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貌月

寻求安静
(头像来自coco)

【连载】【原创】再见,那遥不可及的誓言『08』

——————————————————————

连载再一年开启(*/∇T\*)
(我比较欠揍大家请无视……)

说实话这个近三年前的坑,磕磕绊绊拾起放下不知多少次,最终还是舍不得。
感谢催稿的各位同好(*/∇Q\*)

这次内容也不算多,放出这一次如果真的决定出本了,那么这次就为最后一次在LOFTER放出,到时还请大家多多关注。

07以及之前章节的链接→ http://foxmaqi.lofter.com/post/3247d0_b6bd314

——————————————————————

*

乔治骑着他那辆不咋地的“二轮跑驴”在夜晚的河道边前进着。
现在的时间是晚上09:36,在打了电话确定天马并没有回家之后,乔治给总厨和餐厅老板说了一声,将一部分主菜处理了之后,剩下的活分给了身边的帮厨们,然后自己骑自行车往酒吧街赶了过去。
只是送块火腿而已,这么久都没回家,难道说对方真的为难天马了?
这个想法让乔治赶紧摇头,也不管这么多,腿上的动作再次加快。

好在在快到广场的时候就看到两人从小道走了出来。
乔治松了口气,将车上的照明灯闪了几下,一个下坡遛了过去。
天马也貌似看到了他,很迅速的跑了起来。
乔治在距离天马几米开外停了下来,刚胯下自行车就看到对方突然向自己这边加快了速度,然后距离自己近一米距离的时候,右手突然握拳向后摆出,然后一个冲刺——
“嗷!——”
赶过来的剑城无语的看着前方。
乔治弓着腰站在自行车旁,自行车因为失去支撑力直接倒地。
而乔治在天马的“极速腹勾拳”之后,也仰坐在地上,痛的话都说不出了。
天马拍了拍双手,居高临下的看着乔治。
“我跪着被理奈姐骂了半个多小时,这是还你的!”
乔治颤巍巍的伸出手,“兄弟……对……对不住……”
天马上前就是一膝盖“磕在”乔治肚子上。
“你还知道对不住兄弟我!下次再这么干信不信就不是腹勾拳了!”
乔治看着膝盖压着自己的天马,内心一口老血,“我错了我错了!下次绝对不这么干了!”
“下次再有怎么办?”天马将乔治从地上拽了起来。
乔治看着一边呵呵道,“再有……只要不打脸一切都好办……”
天马瞬时青筋暴起。
“那我现在就告诉你‘友情破颜拳’真实威力!”
乔治赶忙将脸捂住,“不要啊!暴力啦!”
天马一拳打在乔治的手背上,“把手拿开老男人!”
乔治赶忙露个指缝,振振有词的对着跨坐在自己身上的青少年说道。
“我不老!我才二十多!”
天马双手用力将乔治的领子拽了起来。
“反正你比我老!”
乔治:“……”

后方的剑城一阵无语。
虽然知道这两人关系很好,但是这个样子……
实在太不成体统了。
或许也就只有剑城如此想,当事人可是闹腾了一会就坐在地上哈哈哈了。
夜风下的草丛里,带着光点的飞虫和杂草的种子在空中飞舞,带着细碎的摩擦声充斥着周遭的一切。
剑城安下心来,慢慢的走到两人跟前,天马这时候抬起了头,举起了手臂。
双手抱着一颗足球。
“乔治带过来的,要不要一起?”
天马仰起脸笑道。
“很久不看你踢球了,剑城的话足球还是很厉害的对吧!”
“你也会踢足球吗?那一起!”乔治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边拍灰一边招呼着。

剑城的眼神,有些无法聚焦。
自从高二时自己对足球完全找不到突破感之后,剑城就决定,放弃对足球的发展。
虽然优一之前也反对过,但是剑城已经无心再去踢球,对他来说,过去的那种对足球的激情与冲动,早就在长久的失望中消磨殆尽。
最终优一妥协了,剑城也成为了回家部的一员,终日不咸不淡的过着。
然后就到了现在,再次能与天马一起踢球。
连他自己都意想不到。

