座海岛上给那里的学校做老师,貌似是教生物的。
接他入岛的司机同时也是一名渔夫,在吹嘘自家开的海鲜小酒馆东西多么的好吃生意多么的好的过程中,剑城被司机忽悠上了船,迷迷糊糊出了海。
那个时间貌似是下午,剑城看到有人在不远处游泳,司机将自己的捕鱼船开到了不远处的海域,将挂有渔网的机械臂落下。
正好给你看看我们这里的鱼有多肥!这样的话说的没多久,渔船貌似有了动静。
剑城还在想着这么快就上鱼了?司机将机械臂摇了上来,本以为上来的是个大金枪,却在渔网露出水面的时候,剑城看到的却是一个非常大的垃圾回收袋,以及……
倒挂在渔网中的一名少年。
司机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呵斥渔网里的少年,是不是又来我的海域偷鱼了臭小子!
结果渔网里的少年非常不满的反驳,看清楚了大叔!这是我的尾巴!谁稀罕你那几条还未成年的鱼啊还不够我塞牙缝的!!!
少年一边抱着垃圾袋一边扭着身子,喊着司机快把他放了他要去回收站送垃圾。
司机一脸无语,一边说着你小子竟然还在收海洋垃圾一边将渔网打开,剑城第一次见到有鱼尾巴的人想凑近看看人鱼是不是都像电视里说的那样,却在渔网解开的那一刻,剑城看到了抱着垃圾袋的人鱼看向自己的脸庞。
那因落水而扬起的水花非常的小。
小到剑城能听见自己说话。

“……天马?”

噗——
天马哈哈哈的靠床笑着,然后伸手戳了戳同样也坐在床边的剑城,戳一下说一句京介你真是可爱哈哈哈~
剑城一掌把天马推了出去,继续喝茶吃仙贝。
他只是觉得梦境过于身临其境,但又表现的如此荒诞可笑。
天马坐起来看着电视里的人鱼问剑城,如果自己真变成了人鱼,你还会和我一起玩吗?
剑城放下茶杯和仙贝,回了一句别开玩笑。
我是说如果,京介。
没有如果。京介把那颗黑色的糖拆开放进了嘴里,鲜甜鲜甜的味道。
天马鼓着腮帮,伸出手臂抱住了剑城的脖子耍小性子。
为什么啊?变成人鱼这么不好?
京介看着近在眼前的天马,泄了气往天马颈窝里一靠,闭上了眼睛。

“做人鱼,哪里好。”

剑城的梦里,人鱼都是在眼前跑的。
当剑城知道那个样貌酷似天马的少年是剑城所在学校的学生时,剑城的心里莫名的隐隐作痛。
貌似人鱼是这个岛上的“特产”,很多人鱼都是白天上岸做着人类的工作,晚上再回到海里。
少年人鱼不参加任何社团活动,因此总是放了学早早离开学校。
学校的同事告诉剑城这孩子每天都会去海滩周边的海域捡垃圾,靠这个赚够自己的生活费以此生计。
剑城并不明白人鱼的生计如此艰难,但当他询问了其他人鱼才知道,打工赚钱养活自己的,只有少年人鱼一个。
在某一天的午休,剑城出于好心请了少年一顿午餐。
装满牛肉的盖饭便当被少年打开的时候,少年看着满盒的肉,盖上了盒盖。
起初剑城以为少年不喜欢牛肉,问他如果有想吃的可以告诉他。
少年摇摇头,笑着表示自己并不饿。
剑城无法理解,但对方这么说他也就不再多问。
然而有的时候知道真相或许更让人无法理解。
同事知道剑城带人鱼去食堂吃饭,在没人的时候跟剑城说了悄悄话。

“别跟人鱼有太多交集!这是好心奉劝你!如果有一天你被人鱼看中,那你离死也就不远了。”

天马不知剑城为何不喜欢人鱼。
梦里的人鱼,可怕吗?
剑城依旧靠在天马怀里不说话,天马有些失落,想了想最后伸手抚了抚剑城的头发,问。

“梦里的我,可怕吗?”

剑城并不明白同事所说的意思。
在一个周末的跑步时,剑城在海滩上遇到了回收站的管理者。
以及在不远处的海域用尾巴将成包的垃圾甩上海岸的人鱼少年。
管理者笑着和剑城搭话,并时不时的夸赞少年。
天马很了不起的,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学习一个人赚钱。
天马虽然总是有意避开人群,但这家伙在海上踢足球踢得超厉害!它总是一个人在海面上练传球,就像海豚一样!
如果天马再大一点,估计就要考虑繁衍后代的事了,人鱼总是会早早地决定自己的未来,然后选择是作为人类还是作为人鱼……
管理者回过神,看着没什么表情的剑城笑了笑说,还以为你对这个感兴趣呢哈哈哈……
剑城表情淡然的看着远处,问管理者,被人鱼看上的人,真的会死吗?
管理者原本挂在脸上的笑容瞬间弯了下去。
剑城得到了,来自管理者的讽刺。

“我看,是你看上了人鱼吧,呆子。”

剑城再一次睡着了,这一次睡在天马的膝枕上。
木野秋路过天马的房间时,看到天马低头用手轻轻的在剑城肩膀上打着拍,夕阳照下的影子下,露出了细碎的闪光。
秋没再打扰,悄悄的离开。
而天马看着怀里的剑城,将头深深低下,浅浅的吻下剑城的眼角。
剑城不知为何流出了眼泪,天马微微的伸出了舌头,将剑城眼角的泪水舔去了一颗。
眼泪在天马的舌头上,尝不出所谓的咸味。

