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貌月

寻求安静
(头像来自coco)

T·A·N·G

————————

我……才不承认我快馋死了!!!😂

————————

天马最近貌似瘦了。

在更衣室里换衣服的时候,剑城看着脱球衣的天马,没忍住伸了手指在天马的腰上戳了戳。
天马举双手拿着脱下来的球衣低头看着剑城戳完自己的腰然后开始用手指肚在腰与肋骨之间来回滑弄,像用羽毛挠痒痒似的特别瘆得慌。
天马赶忙撤开身子,“你干嘛啊京介?”
剑城抬头,摸过腰的手指尖相互搓着,一脸“我还没摸够”的表情,眯着眼问天马。
“你小子最近有好好吃饭吗?脂肪层和肌肉层可真不像话。”
天马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上半身,不同于别人匀称的身体,自己可以看见皮层下微微透出的胸肋骨……
“……真的瘦了?”
“很容易就看出来了。”
天马不解,“我有好好吃饭啊!难道说,是最近吃的太单一的缘故?”
太单一?剑城看着天马,关上更衣柜,“你最近都吃了什么?”
天马穿好校服回答剑城,“木枯庄的一个住户的父母从老家寄来好几箱卷心菜和大根,最近大家正在想办法抓紧吃掉。”
“……你不会是,不吃别的一直都在吃卷心菜和大根吧?”
天马点头,“没错啊!”
剑城想,还真是很单一,连个荤腥都没有。
“不吃点蛋白质你可是不会长个的。”剑城挎好包吐槽天马,然后转身准备离开活动室。
天马看剑城要走,赶忙锁好柜子追了上去。
“我能有什么办法,最近貌似牛肉大涨价,一份都快涨到650円了,即使我想吃我也不能任性啊!”
牛肉啊,剑城想到早上出门时母亲对自己说晚餐会做炖牛肉。
“呐,天马。”
“嗯?”
“要不要去我家吃炖菜?”
天马顺手关上了活动室的门,一脸问号的看着剑城。
“可是……秋姐在家做好了饭等我……”
“土豆炖牛肉。”
“我……”
“管你吃到饱。”

剑城背着夕阳等着天马的回话,而天马满脑门是汗的挣扎了一会,最终还是转身将手机掏了出来。
“……喂!秋姐!是我天马,那个!我今晚要去京介家开学习会!”
“……”
天马转身给了剑城一个大拇指,“搞定!你说的!炖菜管饱!”

剑城京介,后悔自己装了逼。
看来我也得给我妈打电话说一声才行。这是剑城在看着天马跳跃欢呼“去京介家吃肉!”不由自主掏出手机后的想法。
土豆牛肉啊,问问还需不需要去超市再买点土豆和扁豆……

—END—









剑城戳着躺在自己屋里地板上的天马,因为吃太饱而漏出睡衣的肚皮。
“把衣服穿好别受凉了!”
一脸满足的天马用手抚摸着鼓起来的胃部,“吃的太饱有些懒得动了……”
剑城头疼的扶额,然后一巴掌拍在天马的肚子上!
“给我起来做作业!!!”