“…………剑城……”
“……剑城……”
“喂!剑城!”
“啊!”
天马现在距离不远处,脸上的表情看似平静,但是眉头却微微皱了起来。
“你还好吧?如果感冒了就说一声。”天马将足球向前方一抛,球顺势滑了个弧度,落在剑城面前。
剑城并没有接住。
天气似乎有些凉了。
即使穿着秋衣外套,夜晚的风,也容易吹乱人的神智。
球落在地上弹了两下之后在地上滚了起来,当落在天马脚下的时候,剑城看着弯腰拾球的天马,突然意识清醒了。
“好的!一起踢!”
天马刚准备离开的身子转了一半,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看着剑城突然非常坚定的表情,天马有些无语的叹了口气。
“哈?”
“不是说……踢球吗?”剑城尽量保持着“正常的反应”,他知道,自己愣神了。
“……剑城你的反射弧有些长,在想什么?”
果然,还是惹他生气了。
剑城挠了挠后脑勺,眼睛看了看天马手中的足球,很不好意思的说道。
“抱歉,我有几年不踢球了,说实话,是否还能踢,我不太有信心。”
天马看着剑城眨着眼睛。
“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别扭话,别这么没自信好不好!”
“足球的话,对于我们而言就像骑自行车一样,是不会轻易遗忘的。”

球高高的在夜空中划过。
乔治的足球水平其实处于中游水平,虽然乔治本人对足球很喜欢却并不急于提高自己的足球水平,对他而言,足球是喜好,并不能养家糊口。
三个人分组最终靠能力来定。
天马虽然也不是每天都踢球,但好歹偶尔会在校足球队出来帮忙,所以各方面的,天马算作一个单人小队。
剑城和乔治站在一起的时候总觉得哪里非常别扭。
也许是两人并不怎么了解的原因,两人连开口说话都会撞到一块去。
剑城:“那个……”
乔治:“我说……”
“……”
天马在一旁轻笑,然后一脚开球。

*

球被乔治大力的踢向空中。
场地上只有一个挂着好球网的球门,于是三人决定谁能把球射入那个球门,就算谁得分,看今晚谁拿分最多。
然而乔治与天马面对一个足球纠缠不清的时候,剑城却只是站在不远处默默的看着。
竞争很激烈,激烈到插入其中可能会被激烈的涡流挤出来。
于是在乔治将球踢出竞争圈的时候,剑城顺势跑向了在夜空中划出弧度的足球。
“接住它,剑城!”
天马在身后高喊,剑城在追赶球的时候跟随着声音向后看了一眼,将天马的身影全部收入眼中时,剑城借势转身,跳起去接还在半空中翻滚的足球。
乔治看着跳起的剑城,有些担忧的问天马。
“你那朋友,是不是跳的有些晚?”
刚说完这话,就听“哎呦!”一声,球不偏不斜的砸到了剑城的脑门上。
天马:“……”
乔治:“……好吧我乌鸦嘴了。”

夜晚的街道,即使有路灯照着,路况也显得昏暗模糊。
天马小跑跟在乔治的自行车后面,双手扶住车后座上半昏半醒的剑城。
乔治一边蹬着自行车踏板一边无奈的把背向后挺,成年人的重量的确不容小视……
“快到了乔治,加把劲。”天马在后面鼓励着乔治,眼前的住处漆黑一片,一看就是已经熄灯入睡的状态。
“菲尼太太貌似睡了。”天马向乔治汇报。
“睡下了就好,要不将这么沉的一人带进屋,肯定会被质问半天。”乔治开始放缓速度,尽量将声响降到最低。
到了住处的房子天马将房门打开,然后将车后座的剑城“卸”了下来。
貌似是头疼的很厉害,剑城靠在天马的颈窝里微微的发出代表难受的呢喃声。
天马很是无奈的站在门口,等待着将自行车放好的乔治出来帮忙。