“梦里的我,是否也爱着你呢,京介。”

剑城开始不由自主的去在意人鱼天马。
因为是人鱼的关系,天马不能离水太久,否则皮肤会像烫伤一般发红,严重的脱水现象就会导致皮肤溃烂。
然而剑城发现了问题,比起其他人鱼,天马脱水的速度要比其他人鱼都快。
天马在体育课表现出的出色的足球天分让剑城觉得不去踢球的他非常可惜,然而天马对此没什么兴趣,比起踢球,赚钱更吸引人。
剑城问他为何不热衷足球,天马抱着足球发笑。
大海就是我的球场,没有比那里更大的地方让我无尽的踢球!
剑城羡慕天马的豁达,然而在天马转身跑来的时候,学校的同事突然出现,告诉剑城这是在玩火。
剑城将一直以来的不解变成埋怨回给了同事,你们都在说人鱼的不是,为什么就没人解释一下为什么?
同事看着剑城,一脸你无可救药。

“你已经疯了,岛外人。”

剑城再次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
剑城枕着天马的膝盖,看着窗外夜空中零星闪耀的星星,再抬头看着低头打盹的天马,缓缓的起身。
天马嘟着嘴睡得直点头,剑城伸手擦去天马嘴角的口水,将人从腋下抱起。
醒醒,去床上睡。
……嗯……呼呼……
剑城看着一旁的暑假作业,再看着自己抱住的天马,一撇嘴靠了上去,张开嘴巴咬上了天马的鼻尖。
天马并没有因为剑城的这一口醒来,剑城泄了气,把天马抱上了床。
一边上床一边嘟哝。

“天马,我把你吃了,你别后悔哦。”

剑城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所谓的“玩火”。
当夏日祭的祭台上作为贡品的天马被以人鱼的姿态固定在祭奠船上的时候,他才真正的明白为何岛上的人们都抱有恶意的心态看着他这个岛外人。
那个海滩的管理者,在给天马身上泼满了海水之后,给他嘴里塞了一颗黑色的昆布糖。
那是天马最爱吃的东西,这是最后一回,吃好上路。
管理者约剑城在回收站小屋后面,见到人来了就掐着他的脖子开始骂!
为什么你出现了?
为什么你要接近他?
为什么他不吃了你!

人鱼是靠吃人来繁衍后代的。
不论是人鱼喜欢上人类还是人类喜欢上人鱼,其结果都是人类进入人鱼的肚子,繁衍下一代的人鱼。岛上的人明白这是物竞天择,所以人鱼吃人在这里并不犯法。
天马是人鱼。
天马原本想赚钱,然后离开这个必须靠吃人来完成使命的地方。
然而千不该万不该,他把剑城对他的关注,定论为了喜欢。
当天马发现自己的眼睛离不开了这名来自岛外的老师之后,天马就想方设法的控制着来自自己原始的欲望。
然而欲望的表露还是被别人发现了。
当所有的人鱼都决定将剑城带来让天马吃掉的时候,天马强烈的拒绝着,他的生理渴望着吃人,但内心却崩溃呐喊。
最终,不愿吃人繁衍后代的天马成为了“大海的孽障”,只有“进贡”才能得到解放。
而进贡的方式,也是吃掉。
吃掉,已经成为孽障的人鱼。

天马在凌晨一点的时候睁了眼。
他与剑城,没换衣服,一直窝在床上睡着。
天马摸着自己有些发疼的鼻尖,发现鼻尖肿了。
悄悄的起身,拿出手机对着自己的脸开摄像头照了下,鼻头上红红的一片,像是被什么咬了一口。
天马揉着鼻子,起身去摇醒剑城。
没反应。
天马趴在床头,过了一会也伸头咬了下剑城的鼻子。
剑城像是受到了刺激一般瞬间睁开眼坐了起来,结果脑袋与脑袋的亲密接触,两人一个在床上一个在床下抱头哀嚎。
痛……………

剑城看到天马就在自己身边,伸手去摸了天马的的鼻尖,天马赶忙躲开,说别摸都肿了。
剑城并没有收回手,而是从鼻尖摸到了脸颊,又从脸颊摸到了眼睛,最后摸到了嘴巴。
当他回忆起梦里那满满一锅的人鱼汤时,剑城感到了属于自己的罪恶和面对周遭的恶心。
然而人就在剑城眼前,问着剑城怎么了还好吗这些话的时候,用手给剑城擦眼泪,用唇给剑城一个吻,哄剑城开心的天马,就在身边。
剑城闭上了眼睛,再睁开。

“京介?”
“没什么,接着睡吧。”



—END—


后记:

第一次……写这种天花乱坠的东西。
这次尽量不做人物对话,想写个叙事的文体,结果……(算了我承认我手残的厉害……😂)
人鱼的梗其实是很早以前就想好的,但当时想的很单纯,就是人鱼上岸打工赚钱,晚上趴礁岩睡海里数星星。结果一开始写了……(好吧我承认我不是好人……😂)
不管你对这篇文有什么看法,它终究是我的一个个人想法,不喜可以不看。
在这里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2017.08.10晚停电摸黑时笔。

评论(4)
热度(5)

© 天上貌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