剑城写着作业,视线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天马的腰。
吃了这么多,应该会有点肉感了吧。
不一会天马的腰上多了一只手,天马一脸嫌弃的看着剑城,“京介你还没玩够吗?”
这次剑城不再是一指禅,而是五指山的在天马的肋骨与腰间上下游走。天马抖着身子哭笑不得,这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既不像挠痒痒又不像抚摸的感觉让天马汗毛直立。
“京……京介,住手……”
但接触并没有停止,相反的剑城已经无法满足隔着衣服的触感,原本各占一个桌边写作业的两人,直接靠在了一起,剑城在天马忍耐的时候顺利的将手探入了衣内,然后慢慢的向胸前游走。
快忍耐不下去的天马想推开剑城,却在准备挣扎的时候看向了剑城的双眼。剑城的双眼,金色的瞳孔下出奇的冷静,甚至散发着流金般的寒光。
手指在衣服下掠过了天马的樱点,天马吓得直发抖,身体一软上半身不听使唤的往后躺。
剑城趁机压在天马的身上,双手向上一撩将上衣掀开。
天马就这样躺着看着剑城对自己上下其手,偶尔摸到了胃部天马就会一阵哆嗦。
“摸这里你会敏感?”剑城久违的开口说话,但却让天马感到害怕。
“你在……说什么……”
天马只想赶快起来,剑城的样子不对劲,他看着害怕。
然而并没有停手的剑城笑了笑,伸手继续向上摸。
“竟然不懂,也是,天马是足球笨蛋嘛……”
手指摸上了脖颈,天马咽着口水,喉结随之动了一下。
剑城毫不客气的骚弄着天马的喉结,天马感到一阵难受,但是却无法喊出制止的声音,只能仰躺着张着嘴努力发声。
“啊……呃……”
天马的胸前被剑城一口含在嘴里,天马被吮吸的刺痛带回了点理智,他决定反抗,再这样下去自己或许会疯的。
“……给我……住手……”
天马用手推着剑城的肩膀,剑城倒是顺势将嘴松开,起身看着被自己吸红的地方发呆,天马喘着粗气浑身燥热,难受的感觉再次涌了上来,他现在必须赶紧起来,再这样下去……再这样下去就忍不住了!
然而剑城根本不在乎天马所想,再次低头靠近天马,将天马的喉结含入了嘴巴里。
天马觉得原本还绷直的“理性”,啪的一下彻底断了。
剑城用嘴唇和舌头不断地刮弄着天马的喉结,在天马嘴里想要发出声音的时候,伸手将天马的嘴巴盖住,然后用牙齿,轻轻的咬出了一个浅浅的痕迹。
痕迹在小麦色的皮肤上显得朱红可人,剑城笑了,将盖在天马嘴上的手松开。
“糟糕,做过头了。”
天马的思维断片了。
现在的他,失神的看着剑城,虽然张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剑城伸手抚摸着天马的脸庞和额头,然后将自己的脸贴了上去。
天马渐渐的闭上了嘴巴,无力的贴着剑城的脸颊,意识模糊的到处乱看。剑城顺势用嘴唇蹭着天马的嘴唇,再次伸手在天马的身上摸去。

手经过了天马的胸前,抚过了微隆的胃部,蹭过了凹陷但精壮的腹部,最后来到了裤子的位置。
剑城完全不争同天马的同意,手指一勾从裤腰带穿过探了进去。然而天马突然一挺腰坐了起来,一把将剑城的手拽了出来。
“不可以!!!”

剑城的手臂被天马用不停发抖的手紧握着。
在惊于天马的反抗之时,剑城也坐了起来,看着天马满脸冷汗的躬下身子,然后费力的站了起来。
“对不起……京介……不论你要对我做什么,现在……不行!”
剑城看着天马,一脸失望的笑了下。
被拒绝了。
自己卑鄙的霸王硬上弓,果然很让人嫌恶。
“那个……京介……”天马直起了身子,转身往门口走去。
“借你家厕所用一下。”

“哎?”

十多分钟后,天马一脸清爽的从厕所出来,哼着小曲往剑城房间的方向走去。
“京介我回来了!真是的吃太多果然不行,感觉就好像肚子不消化似的,吃进去的又都排出来了,我会不会很浪费……你怎么了趴在床上?作业写完了?”
剑城一动不动的在枕头窝里回答天马:“不想写了,累……”
“……你也会有这个时候啊……”天马坐回作业前准备继续写,“说起来,之前你为什么要在我身上乱摸啊?”

剑城一股脑从床上爬了起来,一脸无语的看着天马。
天马满脸问号。
“怎么了?”

“松风天马,你怎么就吃不出肉呢!!!”

—THE END—

评论(11)
热度(13)

© 天上貌月 | Powered by LOFTER