脚下的楼梯发出轻微的“咯嗞”声,乔治和天马都赤着脚,像是踩猫步一样背着剑城上楼。
拿着鞋子的天马在二楼的楼梯口望了望,在确定没人之后,向楼下的乔治甩了甩手上的鞋子让他上来。
乔治感觉自己现在就是只小体格的绵羊,身上这个近一米九的大块头都快把他压趴下了。
天马上前帮忙,在乔治身后帮忙托着剑城的身子,两人别扭的上到二楼,刚准备转弯奔向二楼半,走廊里的一间屋子“啪”的亮起了灯光。
天马被吓了一跳,手上的鞋子也因为没拿住“咣当”掉在了木地板上。
而刚准备上洗手间的菲尼太太听到动静,也顺势转头看向了楼梯口。
乔治&天马:“……”
菲妮太太对着楼梯口一眯双眼,“臭小子下班不回家跑哪里野去了?”
乔治赶忙用一只手捂着嘴,紧张的看着前方脑门冒汗的天马,天马低着身子脚踩马步,紧张的哆嗦着。
而这时好死不死的,剑城神志恢复了一些,抬头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后脑勺撞到了楼梯板,随着“咚”的一声,菲妮太太转个身就来到了楼梯口,而剑城继续低头晕着。
菲妮太太:“你们俩这是……犯罪了?”

“都给我站直了!”
乔治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天马还要用肩膀支撑着头晕的剑城,再看着自己妈妈手持擀面轴的来回渡步,心里各种叫完。
“一个放学不回住处,一个下班不回家,几点了?不知道外面宵禁吗?”
乔治靠着墙根缩了缩脖子,余光看了眼身边的天马,脸上的肌肉不停地打颤。
天马的手在乔治的手上已经掐出了红印,他觉得今晚倒霉透了,连续被两个大人抓个正着训话,都是拜身边的这个损友所赐。
偏偏身上还挂这着个“人事不省”的家伙,挂的这么牢也不知道剑城是真晕还是装的,天马真想一撒手把他扔一边算了。
再这样下去今晚连觉都别睡了,天马看菲妮太太还要开口赶忙先一步道歉。
“太太,我们错了,这周的浴室我们来刷,以后绝对早回家。”
乔治也赶忙上前补了句:“我们知错了妈妈……”
“错哪了?”菲妮太太转头一个瞪眼问自己儿子,乔治缩着脖子张了张嘴,结结巴巴的哆嗦道:“不……不该晚回家……”
“少搞你那些破事!你真以为我没猜出你干了什么臭小子!”训完乔治的菲妮太太转头就看向天马,“还有你!不小了是非不分吗?搞得跟犯了罪似的……这人怎么回事?”
天马侧头看了眼剑城,“那个……这家伙被足球砸了脑袋,就……这样了……”
“这谁?”
“和我一个学校的留学生。”
菲妮太太盯着天马的眼睛看了一会儿,转身往自己卧室走去。
“给我站到十一点再回房睡觉!这个外人让他赶紧离开!下次再犯不管是谁都给我从这里滚蛋!”
乔治一抬头,还有五分钟到十一点……
然而这个时候天马一把将靠在自己身上的剑城往乔治面前一送,上前叫住了菲妮太太。
“太太请您等一下。”
菲妮太太刚搭上门把手转头问:“还有什么要说的?”
天马吸了口气,恳求道:“太太,虽然我知道您讨厌外人,但今晚能否让这人住在我屋里一晚,我保证我来看着他,现在已经很晚了,他住的宿舍已经关门了所以……”
“不行。”
天马急了,“太太求求您,把他扔大街上会出事的,他是我社团的人员我要对他人身负责,算我求您。”
乔治站在后面看着天马发愣。
他曾经听说过天马与这个叫剑城的男人的一些事,在他看来天马并不想在与这人有一丝瓜葛,但现在这个样子,乔治感觉自己并不是真正了解天马对于剑城的关系态度。
菲妮太太眯着眼睛看着身后的男孩们,哼了一声,“那行,付钱吧,一晚上40欧。”
乔治翻了个白眼,就知道会这样。
“好,”天马掏出钱包拿出钱,双手递上。
“愿您做个好梦,太太。”
菲妮太太接过钱打开了卧室门,“还有一周的浴室,你和乔治一个都不许偷懒。”
随着重重的关门声,挂在楼梯间的摆钟,敲响了11点的钟声。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7)

© 天上貌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